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我比你还要脏]
石三生
·平民需要顾晓军(二)
·言论不自由也是腐败
·诺贝尔和平奖需要顾晓军
·郭文贵纳降表与黑老大获赔偿
·郭文贵飞扬跋扈 刘彦平委曲求全
·郭文贵引而不发 刘彦平此地无银
·《巡视利剑》难学 支持中纪委不易
·持续验证中共反腐败“零容忍”的真伪
·顾晓军与马克思
·联合国也腐败,特朗普应支持顾晓军
·川普联合国首秀,令人肃然起敬
·郭文贵信口雌黄 共青团斯文扫地
·看不懂的腐败之郭文贵与曲龙案
·给反腐败泼点冷水
·郭文贵大骂大帮忙?
·郭文贵大骂大帮忙之二
·中共是否需要讲诚信?
·中共带头违宪 百姓有苦难言
·黄河、反腐败及其他
·鲁炜有点委屈
·鲁炜不倒,虐童案难发酵
·鲁炜倒了,周小平与杨恒均开撕
·为共产党人杨恒均辩护
·报告川普:周小平造谣说美国也“虐童”
·周小平或是“虐童”事件谣言的始作俑者
·“虐童”事件谣言中,两高认怂
·中共治国,政府作孽易百姓伸冤难
·新时代杂谈之国家博物馆的黑名单
·新时代杂谈之反腐败的潜规则
·新时代杂谈之六月的质疑与反炒
·新时代杂谈之言论越来越不自由
·端午时节话屈原
·新时代之新、旧社会乱弹琴
·顾晓军与老领导及航母
·崔永元与郭文贵
·崔永元爆料---折射出中共视法律为草芥
·顾晓军与茅于轼及航母与自由
·顾晓军与茅于轼及航母与自由之二
·崔永元爆料与镇江老兵维权
·胡锡进与镇江老兵维权
·崔永元、镇江老兵、祖国及其他
·崔永元与范冰冰
·崔永元与方舟子
·崔永元与罗大佑及柴静
·崔永元与马元
·时代的先驱---顾晓军先生与他的反对派理论
·海航抱佛脚暴露的是党思想之匮乏
·脑控与泼墨门
·王丹与高智晟及人权
·王丹与高智晟已成中国进步的绊脚石
·默克尔与刘霞
·刘刚大师再梦呓 刘霞难成昂山素季
·默克尔与王全璋及脑残的维权
·刘刚与董瑶琼
·崔永元与董瑶琼
·“老人帮”与崔说立波秀
·“老人帮”与“老领导”
·崔永元与韩寒
·马克思老矣 特朗普生猛
·凤姐与周立波及董瑶琼
·许志永又在给诺贝尔和平奖评委喂药
·中纪委太入戏:天网恢恢,又疏又漏
·新时代假摔演过头 董瑶琼难充政治犯
·毛遂自荐魏京生斗士奖
·疫苗案又起,刘强东要发水倒灌龙王庙?
·魏京生的维权与刘刚的棋艺
·疫苗制假,是党的过,也是刘强东的过
·“公正第一”或能解中共当前的困局
·顾晓军与王沪宁
·顾晓军与刘刚
·顾晓军与习近平及特朗普
·董瑶琼与岳昕及北大与佳士
·“大脑革命”与新时代的愚民戏
·顾晓军为百姓代言 许章润替权贵担忧
·顾晓军与中共讲理 孙文广陪中共演戏
·顾晓军的“自洽”与习近平的“自信”
·没有终结的中国网络第一间谍战--顾晓军与杨恒均之争
·为腐败们曾经的开明叹息
·向中共推荐顾晓军先生和他的“大脑革命”
·再谈顾晓军的趋势论与杨恒均的国师梦
·范冰冰被抓与崔永元无关与马元有关
·向中南海御用智囊团推荐顾晓军
·诺贝尔奖需要顾晓军
·顾晓军与胡鞍钢及贸易战
·顾晓军与王沪宁及贸易战
·三谈顾晓军的趋势论与杨恒均的国师梦
·中共需要顾晓军
·为央视、为“朱军性侵”助助威
·美国总统特朗普是顾晓军的知音?
·顾晓军与茅于轼及贸易战
·孙立平张冠李戴 班农故意扭曲
·致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的一封信
·天灾人祸与中美贸易战
·岳昕与周小平及龙应台
·中美贸易战继续 “一国两政”或成真
·向中共推荐顾晓军指导贸易战
·请教陆东先生:中共的劣根是否与“汉族性格”有关?
·王沪宁的门生博士邱家军真的会叛党吗?
·特朗普总统的叹息
·特朗普会退出联合国吗?
·刘强东与朱军及性侵与贸易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比你还要脏

