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曾节明文集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发指!联合国泰国难民署针对性地停止救济和安置中国难民
·特朗普必很快出兵消灭朝鲜政权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武昌起义106周年呼吁解放军起义书
·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习近平?
·十九大前瞻:王岐山效法司马懿,习载沣呈困兽
· 朝鲜是中共的克星
· 透视郭文贵、中南海和十九大
·十九大后习近平成党内众矢之的
·五年来中国大幅倒退的谜底已经揭晓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除非采取对等反制措施,否则民主政府必败于专制流氓政权
·西欧“绿化”,是白左化的报应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真相原来如此:习近平换掉那些人,是因为他们坏得不够!
·郭文贵先生:您28年来做了啥?
·十九大后,郭文贵与李洪宽、唐伯桥之争的实质
·怪梦中的中国:大货车行进中把砖倾倒在路上
·曾节明以粤语朗诵古诗
·中共为何大举驱逐“低端人口”?意在逼老百姓买房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器
·归家历险记
· 宋高宗和查理七世
·当今世界几大宗教的长短
·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八)
·为什么兴汉需要一定程度的国家主义? ——与索探兄弟商榷
·儒家有罪也有功——就儒家问题与根丰易先生商榷
·为什么中国人得不到耶和华的保佑?
·为什么中国人不能信基督教?
·通灵托梦:昊天上帝对英国人和西方人的警告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中国大复兴的征兆:华夏汉民族意识已全面复苏!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郭国汀天易网首发)
   
   王立军事件一出,海内外评论一片薄熙来垮台的论断,薄熙来玩完论呈现一边倒之势,薄熙来玩完论者,尤以某团体喉舌你添笑、批薄专业户姜维平、亲共反毛老右派张鹤慈同志为急先锋。
   你添笑辈,因邪悟和走火入魔,以致分析能力七荤八素,已非“常人”可比,故其睁眼瞎评不足与论。某团体一直以来地咬定“薄熙来是江泽民的人”,但王立军事件却爆出薄熙来要夺习近平的嫡,而按某团体的说法,习近平又是老江指定的王储,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昔者“天山雪莲”王耀庆冒死救出高智晟妻子儿女,反被某团体打成共特,明眼人不难发觉:相信你添笑辈的政治分析,不如去相信咒贴划水可以“刀枪不入”。


   姜维平先生恨不得薄熙来今晚就见马克思,其心情可以理解,毕竟蹲过薄熙来的大牢,苦大仇深,且姜博士在薄熙来之外,其政评颇有可取之处,与宣布胡正日同志是“高层生命”、“国王转世”、“汉文帝”的那拨人还是有区别的。
   最不能谅解的是张老鹤慈同志,你老是“新中国”的过来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名门世家,也不吃你添笑那一套,你老在红旗下吃的盐比在澳大利亚嚼的饭还多,怎么还看不出这点行情?你张老某一口一个“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但王立军事件一个月了,薄熙来现在还坐在全国人大的主席台上,还在重庆发号施令、接见外宾,现在还在重庆媒体甚至中央媒体上招摇...请问薄熙来“政治生命结束”的迹象在哪里?倒台的迹象在哪里?或即将倒台的迹象在哪里?现在的薄熙来处境,可有半点当初陈希同、陈良宇倒台前的迹象?
   你张老鹤慈被毛泽东整了二十年,所以逢毛必反,就是要唱衰一切沾有毛的东西,心情可以理解,但毛泽东不是东西,刘少奇、邓小平又是好人,邓小平就能和平演变?你父亲在蒋介石那里当不到官,就能把国民党的独裁和共产党的极权混为一谈?作为“独立知识分子”,总不能让情绪左右了思维,否则与其去写什么评论,不如坐在床上“发正念”更好些。
   
   王立军事件后,事情的发展,正如我在《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中的判断:胡锦涛必然袒护薄熙来,而王立军则注定落得如高智晟那般“人间蒸发”的结局。
   印证的事实是:对“王立军”、“姜维平”的短暂解禁终止,胡记中央发出声明,指“王立军事件”是王立军的个人行为——言下之意,与薄熙来无关,与其他人无关!
