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特务手段管控社会 薄熙来害人终害己]
石三生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务手段管控社会 薄熙来害人终害己

   特务手段管控社会 薄熙来害人终害己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到顾晓军先生的最新闻《王立军是监听狂 掌握薄熙来大量录音》时,与其说是感慨,倒不如说哀叹更切。叹这世间很多道理,连一个凡人都懂得,唯独大官人们常常将自己蒙在鼓里。
   

   关于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自伊始到现在,石三生大约写了十来篇文。其中有一篇对薄熙来主政时连重庆的文化主管部门都配备了监控人们歌咏的报警装置很不以为然,以为薄书记依靠监控来提升人们道德水平的做法不是一般的荒唐。但,当时还未想过薄书记既然连这么点儿民俗都要监控,是否对更严重的事情也会以此类推?看了顾先生的文,已经是一目了然。文化部门都有权利监控,公器在握的王立军大人监听自己的老板也就不在话下了。王立军有没有籍此手段在打黑中黑打,就更只有天晓得。
   
   王立军的监听权力,不用说就是薄书记授予的,是法律以外的恩赐。好笑薄书记当年既然与老子爹划清界限,又怎么敢相信当今官场,还有士为知己者死的神话呢?你让王立军有特权去违法胡为,他又怎么会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也前程不保呢?在一个已经没有了任何信物可以约束彼此的时代,最保险的备份恐怕也只有文档、录音了吧?
   
   别说深通权谋的王立军大人了。就连石三生自己都对监听门清的很,只可惜自己是个凡人,手中莫说是宝剑了,连个砍刀都算不上,钝的削污泥都一塌糊涂。自从第一次发现主审法官罔顾事实、有意偏袒被告,就学会了给/狗/日/的录音。还把他那句可以载入中国司法史的名言“我也知道那是假的,可是我们合议庭商量了就是要这么判”送给院长听、送给高院听、送给最高院听。不但要说给官人门听,还要嚷嚷的满世界都知道。
   
   顾晓军先生说王立军是监听狂。老东西是不知道啊,监听真的是会上瘾的。自打第一次为官家备份音频资料,现在只要一接电话,那大拇指就自然而然地对准了录音键。不但自己监听有瘾。自从公开了这一行径,很多不得不打电话给自己的法官们说些题外话的时候,都要怀疑自己是否在录音?更可笑的,是自己的眼镜偶然损坏,正是穷困时节,就换了副很便宜、又大框的,搞得那个检察官都要凑上前看看是不是暗藏着摄像头了。
   
   但,石三生是明白自己的“监听”不管有多狂,都是合法的。因为自己只监听自己与官家的通讯。百姓录公权力的讲话,于理无碍、于法有据,自己既然跟官家没有私情,官家所谈当然就只能是公事。公事是不应该有所忌讳、见不得人的。
   
   当今社会,又岂止是王立军们的疯狂监听?薄熙来书记自食恶果的时候,想必那“韩寒团队”也会为自己任意监控别人的电脑、阻挡别人发文以至于让自己原形毕露感到懊恼了吧?石三生那个“三十年一万五千多天”本来只是讽刺挖苦。你把我的浏览器数据抹去也就罢了,为何还要篡改百度百科“少年”一词呢?这不明摆着不打自招了吗?你说你们如果不监控、不黑人家博客,连网友们都会误以为石三生是扑风捉影、空穴来风不是?
   
   这是一个多么荒谬的时代啊!监听、监控、监视等等一些本来是特务们才会用的手段、是只有北朝鲜那样的国家、是我们改革开放前才会有的手段,居然都纷纷登堂入室。不但薄熙来、王立军们好此不疲,终受其害。就连我们的一些最高领导人们都赫然以为这是什么创新的社会管理手段,是稳定压倒一切的有利保障了。世人都知道大明王朝最终毁于吴三桂手中,照石三生的看法:明王朝坏就坏在了锦衣卫身上。明王朝之恶,当首推其创设的对内的特务机构。古今中外,所有的特务,都只有忠心,不可能有是非概念。当今政府用一些特务的手段治理国家,结果是越治越乱、越想稳越不稳,根源难道不就是因为没有是非只求和谐的缘故吗?崇祯也算个有为有想法的皇帝了,竟然猜忌到连袁大将军都杀掉。这样混帐的皇帝,除了锦衣卫肯狐假虎威,谁还愿意以死效忠呢?
   
   国人动辄喜欢说啥啥啥是双刃剑,伤人须防伤了自己。可不知为何原因,咱们的官老爷们好像总是痴迷于权力的至高无上,每每宝剑握在自己的手里时,就只晓得这剑能伤人、根本无法害己了。自毛泽东以降,无视宪法的结果,除了数以千万级的黎民涂炭,又有多少达官贵人折戟沉沙?或在高墙囹圄中终了残生,或落得个死的无名无姓的下场。党国自瑞金起家已近百年,可叹这样的“天理”至今还在轮回当中。
   
   更好笑如今这网络社会的创新管理手段,那些掌握封杀、禁言大权的人们居然连个旧时的强盗都不如,人家强盗还知道剪径时高喊一声: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我们这些官爷的兵马除了封杀、捣黑,是一句人话都不敢说了。不是说有理走遍天下的吗?只会暗中作祟的人,还真的是有理了不成?
   
   究竟什么时候?我们这个已经位居世界第二了的大国才会明白人家尧舜们五千年前就明白的道理。一个特务手段猖獗的社会能是一个法治社会吗?
   
   隐私治国之下,必将举国皆是受害人。
(2012/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