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徐水良文集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徐水良


   

2012-3-4日


   

   
   派别分类,标准和着眼点不同,分类就完全不同。例如,按阵营不同来划分民运,可以分成真正反对和努力取消中共一党专制的真民运,以及中共控制的中共假民运。按道德水平来划分,可以分为清流民运,和浊流民运。按温和激进来划分,可以分为温和派,激进派。按革命改良的不同态度来划分,可以分为革命派,改良派。按社会地位差异,可以分为精英民运,草根民运,等等等等。
   
   查建国先生的分类是按各派主张的不同策略综合划分,从综合策略角度看,查建国先生的大致界限没大错。
   
   不过,我这里也需要做些说明,纠正其中的一些提法。
   
   本人自我定位是“革命民主派”。不赞成定位“不合作派”。因为合作不合作,取决于客观实际,我们并不排除未来形势变化时,同中共内部一定派别必要合作的可能性。所以,查建国先生说的“不合作派”,应该改为“革命民主派”,或者“抗争派”。
   
   革命民主派并不笼统反对改良,也不笼统反对合作,而只是反对在目前中共顽固拒绝改良、坚持迫害反对派、隐瞒真相、根本没有和解合作可能的条件下,那些一厢情愿的和解合作派单相思地主张和解合作的幻想和欺骗。只是反对在目前中共拒绝自由民主的改良、死死堵住了自由民主改良道路的条件下,一厢情愿的幻想型和解合作改良派,坚持散播改良幻想和欺骗,顽固反对革命的立场。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革命是民众的权利,在统治者顽固拒绝改良,堵死改良道路的情况下,要实现自由民主,就必须经过民众的革命,来排除统治者的阻力,来实现自由民主。但革命的目的,主要是扫除阻挡自由民主的统治者阻力。自由民主制度的建立,仍然需要革命以后,用改革(改良)来解决。所以革命派绝不反对改良,只是反对幻想型和解合作改良派散播改良幻想和欺骗。
   
   革命民主派主张在结束一党专制、搞清历史真相、分清是非、基本恢复社会正义的条件下,实现全民族的大和解。但反对目前没有这些条件的情况下,幻想型和解合作改良派空谈和解,欺骗民众和反对派的欺骗行为。
   
   我曾经一再论证,在当代中国的实际情况下,未来中国的民主革命,很可能是和平革命,暴力革命的可能性比较小。因此,查先生说“‘不合作派’认为非和平转型概率最大”,这个说法至少不符合本人观点,不是本人“认为”的东西。
   
   至于说到刘晓波等等合作派,查先生说:“‘合作派’强调良性互动、和解双赢,认为和平转型为‘唯一选择’”。这个说法基本正确。
   
   幻想型和解合作改良派的特点,就是不管客观实际条件是否允许,都坚持和解合作良性互动渐进改良,坚持反对革命。因此,一方面,他们要捏造历史,把英国美国和人类历史上一切争得当代西方民主的暴力革命,和当代苏联东欧等等争得东欧民主的和平革命,统统闭着眼睛一律抹煞,并把所有真正的革命,混同于马列共产主义大倒退的假革命、真反动,闭着眼睛捏造所谓的历史规律,说革命只能产生专制,暴力只能产生暴政。他们恐吓说,中国如果产生革命,就会全面内战血流成河,以此来恐吓民众和反对派。
   
   另一方面,他们不断美化中共,宣扬没有敌人,中共不是敌人,企图消除和否定中国人民经过几十年惨痛教训,付出了8千多万生命,以及革命民主派通过三十多年艰苦卓绝作出无数牺牲的启蒙,好不容易才认识到的、中共不是人民救星、而是人民死敌的启蒙成果,消除非常宝贵的、用几十年实践八千万生命、才换取的非常来之不易的认识,企图让中国人倒退到文革前认为中共不是敌人的愚昧蒙昧状态中去。
   
