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傳珩:體制內外齊呼要政改]
新文明论坛
· 牟传珩: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至今——“世界人权日”个案申诉
·牟傳珩:公務員「國考」暴熱背後─政府扭曲的價值信號
·牟传珩:“中国法槌”举高《零八宪章》大旗
·牟传珩:刘晓波很男人——转献我负枷而就的《男人之歌》
·牟传珩:重庆打黑“更大内幕没被揭露”——“律师造假门”再起悬念
·牟傳珩:二○○九年中國政壇謎局——紅牆大內鐘擺向左
·牟传珩:《新加坡宣言》争锋背后——中国会成为“新美国”吗?
·牟传珩:中国政坛两雄争锋前沿战——薄熙来、汪洋对比
·牟传珩: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牟传珩:为公权力枪口下的冤魂鸣笛——贵州省安顺市关岭枪杀案
·牟传珩: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
·牟传珩: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牟传珩:北京60年:河东又河西——从“政治挂帅”到“经济至上”
·牟传珩:中国教育灵魂的堕落——“两会”在即聚焦高校腐败
·牟传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揭秘谭作人政治冤狱
· 牟传珩: “两会”召开拉响民怨警报——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牟传珩:我有一条路——写在狱中思与诗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中国民众为何不信法制?——写给检察院高官的真实答案
·牟传珩:最烂春晚“亚克西”
·牟传珩:“两会”上的强军声浪 ——解放军报曲解“尊严论”
·牟傳珩 :「兩會」真假輿論對抗
·牟传珩:“非正常死亡”蔓延中国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牟传珩:阉割科学本质的“科学发展观”——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牟传珩:刺向公权力的剔骨刀 ——辽宁拆迁血案再启示
·牟传珩:温家宝三哭胡耀邦
·牟传珩:杨佳血案诠释温家宝“尊严论”
·牟传珩:反普世价值声浪又起——红墙大内精神再分裂
·牟传珩:太子党、共青派与《零八宪章》——中共“十八大”前价值观对决
·牟傳珩:中南海已陷入「維穩怪圈」─世博會一片風聲鶴唳
·牟传珩:上海灯火辉煌下的污垢
·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世博上访到校园血案
·牟传珩:司法刑讯逼供黑幕——“后李庄时代”律师大阉割
·牟传珩:烽火环围紫禁城——“收入分配改革”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模式”走到了尽头——中国工潮蔓延催生独立工会
·牟传珩:中南海“维稳”在破局——恶性事件天天都有新纪录
·牟传珩:在逆境中升华的燕鹏——用信赖与支持为你喝彩
·牟传珩:“七、一”到来风云突变——紫禁城里烽烟再起
·牟传珩:又一个“中国特色”的牺牲品——刘贤斌被捕案件再启示
·牟传珩:苏州群体事件向政府要说法——“乘凉式散步”维权新模式
·牟传珩: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困境——北京发展模式错在哪里?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 牟传珩:政治改革不能继续延误—— 政府尊重人权一刻不能懈怠
·牟传珩:城市“局外人”的尴尬境地——谁剥夺了农民工的文化权利
·牟传珩:谢韬老撒手人寰——留下“民主社会主义”冲击波
· 牟傳珩:温家宝「南巡」背後玄機
·牟传珩:破译共产文化分裂人性,控制精神魔咒——“党性”、“阶级性”、“被代表”与“被解放”批判
·牟传珩:李长春呼应薄熙来——重庆“唱红”文革主旋律
·牟传珩:胡锦涛温家宝对比阅读——两个“重要讲话”分歧在那里?
·牟传珩:镣铐哗啦中秋难——中国异见人士没有“团圆节”
·牟传珩:温家宝“政改”呐喊舆论冲击波
·牟傳珩:民怨擊鼓中南海——重慶刑訊逼供震驚中國
·牟传珩:中共给刘晓波获诺奖投了关键一票
·牟传珩:世界为中国异议人士喝彩——呼吁团结在诺贝尔和平奖的旗帜下
·牟传珩:刘晓波获诺奖令中国当局失措
·牟传珩:亮出旗帜:时不我待勇者胜——致温家宝总理的民间谏言书
·牟传珩:谁策划了拒绝政改“宣言书”?——党喉舌蓄意反击温家宝
·牟传珩:谁在抢夺舆论发球权——《人民日报》异声突起为哪般?
·牟传珩:薄熙來挑戰國家立法權威——重慶欲設「袭警罪
· 牟传珩:反“政改”声浪为何戛然而止
·牟传珩:阉割“自由思想”的杀手在哪里?——反思中国文化专制的苦难历程
· 牟传珩:寻找宪政共识的“刘晓波代价” ——诺奖为《零八宪章》群体塑雕揭幕
·牟传珩:中国制度内维权死路——公权力遭遇公民剔骨刀
·牟传珩:意识形态烟雾掩护下的权力世袭 —— “红二代”重庆聚首唱红中国
·牟传珩:诺奖折射北京立场的龌龊表达——人权日国内大规模侵犯人权
·牟传珩:应对中国特色的“合法性危机”——“普世民主”姓“宪政”
·牟傳珩:中南海「政改」泡沫破滅──「胡温新政」概念股無人再炒
·牟传珩:沉积成苔藓的囚徒故事——写在狱中的散文诗
·牟传珩:谁锁上了总理发声频道?——温家宝“两会”能否最后一搏
·牟传珩:失去正义阳光的国家——“全民弱势时代”呼唤公民社会
·牟传珩:中国特色一大怪:越反腐败越腐败——“美丽屁股”打败“绝对领导”
·牟传珩:《让子弹飞》冲击“主旋律”——恶搞“红色记忆”为谁献礼
·牟传珩:温家宝接见访民掌掴谁?——这样的“作秀”多多益善
·牟传珩:中南海舆论管控新动向——北京进入权力密室交易期
·牟传珩:世界“让茉莉花飞”——中国“央视”谎言还能维系多久
·牟传珩:我的《 “让茉莉花飞”》文章被封杀了!
·牟传珩:薄熙来“唱红”给谁听
· 牟传珩:在黑暗中寻找正义的阳光——迫害陈光诚召唤“茉莉花革命”
· 牟传珩: 正当性抗争伦理——“茉莉花革命”见证公民力量
· 牟传珩: “人大”代表缺席冲击波——中国特色“代议制”从内部纹裂
· 牟传珩:“茉莉花”香开中国两会 ——党报向代表委员传递政治暗喻
·牟传珩:温家宝答记者“最大危险在腐败”——“新四个坚持”叫板“五个不搞”
·牟传珩: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
·牟传珩:“中南海声音”被世界边缘化——北京踩国际联军脚后跟
·牟传珩:有道伐无道,善莫大焉——“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改善民生”面对军方压力——透视国防预算攀升背后
·“加强创新社会管理”的玄机
· 牟传珩:中国红色文化的绝唱——重庆卫视舆论叫春遭唾弃
·牟传珩:“枪杆子政权”兔死狐悲——“票箱民主”席卷全球
· 世界绽放“艾未未微笑”——“中国特色”不容“特立独行”
·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牟传珩:在“法律不是挡箭牌”的中国——“我爸是李刚”让法律“飞”
· 牟传珩: 我被“以言治罪”,两次重复起诉——公检法合伙制造政治冤狱
·牟传珩: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 ——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遭阻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傳珩:體制內外齊呼要政改

