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专政与民主政治力量对衡,兼谈极左的存废]
张三一言
·暴力反抗與非暴力抗爭齊飛+極權不會自行民主改革
·雜碎四則
·對劉曉波封聖與捧殺+有敵人無敵人是真問題
·共產黨對自由人洗腦+共產黨洗腦洗出本土港獨
·劉源斷正症開錯方+總地主總資本家私有制
·自信敢自由不自信必忌諱+余杰們的沒有敵人論
·自由內含殺人放火
·平等散議
·“為大多數人的最大利益”錯了嗎?
·民粹與被污名的民粹
·剷除異己實現香港和諧
·組建中華聯邦的基本道理+三子冤獄香港政治大陸化
·香港不沉淪
·香港的正邪之爭
·香港人存在就是港獨
·自由民主等等都是港獨
·對人類史上最邪惡的制度充滿自信
·在“大面積的塌方式反叛”下的制度自信
·共產黨燒香拜佛無神論
·習痴:習近平集權行民主
·組建中華聯邦隨想錄
·簡談先法治後民主
·張三一言:反革命使人墮落
·張三一言 講下港獨都犯法
·習近平鎖國建獄的自信
·妄議不准妄議中央
·從大學校長跪低說到言論自由邊界
·有共產黨才有分裂的中國
·因為共產黨不准妄議中央所以要妄議中央
·民主理解民主
·一國兩制係贗品
·共產黨說它是全民黨
·反黨不反動
·樂見共產黨反對“領土分裂”
·猴王制優於接班制
·張三一言:政治病專制病民主病
·張三一言 法國大革命核心價值:平等【平等是催毀專制極權的利器】
·張三一言:法國大革命殘暴辨識
·張三一言:民主真話決戰極權假話
·張三一言:組黨反黨是人民權利和義務
·張三一言:貴族先祖是匪類【仗義每多屠狗輩】
·張三一言:中國人有宗教信仰
·張三一言:岔路X路習路
·張三一言:跪著造反站著投降+香港怪現象
·張三一言:全面管治下無自治
·張三一言 :傳位制接班制選舉制比較 [2篇]
·張三一言:共產黨權力與思想成正比
·張三一言:習近平時代開始了+習近平你說是不是事實?
·張三一言:治黨反腐永遠在路上+全面專政與高度自治不矛盾
·張三一言:無自由非祖國
·張三一言:上民主反下民主
·張三一言:自由殖民地專制祖國你要哪一個?
·張三一言:民自由講對抗黨不准講
·張三一言:人性天然右傾
·張三一言 :沒有思想是習近平思想
·張三一言:中國是社會主義還是權貴資本主義?
·張三一言:強迫愛國
·張三一言:華人宗教逆向歧視
·張三一言:信仰和迷信
·天地間沒有不是迷信的信仰
·信仰有礙自由
·转:戏看郭文贵的人生“起点”
·從五月花公約看民主產生條件
·共產黨從哪裏來?
·正議統獨
·轉型之議何以甚囂塵上
·共產黨與“低端人口”為敵
·比較印度低端種姓和中共低端人口
·張冠李戴罵右派
·重新評價“自由競爭”
·山大王毛澤
·中國的演變轉型異化
·狼羊共治羊欄必然是狼治羊
·共統區人民宗教信仰上升因由
·我族統治異族統治的合法非法
·神話中的漢民族精神
·必須懲治顛覆國家政權的黨
·比較六代慈禧光緒康梁
·習帝無限期習思入憲法
·中國的宗教和自由民主
·人民自由民主地選擇了極權專制獨裁制度
·公民意識從何來?+廣
·造反派的初心
·厭惡了,不是我的國!
·儒需造皇方能自適
·用幻想習近平否定真實習近平
·以民粹罪名消解民主
·精英冠民粹十宗罪
·習近喬夫?[+1]
·民本是民主的反動
·惡霸畫紅線 【人民的底線和權力的紅線】
·只有權力才能侵犯言論自由權利
·民主與獨立是一個事實兩個名字
·香港獨立三條件
·自私及人是良心 堅守原則是道德
·香港或回歸中華民國或獨立
·奴才的民主
·港獨-香港復國
·香港民族自信
·為甚麼毛
·爭取港獨與港獨後如何是兩回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政与民主政治力量对衡,兼谈极左的存废

