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北京周末诗会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艾未未、茉莉花、星火(三首)/陆祀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小华
·《五十年恐怖岁月》第二部分/朱忠康
·百度作恶成全民公敌/南方周末网文
·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国进民退”现象分析/孟元新(网文转载)
·人才乎?人妖乎?/陆祀、木其广
·漂泊者,散步/陆祀
·剧变前夜/陆祀
·站在街角的孩子/丁朗父
·哀北大(二首)/陆祀
·抓走艾未未的人连纳粹头目“艾希曼”都不如!/王小华
·答王文——中国极权派最缺什么/野夫(转)
·公权力私有制是中国最大的乱源/王小华(公民通讯)
·写给魏自由先生/苏中杰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贫民与官商(二首)/陆祀
·同诵十首辛亥革命詩文
·腐败不该死,反人类就该死/王小华等(公民通讯)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毛泽东暴政年代隽刻在我记忆里像昨天发生的往事,一幕幕又重现在我的眼前。那个时代一个接一个运动,除了按中共中央文件对老百姓轮翻“洗脑”外,便是一批批对反抗者的血腥屠杀,巧合的,他们杀人的时间都选在秋收以后,大概因为农民秋收后有空,便於召集他们用残酷制造恐怖吓唬他们吧,所以常听到一句中共常用的口头禅:“秋后算帐”。


   今天我在“网讯”中读到叶中原写的“评毛”文章,“评毛”用大量篇幅把“反右”摆在十分重要的位置上,他认为“反右”是毛泽东罪恶的集中表现,我十分赞同“评毛”中的观点,由於毛泽东的倒行逆施,尤其是他根深蒂固的称帝思想,使中共的建政成为一场中华民族巨大的灾难。
   在列举右派的受害者中,他举到了陈仁炳、罗隆基、彭文应,和储安平等老一辈的受害者,特别提到彭老的反抗精神。
   我注意到他列举到当年还是青年的大学生:黄宗羲、林昭和张锡锟,他写道:
   “1958 年哲学系的学生黄宗羲被绑赴刑场,临行前对妻子说:“我死后你不要守着,早一点找一个家,好好教育孩子....” 西语系英语专业的学生顾文选,1966 年夏自河北某劳改农场逃走被抓回处死。
   化学系学生张锡琨,企图越狱而被处死,时间已是“四人帮”垮台后的 1977年。他的遗体由他妹妹领走。中文系新闻专业 1954 级女生林昭,则是被惨杀的才俊之士代表人物。”
    “评毛”中引证张锡锟的牺牲是不对的,必须补正,因为这个错误不仅与事实不符,更主要是叶先生对毛泽东暴政带来中国知识份子的反抗认识不足。看来叶先生根本就不知道他的事迹,当然也没有读过我写的《血纪》,这引起了我的深思。
    中华民族反抗暴虐的精神永存,所以在上个世纪里,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势如破竹长驱直入時,正因为这种伟大精神,中华民族面临亡国危急关头,几乎只有大刀长矛的国军,在蒋中正率领下,硬是用肉搏战胜了武器精良的日本侵略者。我在狱中反复体验了中华民族对暴虐的反抗精神,出狱后决心排除险恶环境带给我的阻绕,整整用了二十五年时间,完成这段在狱中故事的记载。