    来源:《動向》
   
      二○一二年是本屆全國人大、政協「兩會」的「收官年」。總理溫家寶一月三十一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全體會議,討論《政府工作報告(徵求意見稿)》再次強調,要「永不停頓推進改革」。
   
      政改強音媒體破天荒傳遞


   
      中共「十八大」,黨內思想交鋒,權力博弈,利益紛爭,詭秘多變。眼下又突發了媒體踢爆的「王立軍事件」,薄熙來政治命運成焦點,更拉開了中南海權力交接驚險而刺激的情節序幕。
   
      當此之時,全國人大、政協相繼開鑼。每年「兩會」,官方都事先強調政治紀律,只談民生,禁言「政改」,已成慣例。二○一○年全國「兩會」前,《羊城晚報》和《京華時報》等媒體都報道過,不少地方官員對赴北京參加「兩會」的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施加政治壓力,限制他們會期的發言自由。今年「兩會」前,官方媒體卻突然引爆了「改革」議題,不少體制內外的專家學者都異乎尋常地借此話題在媒體推波助瀾,向阻撓改革勢力發起凌厲的攻勢。
   
      近日,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接受媒體訪談時有的放矢地說,「有些人反對民主,但他不會直接反對,而是拐彎抹角,比如說要法治不要民主,或者說要協商不要選舉,還說民主會亂套,現在我們還不到要民主的時候等等,這都是找藉口反對民主。」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報》二月二十三日發表的一篇題為《寧要微詞,不要危機》的評論文章在國內引發巨大反響。文章說,「縱觀世界一些大黨大國的衰落,一個根本原因就是只有修修補補的機巧,沒有大刀闊斧的魄力,最終因改革停滯而走入死胡同。」二月二十四日,《人民日報》子報《環球時報》刊登題為《對改革的共識是什麼,爭議是什麼》的社評。文章說,「必須改革」的判斷「來源於過去三十多年來改革帶來的好處,也來自其他一些國家拒絕改革或改晚了導致『革命』甚至國家解體的教訓。」同一日,中共的香港喉舌《文匯報》也刊文《「兩會」前夕官媒傳遞改革強音》稱,全國「兩會」召開在即,中國步入迎接中共十八大的重要時區。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從中央高層到學界民間,改革的呼聲再次響起。中國改革似乎又到了「亮劍」的關鍵時刻。以皇甫平名世的周瑞金接受記者訪問時言,「改革已經到了猛擊一掌的時刻」。
   
