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熊飞骏的博客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
   ——熊飞骏
   
   三、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中国每逢遇上旱灾,国民就会想起毛太阳的丰功伟绩。
   如果没有毛中国修建的水利工程,灾区能平安度过旱灾吗?
   如果改革开放中国也象毛太阳那样“把水利当成农业的命脉”,中国会发生旱灾吗?
   西南五省百年未遇的大旱,再一次把毛太阳的“伟光正”形象推向云端。
   西南五省历来为我国雨量丰沛的地区,贵州“天无三日晴”;云南“四季如春”;四川重庆则号称“天府之国”;今天为何也“赤地千里”呢?
   如果毛太阳在世,西南会发生如此可怕的旱灾吗?
   在毛迷心目中,毛太阳最伟大的成就是“两弹一星”和“水利工程”。
   中外当代史已经证明“两弹一星”与“伟光正”没有必然的联系。
   今天的世界饥荒最严重的国家是风调雨顺土壤肥沃气候适宜的北朝鲜。继上世纪九十年代饿死200多万人(占人口总数的十分之一,相当于今天的中国饿死一亿四千万人)的罕见大饥荒后,新一轮的大饥荒又开始敲打朝鲜的国门。
   北朝鲜是今天的世界贫穷指数最高的国家,领袖金太阳则是无与伦比的无赖恶棍。
   可北朝鲜也搞出了“两弹一星”?
   比北朝鲜富裕强大文明进步百倍的南朝鲜和日本反而没有“两弹一星”?
   可见“两弹一星”与国家的实力和建设成就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毛太阳当初倾全国财力物力搞“两弹一星”是否有利于中国的根本利益显然不是肯定的。有人计算了一下,如果毛中国当初不搞“两弹一星”,把搞“两弹一星”的钱用于经济建设,大饥荒中活活饿死的近四千万农民就可以活下来?更关键的问题是,搞出的“两弹一星”并没有提高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形象。南沙群岛丢失的速度反而加快了,边境主权也没有因此硬起来,美国战机则轰炸了中国驻北越大使馆?
   到了毛中国后期,中国经济濒临崩溃边缘,GDP由建国之初占全球5 . 7 %变成了0 . 8 %。日本1952年的GDP只不过是中国的67.8%,到1976年GDP竟然变成了中国的6.47倍。
   “两弹一星”不是毛太阳“伟光正”的纪念碑;“水利工程”能把毛太阳送上“伟光正”的神坛吗?
   下面我们来进行具体分析:
   一、只有毛太阳才会兴修水利吗?
   古今中外的任何国家政府,如果不是踏入灭亡门槛的败家子,都会把“兴修水利劝课农桑”做为重要的民生目标。
   下面我只想问几个常识性的问题: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水利工程是什么?
   京杭大运河!
   京杭大运河是谁修建的?
   隋炀帝杨广。
   杨广是明君还是暴君?
   古代中国首屈一指的暴君!
   古代中国最伟大的帝王是谁?
   唐太宗李世民!
   李世民修建了哪些扬名后世的水利工程?
   一个也没有!
   美英法等民主法治国家的水利工程如何?
   比中国先进数倍。
   半数是沙漠的以色列建国时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相近,它的水利设施和技术居然能够把国土上的多数沙漠变成肥沃的良田?中国大西北干旱省份的“滴灌”技术就是从以色列引进的。毛中国时期的中国沙漠面积却扩大了不少。
   就连万恶腐朽的国民党统治下的台湾,水利工程也比毛中国先进得多。
   你能说只有毛太阳才会兴修水利吗?