   专政与民主政治力量对衡,兼谈极左的存废
   
   
   张三一言
   


   
   [一] 党文化的左右与世界、历史通义的左右含义相反
   
   党文化话语下的左右与世界、历史通义中的左右含义不同;甚至相反。
   
   世界、历史通义中的左派是指指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和社会民主主义者;左派核心纲领是变革社会,企求从变中增进中下层权益。右派是指自由主义者;右派核心纲领是稳定、保守,企求从稳定中维护中上层既得利益。
   
   今天垬党文化话语中左右含意正好和世界、历史通义相反。垬是权(政治权力,下同)钱(资本,下同)统治结合体,且是国家政治统治精英(实是“党家”,即党高官之家)与垄断资本精英结合体(更多是一身两兼者);他们政治上的核心要求是稳定压倒一切,即是维护他们的政治统治权力和资本垄断权力的稳定压倒一切,反对任何大大小小的社会变动;它们被称为左派,或极左派。要求改变不公平社会的所有其它要求自由民主的政治思想派别统被称为右派。
   
   是正史原因产生这种怪现象。毛共时,特别是文革时,毛及其集团是无法无天的变革派;是典型的极左派。经六十年没有监督的权力的演变,原来自称“代表”无产阶级和广大中下层人民的垬,由隐性的权力与经济特权集团现形为公开的权力与经济特权集团。到今天已经是垄断权力集团与垄断资本集团相结合的特权集团;也就是典型的极右集团(为行文方便以,下通称极右派)。但是由于历史惯性使然,名称沿而不革,至今仍称为左派或极左派。于是产生了有垬特色的左右派与世界、历史中左右派通义相反的怪现象。
   
   [二] 乌有是极左派还是极右派?
   
   现在我们可以分析一下被通称为极左的乌有派到底是极左派还是极右派了。
   
   按照政治要求来说,乌有派力求变革现状,回归毛左时的思想意识、政治制度、利益分配,所以是极左派。按照意识型态来说要求要求工农兵中下层人民掌权,并用权力令工农兵中下层人民权力和权利、利益最大化,所以是左派。但是,毛治时代最受害的中国中下层人民;他们的权力和权利、利益都被最小化;这从饿死的几千万中下层民众,所有民众(几乎全是是中下层工农民众)土地、资本甚至极之私有的家厨饭碗都被公(党)有化剥夺掉;民众全部赤贫。所以乌左要回归毛极左时代,实质是害民,甚至是杀民思想和行为;是百分之一百的人民叛徒。从这个角度看,乌有派是极右派。毛时代工农兵坐江山被戈陪尔化,工农兵中下层人民被神化为统治阶级;但是,全属虚幻。从这个角度看,乌左回归毛时代是要把中下层民众权力阿Q化。那么怎么样才能准确描述乌左呢?
   
   我的描述是:形极左实极右;思极左行极右。(为行文方便以下统称乌有极左派)
   
   
   [三] 在中国民主后乌有极左派派应保还是应废?
   
   这里所说的乌有极左派,除了特指乌有之乡外,还泛指所有与乌有相类似的毛派。
   
   乌有左派一度(时间极短暂)被在朝极右派剥夺了说话的权利,要不要维护他们的权利?我认极之需要。所以,在被夺取自由权利期间,我认为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反对极右压极左,要求还乌有极左派言论自由权利。
   
   现今在朝的极右没有剥夺扼杀,乌有极左派会不会在中国长期生存下去?,像一些海外极左派说的他们是中国左右派的左派代表?
   
