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石三生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到顾晓军先生的《激流勇退,隐没入都市尘埃之中》一文后,决定先停下写了半篇的《给艾未未的债主们普及一点常识和法律》。自己虽然一直都没肯明文皈依顾氏门下,正所谓君子但求志同,非为谋和。对顾先生之人品、文采其实是向往的很久了。平常时节,调侃一下先生也就罢了。当他宣布要暂避红尘,隐入灰尘之中时,自己还发表这样的文,倒好像有些要替他老人家教育门户的嫌疑了。尽管自己一向并不在乎别人的非议。
   

   对顾先生的认识,或许不能说是从博客中国他老人家拉起民评官这杆大旗开始,虽然在网络上的确是如此。说与顾先生不像初识,原因是在翻看他散落在网络上的一些旧日小说时,似曾相识。
   
   先生正红的八十年代,也很可能是自己一生中最博览群书的时代。八二年,当自己终于无奈何地放弃了那张州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选择了每月还有八块钱补助、毕业肯定会成为国家干部的中专时,实际上也就选择了对所谓的学业放弃了兴趣。农业机械化,想想让自己这个农村爬出来的孩子很冲动;一看到那由院校下马变成中专的校园满目的荒凉时又让自己很失望。财务会计,更只是一种类似于铁匠、木匠的技能而已。当然了,同学们都很优秀,想出头也难不是?每当想起那些同学们,就让自己很汗颜。全国第一次注册会计师考试就有十多人入榜。够优秀吧?她们忙学习,我就忙看书。就这样一直看到毕业,毕业了也还看、一直看到九零年调动,并开始自己第一次真正双向的恋爱。。。说这样的一个自己最博读的年代,居然没有读过正红的顾晓军的作品,也实在是说不过去不是?
   
   但即便是读过,依照自己的习惯,还是会全然不记得那文的名与作者的。这也就是自己只能说与顾先生似曾相识的原因。
   
   此番,顾先生忽然又宣布要撇开时评、思想等杂项,潜心创作他异乎于古今中外任何文学题材的小说。于他自己,固然是可喜之事。一则,党很可能因为先生的妥协,而成全他一番老来的“富贵”。二则,诺奖既然已经抛出了橄榄枝,自然就要拿出一些可供世界人民阅读的文字。时评、理论等只好因国因民而异,只有小说是无国界、可以跨越了民族与时空。三则,正所谓走兽尽,良弓藏。那些逼逼吊吊的伪民主、大五毛们的窗户纸,一经先生点破,再糊起来也只好徒惹非目盲们的痴笑。大家各退半步,尚能留一些做人的体面。这或许就是顾先生要极力表白自己只退出时评、最新闻、理论、思想等领域的缘故吧?
   
   对顾先生此番退出,自己是很依依不舍的。民评官尽管只剩自己一杆孤旗在招摇,到底是还常依赖着先生的疯言快语做风向飘。就如那网友所言:顾晓军三个字是石三生文章的魂儿。他这么一退,自己焉能不感到失落?
   
   然这天下是没有不散的宴席的。再好的舞台,也没有落不下的帷幕。但愿顾先生此次津门未见其影,先半学范蠡功成能有一个好的未来。
   
   苍天无眼。诺奖的评委们或许能真的能灵犀到石三生那篇致德国之声的Email也说不定呢。有好事之徒,当不会忘记某那封信的魔力:
   
   杨恒均绊倒了,艾未未站起来了。
   
   李天天绊倒了,韩寒绊倒了。顾晓军会站起来吗?
   
   天不知,地不知。只有诺奖的评委们还在等通知。。。
(2012/03/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