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北京周末诗会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每个夜晚的等待/冷笑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看守所杂记等被禁书商恐入狱6年/余言、双江
·三年饥荒时期的凤阳县/先锋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的中国/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吃完土地吃肚皮/支柱 建华 亚福 富贤
·周四下午去了朝阳医院/浅水遨游之
·报春/王德邦
·有没有人管管告密者梅宁华/犀利
·1000中国人致环球时报公开信/徐选礼等
·海啸(四首)/吴倩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中共不能再由国家财政供养/高不祖
·总有些事是让人高兴的/喷嚏大王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与萨米亚特群体/綦彦臣
·“白封出版”才是真正的出版/綦彦臣
·从六四一代到北京守望者/楚延庆
·什么是“萨米亚特”/綦彦臣
·炎黄春秋呼吁民间响应温家宝政改讲话
·高风亮节赵紫阳/陈仲旋
·一个倔强的萨米亚特分子——地下出版个案/綦彦臣
·再谈政治不改革经济没希望/丁朗父
·要像消灭法西斯一样消灭国企/摇动的猫尾
·庄严弥撒/何与怀
·庄严弥撒/何与怀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中间派联合起来对抗极右极左派/张洞生
·一个人人喊"我不相信"的社会/赵霏霏
·盘踞央企红二代重庆向胡示威/钉子汤
·中共民主派是民主社会主义者/高越农 候工
·且为胡先生击节/侯工
·温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沙叶新
·有容乃大/张洞生
·列宁主义是20世纪最大灾难/候工
·方竹笋现身说法重庆模式/中国新青年
·搜狐借习仲勋去世十周年造势/丁朗父
·毛万岁徘徊在中国大地的幽灵/杜君立
·李庄案的一次秘密会议记录/摇动的猫尾
·继续走回头路中国将万劫不复/杨光
·如此不堪的操守还有什么文化/塞鸿秋
·共产党应学国民党/高不祖
·开口闭口”我爸爸”的二代们/KCIS公共观察
·京学生三无被政治老师踹出校门/南方
·北京两妖报鼓吹腐败反对政改/逆行斋主人
·—部为文革“去恶”的作品——《知青》/长庆
·癌病房里的医魔/小天使
·且看民国与中共的中苏条约/征夫
·19890603夜到19890604晨/丁朗父
·斥人民日报"西方老路"谬论/loser flow007 han74rryli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张三一言
·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走狗们/龚道军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一)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二)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三)
·历年赵紫阳忌日见闻/俞梅荪(五)
·敬告梁晓声我们还活着/耶子
·评顺天府尹陈大人的喊冤/五柳村
·人民斥人民日报/塞鸿秋集
·人民斥人民日报腐败有理论/塞鸿秋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无论是严肃的理论家和观察者,还是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普通人,大都能在某种程度上感受到,中国的经济“生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即使不太懂行的人也能说出一大堆症状来,比如国企垄断加剧、私企生存艰难、税收负担沉重、贫富差距扩大、寻租现象盛行、通货膨胀持续、房价高得离谱、食品安全事件频发以及方兴未艾的国进民退浪潮等。


   或许有些人仍陶醉于“中国奇迹”,或者沉浸于所谓的“中国模式”,但是,如果他们放眼世界经济的历史与现实,就不难发现,根本没有什么“中国奇迹”或者“中国模式”。历史上不少国家(如二战后的日本、德国等)一定时期内的高速增长都可以和过去三十年的中国媲美,并且,中国的增长没有任何独特之处,与其它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的发展模式一样,不过是民众获得了有限选择自由以及市场有限开放之后能量释放的结果。
   即使承认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取得的成绩,也必须认识到,当下的经济发展已经进入“瓶颈”状态,早年革新所迸发出的能量已经释放殆尽。无论是联产承包责任制,还是乡镇企业和股份制,都基本完成了它们在一定时期内促进经济增长的历史使命,尽管这不意味着它们将退出历史舞台。现在的经济领域正面临诸多严峻的挑战和问题,因为它遭遇了制度性的障碍和体制性的阻力。不改革政治和法律领域的重大制度安排,未来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甚至难以避免潜伏已久的危机。
   长期以来,面对经济领域的各种病症,决策者偏好修修补补的治标之策,倾向于在细枝末节上做文章,或者增加管制的手段,导致规制愈加细密,愈加针对特定的人群或者行业,愈加背离公平正义。这种权宜之计的结果,通常是于事无补,甚至劳民伤财,并且带来新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讲,经济领域的大量决策不过是用一个错误来弥补另一个错误,导致问题加重、矛盾加深、利益固化,甚至导致人们产生错误的看法和观念,误以为权宜之计能够最终解决问题,不断麻醉自己,依赖幻觉生活,就如吸食了鸦片一样。
   譬如,银行暴利的制度性原因是金融垄断,但决策者不是在打破垄断上下功夫,不是去革新金融制度,改变金融领域的游戏规则,而是在枝节上做手脚——要求银行公布收费项目,企图通过提供微不足道的“诱饵”来讨好民众,企图给舆论高压制造一个出气口。这种做法仿佛告诉人们,公布了收费项目就不构成暴利了,或者,暴利就获得了正当性。有人会说,公布总比不公布好。这话没错,但公布收费项目与阻遏暴利之间毫无关系。在银行业引入自由且平等的竞争之后,暴利自然就会减少甚至消失。否则,再多的措施也无济于事。这大抵适用于所有的垄断行业,无论是石油、电信,还是铁路、电力。
   改革开放的前20年的步子还算大,但是后来步子越迈越小,直至停止甚至倒退。究其原因很多人都知道,很多文章里也强调过,就是政治改革滞后。
   经济发展到当下,形成了官僚通吃的经济体系。在这个体系里,资本依附于权力,权力又通过国有企业的形式掌握大量的社会资本。民营资本无法和国有资本在不公平的市场规则下竞争,只能在国有资本未染指的领域内生存。然而就算是在公平竞争的领域内,还要受到权力的盘剥,支付本不该支付的权力租金。民营资本生存日益艰难,因为嗜血的权力不断掀起“国进民退”的浪潮,压缩民营资本的生存空间。这是令人无比担忧的现实。
   在国有与民营的选择上,中国民众也未能形成共识。民众看重国有企业的政府背景,那意味着企业的竞争优势,意味着不必担心企业的倒闭和失业。然而,民众受制于认识水平,未能意识到国有企业的天然缺陷。国有企业因为产权不明,竞争不充分,实际掌控者类似于政府官员的角色定位等等,导致效率低下、腐败丛生、缺乏创新、核心竞争力不足等。整个社会被其拖累的同时,其一线员工也未必能得到充分的好处,只是在与民营企业员工的对比中能获得一些满足感。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名义上的“国有企业”实际上是官有,政府所有,民众包括其员工并不能因为企业的“国有”身份而得到企业利润的分红。就算国有企业巨额的利润以税收等形式上交国库,其反哺民众的力度也因为政治体系的原因而不能到位。其用于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公共民生领域的比例一直较低,饱受诟病。除了巨额的三公消费外,税收大量的用在了政府项目上。这些政府项目受制于集权政治的缺陷,经常出现决策失误导致资源浪费,即使决策正确,在资金使用上也存在大量的腐败现象。
(2012/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