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独往独来
·巴山老狼的博客: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古林风的博客:川普日记: 中国体制成功但只适合自己
·勿忘董瑶琼 设法营救董瑶琼 延续泼墨事件的后续影响
· hare的博客:习近平为什么不敢来联大?
·伊万卡这一举动 预示着美国从中国撤侨
·曹长青:为什么左派演出杯葛大法官的丑剧
·溪谷闲人:贸易战,中国敲竹杠,美国必还击。
·彭斯副总统有关美国政府中国政策讲话全文翻译
·国际刑警主席孟宏伟北京失踪 孟妻向法国报案遭到威胁
·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老度的博客:卡瓦诺胜出的意义-从历史框架看英美的法治
·习近平家族6亿港元房产曝光,栗战书女儿一掷千金买亿元豪宅
·老度的博客:卡瓦诺胜出的意义-从历史框架看英美的法治
·令人震撼的中朝关系内幕,悲剧啊!狗咬狗,肥狗怕瘦狗,强狗怕恶狗。
·与中共摊牌:要么宪政改革,要么退出历史舞台
·质量欠佳 俄海军拒用中国发动机,厉害了,山赛国!
·毛泽东时代几位文工团女团员的特殊地位
·胡锡进实拍新疆教育营:毛骨悚然
·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旧文新看)
·贾舟子博客:历史上美国曾七次帮助中国度过难关
·Vito的博客:黑人支持川普,创造 Blexit 一词鼓励退出民主党(ZT)
·奇文《政审你大爷》正在疯传 官方删不净
·董狐:中美制度谁优谁劣,对中国美国社会矛盾和社会稳定性的对比和分析,
·董狐:喜贱评的19个伟大
·朱忠康:《中国百姓为什么这么穷》
·朱忠康:《中国百姓为什么这么穷》之十(续完)
·高新:习近平感恩毛主席被《炎黄春秋》打脸
·徐文立:特朗普和習近平到底有什麼特殊的私人關係?
·华邮踢爆美国权威智库布鲁金斯收了钱为华为好话说尽
·溪谷闲人的博客:热闹,保释会转为监控设备研讨会
·鲍廷格(博明)——特朗普身边的“中国通”
·王江松:11月8日国宝笔录记--一次国宝笔录的过程
·彭小明:中共专制集团的流氓手段——人质外交
·老度的博客:从处理中兴和华为的不同方式看中美冲突升级
·溪穀閑人的博客:瘋狂叫囂霸5G,中國原來在放屁
·关风祥:点 评 任 正 非
·韩秀女士:【漫归家路,美国孤女逃离红色中国】
·毕汝谐: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回国惊闻:摄像头背后的初心
·纪录片《蚕食美国》中文解说词全文(一)
·朱忠康:中共图穷匕见 台湾迎来机遇
·曹长青:巴西的川普,像样的总统!
·自由亚洲:习近平在南开大学拐弯抹角要名誉博士?
·刘晓东:当下的中美谈判及其他问题
·朱忠康:世界两大玩主的斗法谁能赢
·朱忠康编辑:被捕的王尾晶和猛完舟命运大不同
·夏小强康振宇:中美贸易战打出了中朝关系原形
·刘劭夫:百年沧桑话南浔
·朱忠康:八件事证明现在的中国人什么都不信了
·张首晟的真实身份与死亡之谜
·任迺俊:毛泽东时代猪狗们的幸福生活
·青朴山:仇恨流行是愚蠢的底层相残,还是精明的集体错误?
·董狐:警察与小偷,特朗普与习近平王岐山,谁怕谁?
·川普总统2019国情咨文全文(中英文)
·陷害川普的阴谋家不打自招了!刑事诉讼马上启动…
·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竟在美国
·奥巴马是怎样一步步把美国毁坏的!川普又是怎样修补的?
·李锐女儿李南央说父亲
·柴静:这三个美国小女孩 告诉你中国教育还差多远!
·陳漢中:有一句话:富人的生活,穷人无法想象。
·江泽民到底有多淫乱 两私生子身世揭秘
·史无前例的美国制宪
·颜昌海:默认
·月之故香:历史如此不堪入目:我们却依然活在欺骗中!
·嘲讽中共花瓶会议的两篇文章
·美国报告: 中共迫害人权“无以复加”
·“中国制造”魂已死 魄已散!
·毛泽东死4亿人的战争叫嚣首次曝光
·中国大陆“大饥荒”60周年 民间吁还原历史真相
·文|狮子之桑提阿果:川普已无可阻挡
·黄花岗的博客:何清涟.通俄门成了哑炮,民主党祸不单行
·华国锋才是毛泽东的长子,杨开慧不满
·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许章润:保卫“改革开放” 捍卫“1978”
·蒋经国:牺牲享受、享受牺牲
·李锐谈政治体制改革
·江泽民到底有多淫乱;腐败官场性交易比猪圈还脏
·这些被丑化的名人事迹鲜为人知
·王亚军:重读满清末年所有涉外战争都应该叫做毁约战争
·中国依赖美国最根本的不是经济和贸易 而是发展的原创动力
·强权对决陷阱 中美愈堕愈深
·曾伯炎:惨受株连的右派妻儿们
·Alex Wang:针对华为5G的独到分析
·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对立统一规律)的科学依据和结构类型
·美国重新确认台湾关系法承诺案;香港反《逃犯例》
·丑陋的老三届;北大俞敏洪在笑声掌声中一篇演讲
·美国全面出击,贸易战与六四挂钩
·忆六四:中共迟早会倒;大饥荒时她到中南海高呼打倒毛泽东
·老度的博客:在贸易战下中国政局的走向
·张洞生旧文:习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全军:川普团队出牌招招厉害,最厉害的招数还没出
·六四期间大陆疯传的奇文: 全国最大的小学生该下课了
·法广网:香港反送中出人意料的胜利 背后的重大启示
·全世界都在看他笑话 有人劝习:再不回头万事休
·川习会两个谜团解开 最大输家前途堪忧
·山蛟龙的博客:川习会兲朝赢了什么?
·蕭銘專訪史帕丁將軍:川普政府最終會和中共翻臉, 市場不會恐慌
·百餘美國專家聯名呼籲特朗普堅持對抗中國的路線
·陈晓农;说得难听点就是一群土匪地痞
·董狐:谈谈美国川普与中共习近平的世纪决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钱学森欠道歉
   
