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北京周末诗会
·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的信/侯工
·文革紧急警报/赵宗彪
·清华大学的4条出路/王思想
·南方周末被毙掉的八个版/雾色山脉
·盯住那个割断张志新喉管的人/周秋鹏
·天下兴亡全看匹夫/杨银波
·人民日报拟大庆上山下乡40周年/破冰船
·苏中杰铁流争论中国民主化路径
·我所知道的纳拉迪波王子/刘兴
·五千年一遇的政府/高越农荐
·中国新“黑五类”/肖国珍
·奥巴马的梦想/喷嚏国纪事
·过年/孔令平
·左派混蛋要扒香港保钓人士的皮?/王希哲按
·从金陵大学看中国教会大学/联合祷告会荐文
·嘉荫的歌声/丁朗父
·从梅华宁看极左势力的下场/逆行斋主人
·纪一在那里?/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作者持续遭骚扰抹黑/上帝的线人
·乘舟/欧阳懿
·你敢不敢来重庆?/李启光
·上帝的线人/诗会作者持续遭骚扰抹黑
·脏水从什么地方泼过来/丁朗父
·想起那个冬天我吹一声口哨/丁朗父
·良宵/丁朗父
·读宋宫人词有感时事
·张掖游记(上)/闵琦
·张掖游记(上)/闵琦
·最后的斗争,最后的牺牲!/武宜三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胡石根
·张掖游记(中)/闵琦
·丁朗父诗集序言/胡石根
·张掖游记(中)/闵琦
·张掖游记(下)/闵琦
·张掖游记(下)/闵琦
·中共的“线人”是如何炼成的?/朱正
·张掖游记(下)/闵琦
·杨显惠揭开夹边沟事件真相/李玉霄
·九一八风雨大作作风雨悲秋歌/丁朗父
·他们都说——他们不说/朱忠康
·老人们怒了——清除教育界败类还国人人性尊严
·二十世纪回响曲/丁朗父
·穿越革命的鸽子/丁朗父
·穿越革命的鸽子/丁朗
·草原之夜/丁朗父
·车游记缘起/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续一)/丁朗父
·老秦人的诗/李志英
·长在屁股上的嘴巴/一众屁民
·与志同道合者歌(外一首)/老秦人
·七月诗社: 我有冤魂惹不得(四首)/吴倩
·中国民族问题是共党造出来
·等待恐怖比恐怖更恐怖/马云龙
·向死而生/丁朗父整理
·什么样的农民愿回到毛时代/鄂军都督府
·纪念和期望/丁朗父
·咏婵娟/沙裕光
·辛亥名人陈炳焕/梁小进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记住这些右派们/五七之友 朗父
·思乡(题画三首)/丁朗父
·快乐之余想起了杨显惠/文明底
·俞家三代一滴泪/裴毅然
·请赐我们以改变的勇气/丁朗父整理
·一条微博,两年劳教/金羊
·綦彦臣/可爱的枯蒺藜,还有白沙上面的蚂蚁
·等朋友们回家/郭少坤、丁朗父
·唱一首世俗不唱的歌/綦彦臣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关于文学,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关于文学、莫言及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毛左为什么仇恨温家宝?/中国新青年
·入党誓词与自由表达喷嚏/喷嚏王
·永生的大智慧在哪里/丁朗父整理
·听潮者说/丁朗父
·君子歌
·1912年的雪/丁朗父
·题赠王均、俞梅荪/胡石根
·陆祀留言(二首)
·无色透明的我/丁朗父
·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丁朗父谈“十八大”
·苦难是上帝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遍地英雄唱梅花(二首)/老秦人
·岳阳二首(题画)/丁朗父
·丁朗父:中国的出路是民主与基督/钟道访谈
·公仆的由来/丁朗父
·官腔一例/丁朗父
·要改变社会,先改变自己/丁朗父整理
·永定河二首/丁朗父
·共产党改革的道与术/丁朗父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ncdjb圆铁
   


   我于4月十五日在凯迪网站和天涯重庆版各自发了关于去迎接方竹笋出狱的帖子,在 天涯重庆版帖子存在两天后回复已达将近1000,但随即被封,回帖被大量删除。在此期间,有几个重庆网友用天涯短信联系我,表示可以去接方竹笋出狱,于是加了qq。 商定去接的时间和人数。
   今天是2012年4月23号,是方竹笋出狱的日子,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已经出狱或者已经在家,或者还在狱中,或者在其他地方,我不知道。最新的消息就是,没有消息。目前只能希望方竹笋一切顺利,祝福。如果他已经出狱,希望他能尽快上网,能看到大家的帖子,能回复一下。
    我表示汇款,网友拒绝了,表示会在那天去接方竹笋,并请吃饭,为了不被此事发现和阻碍,我在帖子中都没有写出来。但今天早上,网友告诉我,他不能前去了,因为有警察找其谈话(他以前被请去喝茶过),我不知道消息是如何泄漏的,但是确实是不能去接了。
   
