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傳珩:烏坎村代表選舉變質]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傳珩:烏坎村代表選舉變質

    來源:香港《爭鳴》
      
    備受海內外普遍看好的廣東陸豐烏坎村代表選舉剛剛結束,中國官方媒體便稱「在經歷諸多曲折之後,烏坎村迎來以秘密投票箱、無記名投票等自創新的選舉方式,也開啟了中國農村村民自主選舉的新篇章。」網上不少輿論也給廣東烏坎村民選舉添了道道光環。這場被視為當局讓步的所謂村民民主選舉,吸引了中國大陸不少組織和個人觀選,包括龍光村、崎砂村、白泥村、古圍及上圍等附近村鎮都有村民親臨現場。但是,村代表選舉現場警方嚴陣以待,草木皆兵,也引發了一些網民的批評和嘲諷。 (博讯 boxun.com)
   
   


      首創大陸「政治特區」?
   
    去年歲末,廣東陸豐烏坎這個擁有一萬三千人的鄉村,村民因為自己的土地被非法徵用發起聲勢浩大的正當性抗爭農民自治運動。村民經多次集體上訪無果,便團結一致趕走村裡的黨領導及村幹部,並經民主選舉,自行組成「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和「婦女代表聯合會」管理村裡事務。烏坎人在完全自治的情況下,首創了秩序井然的中國大陸「政治特區」。記得,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烏坎村所屬的陸豐,曾建立過中國第一個縣級「蘇維埃政權」,今天卻開始了一個歷史性的輪迴,發生了驅逐中共基層組織,成為一個沒有「黨領導」的真正民主自治特區,使之具有了「權力民授」的政治倫理合法性。
   
      烏坎人在「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的帶領下,曾有四千多村民參加遊行抗議,迅速被世界範圍內的媒體曝光,卻一度被官方說成是「有境外勢力推波助瀾」,「別有用心」,導致多名參與維權的村民被警方抓捕。其中薛錦波在當地公安派出所異常死亡,再次引發大規模村民抗議行動。為此,當局試圖出動軍警包圍村莊,有意鎮壓。
   
      省工作組重建黨組織領導選舉
   
      二○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共中紀委委員、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按省委指示,緊急帶領工作組以「談判」方式暫緩衝突,阻止事態擴大,初步答應烏坎臨時理事會提出的三項要求:一、交還薛錦波遺體;二、要求安排五家國際著名傳媒機構代表,親驗薛錦波遺體;三、承認臨時理事會村代表的合法地位。官方同時宣佈,涉嫌貪腐和倒賣村民土地的烏坎村原支部書記和村委會主任等正在接受調查。
   
      隨後,廣東省工作組進駐該村,領導陸豐烏坎村二○一二年一月十五日通過黨員大會,推舉林祖鑾擔任村黨總支書記。廣東省政府工作組代表對林祖鑾實施懷柔政策,予以積極評價。林祖鑾當選後表示:「在黨的領導下,一定可以搞好選舉。」事後,不少社會輿論對此過於樂觀,表示烏坎村目前的局面是「雙贏」的結果,可成為中國民主政治進程中的模式。
   
      武警監管下的「一人一票」
   
      今年二月十二日,烏坎一人一票選舉村代表,較之以前的假選舉雖有歷史性的進步,但還不能稱之為真正的民主選舉。因為,這個還不屬基層政權的村民代表選舉,不僅要以黨的領導為前提,竟還是在大批武警嚴陣戒備和村口消防車警戒下進行的。這與二月一日的村選委會成員選舉比較,當局明顯加強了監控,一大早就派出武警嚴守會場出入口,同時還派人拍攝協助選舉工作的村民義工,官方派來的工作人員也有所增加。除官方媒體外,其他媒體都不准進入會場採訪,結果引起村民憤怒。去年因帶領烏坎村村民維權抗爭而被拘押的村民代表之一洪銳潮,二月十一日在投票結束之後對美國之音表示,投票時有很多媒體到現場採訪,政府不允許他們靠近選民,經過村民的抗爭之後,媒體才獲准接近選民並採訪。北京新啟蒙研究所公民參與立法研究中心負責人熊偉,二月十一日也在他的推特上對烏坎村民選舉有這樣的描述,「今天在烏坎選舉會場,親眼見識了烏坎人的抗爭精神。今天的村民代表選舉會場完全由政府佈置,設有專門的媒體採訪區,不准媒體到投票箱處採訪,但陸豐電視台可以,引起媒體眾怒。」
   
      曾帶領烏坎村進行土地維權,後被當地警方抓捕致死的薛錦波之女,高票當選後表示,她依然看到官方干預的現象:「在中國現在是有很多人以烏坎模式為典範進行維權,我只能說烏坎的影響是有一些,說到改變的話,還是不能確定,現在我所看到的有些政府人員還是想要控制烏坎的事情,還是有阻力。」去年曾被拘押的村民代表之一洪銳潮也表示,「今天的投票現場都很良好,不過就是政府的壓力還是比較大的。」
   
      村民兩項要求未兌現
   
      據悉,此次選舉的部分工作人員並不是烏坎村的村民,而是來自鎮和市裡的工作人員。原本,此次選舉最大的訴求應是村民擁有「自主召集會議」的權力,卻遭到權力意志的否定,導致真正的村民自治願望無法實現。烏坎村村民代表推選產生後,官方要求必須在烏坎村黨總支的同意下,才能和村民選舉委員會召開村民代表會議。此外,黨組織領導下的村民重新選舉,事實上也已經否定了原先臨時理事會村代表的合法性。在烏坎村民主選舉的熱烈場面過後,人們仍在拭目以待當局如何處置薛錦波遺體的問題。現在只交還遺體,不允許媒體參與見證死因勘驗,這種民主很快就會徹底霉變。至今為止,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答應烏坎臨時理事會提出的三項要求,有兩條沒有兌現。
   
      沒有黨的領導才有真正民主
   
      人類有史以來,追問與證明政治統治正當性的意義,正是在於形成評價權力是否得到被統治者認可和接受的政治倫理。「公民同意」是奠定治權來源政治正當性的唯一基石,而絕不是由誰領導。
   
      民主向來都是爭取來的,而不是領導出來的。一黨領導之下不會產生真正的民主選舉。世界上還沒任何拒絕自由競選、權力制衡的國家,可以由一黨一派獨家包攬、領導下實現真正民主選舉模式的。由此可以肯定,發生在廣東烏坎的黨領導加武警把持下的村民代表選舉,事實上已經改變了原來經民主選舉、自行組成「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和「婦女代表聯合會」管理村事務的性質。
   
      其實,中國特色「核心價值」與普世價值的根本對立就在於:普世價值從不承認民主制度的贏得要靠政治領袖與政治利益集團領導;而中國特色「核心價值」一直都在向人民灌輸「沒有黨的領導就沒有民主」的現代政治迷信。當今中國的政治變革,需要的不是自我授權代表全體國民共同利益的「一元化領導」,而是社會各階層、全體民眾,順應世界現代化潮流,在各種利益關係的博弈、對治、平衡中共同參與:在沒有任何個人與集團包辦與領導的環境下,真正體現民意的自由選擇。對此,中國大陸彼岸的台灣已有相當豐富的經驗,堪稱大陸民主選舉效法的楷模。
   
      本文的結論是:沒有黨的領導,才有真正民主。
(2012/03/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