   钱学森,对前来探望他的温家宝总理说,「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
   
   提出的问题真是太大。大到让温总理立刻约见了6位大学校长和教育专家,提出钱老的问题。几位校长的回答是:老师不行……不是大学出问题,是基础教育出毛病了……。

   
   各大学校长的回答显然没有点出症结所在。实际上,正是钱学森本人,在五十年代时被极权所摆布的的一些作为,就足以回答这问题。
   
   钱学森1958年分别在《人民日报》和《知识就是力量》上撰文,以科学论证的方式,宣称粮食亩产几万斤是完全可能的。另外,网上又有网民贴出钱氏在1958年6月16日《中国青年报》上的文章,论证一亩地可以生产160万斤蔬菜。
   
   钱氏当年的文章,「科学」地论证了毛泽东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在哄抬、谎报、浮夸风吹刮下,导致三年大饥荒,饿死三千多万人。李锐在《反思大跃进》中,记述毛泽东说,他是「看了大科学家钱学森的文章,才相信亩产万斤的。」
   
   钱学森逝后,他的这些旧账被网民翻出来,许多人认为钱应为大跃进灾害负一部分责任。然而,笔者想到的,是钱刚回国几年,在那种革命热气腾腾,政治热情铺天盖地的氛围下,写出并非他本行(他绝非农业专家)的「科学」文章,实际上是一个科学家被极权政治所摆布的作为。他可能是奉命,可能是领会最高领导的意向,可能身不由己,总之他是在那种政治环境下失去了自我的独立思考,以致插手到他不了解的知识领域。
   
   专权政治之下,人会失去自我,因为个体在这样的政治制度下是没有价值的。人民,在掌权者眼中,只是一堆数字。
   
   内地网民有人认为钱学森应为1958年那几篇也许害死许多人的文章道歉,但真正应该道歉的是掌权者,是执政党。如果做出了这么多的残民祸事,一句道歉都没有,只能说这是一个缺乏包容、扼杀自由精神的国土。中国现在老讲「科学发展观」,却不知道科学精神之一是有错必纠。没有这种精神只能产生出技术人才,又怎能培养出真正杰出人才呢?
   
   钱学森确实欠一声道歉
   
   钱学森走了,大陆举国哀悼,应在意中。但有一位国防大学原副校长王文荣题词称:「人们应当学习钱学森实事求是、谦虚谨慎的精神。」却不无可议之处。
   
   高产卫星匪夷所思
   
   五十一年前的大跃进,正是这位一九五六年大陆首届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得者,连篇累牍地在《人民日报》和《知识就是力量》杂志上撰文,言之凿凿地宣称:粮食亩产几万斤是完全可能的。
   
   一九五八年六月十二日,《人民日报》以〈卫星农业社发出第二颗卫星〉为题,报道位于河南省遂平县的该社实现小麦亩产三千八百二十一斤。而「放卫星」这个高产专用词也随之不胫而走。
   
   半个世纪后的○九年三月间,发出这篇报道的新华社记者方徨接受媒体的采访,她回忆表示,当时在基层应该说没有人会相信这个数字,但是绝大多数人选择了保持沉默。
   
   这颗小麦高产卫星实在匪夷所思,悠悠之口虽可捂住,民众心中的疑团却无法排解。正当此时,钱学森出场了。
   
   为亩产万斤作论证
   
   放出「卫星」后第四天,时任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所长的钱学森,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粮食亩产会有多少?〉一文,作了如下的论证:
   