   我比你还要脏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前按:凤凰网和博客日报均未通知就连续删除了《当代五君子》和《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这是为什么?】
   

   读到顾晓军先生隐没一日,即创作出来的最新小说《裸跳》时,就想起了卢梭在忏悔录的开篇所说:万能的上帝啊,请你把众生都叫到我面前,让他们听听我的忏悔,让他们为我的种种堕落而叹息,让他们为我的种种恶行而羞愧。看看有谁敢说“我比这个人更好!”’。
   
   《裸跳》延续了顾氏小说最经典的将大众词汇具化为人物符号的风格。歪拐与班花,一男一女,丑陋与美丽的各自极端:班花一直都灿烂美丽;歪拐小儿麻痹后腿拐脸歪。如此精神面貌错乱的两个人,除非有非可抗力发生,他们之间或许永远都不会发生任何故事。直到那一跳发生后。。。
   
   读《裸跳》,让自己想起北京两个相隔半个多世纪的姓沈的女人:一个是两会之前才跳楼的育英中学的沈禾;一个是解放前制造了轰动中外学潮的沈崇(百度百科)。沈禾裸跳,死的不明不白、无缘无故,甚至连个刑事案件都算不上;沈崇被奸,奸的激起全国公愤、群情激昂,以致演变成政治事件,军事法庭都不得不对“强奸犯”皮尔逊作出有罪判决。
   
   沈禾裸跳,好像也见到当日很多媒体发出了质疑,好像也有很多网民表达了自己的愤慨。可当人们面对警方次日就作出的非刑事案件结论时。你还能说什么呢?
   
   好像也有一些弱弱的声音在质疑:有没有像对沈崇一样,做一下私处的鉴定?
   
   以今日之科学,当然不会再像六十多年一样,只能对沈崇做一个“他们的检查发现了她的私处有若干轻伤,表明她过去没有多少、或可能从未有过性经验,但那些轻伤和割伤也可能是合奸引起的。”有没有被啥副校长强奸或合奸,只需做一个医学上最微末的鉴定,就可以堵住众生非议的嘴。可惜这样举手之劳的事情,已经注定了是不会有人去做。
   
   也好像有人说,那么高级的一所学校,不是到处都有摄像头吗?为什么不直接公布一下事发时的录像呢?
   
   是啊,录像呢?
   
   如果不出意外,那录像肯定会在沈禾将要脱衣之时,就羞涩地闭上了眼睛。机器智能化的标志,不就是将学会像人类一样思考、像人类一样非礼勿视吗?
   