   这符不符合我在上文中作出的“王立军叛逃美领馆后,薄熙来反而安全了”的预判?
   胡锦涛为什么必然袒护薄熙来?
   一则拉萨经验治国“维稳”思维作用,诚此“河蟹号”极度脆弱之时,唯恐党内的一点震荡导致翻船,故而继续闷声不响的咬人犬作风,低调处理王立军事件。但是低调不等于温柔,看看胡锦涛的发黑的三角眼可以知道:杀老百姓屠喇嘛从不眨眼的此公,就不敢把平民出身的王立军弄成高智晟第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吗?他绝对做得出来。
   二则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兴左,幕后站着胡锦涛。
   无论薄熙来,还是周永康,都控制不了中宣部、文化部,李长春也控制不了刘云山,没有胡锦涛的首肯,薄熙来发起的“唱红”不可能推向全国;没有胡锦涛大力支持,十年来毛左势力不可能蓬勃疯长;就像当年老妖婆慈禧,是义和团的幕后操纵者一样,中国左倾倒退势力的幕后总头子是胡锦涛而不是薄熙来,薄熙来不过是台前先锋干将;薄熙来投合胡锦涛左癖以博上位,胡锦涛要利用薄熙来的能力狙击党内外“政改派”、制衡江泽民“资改派”,所谓“重庆模式”,不过是薄、胡相互利用的左倾倒退试点;胡锦涛之所以不表态,是刻意秉持模糊面目以保持主动的厚黑政治伎俩,比如,胡锦涛对镇压法轮功从不表态,事实上他是不是在继续镇压法轮功的政策?
   这些个真相和道理,我说了无数遍,可惜迷糊人的眼睛,拨都拨不开。
   薄熙来决不能动,因为整肃薄熙来,胡锦涛的极权倒退师朝鲜(原名“构建和谐社会”,现改名“维稳”)路线将遭彻底否定,胡锦涛退位后在党内将身败名裂,甚至难保不被清算。
   因此,对胡锦涛而言,掌握了“重庆模式”大量秘密的人证王立军必须死,而且要死得低调。至于王立军发到维基解密上的密件,以后就采取封锁和装鸵鸟两手,对“六四”不是装了二十多年的鸵鸟,而且“卓有成效”吗?王立军不设法潜逃出境,而是自以为聪明地闯美领馆,这送给胡锦涛、薄熙来正大光明搞死他的理由,而且对于“叛国投敌分子”,党内是无人敢保的,党外是难得同情的。而美国为了经济利益,必然维系与北京的关系,因此美国决不会救王立军,也不会公布王立军泄露的“机密”。
   
   王立军事件后的一个最新的发展是:胡锦涛和习近平的矛盾,骤然尖锐了起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宁要微词,不要危机》,痛斥某些领导思想僵化到了极点,面对危机一味镇压、蛮干,玩“击鼓传花”的游戏,故意把危机推给下一任。“十八大”前发出的这篇社论,抨击胡锦涛到了露骨的程度,比点名的效果更佳,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办公室党干,看了都知道是在骂总书记。此篇社论,在任何需要时候,只要加上“胡锦涛”三个字,就可以成为一篇讨伐胡锦涛的檄文。
   现在谁最恨“击鼓传花”?当然是习近平。《人民日报》发表批胡社论表明:李长春等风派常委眼见胡锦涛即将到站,已主动向习近平靠拢。中共的宣传系统已经分裂。
   随着“十八大”的临近,就连被视为“团派”的高层党干,也出现明显的分化迹象:王立军事发后,汪洋政改观显露得愈发大胆,但又小心翼翼地紧跟习近平的“新民主主义”,无论是温家宝、还是汪洋、李克强,都与胡锦涛反西方文化元旦宣言保持距离,这次连吴邦国也没有出来跟屁,现在胡锦涛能够仰峙的,除了太监总管令狐计划和胡春华、王乐泉等团派边疆杀人犯团伙,就是毛左派了。
   所以胡锦涛一定要袒护薄熙来。现在胡锦涛重操毛泽东旧业,在全国发起“学雷锋”(忠于毛泽东——忠于革命——忠于党)运动,比薄熙来的“唱红”有过之而无不及;王立军事件后,“重庆模式”继续受到中央的肯定,这是薄熙来决不会倒的重要信号。胡锦涛还借“学雷锋树新风”僵尸运动,批判习近平会上吃巧克力的“资产阶级作风”。
