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传珩:薄熙来落马的深度透视——最该反思的是中南海主脑 ]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北京60年:河东又河西——从“政治挂帅”到“经济至上”
·牟传珩:中国教育灵魂的堕落——“两会”在即聚焦高校腐败
·牟传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揭秘谭作人政治冤狱
· 牟传珩: “两会”召开拉响民怨警报——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牟传珩:我有一条路——写在狱中思与诗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中国民众为何不信法制?——写给检察院高官的真实答案
·牟传珩:最烂春晚“亚克西”
·牟传珩:“两会”上的强军声浪 ——解放军报曲解“尊严论”
·牟傳珩 :「兩會」真假輿論對抗
·牟传珩:“非正常死亡”蔓延中国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牟传珩:阉割科学本质的“科学发展观”——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牟传珩:刺向公权力的剔骨刀 ——辽宁拆迁血案再启示
·牟传珩:温家宝三哭胡耀邦
·牟传珩:杨佳血案诠释温家宝“尊严论”
·牟传珩:反普世价值声浪又起——红墙大内精神再分裂
·牟传珩:太子党、共青派与《零八宪章》——中共“十八大”前价值观对决
·牟傳珩:中南海已陷入「維穩怪圈」─世博會一片風聲鶴唳
·牟传珩:上海灯火辉煌下的污垢
·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世博上访到校园血案
·牟传珩:司法刑讯逼供黑幕——“后李庄时代”律师大阉割
·牟传珩:烽火环围紫禁城——“收入分配改革”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模式”走到了尽头——中国工潮蔓延催生独立工会
·牟传珩:中南海“维稳”在破局——恶性事件天天都有新纪录
·牟传珩:在逆境中升华的燕鹏——用信赖与支持为你喝彩
·牟传珩:“七、一”到来风云突变——紫禁城里烽烟再起
·牟传珩:又一个“中国特色”的牺牲品——刘贤斌被捕案件再启示
·牟传珩:苏州群体事件向政府要说法——“乘凉式散步”维权新模式
·牟传珩: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困境——北京发展模式错在哪里?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 牟传珩:政治改革不能继续延误—— 政府尊重人权一刻不能懈怠
·牟传珩:城市“局外人”的尴尬境地——谁剥夺了农民工的文化权利
·牟传珩:谢韬老撒手人寰——留下“民主社会主义”冲击波
· 牟傳珩:温家宝「南巡」背後玄機
·牟传珩:破译共产文化分裂人性,控制精神魔咒——“党性”、“阶级性”、“被代表”与“被解放”批判
·牟传珩:李长春呼应薄熙来——重庆“唱红”文革主旋律
·牟传珩:胡锦涛温家宝对比阅读——两个“重要讲话”分歧在那里?
·牟传珩:镣铐哗啦中秋难——中国异见人士没有“团圆节”
·牟传珩:温家宝“政改”呐喊舆论冲击波
·牟傳珩:民怨擊鼓中南海——重慶刑訊逼供震驚中國
·牟传珩:中共给刘晓波获诺奖投了关键一票
·牟传珩:世界为中国异议人士喝彩——呼吁团结在诺贝尔和平奖的旗帜下
·牟传珩:刘晓波获诺奖令中国当局失措
·牟传珩:亮出旗帜:时不我待勇者胜——致温家宝总理的民间谏言书
·牟传珩:谁策划了拒绝政改“宣言书”?——党喉舌蓄意反击温家宝
·牟传珩:谁在抢夺舆论发球权——《人民日报》异声突起为哪般?
·牟传珩:薄熙來挑戰國家立法權威——重慶欲設「袭警罪
· 牟传珩:反“政改”声浪为何戛然而止
