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雾与光/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慢慢地老歌/丁朗父
·雪歌集三章/丁朗父
·最大的忠孝就是弘扬福音/丁朗父整理
·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元日碧云寺怀先贤歌/老秦人
·由萧何月下追韩信说起/丁朗父
·中国梦,宪政梦!——被枪毙的新年献辞
·和老秦人碧云寺怀先贤歌/Meihua Shen
·与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同吠/山狗
·怎样保护我们国家的女演员?/大寒喷嚏
·二零一三年病了/钟道
·宪政梦当从废除劳教开步/丁朗父
·谤不止于街头/丁朗父
·炸掉大坝,恢复河流/丁朗父
·最坏的加最坏的体制/塞鸿秋
·真实就是力量/丁朗父整理
·牢房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续)/丁朗父
·岁月有感/曹思源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一)/丁朗父整理
·夜起迎新/陈天石
·癸巳年春节有感/余习广
·美式革命与俄式革命/丁朗父
·癸巳贺岁/陈宇彤
·致华夏匹夫、欧阳懿/胡石根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仰(二)/丁朗父整理
·存敬畏之心/丁朗父整理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阳光雨水/郭少坤
·一个城市女人在歌唱/丁朗父
·100万的美学/丁朗父
·观黄海/翔云
·观黄海/翔云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北京基督徒呼吁营救孙文先牧师/莲稻
·祭奠行为艺术先驱大张/严正学
·陈炳焕(树藩)先生子侄/丁朗父
·自人归向神/沙裕光
·段振坤/伍立杨
·最大的根子在这些狗官不是百姓选的/我爱新浪网友
·清明游莽苍苍斋有感/丁朗父
·哀东南万户之膏血/丁朗父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一群坚定不移的人/陈士胜
·一个像古拉格那样恐怖的地方
·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请关注我们的孩子/一群反一党专制人士
·神对你们的拣选——写给赵常青太太/綦彦臣
·蝶恋花*人生再历练/曹思源
·穿过迷雾的兄弟/陈士胜
·人远心近/綦彦臣
·探访丁朗父/陈士胜
·深深怀念彭燕郊师/丁朗父
·关于林昭的一些话/綦彦臣
·1989年5月4日阜成门桥/丁朗父(朱红)
·满江红·主复活/蔡卓华
·纪念五一有感/任铭
·歌颂赵红霞的三首诗歌/新浪网友
·忆我的小金鹿牌自行车/丁朗父
·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家小儿/赵常青
·綦彦臣:在国内流亡的情状——台湾版小说《绝育》后记之二
·誓约/老秦人
·第二十四(四首)/丁朗父
·干岸上的人/丁朗父
·一个馒头的权利/丁朗父
·张艺谋电影《活着》观后感/丁朗父
·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小蜡烛/吴倩
·中原教会几幅珍贵照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六月四日夜雷雨大作连书六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闵琦又住院啦/丁朗父、萧远
·六四爷雷雨声中连书六扇/丁朗父
·农民工/朗父先生
·歌唱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问屈子/老秦人
·叩谢/曹思源
·端午感怀二首/胡石根
·胡石根2013端午感怀三首
·端午节狱中作/郭少坤
·赵常青哺儿图
·山东女访民临产身无分文困北京医院/现场
·守望者群像之陈子明/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沙裕光/丁朗父
·网传胡德华发言的三个要点/文明底
·守望者群像之周舵/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郑酋午
·致有病没钱垂头丧气的闵琦/丁朗父
·读辛亥史兼怀南方友人/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雾与光/丁朗父

   没有了飞扬的青春,
   没有了飘舞的旗帜,
   没有了激昂的歌声,
   没有了纷飞的眼泪,
   我们仍在等待,


   等待一切结束,
   等待一切开始。
   沉在灵魂深处的激情,
   如滔滔江水
   永不停息。
   我们相信;
   我们,
   和我们的子孙,
   终将自豪地生活在,
   我们的自由国土上。
   ——给2012
   
   迷雾中的2012
   
   1、田园
   逝去的我们曾经熟悉的村庄。
   夜晚的河流闪着波光,
   风吹过草地,树轻轻摇晃。
   叶上的露珠落下,
   无声渗落在地上。
   
   树林,和树林那边的房子一片寂静。
   星星闪耀,草虫唧唧。
   林间草地上的无名野果,
   绽放出野性的气息,
   鲜辣的芬芳,让人无可逃避。
   
   村前的土路闪着幽深的光芒。
   野花开满从前的弹坑和战壕,
   坟茔长满厚厚的艾蒿,
   如同冬天野狼的长毛。
   
   
   