   顾晓军先生的《裸跳》是荒谬的,荒谬地将完全不可能交集的大美与极丑硬生生撮合在了一起。在《裸跳》中,除了班花未有只言片语的空洞而苍白的美丽。整篇小说可以说是集人性丑陋之大成:歪拐是丑陋的,从外表到内心,充满着龌龊,即便可以说那只是青春的懵懂;歪拐的爹是丑陋的,日日浸淫在用无数的绿帽子换来的革命小酒与菜肴;歪拐的娘是丑陋的,无论她有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或为歪拐求学、为了歪拐的爹酗酒所迫;副校长是丑陋的,可叹那样一个披着人皮的畜牲竟然偏偏要代言政治课,偏偏要满口仁义道德。
   
   
   《裸跳》是成功的,作者只用了区区两千字,大千世界便跃然于纸上,其对读者心灵产生的震撼,毫不逊色于雨果先生几十万字的《巴黎圣母院》。如果说雨果先生的笔下,描绘的是人世的爱、欲、情、仇。即使那卑鄙的副主教大人,亦叫人有可恨处、可怜时。那么在顾晓军先生的笔下,爱与恨仿佛已经超然于世外,作品中只剩下了人类最原始的欲望:歪拐的娘不顾邻里的指戳,坦然地以自己的“舞技”换回支撑一个家的必须。副校长只是贪婪于班花的美色,竟敢在区区一节课间操的空隙兽性大发,把了一个学校圣地当了青楼,把了那金枝玉叶的班花当了窑姐。
   
   读罢顾晓军先生的《裸跳》,再次搜须那早已风平浪静的育英中学裸跳案,竟然看到一篇自称是“北京市育英中学高二一班全体同学”发的帖子。你可以不相信警察、不相信学校当局。可你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沈禾的全班同学呢?一个连自己的父母都感到奇怪的裸跳事件,别人除了奇怪,还有什么值得想入非非的呢?
   
   这篇育英中学的帖子,又让自己想起曾经三言两语就让一位老先生删除了文章的故事。那老先生有一个很优秀的儿子,从幼儿园到北大,一直都担任各个阶段的班长。好像也是在高中做班长时,有一个同学不小心打坏了教室的黑板。班主任把全班同学都查了个底朝天也没有结果。问班长,班长来个宁死不屈、拒不交代是谁干的后。一怒之下,来了个罚偏择众,最后全班同学掏钱买了一块新黑板。老先生把这样的一个故事写出来,本来是要卖弄自己的儿子不但学习优秀,人品更出众。石三生却认为老先生是当局者迷,他那儿子如此行为不但 不是美德,简直是缺德。那班长为了自己的私德让班里那些没有犯错的学生跟着他一起受到了不应有的惩罚。老先生看后仿佛恍然大悟,随即删掉了自己的文章。
   
   那篇以育英中学全体同学的名义发布的帖子,是否也存有以某些人的私德裹挟大众的因素呢?即使未必真有阴谋,只是以几人就冒充全班同学的名义,就很让人不能不有所疑惑了。不是说:课间操时间,所有人都到操场上去了吗?那些到了操场上的沈禾的同学们,又是怎样看到教室里发生的是是非非呢?不曾看到,却又要说那三个同学看到的都是真的!这难道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诚信问题吗?
   
   据有些史料说,那沈崇是D 的地下工作者,沈崇事件是色诱米国鬼子犯罪。对此,石三生表示怀疑。但一个妙龄女子,为何要在一个兵荒马乱的年月,在晚上八点多钟以后还要独自一人去看电影呢?沈崇不说,恐怕也没有人会想得明白了。反正,自己读顾晓军先生的《裸跳》,想到了沈崇,也想到了沈禾。唯感遗憾的,却不过是那沈崇事件更像一个意外。而沈禾同学的裸跳,才真的应该算是一场政治事件了。沈崇意外,能借此赶跑了美国鬼子;沈禾裸跳,却只是以不慎坠楼就匆匆了结。同是北京、同是姓沈的女人,前后只差了六十余年,其谬差了可只千万里?
   
   看不懂如今的世事。也不清楚顾先生的《裸跳》有啥寓意?只觉得歪拐他爹比卢梭说的更干脆、更震撼人心:我比你还要脏!
   
   或许,那原本美丽的沈禾,她绝不会像班花一样有一个歪拐的同学,也绝不会有一对比“我脏”还要脏的爹娘吧?
(2012/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