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方竹笋回家]
北京周末诗会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每个夜晚的等待/冷笑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庄严弥撒/何与怀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一个人人喊"我不相信"的社会/赵霏霏
·盘踞央企红二代重庆向胡示威/钉子汤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温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沙叶新
·有容乃大/张洞生
·列宁主义是20世纪最大灾难/候工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李庄案的一次秘密会议记录/摇动的猫尾
·继续走回头路中国将万劫不复/杨光
·如此不堪的操守还有什么文化/塞鸿秋
·共产党应学国民党/高不祖
·开口闭口”我爸爸”的二代们/KCIS公共观察
·京学生三无被政治老师踹出校门/南方
·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部为文革“去恶”的作品——《知青》/长庆
·癌病房里的医魔/小天使
·且看民国与中共的中苏条约/征夫
·19890603夜到19890604晨/丁朗父
·斥人民日报"西方老路"谬论/loser flow007 han74rryli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张三一言
·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走狗们/龚道军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一)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二)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三)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五)
·敬告梁晓声我们还活着/耶子
·评顺天府尹陈大人的喊冤/五柳村
·人民斥人民日报/塞鸿秋集
·人民斥人民日报腐败有理论/塞鸿秋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竹笋回家

   
   
   
   ncdjb圆铁
   


   我于4月十五日在凯迪网站和天涯重庆版各自发了关于去迎接方竹笋出狱的帖子,在 天涯重庆版帖子存在两天后回复已达将近1000,但随即被封,回帖被大量删除。在此期间,有几个重庆网友用天涯短信联系我,表示可以去接方竹笋出狱,于是加了qq。 商定去接的时间和人数。
   今天是2012年4月23号,是方竹笋出狱的日子,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已经出狱或者已经在家,或者还在狱中,或者在其他地方,我不知道。最新的消息就是,没有消息。目前只能希望方竹笋一切顺利,祝福。如果他已经出狱,希望他能尽快上网,能看到大家的帖子,能回复一下。
    我表示汇款,网友拒绝了,表示会在那天去接方竹笋,并请吃饭,为了不被此事发现和阻碍,我在帖子中都没有写出来。但今天早上,网友告诉我,他不能前去了,因为有警察找其谈话(他以前被请去喝茶过),我不知道消息是如何泄漏的,但是确实是不能去接了。
   
    今天是2012年4月23号,是方竹笋出狱的日子,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已经出狱或者已经在家,或者还在狱中,或者在其他地方,我不知道。最新的消息就是,没有消息。目前只能希望方竹笋一切顺利,祝福。如果他已经出狱,希望他能尽快上网,能看到大家的帖子,能回复一下。
   
   严重怀疑方先生是否还活着
   
   一个帖子,竟然坐牢,全家失踪,重庆的红色恐怖不是一般的严厉。
   
   文字狱的发起人会受到法律制裁。
   
   真希望方竹笋沒被重庆整死。中国啊,你怎么这么叫人心寒!!
   
   那个人倒了,因言获罪的方网友还出不来,这是咋回事?
   多想想其中的奥妙吧,免得一生被左忽悠又被右忽悠.
   
   我实在想不出,如果我去监狱接人,警察能威吓我什么?!
   
   看看“反右”运动,就在老猫死后,对右派的平反也是羞羞答答遮遮掩掩,说什么“反右当时是正确的,平反也是正确的”。一方面反右时许多执行者还当政,另方面是党要保持伟光正形象的需要。
   现在左右己达成共识,去薄只论及个人刑事问题,还称其为“同志”,其它一切,将错就错,不再追究。执政者自然能在对付小民上达成一致意见。
   
   
   一坨屎都臭遍街了,扫都扫了,方竹笋为何不出来?
   
   水依旧很深,这也可说明为什么仍有那么多重庆五毛在活跃的原因。
   
   (毛清江作)红歌王子三叠
   
   身为红色贵族,得益父荫庇护,安排踏入仕途,一朝空降陪都。放眼环顾,笑傲江湖,谁有俺口才好?谁有俺形象酷?谁有俺能力强?谁有俺心歹毒?感叹平庸之辈为王储,俺却偏居西隅当都督。胸添堵,难臣服,信奉无毒不丈夫,欲搏上位须豪赌,且看三少风头足。
   当年也是顽主,父亲定为叛徒,造反大义灭亲,断其三根肋骨。难逃株连,饱受凌辱,盼得咸鱼翻身,朝里有人铺路,升官大权在手,脑子一桶浆糊。无视民主法治大潮起, 一味追蝇逐臭翻烂污。唱红歌,背红书,重庆模式横空出,赢得毛左声声呼,残渣余孽群魔舞。
   不料铁杆反目,谁知打手跑路,坐等小丑谢幕,围观闹剧结束。疯狂反扑?低头认输?扯下化妆脸谱,原本也是贪腐,冤案滥杀无辜,黑打聚敛财富。惹火烧身抛弃马前卒,绝地反击犹如催命符。一坨屎,沾屁股,聪明反被聪明误,早知今日悔当初,如何免得牢狱苦?
   现代版农夫和蛇,胡总后面被他解救的蛇咬了一口。
   
   毛粉做事一般是不用底线的。既说目的正确就可以了,什么叫目的正确?他们说正确就是正确,说是错误就是错误。
   
   薄必须受到比方兄痛苦10倍的代价 活该现世报
   
   一陀屎的余臭而已.只苦了可怜的方先生.
   
   对方兄的情况,我的猜想比大部分网友都悲哀。如下:
   方兄会被整老实了。进了专政工具的魔窟,那里面的手段恐非我等能够想象,借鲁迅之言:“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
   方兄怠慢某路神仙而致牢狱之灾。现在某路神仙失势,为天下笑。方兄当初乃仗义执言正直之士,非但无罪,而且有功,放之!------且慢,我猜方兄之牢照坐不误,该坐到啥时侯还是坐到啥时侯。
   
   唉。当年林彪垮掉,骂林彪而坐牢的那些哥们,都立即被释放。
   再远一点,东林党归位,坐牢的东林党全部提前出狱
   时代发展了,政治斗争不灵了。都归为单一、孤立刑事案件啦。
   
   愿闪电化作利剑,切开这无尽的黑暗!
(2012/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