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东海一枭(余樟法)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嘉宾】余樟法 主持人:陈勇【主题】革命精神和革命正道 【地点】中国学术论坛聊天室http://www.frchina.net/chat/index.php

   讲稿:革命精神和革命正道东海余樟法

   汤武革命充分体现了儒家的革命精神和儒式革命的特征。

   儒家不是革命学,不是革命派,却颇具革命精神。儒家以德为本,以民为本(民本是儒家道德的政治体现),保守、改良或革命都不过是政治方法和手段而已,可以因地制宜。革命精神亦属道德题中应有之义。 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诸侯危社稷,则变置。牺牲既成,粢盛既洁,祭祀以时,然而旱干水溢,则变置社稷。”(《尽心下》)得到人民拥护才能为天子,得到天子欣赏才能为诸侯,得到诸侯所欣赏才能为大夫。必要的时候,诸侯社稷都可以变换,那么,逻辑推断,天子自然也是可以变置的。 孟子说:“君有大过则谏;反覆之而不听,则易位。”又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恶法非法,暴君非君,面对恶法和暴君,人们不仅不需要服从,甚至可以视之如寇仇把他赶下台去。这就在理论上和道义上肯定了被统治者反抗和革命的权利。 汤武是儒家心目中的圣王。汤武革命是“义战”的典型。其正义性建立在民重君轻、道统高于政统等儒家原则之上。《易经》强调汤武革命是顺天应人之举(《易革彖辞》:“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

   孟子认为汤放桀、武王伐纣是“诛一夫”,都充分肯定了汤武革命的正当性和合法性。“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孟子•梁惠王下》)《荀子》也强调汤武革命的正义:“天下归之之谓王,天下去之之谓亡。故桀纣无天下,汤武不弑君,由此效之也。汤武者,民之父母也;桀纣者,民之怨贼也。”(《荀子•正论》) 在儒家革命精神的鼓舞下,自孔孟以来,无数仁人志士投身到各种反抗暴政的斗争和战争中去。孔子八世孙孔甲(名鲋)就曾响应陈涉起义带着礼器投奔陈涉,开了儒家与农民起义相结合的先河。《孔子世家》言其“年五十七,为陈王涉博士.死於陈下。”堪称是孔家为革命牺牲的第一人。 有些儒者是以革命的精神从事改良的事业,谭嗣同就是其中的典型。谭嗣同不仅是一般地反对暴政,他对君主专制的批判十分尖锐、深刻和猛烈,对专制君主的巨大危害进行了无情的揭露。他将《仁学》的宗旨概括为“改今制,废君统,倡民主,变不平等为平等。”主张“冲决君主之网罗”并且“废君统”(废除君主专制),革命精神可谓强烈。但他在现实中倡导和参与的是改良。 另外,西方启蒙思想家们和法国大革命的实践,都受到过儒家的核心价值和革命精神的影响。 不到改良之路彻底堵死,不到民困族危彻底绝望,儒家不会轻言革命。文王演易,《易经》革卦有深意:革之为卦,上泽下火,水火不容,势不两立,然后才能革命,才能迁鼎。儒家也不支持那种乱中夺权、追求特权、一党专政的苏俄式的暴力革命,更不会在条件不成熟时去“创造条件”,去密谋发动号召煽动革命。只有道德的即汤武式的革命,才能得到儒家支持、拥护或参与。 周王就是对桀纣真正仁至义尽之后才“消极”地、被迫地起而革命的,旨在结束暴政救民水火、刷新政治化成天下,而且所付出的社会、生命代价达到最小的程度。 文王为西伯时,仁德布于海内,诸侯四十余国归之,然而文王终其一生,以天下三分之二服事殷。《论语集注》引范氏语:“文王之德,足以代商,天與之,人歸之,乃不取而服事焉,所以為至德也。”