   我的分析的客观结论是:乌有极左必定夭折;我的主观愿望是它们早死早着。先不谈主观意愿,谈谈我的客观判定的根据。社会上存在的派多数须有经济利益作根据;附之以相应的意识型态。乌左生存的社会依据是,在经济方,国有其外党有其实的经济,现在这种经济尚存,但已经并继续被私有化成为党高官财富;或许有一天会还名存实亡。毛思想阴魂不散,是乌有极左派生存的意识型态依据。另外加上在政治实力方面,统治集团内有极左分子。基于以上三点,中国出现和存继乌有极左派。或者可以这么说,乌有极左派是依附于垬一党专政制度上的寄生物,是依附在一党专政极权这张皮上的毛,所以,有一党专政存在一天就有乌左生存的土壤;一党专政灭亡后的民主社会完全没有乌有极左的地位──不是民主权力不许它存在,而是民主社会不提供以上乌有极左生存必需的条件,没有他们生长条件,它在民主土壤里没有生命力。就是说在民主社会乌有必然自我灭亡。我主观意愿乐见乌有极左灭亡,与我的客观分析是一致的。
   
   也可能存在没有经济基础的先进派系,例如现今中国的自由民主派就是。没有经济基础的先进派系出现和生存要有条件。其一,它是现存不公平不公正社会的改革者;其二,它是有预境的派系,它有国外实体作参照,有完整的理论(意识型态)支持;其三,它有坚实的政治力量(可能是潜在的)支持。乌有极左派不具备第二第三条,所以,它没有生存能力,夭折属必然。
   
   有人幻想乌有极左派在民主社会里成为与右派抗衡的左派势力,这是极左毛派们的白天梦呓。到民主时中国必定没有乌有极左派存在,民主中国必然与世界常态相同:社会民主派是与自由民主右派对衡的左派。
   
   
   [四] 薄熙来的“地方极左派”与“中央极右派”形成多元抗衡而导致到民主?
   
   海外有极左派人士说:国的民主化有赖于中国共产党的民主化。中国共产党的民主化,难道不是有赖于多元经济下,地方利益与中央利益的矛盾基础上,地方向中央的“挑战”,争权求取自治,而冲击和削弱传统过于高度集权的中央权威吗?
   
   此说不论逻辑还是道理都没有错,只是它与中国政治现实对不上号,结果是全错。
   
   在中国的政治现实中,所谓地方利益是特指重庆薄熙来或之类的极左派。薄熙来的极左在特定时空下成长到了这么一个少许可以与现中央表异议的地方力量,其政治(权力)志不在“地方”而是向往“中央”。从他的极左意识型态和既往作为可以推断,他爬上中央掌权后是取旧(胡)之一派独存一权独大而代之以新(薄)的一派独存一权独大──只是新极权取代旧极权而已。不会容许存在另一个与他分庭抗礼的力量(派系)。也就是说薄的“地方势力”不会在地方利益与中央利益的矛盾基础上导向民主,也不会演变成为中央的两派力量而导致民主!
   
   众所周知,薄极左派之害与现时较克制(被民众与人类普适价值强压所致)极右政权相比较,薄害严重得多,自由民主人士乐见胡极右灭了薄极左(狗咬狗),那是自然之事、之理。薄极左在海外的同志,借机诬指自由民主人士支持胡极右,与胡极右同一货色,都是极权专制者。他们栽赃并讥讽说,欢呼中国右派及其党中央的巨大胜利!中国已经没有人要民主了。中国反共右派终于发现,“中南海的中共中央是他们的党中央,与他们心连心,想他们所想,急他们所急,办他们所欲办的事。反共右派们已经在欢呼他们的党中央的伟大英明决定了!他们现在表现出了,原来是多么的拥护他们的党中央啊!” “左派被认为是要专制的,右派则正在欢呼中央专制的伟大胜利!”
   
   看来海外极左派人士已经到了依靠造谣栽赃过日子的境地了。
   
   20120323 香港
(2012/03/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