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解读时事之看天下谁主苍生]
石三生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读时事之看天下谁主苍生

   解读时事之看天下谁主苍生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历史上,有两个皇帝让人尤为感到痛心,一是汉惠帝二是清光绪皇帝。二人之不幸,虽前后相差千年,历史却是那么惊人地相似:他们都有一个精于权谋的太上皇母亲。
   

   汉惠帝朝,发生了一个遗臭万年的典故,这便是诞生最毒女人心的“人彘”的由来。“人彘”有多残暴?无须世人去分解,只自己的儿子都要说这不是人干的事儿了。至于近代史上的维新皇帝从龙庭一跌就跌到了囹圄、暴毙其中,泱泱中华也从此步入列强入室、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万劫不复之中。又怎能用一个痛心就能分说的了呢?
   
   尧舜以降,在有文字记载的中国历史中,一人之上的太上皇制之恶,虽不尽如汉、清的这两位倒霉皇帝,其中滋味,恐怕也只有那些个孤家寡人能知道了。当权利穷奢极欲时,只有你想不到、万万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事情。
   
   当然,这前朝事,是是非非、善恶人鬼皆已化为了灰烬。今人也只好枉自嗟呀一番罢了。
   
   好了,闲言碎语之后,言归歪传、继续石三生的时事评说。
   
   一点儿小事故,昨日的新闻联播没看到。不得不放弃了自己早睡的好习惯,强睁睡眼挨到十点看晚间新闻。闻中一扫前日的残疾人大汇展,除多一木子李,其他便都是传言中的那些人们的副手了。看不懂,就又学习人民、新华网。一篇是周帅主持全国政法会议,言要如何如何;一篇是《3300多名政法委书记将进京集中培训》。还是看不懂,只看明白了中央政府做事,也如自己一般不着调:喜欢灵机一动、随心所欲也。
   
   但,尘埃未定,想必那大势真的是已去、你方唱罢我又登场了。
   
   与妻闲聊:她只关心为夫与政府的争讼何时了?夫也茫然。心想:若依照前朝祖制,新官上任三把火,打贪除恶善众生,前任作恶,少不得后继摆平。可如今是和谐社会,胡总政令是否能真的飞过中南海的高墙、让人间处处春暖花开。除了望眼欲穿,好像真的是不能多想、也不敢抱多少的指望了。但又前日看到顾晓军先生说:平反冤假错案将从重庆开始。既然党借此重庆事件,欲将全国的政法委书记都好好培训一下。即便山东没有唱红打黑,那政法委及辖下公检法也会有所收敛,真正依法为民做一点儿人事了吧?想到此,便回答妻说:应该快了,他们哪怕只是要做做样子,也会赶紧处理一些冤案、积案的。
   
   希望虽然如此。又想到重庆那因一坨屎被劳教的方竹笋的亲友还在不断地跟自己的文后喊冤,又觉得很茫然了。人民这玩意儿原本就是个虚词,芸芸众生,那些大人物们那里会知道每一个体生计之艰难呢?只北京,访民、怨民就数以万计,一个个过问下来,还不得等到猴年马月?
   
   想起老子的小国寡民,还真他爷爷的有些道理。洪迈老先生就考证过,在今河南地域,就有个叫做“薛”的国家,居然延续了七百多年。难道只是因为那薛国皇帝因国小就必事事亲躬的缘故吗?以今日中国之大,何时才能有一套好的制度,让胡、温们的政令能落实到实处,不再只是些画饼一样的漂亮话儿呢?顾晓军先生说:有反对党、反对派,唐福珍们就没必要自焚。这道理想必中央政府也懂,可他们会动心吗?谁都知道共产主义好!知道党的方针政策好!可都黄粱美梦一般,何时能实现呢?人生都只有百年,为何要给我们都许一个万年以后的愿呢?
   
   望望外边的天,有些阴,风还是呼呼刮个不停。日日岁岁,中国大地已经悠悠度过了千万年。云聚雨来、风起云散,何天地总是会有花好月圆时,只人间就不能枯木逢春?
   
   果然那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社会为真。就让我们每个人从关心自己做起,每个人都来向往民主、监督批评政府开始吧!
(2012/03/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