   《左传-襄公四年》载:“韩献子曰:文王帅殷之畔国以事纣”;《周书-程典解》载:“维三月既生魄,文王合六州之众奉勤于商”;《吕氏春秋-古乐篇》载:“周文王处岐,诸侯去殷三淫而翼文王。散宜生曰:殷可伐也。文王弗许。”等等,史迹昭彰。最后武王虽举兵灭殷,是文王死后天下大势演变的结果,是仁至义尽之后的形势逼人和水到渠成。

   不过,说文王始终不存携贰非分之心,也非事实。伐纣代商是文王生前的初衷与预谋,他一直没有动手,当是认为条件不成熟。一、文王拘而演《周易》,周易系辞中有不少“行师”、“利建侯”之语。建侯,封建诸侯、封侯建国也。表明作者当时已有“不臣之心”。二、“清华简”《保训》是周文王的遗训。周文王在遗训对儿子(武王)介绍了舜禹和上甲微的故事,勉之以中道,“不臣之心”昭然若揭。刘国忠先生认为,《保训》提供了周文王生前称王的证据,并怀疑“周文王已经着手灭商了”。三、最直接的证据就在《史记齐太公世家》中:“周西伯昌之脱羑里归,与吕尚阴谋修德以倾商政…”

   当然,武王革命,即使是周文王生前有预谋有计划的行动,也完全合乎儒家道德,是“革而当”(《易经-革卦》)的,任何人都没有向暴君效忠的必要。愚忠非忠,忠于仁性忠于中道忠于民本原则,是忠的根本。

   儒家认为,道德是文明的核心。对于人类社会,道德不是唯一的标准,却是最高标准,也是根本性基础性的标准。无论干什么都必须符合道德原则,无论干什么都必须道德挂帅,易言之,道德必须统帅一切包括政治经济科技各种制度法律等等,革命也不例外。由仁本主义指导和圣贤领导的革命,具有最高的正义性,是革命的正道。易言之,革命由什么思想指导、什么人物和势力领导,至关重要,直接决定着革命的性质。

   汤武革命与马列革命性质截异。这是充满道德精神和文明规范的贵族革命,正义革命,虽然暴力,却有限度,是“消极”和被迫的,旨在结束暴政救民水火、刷新政治化成天下,所付出的社会、生命代价最小,顺天应人水到渠成。

   儒式革命绝不赶尽杀绝,绝不“进行到底”,而是处处留情,时时积德。革命成功则制礼作乐,为民立极,并“纵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虚;偃干戈,振兵释旅:示天下不复用也。”(《周本纪》)成功以后对前朝颇为尊重,分封其国,保留其祀。武王“封纣子武庚禄父,使管叔、蔡叔傅之,以续殷祀。”(《史记鲁周公世家》)“王不食言,庶赦定宗”(《逸周书-武寤》)灭纣之后,对殷商遗民赦其罪人,定其宗主,为殷周两个部族的和解和天下的长治久安奠定了基础。

   另外,某种意义上说,汤武革命的正义性是由桀纣赋予的。易言之,汤武是否革命,取决于桀纣之身。在汤武举兵讨伐之前,桀纣并非没有机会。特别是文王,是给了桀纣很长时间、很多机会的。如果他们能够纳谏从善改邪归正“重新做人”重整朝纲,汤武革命的必要性和道义性就会流失。

   顺及:有人提到儒道“圣王”和柏拉图“哲学王”概念,说“世上实现圣王或哲学王者古今惟一人,就是复兴伊斯兰教的穆罕默德,他是人类心灵世界和世俗世界王者的二位一体,耶稣、释迦摩尼、孔子、柏拉图等都没做到。”云云。其实,汤武就是圣王,比柏拉图所谓的“哲学王”更加哲慧有学。汤武之前的尧舜禹,武王之前的文王,之后的成王、康王,还有“摄政王”周公,都是“人类心灵世界和世俗世界王者的二位一体”的圣王,德智双绝,德位相称。而圣王这个概念用在穆罕默德身上,未免过于抬举。