   刘晓波和其他幻想型和解合作改良派,不断欺骗民众,说中共“政权对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中共“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说中共监狱“在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的基础上,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让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不但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见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第三方面,他们在抹黑革命,美化中共的同时,抹黑和攻击反对中共的民众和革命民主派,用他们的伪精英主义,大反所谓的“民粹主义”,攻击奋起抗争的杨佳和其他反对中共的勇士,甚至把他们所称法西斯。
   
   而中共继续顽固坚持侵犯人权,迫害异议人士和一般民众,残酷镇压和迫害敢于维护自己利益和权利,包括保护自己房屋和土地的民众,以及中共监狱不断动用酷刑的事实,不断揭穿刘晓波及和解合作派的上述谎言,给了他们一记又一记的耳光,说明刘晓波和和解合作派编造的理论和事实,都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并不断暴露着刘晓波等幻想性和解合作派,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既要献媚中共,又要冒充反对派英雄的卑劣本质。合作派中的线人,则一步一步不断地暴露他们的线人本质。
   
   再说一遍,幻想型和解合作派或幻想型改良派,他们的理论和主张,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和欺骗。
   
   
   附:
   

查建国:如何认识民主派中之派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党外有党,党内有派。现今中国政治派别从大的方面分可讲有三。一是毛派,二是主流派,三是民主派。民主派中也可分四派(角度不同,可有各种分法)一是“类毛派”;二是“合作派”;三是“不合作派”;四是“暴力”派。理念决定判断,判断决定行动,试从政治理念、形势判断和行动方针及表现三方面分析四派之差异。
   
   政治理念上“类毛派”虽非等同毛派,但靠近、类似毛派。反对基本否定毛及其事业,推崇“重庆模式”;“合作派”强调良性互动、和解双赢,认为和平转型为“唯一选择”否则要全面内战血流成河;“不合作派”认为非和平转型概率最大,不寄希望于上层,大规模抗议引发暴力镇压再到上层分化是突变之三部曲;“暴力派”以杨佳为精神领袖,强调以暴反暴为人民天然权利。
   
   形势判断上“类毛派”看好薄氏,认为王立军事件揭开上层内斗大戏;“合作派”乐观多于悲观,对主流派的每一点言行“进步”总给予充分认可;“不合作派”评估形势要严峻多于乐观;“暴力派”则对主流派彻底失望,认为非暴力努力已经失败。
   
   行动方针上“类毛派”怀旧、挺薄、高举“民族”与“民粹”大旗;“合作派”热衷“建言献策”,各种由主流派主导的路线图、突破口等政改方案层出不穷,要求与执政主流派开始对话;“不合作派”则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即终身不为曹贼设一计)”,是“成绩不说跑不了,问题不说不得了”专盯主流派问题而攻之,是文攻武卫式的颜色革命,是各自为战,顺势而为,蓄力待发;“暴力派”则是单线联系、铁的纪律、定点瞄准,为各种暴力反抗事件鼓与呼。
   
   “类毛派”代表人物王希哲、李文采大概可算之一之二。“合作派”代表人物有刘晓波、秦永敏、王策新成立的共和党及炎黄春秋杂志作者编者群体等等。“不合作派”中民主党主流、魏京生、徐水良、张三一言、刘国凯、伍凡等可为代表。“暴力派”代表中王有才新成立的中华革命党风头最劲。
   
   代表人物之说可能挂一漏万,甚至说错,正如派别之分也可圈圈点点。本来各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或此一时,彼一时变化转换均为正常。不贴标签,非黑即白因人废言,不搞文革中造反各派的划派为牢派性至上,不搞伊教中不同派别的恐怖主义,不搞斯大林毛泽东式的党内残酷斗争,有度有节有礼文明博奕。存小异求大同力求共进,时事造英雄,其事非功过历史自有评说。
   
   北京查建国2012年3月4日

此文于2012年03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