   就算毛太阳重视兴修水利,他就一定伟大光荣正确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隋杨帝就是古代中国无与伦比的伟大帝王了。
   二、毛中国水利工程的代价
   在我老家十公里远处有一座大饥荒时期修建的水利工程——烟宝地水库。当年我们村的壮劳力都参与了烟宝地水库的修建工程,童年时期的我经常听见村里中老年讲述修筑烟宝地水库时的凄惨往事。
   中老年人讲述得最多的烟宝地水库往事不是主流媒体上热火朝天的大生产场面,而是工作组的残暴和民工的大量饿死累死。
   “一个人活蹦乱跳地推着装满土石的手推车往前走,走到中途就象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地上。工作组干部看到后就跑上前去用皮带抽打他,可无论怎么用力打那人就是站不起来,后来就死了……”
   类似的悲惨场面每天都在上演。
   “工地每天都在死人,有饿死的,但更多是累死的,当然也有不少是活活打死的。”
   “我们当地人因为和干部脸熟还可占点便宜,最可怜的是外地人,死得最多的是新洲人。”
   “…………”
   毛中国修建的多数水利工程,因为不讲科学技术落后且普遍蛮干,劳动量异常沉重。劳动者付出的代价之惨重不是今天的年轻毛迷能够想象的。如果把今天那些养尊处优的毛左愤青送上毛中国的水库工地,恐怕多数挺不过来。
   政府修建水利工程没有错,但在非“紧急抢险”的场合,不顾劳动者的生命健康强迫民工承担超负荷劳动则是有罪的。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捷夫说过:“任何国家的发展,任何国家的成就、追求都不能以人的痛苦和损失去换取。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高于人的生命的价值。”
   一个国家的水利工程也不例外。
   那些站在岸上不腰疼的毛迷,也许会说国家的发展需要部分人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么他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倒在手推车后被工作组干部抽打至死的民工是你的亲人或是你自己你会怎么想?
   拿别人的生命去慷慨激昂总是很容易的,换上自己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国家在卫国战争时期政府鼓励国民勇于牺牲保卫祖国是必要的;但在和平时期就要珍爱每个国民的生命,不能以建设发展为名去随意践踏国民的生命和尊严。
   毛中国的水利工程农民付出了远超国际平均值的巨大代价,很多水利工程都是劳工生命尊严纪念碑。
   如果没有毛太阳,在那些维护平民大众根本利益的民主法治国家,同样的水利工程一样能够修建起来,并且不会饿死一人累死一人,更不会打死一人。
   
   三、毛中国水利引发的灾难。
   1975年8月7日,淮河上游驻马店地区。
   连续四天的暴雨令淮河上游水库群蓄水猛涨,大型水库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告急。
   当时省、地两级政府都在召开抗洪紧急会议。驻马店地区的会议上无人提及板桥,因为人们认为板桥水库固若金汤。尽管省地领导一再接到板桥水库告急的警报,可在那个“报喜不报忧”不敢承担责任的年代,领导对不好的消息要么回避要么不相信。
   就在各级抗洪紧急会议召开的同时,8月7日21时,确山、泌阳两县已有7座小型水库垮坝,22时,中型水库竹沟水库垮坝。
   两个半小时後的8日晨0时30分,大型水库石漫滩水库漫坝,当越坝而出的洪水深达0.4米时,大坝溃决,下游田岗水库随之溃决。
   再半小时後的8日晨1时,板桥水库漫坝;当坝顶溢水深0.3米时,大坝溃决,6亿立方米的库水骤然倾下……
   溃坝时最大瞬间流量为7.9万秒立方米;溃坝洪水以每秒6米的速度冲向下游,形成一片水头高达5~9米,水流宽为12~15公里的毁灭性洪流。前後几小时之内,驻马店地区两座大型水库、两座中型水库、数十座小型水库及两个滞洪区相继垮坝溃决(水利专家王维洛称共52座水库)。人为蓄积的巨大势能猛然释放,在直立如壁的高大水头下,田园、村落、集镇在一瞬间化为乌有。全区主要河流全部溃堤漫溢,60亿立方米洪水如出笼之猛虎狂奔无阻……
   洪水排山倒海般向前推进,仅一小时便抵达45公里之外的遂平县城,占领县城之後,又翻越高耸的京广铁路路基,继续摧毁所遇到的一切障碍。驻马店地区4.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尽成泽国。
   京广铁路被洪水扭成了一条麻花?钢筋之躯如此,被洪流撞上的血肉之躯何存?
