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北京周末诗会
·迎新唱和/曹思源、王小华
·乌坎村与海陆丰/德德
·中国一党专制是世界最大悲剧/侯工
·王小华女士致江泽民先生的信
·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老闵
·四十周年后学者同议“9.13”/萧远整理
·清亡于八旗中共亡于国企/金满楼
·民主的花瓶是美丽的/文明底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开汉卿
·一个俄国警察对示威者说
·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一部《古拉格群岛》式的巨著/孔令平
·人人都赤条条来赤条条走/王小华
·2011的怀念与2012的期盼/曹思源、王小华、萧远、老闵、楚钟道、丁朗父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平安夜三愿/郭少坤
·硬汉潘光旦是如何被摧毁的/戴建业
·《血紀》告訴你什麼/孔令平
·论卖国要有资格及卖国家/犀利公
·地位越高道德越低的中国社会/王小华
·志士陈卫求仁得仁/陆祀
·民主是我想要的作为人的感觉/楚钟道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红族富族/人大许先生
·UFO浓缩时空结构中的自由航天/司马阳春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贵族/杨显慧(一)
·已经确认的转基因危害/一笑了之
·2011梅花诗歌奖推荐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2011梅花诗歌奖导言/北京周末诗会
·题山水二首/丁朗父
·寒风凛冽又一年/于浩成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民国已历百年中国何日民主/孟元新
·2012,陈卫陈西刘贤斌/陆祀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及说明/北京周末诗会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湖南永州以煽动罪判一母亲死刑/一点五
·无情子女给了顾准最后一击/诗源
·忆父诗/(北京)丁朗父
·乌坎的理性/张三一言
·向印度美国学习怎样维护统一国家/犀利公
·一个人人都在篡改历史的国家/朱忠康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好东西?/周舵
·全民革命其实很容易/刘正华
·唯祈革命卷旋风/巴河、卢先生
·龙种和跳蚤/鲁湘
·神州起事正大风/史先生、杜先生
·再造东方桃花源/任先生
·有一个林辉先生/朱忠康
·我们连孙中山一角也不如/王小华、韩武、查建国
·说说中共历届总书记的结局/林辉
·陈独秀女儿绑汽油桶逃离中国/林辉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蔡元培、陈独秀缘何走向反共之路?/林辉
·今夜,没有选票的人泪流满面/民国几年
·“马日事变”与夏明翰被杀缘于中共暴行
·彭湃杀人如麻后代文革遭报复/林辉
·中共为何掩饰苏军东北暴行/林辉
·胡风冤案缘起反对党文化/林辉
·祭六十年来遇难同胞文/毛清江
·欢呼后的忧虑/刘国凯
·延安整风运动残酷整肃异己/林辉
·李大钊以什么罪名被处死/林辉
·陈独秀对中共的最后见解/蓝培纲
·春联/丁朗父
·陈永贵"打到皇帝做皇帝"/凌志军
·龙年春节有感/费良勇
·兄弟们的春天/丁朗父
·紫坪铺水库诱发汶川大地震也许是真的/范晓
·有自由哪有文化/网民讨论会
·毛泽东开车记/网民接力
·七律:咏梅(新声韵)/余习广
·关键点(新历史剧提纲)/丁朗父执笔
·我漂洋过海/吴倩
·乌坎"大选"
·大陆网民公开议六四/最爱李培仙等