   《血纪》中,记载着我在盐源农场(即编号为909的监狱)里,我和志士们为反抗暴虐,进行了英勇不屈的长期抗争故事。这些故事不仅描述了英雄们早己看清了毛泽东的骨髓,并进行了不屈不绕的抗争。当年他们赤手空拳反抗暴虐的事迹,虽过去近半个世纪,但并没有被盐源的风沙淹埋掉!相反的,它已把中共牢牢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无论如何都逃不掉历史审判,中共越要抹去它,越显得心虚理亏:
   陳力:早年参加‘抗美援朝’立过‘战功’,后來生活使他認识了毛泽东,認识了中共,因宣传铁托而被捕入狱,入狱后痛感自已被骗的羞辱感比其它人更强烈。他在狱中留下五十万字檄文,列举大量事实声討毛泽东所代表的中共,是造成几千万老百性冤死的元凶。
   1969年8月21日他昂头走上刑场,在刑场上,胆怯而残暴的刽子手,怕听到他臨刑前的斥责,割下了他的舌头,并用刺刀逼令他跪下领刑,他却扭过头去將口含的鲜血向他喷去。被激狂怒的刽子手从背后用枪上的刺刀刺穿他的腿弯……这壯烈的一幕一如当年颜杲卿再生,至今还活在盐源老百性心间,
   张鍚錕:曾是北京大学学生,在狱吏的刺刀下,制作地下‘火炬’刊物,惊动了公安部。事情败露后,疯狂的刽子手用赦免誘他交待出‘同伙’,但他坦然回答道:
   “要讲我的同伙吗?全国六亿反抗你们暴政的同胞,都是我的同伙。你们胡说自由民主世界是人间地狱,而你们却在中国大量杀害无辜的人,把中国变成了真正的人间冤狱。但是被你们杀的人越多,你们就灭亡得越快。至于讲赦免,我毫不客气告诉你们,你们还没有这个权力。
   我很乐意无愧的死去,同被你们无故杀害的许多中国人一样,我是正义的,我坚信人民是会纪念我的。因为我是为反抗独裁、反抗你们的暴政而牺牲的。我不但可以告慰我自己,也可以告慰六亿同胞。不管你们今天接不接受,但总有一天会验证我现在所讲的话是正确的!”
   这掷地有声的铁骨诤言,便是张锡錕牺牲前的最后宣言。他牺牲於1975年8月26日,臨刑前被刽子手残暴的用铁絲锁住喉咙。
    刘顺森:二十年来在狱中高举反暴的‘火炬’,他以渊博的知识和口才,被誉为流放奴隸人人尊敬的良師益友,被当局認为是最危险的煽动家。张鍚錕的牺牲并没有吓住他,反而更激发了他探求光明的信念,抱着追求光明,1976年越狱,被抓回盐源后,於1977年9月在盐源城就义,臨刑时刽子手用铁絲鎖住了他的喉。
    皮天明:火炬忠实的追隨者,1976年掩护刘顺森越狱,为反抗狗腿子的盯哨和欺侮,用利斧怒劈狗腿子,1976年7月在农场从容就义。
   为了恐吓老百性,当局用残忍的方法屠杀他们,然而当地的老百姓却永远记住了他们。
   2009年我和荆楚再访盐源故地,他们带着我们去了烈士就义的刑场,讲述了烈士们英勇赴义的经过,使我们不仅摄下了烈士赴义的刑场,还录下他们的介绍,保存了一份珍贵的资科。
   除皮天明外,烈士们都是以言赴义的“右派”,他们都曾被中共宣传所骗,当他们觉悟到被骗后,便以十倍的愤怒向施骗者还击,抱着为追求真理的信念,虽死而荣无悔无怨。这种赤手空拳反抗暴虐的精神,是坚持独裁的中共永远都不敢正视的!
   出狱以后,我曾根据他们留下的线索分别寻找他们的家,告诉他们的亲人烈士牺牲的噩耗。可是,除张锡锟外,其它三人的家,原先所在的工厂、街道、邻人都说不知道。
   我由此想到,在暴虐横行的年代,中国大陆还有更多反抗的无名英雄,为了让他们反暴的遗骨找到他们应有的归宿,不再在荒山野岭中叹息,我们还活着的人,有责任建立他们的墓碑,建立他们的墓碑就是为中华民族树碑。
   在墓琕上彰明他们的事迹,使中华儿女永远记念他们,使中华民族反抗暴虐的精神永远长存!
(2012/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