   附革命正义性的宣示成汤灭夏,把夏桀放逐到了南巢,想想有些惭愧,并担心他的暴力行动给后世留下话柄。于是,仲虺作了这篇《尚书•仲虺之诰》。

   仲虺,又叫莱朱,是商代名臣,成汤左相,辅佐汤完成革命大业。《左传•定公元年》载:“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以为夏车正,奚仲迁于邳。仲虺居薛,以为汤左相。”《仲虺之诰》是《尚书•商书》名篇,是仲虺对成汤的慰勉,更是一篇革命理论,是关于革命的正义性和政权合法性的宣言书。这种正义性与合法性,建立在道德之坚实基础上,上符天命,下合民意。

   成汤的政治之道德和道德之政治,与夏王的无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夏昏德,民坠涂炭”。夏王昏乱,人民若陷泥深,似坠火热。“夏王有罪,矫诬上天,以布命于下”。 夏王假托上天的意旨,行虐于民。

   “天乃锡王勇智,表正万邦,缵禹旧服,兹率厥典,奉若天命。”上天赋予成汤勇敢和智慧,为万国的表率,继承大禹长久的事业,现在是遵循大禹的常法,奉顺上天的大命!“惟王不迩声色,不殖货利。德懋懋官,功懋懋赏,用人惟己,改过不吝,克宽克仁,彰信兆民。”汤王不近声色,不聚货财。德盛之人,勉之以官,功大的人,勉之以赏。用人之言仿佛己言,改正过错毫不吝惜;能宽能仁,昭大信于万民。

   成汤革命得到了民众热烈的拥戴和支持。“乃葛伯仇饷,初征自葛,东征西夷怨,南征北狄怨;曰:奚独后予。攸徂之民,室家相庆,曰:徯予后,后来其苏。民之戴商,厥惟旧哉。”从征伐葛国开始。汤王东征则西夷怨恨,南征则北狄怨恨。他们说:‘怎么独独把我们摆在后面?’革命军所经过之处,家家户户互相庆贺说:‘我们的君主来了,我们就会复生了。’天下人民爱戴商家已经很久了!

   诰词指出:“佑贤辅德,显忠遂良,兼弱攻昧,取乱侮亡,推亡固存,邦乃其昌。”国家要兴亡,就要这样做:佑助贤德,显扬忠良,兼并懦弱的,讨伐昏暗的,夺取荒乱的,轻慢走向灭亡的,推求灭亡的道理,巩固自己的生存。取乱侮亡,《左传-襄公三十年》,子皮说《仲虺之志》云:“乱者取之,亡者侮之。”这样做就是“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佑贤辅德显忠遂良,是善善贤贤,兼弱攻昧取乱侮亡,是恶恶贱不肖。恶恶,以武力革除暴君暴政恶势力之命,就是革命。

   诰词最后告诫和勉励成汤:“德日新,万邦惟怀;志自满,九族乃离。王懋昭大德,建中于民,以义制事,以礼制心,垂裕后昆。予闻曰:能自得师者王,谓人莫己若者亡。好问则裕,自用则小。呜呼!慎厥终,惟其始,殖有礼,覆昏暴,钦崇天道,永保天命。”

   德行日新,天下万国就会怀归;志气自满,自家九族也会离心。大王要尽力发扬大德,为人民建立中道,以义裁决事务,以礼制约欲望,垂传宽裕于后人。我听说,能够自己找到老师者为王,以为别人不及自己者灭亡。好问,知识就充裕;师心自用,闻见就狭小。啊!谨慎考虑结果,在于好的开始,扶植有礼之邦,灭亡昏暴之国,敬奉天道,才能永保天命。”

   成汤在打败放黜夏桀后回到亳邑,对前来朝贺的各方诸侯发表了一次讲话,申明推翻夏桀的道理。指出天道无私,福善祸淫,夏之灭亡,是“灭德作威,以敷虐于尔万方百姓”的结果,上天降灾而咎由自取。自己与“元圣”(应指伊尹)戮力同心,奉行天命明法,革除夏命,是为民请命。并告诫诸侯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