·在中国改革论坛的发言/章立凡
·好玩的中国/大鱼等
·中国联通有权收费后不提供服务/朱红
·"重庆模式"兴富人移民急/中国新青年
·今日搜狐罕见呼吁民主/文明底
·中国人50年后才能看懂卢梭/王小华
·少年时的梦想/丁朗父
·逼近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无雪的冬天/丁朗父
·在中国有不同意见就是敌人/王小华(公民通讯)
·抓住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必须对右派进行国家赔偿并道歉/朱忠康 叶孝刚
·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汪岷
·怀集监狱、六四及郑酋午/王希哲
·涉及南京大屠杀应谨言/此山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中国——最重视诗歌的国度/讨论会
·两岸的距離当以光年计/Jamicat福建福州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医农按:
   朋友们:

   自从中共建政六十余年来首次发生的2月7日重庆高官王立军投奔成都美国驻华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事件发生以来,官方
   除了温家宝在3月14日记者会上不得不公开宣布“薄熙来的问题待审查”此后一直保持缄默。端赖现代技术网络通道,两个多月来海内外相关信息传播爆棚,虽不乏卓见真知,但更多道听途说,让人难断真伪是非。
   感谢郭于华及时传发生于斯、长于斯、以如刀笔力战斗于斯的“重庆民间学者”王康先生《我为什么接受外媒採访?》一文。这位领衔组织重庆画家合作创建史诗国画《浩气长流》巨卷扉声中外的民间学者以“中国战时陪都”、“国共二次合作中心”、“反法西斯东方中国战区指挥中枢”为重庆历史定位,指出:“重庆历史使命未尽”、 “历史教训待廓清”;他以如刀笔力剖析了薄氏“唱红打黑”重庆模式中的“毛式个人独裁和灾难性意识形态复辟”的危机,感叹多少“薄熙来时代红得发紫的局内人和知情者全都三缄其口”!他义无反顾地甘冒风险、充当命运给他安排的“重庆事件民间发言人”角色!对中华国土与人民的这一片赤子情怀和耿耿丹心感天动地,读来令人开悟之后必有深思与自省!!医 农26/4/2012
   
   
   从4月16日在重庆接受路透社记者採访到17日、18日赴四川宜宾参加“唐君毅研究会成立大会”,再乘火车到北京五、六天中,我连续接受美联社、纽约时报、洛杉矶日报、CNN、BBC、美国之音、华盛顿邮报、英国每日电讯、泰晤士报、金融时报等西方媒体採访,感触良多。
   作为土生土长的重庆人,我天然地关切这座城市的命运。我曾在1993年、1995年、2002年和2006年策划了电视文献纪录片<大道>\《抗战陪都》、《重庆大轰炸》和《下江人》,在香港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栏目做过关于“重庆谈判”的专题演讲,在《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发表过《重庆的历史天空》等文章。重庆曾是中国战时陪都,是世界反法西斯东方战场中国战区的指挥中枢,是中国抗日大后方和国共第二次合作的中心城市。它曾作为与华盛顿、伦敦和莫斯科并列齐名的二战名都而享誉世界,我深为我所属的这座城市骄傲。
   我曾说过,重庆是中国救亡图存年代最后的耶路撒冷,重庆对国家民族乃至世界自由、正义、文明与和平事业的贡献,极为卓绝,至为重大。一言以蔽之,如果没有重庆,中国将再次亡都以至亡国,亚洲和世界的前途将是另外一番面貌。1945年8月28日至10月11日举世瞩目的“重庆谈判”以及“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俗称《双十协定》),最终没有使中国走上民主建国、创立联合政府的道路,反而在苏美冷战格局下走向现代中国人最大一次相互残杀的国共内战,其历史教训非常惨烈而沉重,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廓清和总结。——重庆的使命未尽。
