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拈花时评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⑤参见珏石:〈周恩来与抗战初期的长江局〉,载《中共党史研究》,1988 年第2 期。
   ⑥《周恩来年谱》,页393。
   ⑦参见珏石:〈周恩来与抗战初期的长江局〉,载《中共党史研究》,1988 年第2 期。
   ⑧《毛泽东传(1893—1949)》,页507。
   @@@
   
   91
   放弃自己的立场,仍坚持认为在国共两党之间存在看「谁吸引谁」的问题。①
   十二月政治局会议上所发生的一切,证实了毛泽东早些日子对党内形势的预测:随
   着王明返国,将有一批政治局委员重新聚合在王明的周围。为了应付这种局面,毛泽东
   实际上早已有所准备,从12 月上旬就对自己在统一战线方面的立场作了局部调整。1937
   年12 月6 日,即在王明到达延安后的第八天,毛泽东就与周恩来、彭德怀,联名致电
   八路军总部,要求坚决执行统一战线方针,加强部队的统战教育。在这份电文中,毛尤
   其强调八路军应与阎锡山及地方行政机构多方沟通,避免发生摩擦,指示八路军停止自
   行征粮、征布,所需物品改为「向政府借拨」。②尽管毛泽东在统一战线问题上的强硬
   态度已有所软化,但仍未能减缓王明等在会议上对自己的进攻。
   在十二月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暂时处于下风,王明虽然获得普遍响应,但王明获
   得的成果也仅此而已。毛泽东、王明一时势均力敌,谁也不具特别优势。会议宣布改组
   中央书记处,决定不设总书记一职,由书记处实行集体领导,事实上形成了毛泽东、王
   明分享中共最高权力的格局。
   十二月政治局会议公布了有十六人组成的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名单。他们分别是:
   毛泽东、王明、张闻天、周恩来、博古、朱德、张国焘、王稼祥、任弼时、彭德怀、项
   英、刘少奇、康生、陈云、邓发、凯丰。③
   据张国焘回忆,这份名单是得到斯大林批准,由王明在会议上宣布的。由于王明「事
   先没和任何人商量」就拿出名单,毛泽东「似感不安」。但是毛对这份名单并未表示反
   对意见,其原因可能是这份新名单与原有政治局成员的构成基本一致,王明并没有将新
   人塞入这份名单。在新公布的政治局委员中,绝大多数都是六届四中全会和五中全会产
   生的政治局委员,关向应原为六届五中全会的政治局候补委员,此次未进入政治局。彭
   德怀、张浩于1936 年1 月进入政治局,但是不久就不再通知张浩参加政治局会议。张
   浩以共产国际代表身分,动员张国焘北上的使命完成后,他的政治局委员一职也就停止
   了。在王明拿出这份名单宣布后,毛泽东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他要试探一下王明。毛
   在会上「极力推崇王明为中共中央领袖,……力主将王明名字列入第一名」。王明则竭
   力表明,他提这份名单决无「夺帅印」的意思。④经这番试探,毛泽东已知王明确无取
   而代之的意思,也就不再坚持了。
   对于毛泽东而言,十二月政治局会议是不愉快的,但在不愉快中,也有一两件令人
   快慰之事,这就是会议决定终止党中央「负总责」之人的设置,剥夺了张闻天实际担任
   的总书记一职,⑤并把周恩来逐出了中央书记处。①
   ①中共迄今仍未公布毛在1937 年12 月政治局会议上讲话的全文。毛泽东在这次会议上发言的少量片断散见于近年出版的某些官方权
   威论着中,如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1893-1949)》。此处资料来源于马齐彬(前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抗战初期的王明
   投降主义路线错误〉,载《党史资料丛刊》,1981 年第1 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 年);《毛泽东传(1893—1949)》,页508。
   ②参见〈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致朱德、任弼时、邓小平等电〉(1937 年12 月6 日),载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36
   一1938),第11 册,页400-401。
   ③参见王建英编:《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汇编——领导机构沿革和成员名录》(北京:红旗出版社,1983 年),页296。
   ④参见张国焘:《我的回忆》,第3 册,页424-25。
   ⑤张闻天于1938 年4 月12 日在《新华日报》上发表声明,说明自己从1937 年12 月后即不再担任中共中央总负责人之职。这个声明
   实际上是由王明起草,以张闻天的名义在武汉发表的,此亦说明王明回国后张闻天政治地位已下降。然而在以后清算王明在武汉「闹独立
   性」时,却没有就此事特别指责王明,盖因剥夺张闻天「总负责」的名义亦符合毛泽东的心愿。
   @@@
   
