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北京周末诗会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一群坚定不移的人/陈士胜
·一个像古拉格那样恐怖的地方
·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请关注我们的孩子/一群反一党专制人士
·神对你们的拣选——写给赵常青太太/綦彦臣
·蝶恋花*人生再历练/曹思源
·穿过迷雾的兄弟/陈士胜
·人远心近/綦彦臣
·探访丁朗父/陈士胜
·深深怀念彭燕郊师/丁朗父
·关于林昭的一些话/綦彦臣
·1989年5月4日阜成门桥/丁朗父(朱红)
·满江红·主复活/蔡卓华
·纪念五一有感/任铭
·歌颂赵红霞的三首诗歌/新浪网友
·忆我的小金鹿牌自行车/丁朗父
·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家小儿/赵常青
·綦彦臣:在国内流亡的情状——台湾版小说《绝育》后记之二
·誓约/老秦人
·第二十四(四首)/丁朗父
·干岸上的人/丁朗父
·一个馒头的权利/丁朗父
·张艺谋电影《活着》观后感/丁朗父
·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小蜡烛/吴倩
·中原教会几幅珍贵照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六月四日夜雷雨大作连书六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闵琦又住院啦/丁朗父、萧远
·六四爷雷雨声中连书六扇/丁朗父
·农民工/朗父先生
·歌唱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问屈子/老秦人
·叩谢/曹思源
·端午感怀二首/胡石根
·胡石根2013端午感怀三首
·端午节狱中作/郭少坤
·赵常青哺儿图
·山东女访民临产身无分文困北京医院/现场
·守望者群像之陈子明/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沙裕光/丁朗父
·网传胡德华发言的三个要点/文明底
·守望者群像之周舵/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郑酋午
·致有病没钱垂头丧气的闵琦/丁朗父
·读辛亥史兼怀南方友人/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一,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二,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一筐萝卜/丁朗父
·听海哭的声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胡石根/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李海/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严正学/丁朗父
·大陆军迷设计的新国旗
·守望者群像之叶氏兄弟/丁朗父
·周舵应当得和平奖/丁朗父
·股市新歌/闵琦搜集整理
·梅花与半亩草堂/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闵琦/丁朗父
·致某邻居的公开信/北京中原教会朱红
·断水江河图之永定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基督徒/丁朗父
·在草原/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一/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二/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三/丁朗父
·六扇(一、二)/丁朗父
·刘跃的洗礼/祝中原
·六扇(三、四)/丁朗父
·六扇(五、六)/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四/丁朗父
·致“批评家”成非/丁朗父先生
·被出卖的人和他的朋友/丁朗父
·马桩与秋桦/丁朗父
·湖啊,湖啊,深秋/彭燕郊、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人民公社/丁朗父
·秀水河子记忆速写/丁朗父
·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等爸爸妈妈回家的孩子/丁朗父
·当年诗——当下意/沙裕光
·卖梨瓜的人/彭燕郊
·致即将远去的宋庄祭文/丁朗父
·几个宋庄独立艺术家/丁朗父
·向自由艺术致敬/丁朗父
·甘旗卡道中/丁朗父
·到漠河找女儿的女人/丁朗父
·加格达奇夜雨/丁朗父
·沈阳的八姑/丁朗父
·远方的太平川/丁朗父
·七夕劝世歌/老秦人
·仿洪二哥(洪秀全)劝世歌/老秦人
·克一河图纪/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火车一响/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贮木场/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老房子新房子/丁朗父
·我们关心患难朋友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不许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这次重庆事变的最意外的收获
   
   戏评:奇特。有点意思。
   


   这次重庆事变很有意思的是,长期体制外反共的势力忽然拥戴和认同“他们的”党中央,精神上一夜回到体制内去了,甚至竭力为他们的“党中央”胡温着急“维稳”了!(他们忽然忘了他们长期鼓吹的反对派的“角色定位”,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反对执政当权的党中央);而本来拥共或似乎拥共的海内外左派左翼势力,忽然成了被封锁,被监控,被镇压的“反党反共”海内外“民运”了。发展下去,他们中间坚守立场的一部分,很可能就这样被角色定位下来了(假设胡温访美访西方,他们打着标语去呐喊抗议)。老王当年不由自主地被成为了“反共民运”,其实轨迹就是这样下来的。我想,64后许多人其实也无非是这个轨迹下来的。
   
   如果薄熙来真的被彻底打倒,共产党中央不再产生左派领袖了,这个右派专政格局也许就会延续下去(右派“民主自由”的真实解读,实际就是他们现在欢迎的右派专政)。但若薄熙来不能彻底打倒,或共产党中央不可避免地还一定会产生新的左派领袖,并得势,那么,近日被打成“反党反共”的海内外左翼“民运”,就会又一次拥戴和认同他们的“党中央”了。
   
   两个“党中央”博弈和两个“党中央”的基本群众队伍。老王一直觉得中国第一步应该自然走出的民主,就是这样的民主。中国的先两派,再两党的民主政治,就是沿着这样的轨道相互斗争、博弈发育发展出来的,而不会是共产党什么人主观“设计”“搞改革”出来的!要知道,中共要真出个什么人能主观“设计”“搞改革”出来一个中国“民主政治”,他就首先必须使自己成为绝对权威的“毛泽东”!辛子陵就在打这个主意。
   
   就算如右派所宣称的,中共温家宝们是天使,薄熙来们是魔鬼。他们现在极力支持“天使消灭魔鬼”,也真错了。消灭了魔鬼的“天使”(温家宝们)也一定变为魔鬼,温家族代表的一心化国有财产为家族私有财产的权贵在政权独占利益驱使下必定更加魔鬼,更加法西斯。不要幻想消灭了对手的“天使”就会将民主“改开”给反共右派。右翼自由派忘记了自己一贯信奉的一条正确的规律,魔鬼与魔鬼的争斗,产生民主。民主只能在魔鬼与魔鬼的争斗中产生。魔鬼与魔鬼争斗谁也吃不掉谁,只好协商制定保障争斗公平的游戏规则,各方遵守,这就是民主与法制。
   
   总之,重庆事变,中国左右两派立场似乎都回到了体制内。原来的左翼之外,事变将64后叛出体制外的反共民运势力精神上先拉回了体制,认同了“中央”(最具代表的是万润南给胡总温总热情洋溢充满期待的贺诗和贺词),“64平反”回体制的热气球渐高。这一切,为中国派别民主政治准备了队伍。这是这次重庆事变对中国民主进步的最意外的收获。
   
   
   老王
(2012/04/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