·牟传珩:阉割“自由思想”的杀手在哪里?——反思中国文化专制的苦难历程
· 牟传珩:寻找宪政共识的“刘晓波代价” ——诺奖为《零八宪章》群体塑雕揭幕
·牟传珩:中国制度内维权死路——公权力遭遇公民剔骨刀
·牟传珩:意识形态烟雾掩护下的权力世袭 —— “红二代”重庆聚首唱红中国
·牟传珩:诺奖折射北京立场的龌龊表达——人权日国内大规模侵犯人权
·牟传珩:应对中国特色的“合法性危机”——“普世民主”姓“宪政”
·牟傳珩:中南海「政改」泡沫破滅──「胡温新政」概念股無人再炒
·牟传珩:沉积成苔藓的囚徒故事——写在狱中的散文诗
·牟传珩:谁锁上了总理发声频道?——温家宝“两会”能否最后一搏
·牟传珩:失去正义阳光的国家——“全民弱势时代”呼唤公民社会
·牟传珩:中国特色一大怪:越反腐败越腐败——“美丽屁股”打败“绝对领导”
·牟传珩:《让子弹飞》冲击“主旋律”——恶搞“红色记忆”为谁献礼
·牟传珩:温家宝接见访民掌掴谁?——这样的“作秀”多多益善
·牟传珩:中南海舆论管控新动向——北京进入权力密室交易期
·牟传珩:世界“让茉莉花飞”——中国“央视”谎言还能维系多久
·牟传珩:我的《 “让茉莉花飞”》文章被封杀了!
·牟传珩:薄熙来“唱红”给谁听
· 牟传珩:在黑暗中寻找正义的阳光——迫害陈光诚召唤“茉莉花革命”
· 牟传珩: 正当性抗争伦理——“茉莉花革命”见证公民力量
· 牟传珩: “人大”代表缺席冲击波——中国特色“代议制”从内部纹裂
· 牟传珩:“茉莉花”香开中国两会 ——党报向代表委员传递政治暗喻
·牟传珩:温家宝答记者“最大危险在腐败”——“新四个坚持”叫板“五个不搞”
·牟传珩: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
·牟传珩:“中南海声音”被世界边缘化——北京踩国际联军脚后跟
·牟传珩:有道伐无道,善莫大焉——“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改善民生”面对军方压力——透视国防预算攀升背后
·“加强创新社会管理”的玄机
· 牟传珩:中国红色文化的绝唱——重庆卫视舆论叫春遭唾弃
·牟传珩:“枪杆子政权”兔死狐悲——“票箱民主”席卷全球
· 世界绽放“艾未未微笑”——“中国特色”不容“特立独行”
·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牟传珩:在“法律不是挡箭牌”的中国——“我爸是李刚”让法律“飞”
· 牟传珩: 我被“以言治罪”,两次重复起诉——公检法合伙制造政治冤狱
·牟传珩: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 ——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遭阻击
·牟传珩:国内食品安全失控——中南海执政能力见底
· 牟传珩: 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 中国特色的“自杀式袭击” ——“政权机器和炸弹赛跑”
·牟传珩:中央政法委政治亮剑——“公民社会陷阱论”炮制出台
·牟传珩: “唱红”背景下“公诉团”飞蛾扑火 ——中南海立场纹裂烽烟再起
·牟传珩:中共政治纪律出现大问题 ——“谣言”迭起的危险信号
·牟传珩 :薄熙来把红地毯铺向北京——中国“红”灾违逆世界潮流
·牟传珩:内蒙民众正当性抗议遭镇压 ——“六四”维稳模式是一盘死棋
·牟传珩:“唱红中国”的民间伴奏 ——“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
·牟传珩:“唱红中国”的民间伴奏 ——“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
·牟传珩:北京为什么朋友越来越少——也为中共建党90周年献礼
·牟传珩:中央纪委发文背后的玄机——中南海的三个发声频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传珩:薄熙来落马的深度透视——最该反思的是中南海主脑