    8月9日8时,板桥水库垮坝二十七小时后,驻马店地委才发出特急电报向北京告急。在此之前是不可能对灾民组织任何有效救援的。反应如此迟钝在于那个高压恐怖年代“报喜不报忧”的思维定式,代价是大批本可活下来的人把生命过早交给了洪水。
   8月12日,板桥石漫滩水库群溃坝后第五天,中央慰问团抵达灾区视察,看到近200万灾民围困在水中,大部分人困在坝上、堤上、房上、筏上,还有6万人困在树上;缺少食物,吃光树叶后开始吃死畜;药物稀缺,最后有1百多万人患病,灾民成批死亡……
   洪水终於退去,但300万民众曾在半月之久的时间里等待拯救。无数的生命永远消失了,无数的家庭永远失散了。洪水退去的大地上到处可见人畜的尸体,烈日下的腐尸蒸腾起一层可怕的雾气。一位曾参与救灾的军人后来回忆,在漯河至信阳的公路两旁,他亲眼见到沿途所有大树的树枝都被黑压压的苍蝇压弯了。
   消息被严密封锁,二十八年过去后的今天仍然没有重建准确的事实。死亡数字众说纷纭:政府说是2.6万,经济学家张健雄说15万;而水利专家孙越崎等8位全国政协委员发表文章说是23万……
   按毛中国“报喜不报忧”千方百计隐瞒灾情的政治病态,23万应该是最接近真相的数字,尽管真实死亡数字也可能远在23万以上。
   我的故乡毗邻河南信阳地区,1975年正值童年时期,那年亲眼见证了从北方逃难来的大批灾民。全家老小挤在一个长板车里,由一个中年人吃力地拖动,靠挨村乞讨、拉琴唱曲和兜售编织彩色胶丝(童年时期女孩扎头发用的商品)小动物(虾子小鱼等)为生。我记得一只小虾价格一角五分,那些能买得起小虾的小同学令我羡慕不己。
   那样的“逃荒板车”散布在村头的沿河两岸,相隔不远就有一辆。
   逃荒灾民带来了北方大洪水的消息,从他们口中得知大部分人都淹死了?农民对灾情的描述难免夸大其辞,“大部分人都淹死了”显然与事实不符,但真实灾情应该格外悲惨。
   这是迄今为止人类世界最大的水库群垮坝事件?也是人为制造的最大洪水?死亡人数最多的“人祸洪水”
   淮河上游的地质不宜修建大型水库,尤其不宜修建大中型水库群。可在那个不讲科学不听真话“一句顶一万句”的“造神岁月”,谁敢对毛太阳的水利政策提出半点质疑呢?
   自五十年代到1980年,中国共溃坝2976座,年均100座。1963年洪水期间,仅海河就垮坝200余座。水库垮坝造成的财产损失和生命灾难真相一直被严密封锁,不能成为后世中国人的警诫和借鉴。
   毛中国水库的垮坝比例在古今中外可能无与伦比,造成的生命灾难也同样无与伦比。
   至于毛中国最大的水利杰作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弊大于利的事实已经举世皆知。
   在那个人类普享科技文明的岁月,如果中国没有毛太阳,尊重科学按自然规律施政,也许会修建出更多更好的水利工程,因此造成的生命灾难也应该比毛中国小得多。
   毛中国水利福兮祸兮?
   前人修建的水利工程造福今世不可否认,但因此付出的远超正常值的巨大代价一样不能矢口否认。如果政策科学务实,修建同样效能的水利工程付出的代价应该远比毛中国小得多。
   今天的中国人对公共工程腐败痛心疾首,高速公路是改革开放中国最大的公共工程。因为存在严重的工程腐败,每公里高速公路造价远远高于理论值。所以今天的国民对主持修建高速公路的官员不但不感恩戴德,相反还热切希望把腐败官员绳之以法。如果政府廉洁务实,花同样多纳税人的钱能够修建里程更多质量更过硬的高速公路,凭什么要对他们感恩戴德?难道经过若干年后,那些行驶在高整公路上的国民,就该忘记今天的工程腐败,忘记了远高于市值的工程造价,对主持修建高速公路的官员感恩戴德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