    今天是2012年4月23号,是方竹笋出狱的日子,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已经出狱或者已经在家,或者还在狱中,或者在其他地方,我不知道。最新的消息就是,没有消息。目前只能希望方竹笋一切顺利,祝福。如果他已经出狱,希望他能尽快上网,能看到大家的帖子,能回复一下。
   
   严重怀疑方先生是否还活着
   
   一个帖子,竟然坐牢,全家失踪,重庆的红色恐怖不是一般的严厉。
   
   文字狱的发起人会受到法律制裁。
   
   真希望方竹笋沒被重庆整死。中国啊,你怎么这么叫人心寒!!
   
   那个人倒了,因言获罪的方网友还出不来,这是咋回事?
   多想想其中的奥妙吧,免得一生被左忽悠又被右忽悠.
   
   我实在想不出,如果我去监狱接人,警察能威吓我什么?!
   
   看看“反右”运动,就在老猫死后,对右派的平反也是羞羞答答遮遮掩掩,说什么“反右当时是正确的,平反也是正确的”。一方面反右时许多执行者还当政,另方面是党要保持伟光正形象的需要。
   现在左右己达成共识,去薄只论及个人刑事问题,还称其为“同志”,其它一切,将错就错,不再追究。执政者自然能在对付小民上达成一致意见。
   
   
   一坨屎都臭遍街了,扫都扫了,方竹笋为何不出来?
   
   水依旧很深,这也可说明为什么仍有那么多重庆五毛在活跃的原因。
   
   (毛清江作)红歌王子三叠
   
   身为红色贵族,得益父荫庇护,安排踏入仕途,一朝空降陪都。放眼环顾,笑傲江湖,谁有俺口才好?谁有俺形象酷?谁有俺能力强?谁有俺心歹毒?感叹平庸之辈为王储,俺却偏居西隅当都督。胸添堵,难臣服,信奉无毒不丈夫,欲搏上位须豪赌,且看三少风头足。
   当年也是顽主,父亲定为叛徒,造反大义灭亲,断其三根肋骨。难逃株连,饱受凌辱,盼得咸鱼翻身,朝里有人铺路,升官大权在手,脑子一桶浆糊。无视民主法治大潮起, 一味追蝇逐臭翻烂污。唱红歌,背红书,重庆模式横空出,赢得毛左声声呼,残渣余孽群魔舞。
   不料铁杆反目,谁知打手跑路,坐等小丑谢幕,围观闹剧结束。疯狂反扑?低头认输?扯下化妆脸谱,原本也是贪腐,冤案滥杀无辜,黑打聚敛财富。惹火烧身抛弃马前卒,绝地反击犹如催命符。一坨屎,沾屁股,聪明反被聪明误,早知今日悔当初,如何免得牢狱苦?
   现代版农夫和蛇,胡总后面被他解救的蛇咬了一口。
   
   毛粉做事一般是不用底线的。既说目的正确就可以了,什么叫目的正确?他们说正确就是正确,说是错误就是错误。
   
   薄必须受到比方兄痛苦10倍的代价 活该现世报
   
   一陀屎的余臭而已.只苦了可怜的方先生.
   
   对方兄的情况,我的猜想比大部分网友都悲哀。如下:
   方兄会被整老实了。进了专政工具的魔窟,那里面的手段恐非我等能够想象,借鲁迅之言:“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
   方兄怠慢某路神仙而致牢狱之灾。现在某路神仙失势,为天下笑。方兄当初乃仗义执言正直之士,非但无罪,而且有功,放之!------且慢,我猜方兄之牢照坐不误,该坐到啥时侯还是坐到啥时侯。
   
   唉。当年林彪垮掉,骂林彪而坐牢的那些哥们,都立即被释放。
   再远一点,东林党归位,坐牢的东林党全部提前出狱
   时代发展了,政治斗争不灵了。都归为单一、孤立刑事案件啦。
   
   愿闪电化作利剑,切开这无尽的黑暗!
(2012/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