   
    近日,薄熙来因重庆“打黑”干将王立军“闯入美馆”被免职,成为海内外舆论高度关注的爆炸性事件。眼下,中国“两会”刚刚闭幕,中共“十八大”权力大洗牌在即,令中外舆论悬念叠起。加之, 温家宝总理答中外记者问高调誓言“政改”,并借《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向重庆现任领导亮剑,给足了人们猜测中共高层争斗的动力与想象空间,以至于被媒体舆论普遍称之为“重庆事件是引爆中共政权分裂的前奏”。
   
    当下,不少社会看法认为,中共政治风向标开始纠左转向,甚至不乏舆论认为政治改革窗口有望打开。日前,台湾联合报就发表了作者李春《坚决去薄熙来 胡温确立反左路线》文章。该文写道:“胡温习领导阶层已经达成共识,在中共十八大前后,要采取一些改革的重要步骤,这不只是温家宝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经济体制改革,还要有政治体制改革的相应动作。”文章结尾说:“中共过往的改革无论经改政改,都要先行翦除反改革的势力,当然主要是左的势力。因而这次一旦下决心改革,势必要拿左的势力开刀。” 也有评论人士认为,薄熙来事件表明目前右派力量战胜了左派力量。
   


    左倾思潮的中南海背景
   
    在本文看来,上述舆论缺乏对当下中国基本政治生态的了解,还没有认清胡锦涛为代表的中共第四代领导集体,已经从上台初始提出“以人为本”,脚踏中道,左右调和,开始明显向左的政治形势。
   
    这些年来,不仅重庆,中央及各地媒体电视台的影视文化作品中,也都有大量歌颂毛泽东思想与红色暴力倾向。2009年,在中共建制60 年庆典游行中,曾出现了一个抬着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标准像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方阵,充分力证了左的思潮,一直是得到中南海意识形态主管部门支持的。
   
    正是在这种向左政治生态中,才会为重庆的毛左势力兴风作浪提供肥沃的土壤与红色的舞台。太子党左派势力代表薄熙来,也正是在胡党中央支撑的向左政治空间中,有效地利用红色政治资源和民粹主义,为抬升其权力地位标新立异。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是与中南海这些年来封杀反思文革、反右等敏感话题,大搞“红色记忆”和“核心价值观”灌输一脉相承,扯筋连骨的。这才导致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整肃律师,掀起一股波及全国的倒退逆流不能被有效叫停的原因。
   
    去年 4月23日,总理温家宝就曾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香港特区原全国人大代表吴康民时强调:内地的改革所遇到困难,主要是两股势力,一股是中国封建社会所残余的;另一种则是“文革”遗毒。但中南海当政者却面对党内外要求民主变革呼声的压力,宣示坚持“两个绝不”与“五个不搞”的主流保守意识,不断发出反普世价值的政治信息,明确与温家宝所代表的党内偏右声音拉开距离,开始将邓小平92年发出“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的南巡讲话,偷换为“警惕左,但主要是防右”。在这种背景下,温家宝尽管多次提及邓“不改革死路一条”名言,但也从不触及“主要是防左”的邓小平遗嘱。
   
    曾多次强调“要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的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今年全国“两会”,更强调要“理直气壮地”地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语气较以往更为强硬、僵化。由此可见,中国社会走向普世价值改革的真正的阻力,正在于中南海所坚持的红色意识形态,以及由这种意识形态滋养出的拒绝分权与制约的权贵利益集团。
   
    李源潮重庆讲话不同调
   
    至今为止,中共对社会高度关注的薄熙来究竟是什么问题,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定性或者介绍,内幕一直被封在黑箱里。不管海外舆论如何炒作,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对薄熙来被解职一事一直保持低调。这一事实表明,中共内部始终是以保持政治稳定为其共同捍卫的最高利益与原则的。尽管温家宝已明确表达了,“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的意见,但代表党中央前去重庆发表讲话的中组部长李源潮,却依然肯定了现任领导班子的工作成绩。这与温家宝的否定性表态并不同调。李源潮更为强调的是“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决定上来”的维稳方针。而接掌重庆大权的张德江,则只是重复胡锦涛的“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的老套路,丝毫也不提及温家宝刻意要求重庆“认真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问题。日前,解放军报又特别刊发:“党和国家有大事 敌对势力总兴风作浪”文章,声称“社会上噪音杂音明显增多”;强调,坚持用马克思主义占领部队思想文化阵地,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观点。
   