   2、灾难
   
   
   原野,
   灰暗黄昏,
   鸟群南飞,
   寒凝大地,
   浓云密布,
   雪片飘飘。
   
   荒凉的土地,
   被灾难不停折磨的土地,
   过去的夏天,过去的春天,
   乌云,雷电,狂风,暴雨,
   结成笼罩整个大地的血网,
   灾难去而又来,来而又去。
   
   灾难中的男人气息奄奄,久未清理脸上的胡须,
   妇女和孩子,在饥饿中无力又无助。
   在雪地寻食的鸟使劲扒着积雪,
   无心顾及自己留下的爪痕。
   灾难来临,求生的欲望压倒一切。
   
   城市,
   飘着一根根若有若无的烟柱。
   梦一样肃穆的天空,
   沉寂的坚硬的森林,
   乌云像一群城堡在楼房的天际线上移动。
   
   
   
   3、等待
   
   
   灾难过去。
   土地因为失去主人而变得辽阔,
   又因无人糟蹋而准备生机勃勃。
   
   一切都在等待,
   等待着大风过后清洁的空气,
   等待大火过后降落森林的潇潇春雨,
   等待冬天的太阳照耀的房屋,
   等待着潮水般青苍的土地。
   
   
   
   4、牧歌
   
   
   草原,急促的马蹄声息了。
   马,曾经等待着上战场的马,
   曾经从战场上光荣归来的马,
   不约而同地回到草原,
   回到了牧人们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时光。
   
   雨后的大地碧绿如水。
   斜阳古道,
   树林和林间汩汩流动的河,
   桃花梨花苹果花,
   满山坡的葡萄架,
   玉米地麦地油菜地,
   池塘边的淤泥里打滚的猪,
   嘎嘎叫的母鸡和山坡上爬树的山羊,
   还有柴草堆、炊烟和红红的灶膛。
   推杯换盏的喧嚣,
   酒足饭饱后的欲望,
   滑过每一扇窗户,
   到处在生男育女。
   
   
   
   5、雾
   一切都归于模糊。
   大火燃烧过了。
   大风大雨都过去了。
   地震。海啸。战争。革命。饥荒。
   一切都过去了。
   一切又都在前面。
   
   早晨,北方清冽的早晨,
   雾,青草,
   穿过雾的响亮的狗吠,
   房屋山峦树木,
   在那迷人的雾中飘着。
   城市和村庄美丽如画,
   上面是灾难中幸存的孩子
   清凉清亮的眼睛。
   
   
   
   
   无雪的冬天
   
   
   无雪的冬天
   一片赤裸的枯萎
   空气干得像要裂开
   土地旱得让人心痛
   这是一个无雪的冬天。
   没有雪算什么冬天?
   可这个冬天就是没有雪。
   
   窗前小小的一丛竹子,
   风吹竹叶,瑟瑟沙沙,
   干涩,却绿。
   北方的又干又冷的风中,
   这顽强地绿着的竹啊!
   
   这是城市。
   没有森林,
   只有人群,
   人潮滚滚。
   广场不是旷野,
   人群不是森林,
   大堆的人挤在一起,
   也不是森林。
   
   深夜,
   北方之城北风嗥叫,
   无雪的广场空空如也。
   没有了飞扬的青春,
   没有了飘舞的旗帜,
   没有了激昂的歌声,
   没有了纷飞的眼泪,
   但那一夜,
   多年前那亿万人铭心刻骨的一夜,
   留在这无雪空寂的广场。
   
   那夜播下的种子,
   用千百万人的血来浇灌,
   长于人心中,
   成了参天巨树,
   在这城市的天空,
   无声无形屹立。
   
   我们历经曲折仍在努力,
   我们歌声低回仍在唱响,
   我们青春已去,心仍在飞扬,
   我们年轻时的伟大目标,
   永生不忘。
   
   我们仍在等待,
   等待一切结束,
   等待一切开始。
   沉在灵魂深处的激情,
   如滔滔江水
   永不停息。
   我们相信;
   我们,
   和我们的子孙,
   终将自豪地生活在,
   我们的自由国土上。
   
   
   
   [卖花声]四季
   
   春
   风过中海揽新舟,
   玉笛金鼓起红楼,
   老爷井边好春游。
   各路朋友,
   围观聚首,
   等着那花开时候。
   
   夏
   
   一树茉莉消春去,
   百亩莲荷入夏来,
   清蕊红花满淀开。
   一扫陈霾,
   馨香盈怀,
   过山水登上楼台。
   
   秋
   
   三千花径入云中,
   万山秋树看果红,
   经年辛苦小收成。
   敲着个钟,
   端起个盅,
   喝几杯抖抖精神。
   
   冬
   
   飘飘摇一灯将灭,
   呼呼悠漫天飞雪,
   平平漠好个旷野。
   人也去也,
   钱也去也,
   原曾想好大个江山稳似铁。
   
   

此文于2012年04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