   92
   自三十年代中期始,中央书记处长期承担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功能,1934 年1 月
   六届五中全会成立的中央书记处由博古、周恩来、张闻天、项英四人组成,是党的最高
   权力机构,由博古在书记处负总责。遵义会议改组了中央书记处,毛泽东、王稼祥进入
   书记处,项英因留在江西,事实上停止了书记的职权,新的书记处有张闻天、毛泽东、
   周恩来、博古、王稼祥五位成员,由张闻天担任党的总负责人,即实际上的总书记一职。
   这种人事安排一直持续到1937 年12 月政治局会议的召开。
   十二月政治局会议决定不设党的总负责人,张闻天由总书记变为书记之一,地位明
   显下降,在毛泽东暂时处于守势时,毛宁愿此位空缺。会议还免去了周恩来长期担任的
   中央书记处书记一职。新成立的书记处由毛泽东、王明、张闻天、陈云、康生组成。从
   苏联返国的王明等三人,在书记处占了五分之三的比重,从表面上看,王明似乎占了上
   风。原中央书记博古、王稼祥也被免去了书记的职务。
   周恩来离开中央书记处标志着周在党的核心层中的影响已明显减弱。不知是王明的
   政治敏感较差,还是他想和过去的路线撇清关系,王明眼看看周恩来、博古、王稼祥这
   三位过去路线的代表人物离开书记处竟毫无反应。周恩来地位的下降显然符合毛泽东的
   心意,毛反感周恩来向王明靠拢,而无援周之意,毛将乐意看到周恩来与王明的关系出
   现裂缝。
   十二月政治局会议对张闻天的打击十分沉重。张闻天本来就对王明返国抱有警惕,
   担心王明将取代自己成为党的总书记,如今不设总书记一职,使王明、张闻天皆有所失。
   目前王明的地位上升,张闻天对王明的不满也急剧加深,毛泽东将坐山观虎斗,看彼等
   四分五裂。互相内讧,从这个意义上说,十二月政治局会议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十二月政治局会议达成的毛泽东、王明共治的局面,还体现在会议决定成立的中共
   七大准备委员会等有关人事安排上。该委员会共有二十五人,除了十六名政治局委员,
   还包括了数名党的元老和重要的军政干部,由毛泽东担任委员会主席,王明担任书记。
   在准备委员会之下,另成立由书记处五名书记组成的秘书处,周恩来、博古、项英等皆
   被排除在外。②
   毛泽东在十二月政治局会议上遭到遵义会议以来最大的挫折,毛泽东的权威受到王
   明等的沉重打击,政治局几乎一致支持王明的主张,使王明在党的核心层中的影响急剧
   扩大。毛泽东将被迫与王明进行合作,形成了对毛极不情愿的毛、王体制。在这种体制
   内,毛泽东暂时不占优势,而王明的地位则相对稳固。
   在毛泽东暂时处下风的时刻,毛对自己的前途并没有任何的悲观。毛牢牢掌握着军
   队和与莫斯科的电讯来往。毛清楚知道,王明得势的原因是他的莫斯科代言人角色,以
   及周恩来等对王明的支持。毛相信,将王明与周恩来等结合在一起的只是政见上的一致
   ①有关周恩来在1937 年12 月政治局会议上被免除中央书记处书记一职事,可从政治局在1937 年12 月13 日通过的准备召集党的第七
   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中得到证实。该决议宣布,成立由二十五人组成的中共七大准备委员会,周恩来虽被列名在内,但是在准备委员会
   下设立的组织秘书处成员只有中央书记处的五名书记,周被排除在外。参见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36—1938),第11 册,
   页406-407。
   ②参见〈中央政治局关于准备召集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1937 年12 月13 日通过),载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
   (1936——1938),第11 册,页405、406。
   @@@
   
   93
   而非宗派上的结合,因此,一旦形势转变,周恩来等将会改变看法,转而支持自己的主
   张,彭德怀等也会迅速转变过来,周与王明的结合也就会随之结束。此次会议决定王明
   将率代表团前往武汉与蒋介石会谈,并成立中共中央长江局,此项决定也有利于毛泽东。
   王明远离延安,也就避免了在延安出现「二主并立」、分庭抗礼的尴尬局面。对于张闻
   天等人,毛泽东更有充分的信心,毛断定张闻天因利害关系绝不会与王明「重结二度梅」,
   毛且作好准备,等看看他们互相火并。至于王明,则有很多理由为十二月政治局会议的
   结果而高兴。首先,他的报告被与会者一致接受,政治局的同事们都对他表示了热诚的
   欢迎;其二,政治局对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称赞代表团「在
   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新的政策的确定与发展上给了中央以极大的帮助」,①中共中央
   表彰了代表团,也就是对王明本人的表彰;其三,王明的地位在会议上得到确定,成为
   党的第二号人物,由于自己显示了政治领袖的水平并具有雄厚的国际背景,争得了在政
   治上「帮助」毛泽东的资格,跟随自己从莫斯科返国的康生等也都成了书记处成员;其
   四,会议决定成立以王明为首的中共代表团与国民党谈判,这将使王明成为国内活跃的
   领袖人物。
   在胜利的喜悦中,王明没有看见笼罩在他头上的乌云正慢慢聚集,在十二月政治局
   会议上,由于王明不能保证争得苏联军援,对他不满的气氛已经悄悄出现。
   早在江西时期,中共就迫切希望从苏联获得军援,但苏联一向口惠而实不至,令中
   共军政领导人大为失望。1933 年,中共听信了共产国际军事代表团顾问弗雷德(驻上
   海)和李德的许诺,在瑞金花费大量人力修建了机场,准备迎接苏联军用飞机的降落,
   结果是望断秋水,空欢喜一场。②1936 年8 月25 日,陕北局势危急,红军财政、粮食
   已达最后极限,毛与张闻天、周恩来、博古联名,急电王明,希望王明向苏方请求给红
   军提供飞机、大炮, ③以实现红军占领甘肃西部、宁夏、绥远一带的计划,此项求援也
   因各种条件的制约,最后也未能落实。所有这些都削弱了王明在中共核心层中的地位。
   抗战爆发后,苏联对国民党政府开始了大规模的军事援助,但恪于「中苏互不侵犯
   条约」的限制,对中共基本没有提供军火方面的援助。令中共领袖们普遍反感的是,当
   源源不断的苏联军火沿阿拉木图——迪化(乌鲁木齐)——兰州公路,向重庆运去的时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