   由我组织多位重庆画家绘製的抗战巨卷史诗国画《浩气长流》,于2010年7月7号首展台湾期间,中国国民党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先生曾在宴请《浩》画主创团队人士的宴会上,邀请薄熙来访台。台湾画展归来后,我曾致函薄熙来,敦促他正面了解重庆曆史,慎思两岸关係,接受连战的邀请。
   重庆不是井冈山、延安,重庆是中华民族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挽救民族危亡的伟大堡垒。红歌不代表重庆精神,不能植根这方神奇山水的历史土壤。70年前,马思聪、郑自声、刘雪庵、黄自等音乐家曾在重庆指挥万人大合唱,《歌八百壮士》、《中国不会亡》、《嘉陵江上》、《旗正飘飘》、《热血》、《自由神》等抗战歌曲曾响彻长江、嘉陵江上空,义薄云天,是中国人20世纪真正的救亡之声和英雄交响曲。
   薄熙来在重庆的所言所行一开始就让我失望.他罔顾重庆作为抗战中国最高像徵的伟大历史,罔顾弥合民族创伤、复兴中华并最终实现民族和解与国家现代统一的时代使命,以一己一派私欲私利,将“红歌”这种源自仇恨、暴力、偏执和血腥乌托邦的意识形态,强加于重庆,全然违逆历史传统和民族大义,必为时代不容。
   在“唱红”甚嚣尘上、重庆四处悬挂赤旗被戏称“西红柿”、“红都”的时候,我即接受《华盛顿邮报》和《美国之音》、《悉尼晨报》等外媒採访,指出薄在重庆大唱《红歌》,是在精神上对重庆的侮辱,也是对毛泽东死后中国人争取自由和现代文明的共同愿望的挑战,完全不合时宜。我不忍眼见这名对重庆并无感情,只把重庆作为实现个人工具的山西人在这里为所欲为,引用曾在重庆羁旅流徙两年之久的诗圣杜甫的名句为薄熙来预作写照:尔曹名与身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4月16日接受路透社採访,我即意识到一个特殊的历史拐点正在出现。
   我因偶然原因,略知海伍德命案导致王立军与薄熙来关係急速恶化的情形,与中共中央办公厅公佈的文件内容基本吻合。我的分析是,谷开来在海伍德命案上责任重大,王立军不愿销毁或交出有关罪证,于是导致与薄熙来对其采取非常措施。我还获悉,王立军父亲曾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右派和“内人党”。我相信这样的家庭背景,对王、薄最终分道扬镳具有特殊的作用.令我意外的是,就是这麽一些支离破碎点滴“情况”,让西方媒体大感兴趣。儘管我再三声明:我所了解者非常有限,我提供的分析和评价远比那些”情况”更有价值,但是我关于重庆模式、倒薄的影响、中国政治前景可能变局的分析和评论,却并没有“广而告之”。而这点“情况”,竟让我成了一个“爆料者”。我对这个称呼陌生不已,世事荒唐,也无可如何。
   据友人电告,网上有评论说我有为薄熙来和王立军辩解之嫌。对前者,我认为他格局偏狭,私念太重,为其政治野心所囿;对后者,我认为他在“打黑”中严重破坏法纪,侵犯人权,他为薄熙来充任打手的劣迹令人厌恶,但他在最后一刻“投奔自由”,客观上促使“重庆模式”破产,导致薄熙来政治生命完结,乃是为这个危机四伏又死水一潭的局面打开一丝门缝,其影响不可低估。
   我特意提请记者们注意这一事件中所凸显的人性。谷开来肯定难免司法惩处,那是因为她参与了致人死命的重大罪恶,这一罪恶原自她内心的仇恨,仇恨又因为孤独,孤独则与其丈夫掌握巨大权力又野心勃勃以至天良泯灭、道德沦丧有关。我在宜宾会上也公开指出,重庆几人日益暴露的罪错,权欲熏心,草菅人命,是人性的丧失和道德虚无主义的结果。我认为,多年来国人太过关注“大人物”命运里的权谋争斗,却大大忽略了他们的人格结构和精神价值取向。而历史的恶无不潜藏于人性中,表现于其沉浮生死之际。