      「改革的最後一次機會」
   
      日前,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張曙光更進一步指出,未來五至十年恐怕是執政黨「改革的最後一次機會」,它的潛台詞就是再不大膽進行政治改革,執政黨必死無疑。近期「體制內改良派」老報人杜導正對「美國之音」也作出了類似的表述:「我和我周圍一批朋友的看法是,習近平新班子上台以後,我們國家的全面的體制改革,也就是鄧小平同志啟動的十一屆三中全會路線的這一套綱領,這一套實踐,絕不可能後退。後退是死路一條。」而《人民日報》二○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最新發出深圳宣傳部長撰文紀念鄧小平南方談話發表二十周年的文章,文中同樣強調,「鄧小平同志講堅持改革開放不動搖,不改革開放只有死路一條。」這些均是借助於當下中南海高層權力鬥爭撕裂的空間發出的聲音──有的是在為中共第五代黨魁粉墨登場、化妝亮相鳴鑼開道;有的卻是對胡錦濤時代近年來改革倒退、明顯左轉表達不滿。
   
      第三次意識形態大交鋒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中國官方意識形態已先後經歷了三次關鍵性的改革價值觀的重大理論交鋒:第一次發生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思想解放的「破冰之爭」,即有關「兩個凡是」與「實踐是檢驗真理唯一標準」的交鋒;第二次發生在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二年的有關改革開放的「性質之爭」,即有關「姓資姓社」的交鋒;第三次是近年來有關政治改革的「方向之爭」,即有關「中國特色」與「普世價值」的交鋒。前兩次交鋒已經過去,第三次交鋒尚待破局。
   
      在江澤民時代,中共至少表面上並未大張旗鼓地批判西方民主制度和強調「兩個絕不」與「五個不搞」。然而,胡錦濤掌權後的黨中央,很快自我否定了其大吊輿論胃口的所謂「胡溫新政」,逐年向左滑翔。特別是到了去年,中共竟將「確保黨的執政權力」上升為「國家核心利益」的內涵。
   
      二○一○年中共十七屆五中全會前夕,倡導普世價值的總理溫家寶多次高調談政改。二○一○年九月四日劉雲山控制的《光明日報》火藥味極濃地發出要問清政改「由誰統治」的文章大唱反調。而胡錦濤九月六日在中國深圳經濟特區建立三十周年慶祝大會上的講話,強調政治改革必需「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道路」。接著中央級媒體聯合推出堅持「特色」,刻意「劃清」不同民主等反對普世價值的輿論宣傳。中共五中全會閉幕的第二天,《人民日報》急忙在頭版及五版刊登了早就密謀策劃好的一篇題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制度優勢與基本特徵──劃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同西方資本主義民主的界限》的文章。從十月十八日到十一月二日,《人民日報》又連發了五篇署名鄭青原的文章,堅決否認「政治體制改革滯後論」,向社會高調傳達中南海主流聲音與溫家寶所代表的黨內偏右價值觀進行切割的信息。這種聲音發展到今天,已經開始將鄧小平九二年發出「主要是防左」的南巡講話,偷換為「主要是防右」,導致胡錦濤時代的改革信譽聲名狼藉。
   
      輿論天秤將作出答案
   
      正是在這種中南海左轉的大背景下,才能為重慶的「唱紅打黑」提供土壤與舞台;也正是在這一背景下,才加劇了今年「兩會」前高層權力裂痕,給黨內尋求改革的力量撐開了發力空間。與此同時,「王立軍事件」在官方媒體上一再被封殺;左派代表薄熙來一再高調出鏡,又顯示了黨內派系、路線紛爭依然複雜多變。當此之時,國家需要的已不僅僅是改革口號,而是改革行動。如果體制內發出的改革聲音不能有效突破利益集團的重重阻撓,及時地轉化為全國「兩會」後的改革動力與現實政策,而僅僅是官方媒體又一次炒作對新黨魁集團的改革幻想,那麼飽經「胡溫新政」泡沫破滅的輿論天秤,會讓習近平與中共「十八大」後的政治信譽輸得更慘──民眾對此更加難以忍耐!
(2012/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