    由此可见,即使重庆左祸重创了中共“十八大”前要求的政治稳定,酿成如此灾难性的后果,中南海也没有任何领导人像当年邓小平那样明确强调防左、反左。日前,重庆“红歌角”突然被禁止活动与北京景山唱红公园加强戒备,都是旨在防范挺薄搞事的维稳举措而已。
   
    最该反思的是中南海主脑
   
    中共深知文革绝对不能翻案,但却从不放宽对反思中国左倾思潮的讨论。这些年来,中南海对崇毛向左势力一再纵容,但对自由化倾向始终严厉遏制,露头就打,致使毛左不仅在重庆,而且在全中国泛滥成灾。其实 温家宝提出“汲取文革历史的经验教训”,就是间接在主张非毛反左,启动摆脱文革遗毒的政治大反思。因为,只有这样的反思能在党内形成主流,并反思到位,才可能会引发更深层次的政治改革要求。因此在温家宝的意识里,反对“两股势力”,发起否定文革的反思,就是期望为政治改革破局。而反过看,如今的中共主流意识根本不想发起真正的政治改革,因此也就必然拒绝再触碰文革这个禁忌问题。
   
    今年2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宁要微词,不要危机》的评论文章,在国内引发巨大反响。文章说,“纵观世界一些大党大国的衰落,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只有修修补补的机巧,没有大刀阔斧的魄力,最终因改革停滞而走入死胡同。”2月24日,《人民日报》子报《环球时报》刊登题为《对改革的共识是什么,争议是什么》的社评。文章说,“必须改革”的判断“来源于过去30多年来改革带来的好处,也来自其它一些国家拒绝改革或改晚了导致‘革命’甚至国家解体的教训。”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曙光更进一步指出,未来5至10年恐怕是执政党“改革的最后一次机会”,它的潜台词就是再不大胆进行政治改革,执政党必死无疑。这些声音正是借助于当下中南海高层权力斗争撕裂的空间发出的,对胡锦涛时代政改懈怠,明显左转表达不满。
   
    因此,温家宝要求重庆“反思”的同时,也间接指向了中南海的主脑意识——至少胡锦涛的大脑里缺位的正是“防左”意识。
   
    “左势力”不会退出权力中心
   
    薄熙来因王立军“闯入美馆”被免职,并不标志着“左势力”就此会退出中国权力中心或社会舞台。红色文化在中国社会仍有以“阶级斗争”挑动和制造贫富对立的极大欺骗性。“毛左”在中国更有相当的历史渊源、权力基因与社会基础,还在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盘根错节。“左势力”与红色意识形态是联系在一起的。只要中共坚持以红色意识形态统治中国,“左势力”就很难遏制。薄熙来只是个果而不是因,一个果子被摘除,并不意味着整株果树的根系就会枯竭。否则温家宝也不会在答记者时一再做出“九死无悔”“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悲情宣誓,甚至担心文革重演。
   
    其实,温家宝从高调批评重庆现任领导起,就已经捅了中国红色权贵利益集团的马蜂窝,因而温家宝注定要陷入左派势力群起操弓引箭的险局之中。薄熙来最终的结局如何,不仅取决于王立军究竟爆出了什么猛料,更取决于中南海不同势力之间的相互斗争与平衡。当下,胡温尽管在对敢于挑战中央权威的薄熙来削权问题上取得了一致,但在是否进行防左“反思”,以及中国未来政改走向问题上,依然存在着明显的分歧。
   
    本文的结论是,胡锦涛主导的中南海,一定会按既定的路线走下去,只能“击鼓传炸弹”给下一代,不会因处理薄熙来而明确非毛否红立场。至于后胡锦涛时代,习近平能否有勇气、有能力扛起反左大棋,尚待进一步观察。
    ——《纵览中国》首发
(2012/03/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