   我同时提请记者注意,重庆事件极富戏剧性,犹如莎士比亚笔下的人物。洛杉矶时报记者曾建议并问我:是否愿意与好莱坞合作拍成电影。我对此建议甚表欣赏,写剧本是我所愿。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也是戏剧史。世界本来就是一个舞台,薄熙来、王立军、谷开来三人在重庆上演的就是一幕历史悲喜剧。被政治权争和经济膨胀损害了审美情趣和戏剧感的国人,如果仍然仅仅停留在对权力较量和金钱聚敛卑劣格局的观看中,不知历史隐蔽的目的永远通过人性来表现,那麽已然落幕的“重庆模式”就是一场廉价的政治表演,而与1949年以来其他具有强烈戏剧性的历史事件一样,只能归于小市民茶余饭后的谈资,或沦为新一代野心家的“通鉴”之物。
   我谈及薄熙来政治生命的结束对重庆和中国的特殊意义。经过毛泽东腥风血雨党内斗争的当代执政当局,早已放弃“另立中央”、“分裂党”和“路线斗争”的惩罚罪名,但薄熙来在重庆的“实验”,确实是“另行一套”。在中央大一统极权统治已逾两千年的中国,这是政治大忌。孔子曾指控鲁国季孙氏“八侑舞于庭,是可忍,孰不可忍!”薄熙来及其“重庆模式”挑战现实中共大政方针,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我并不赞成中国专制主义的“大一统”政治纲常,在重庆事件中,我所反对的是薄熙来“重庆模式”的毛氏个人独裁和灾难性的意识形态复辟,而把中国引向新型极权主义的危险倾向。如果“重庆模式”以现代民主、自由、人权、宪政和普世文明为取向,我将毫不犹豫地站在薄熙来一边;如果薄熙来致力于抗战陪都历史遗产的发掘,弘扬,超越党派、阶级、意识形态牢笼,致力于民族复兴和现代统一,我也将坚定地支持以此为内涵的“重庆模式”。
   我强烈地预感到,中国再次处于历史关头。薄熙来毛氏红色政治复辟的实验突然破产,为中国转向基本政局变革,实行意识形态转轨,启动政治制度变革,良性、正面化解内外危机的历史破局,带来了一次弥足珍贵的契机。我有责任把这一真正有利于人民和国家的可能性,传达给国人,这是我接受外媒採访的最大动机。
   在接受採访过程中,我强烈地感受到西方媒体对重庆事件的关注,已构成世界舆论对中国时局和命运高度关切的特殊领域。同时,我觉察到一个可叹的事实:先后专程飞抵重庆的西方记者,扛着摄像器材,风尘僕僕,却四出碰壁。偌大重庆,即使薄熙来大势已去,其劣绩败行渐次浮出水面,新主政者贵为国务院副总理,而且明确清除薄的影响,却几乎没有人愿意、敢于和能够公开接受採访——人们仍然心有馀悸,仍然陷于窃窃私语和各种言传、“版本”之间。明哲保身、看风使舵的机会主义仍然有效地控制着重庆,那些在薄熙来时代红得发紫的局内人和知情者,全都三缄其口,看客做派和小市民心态再次君临这座吸引了全世界眼光的城池。西方记者的”职业精神”与我的同胞们的世故,冷漠形成了令人心酸的对比。我当然能体察笼罩在重庆上空的某种历史恐惧感,有太多类似“祸从口出”、“抢打出头鸟”一类的古训,更有太多不堪回首的惨痛教训,“少说为佳”、“沉默是金”、“难得煳涂”已成为一代人的人生座右铭。薄熙来、王立军两位外地人“敢做敢为敢说敢言”,至今震慑重庆,所称“老百姓”者,甚至怀念感戴他们,两相比较,世态人心如此,宁不哀哉!
   我突然发现,自己一不小心成了重庆事件的民间发言人。好几位西方记者问我,你没有顾虑,不怕吗?我苦笑,人非草木,岂能无怕。我还有那麽多文字待写,12集电视片《孔子》正在全力展开,几篇一拖再拖的约稿如债附身,历时八载的《浩气长流》海内外展事让我如牛负重,我好几次欲拒採访,回到“正事”上。
   我不比他人愚笨。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种採访意味着什麽。“里通外国”、“洩露国家机密”、“造谣惑众”的罪名随时可加,众多隐藏在暗处的“毛粉”、“爱国贼”以及薄熙来的同党们,随时会以难以逆料的方式加害于我。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话题如此重要,命运安排这一新角色,我就只能遵照内心的指令履行这一新的义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