   胡、习之间的激烈争斗才刚刚开始,高潮还在后头。这也是薄熙来高潮还在后面的时代缘由。
   我估计:恐惧退位后遭到否定和清算的胡锦涛,必然和薄熙来达成新的交易:胡锦涛支持薄熙来夺权,薄熙来则保证胡锦涛退位后的安全。但是,老狐狸胡锦涛未必信任狠辣的薄熙来,因此不会全力助其上位,只会用其制衡政敌;而薄熙来若夺不到帝位(或摄政之位),岂会善罢甘休?薄、习之间,胡、薄之间,都有搏戏。
   现在薄熙来掌握贺国强等多位常委的贪腐罪证,挟密档以令寡头,导致贺常委反而向一个市委书记唯唯诺诺,薄书记真可谓了得,“薄熙来”者,搏戏来也。
   人都说薄熙来是极左派,孰不知薄熙来表面岁高举毛泽东大旗,却是一个典型的马基雅维里主义(不择手段谋劝)者,毛泽东不过是他上爬的梯子、打人的棍子而已。薄熙来为人之厚黑、之六亲不认,与胡正日各有千秋,在党内真是无人能及,薄熙来确实不是个东西,但有一点品质却真正超凡脱俗,为中南海诸公所远不能及,这就是不甘居人下、敢谋大事、敢于拼搏的精神,这就是大政治家的素质。
   薄熙来为什么敢反抗中央?照薄熙来的人生观:我薄某人哪一点比九常委差?为什么不能入常?连老子都远不如的东西,凭什么要我俯首贴耳、唯唯诺诺?所以当然是:与其你专制,不如我专制。
   但是,中南海的大饼就那么大,九寡头及其亲信都不够分,容得你薄熙来吗?中国共产党的现行体制,足令象薄熙来这样有年龄、有能力、有干劲的人无出头之日,却保障“政治太监”、“政治二奶”飞扬跋扈、碌碌胡混、占着茅厕不拉屎。
   所以,中南海的游戏规则必遭修改,中国共产党必因游戏规则的修改而垮台,胡锦涛企求红墙内“和谐”,别人分不到羹的时候,谁与你和谐?庸人是拦不住能人的,就像乌云最终遮不住太阳一样,当年满清国的所有皇亲国戚还不是没能拦住袁世凯?
   薄熙来如不能常规上位,必然非常规上位,“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薄熙来貌合之,神似之,而薄熙来面南之日,很可能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垮台之时。现在薄熙来不仅把重庆众官治得战战兢兢、俯首贴恶(所谓“官不聊生”),其奸诈厚黑也令中南海胆寒,这就是枭雄本色。
   有糊涂的异议人士说王立军是什么“真英雄”,王立军是什么“英雄”?一个忠于共产党中央不敢造次的人算什么“英雄”?(这样的人还有脸到美领馆申请避难)一个关键时刻对胡、温两腿发软的人算什么“英雄”?“唱红打黑”这样的小利踊跃争先,犬马尽效,等到谋大事搞政变之时就两股颤颤、变节卖主了,这种人算什么“英雄”?这分明是十足的庸人本色,是“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亡命”的典型!
   而伪蒙王立军,居然还有脸自诩具有“成吉思汗”的蒙古精神!成吉思汗要是九泉下有知,一定气得在北蒙古杭盖山的坟墓里打滚(张学良、溥仪、赵本山、小沈阳、朗朗...余不禁纳闷,怎么东北尽产这种活王八?)。
   王立军事件给了薄熙来在用人上一大教训:要成大事,必须启用象王秉章、彭明那样的死士,不要管什么“政治正确”,不要管什么“党内党外”,务求唯我所用,要像刘邦、李世民、朱元璋、皇太极那样招降纳叛,才能成就一番大业。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三月六日中午于纽约州家中
(2012/03/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