   「现在我们来算一算:把每年射到一亩土地上的太阳光能的百分之三十作为植物可以利用的部份,而植物利用太阳光能的百分之三十把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和水份制造成养料,其中五分一算是可吃的粮食,那么稻麦亩产量就不是现在的两三千斤,而是二千多斤的二十多倍!这并不是空谈。」
   
   钱学森紧接着又撰写了〈农业中的力学问题──亩产万斤不是问题〉一文,刊于《知识就是力量》杂志上,从专业角度进行了更细致的计算:
   
   「我们算了一下,一年中落在一亩地上的阳光,一共折合约九十四万斤碳水化合物……自然,高等植物叶子利用太阳光的效率不可能是百分之百,估计最高也不过是六分一,这就是说,单位面积物质的年产量大约是十五万六千斤。但是植物生长中所积累的物质,只有一部份粮食,像稻、麦这一类作物的谷粒重量,约占重量的一半,所以照这样算来,单位面积的粮食的年产量应该是七万八千斤。这是说全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晴天。如果因为阴天而损失百分之二十五,那么粮食的亩产量应该是五万八千五百斤。这是说,作物要在全年都生长,如果仅在暖季才长,也许要再打一个三分二的折扣,那么平均亩产量是三万九千斤了。」
   
   他背离了科学精神
   
   钱氏真不愧为全球顶级科学家之一,上述计算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无懈可击。
   
   不言而喻,钱学森的论文反响强烈,有了如此详尽而科学的「论证」,各地的农作物卫星相继上天,水稻最高亩产达十一万斤。不幸的是,「人哄地皮,地哄肚皮」,由于粮短缺,一九五九年起广大乡村爆发大面积饥荒,至一九六一年三年间饿殍载道,死者不下三千七百万人。其间甚至出现了「人相食」,令刘少奇为之忧心忡忡。
   
   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期间,毛与周小舟、李锐等人于七月十一日夜谈时说,「敢想敢干,八大二次会议是高峯,还有钱学森文章,捷报不断传来,当然乱想起来。」笔者认为此乃毛推诿卸膊的遁词。让钱学森承担大跃进或放卫星的历史责任显然不妥。但他在此事上面背离了实事求是,理应道歉。
   
   有论者称,钱氏「度过了一个壮丽而伟大的人生,他所欠的,或许只剩下这一个道歉他所欠的,或许只剩下这一个道歉」。诚哉斯言!(他应当为饿死的三千多万同胞道歉!)
   
   随风倒的郭沫若
   
   1976年,毛泽东逝世,随后,“四人帮”被捕,兴奋和愤怒交织中的人们无不欢天喜地。郭沫若于10月21日在《解放军报》发表《水调歌头·大快人心事》:
   
   “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还有精生白骨,自比则天武后,铁帚扫而光,篡党夺权者,一枕梦黄粱。野心大,阴谋毒,诡计狂,真是罪该万死,迫害红太阳!接班人是俊杰,遗志继承果断,功绩何辉煌。拥护华主席,拥护党中央。”
   
   仅仅在五个月前的5月20日,同一个郭沫若写下同为《水调歌头》的《四海(通知)》:“四海《通知》遍,文革卷风云。阶级斗争纲举,打倒刘和林,十载春风化雨,喜见山花烂漫,莺梭织锦勤。茁茁新苗壮,天下凯歌声。走资派,奋螳臂,邓小平,妄图倒退,奈‘翻案不得人心’,三项为纲批透,复辟罪行怒讨,动地走雷霆。主席挥巨手,团结大进军。”作为中国最高学术机构的掌门人,郭沫若满口意识形态的陈词滥调只能说明内心的空洞和信念的虚无。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郭沫若现象。表面上看,政治上需要什么,我就能做出什么样的诗词,提供什么样的文艺作品或者修改公认的理论阐述,证实权力话语的真理性,至于知识分子的学术道德、人格良心则彻底虚无化。
   
   郭沫若可以在面对两个完全相反的现实时以同样分贝欢呼。对郭沫若而言,立场是随机的。从更宏观的角度看,从1949年到1977年28年时间里,郭沫若写了新诗和旧体诗共一千多首,出版13本诗集。在反右之后三年饥荒之前的1958年、1959年是其诗情喷涌的年份。1958年,郭沫若出版《百花集》、《百花齐放》,1959年出版《长春集》、《潮集》、《骆驼集》,一共5本,占28年出版全部诗集的近百分之四十。从诗集的名字看,大都属于嗓音高亢的浓情赞歌。事实上,郭沫若对当时的敏感事件无一例外都做出了积极的反应:为了保卫世界和平,他写诗;为了朝鲜战争,他写诗;为了大跃进的伟大成就,他写诗;为了大炼钢铁的举世壮举,他写诗;为了接班人的不朽形象,他写诗;为了接班人的自我爆炸,他写诗。在每个需要他发出声音的时刻发出恰如其分的声音。在他的笔下,灾难一抹而光,历史的荒诞被视为奇迹。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是,在历次运动中,他无不激情澎湃地参与,仿佛知识天生就是用来邀宠,用来表演的。
   
   郭沫若现象的本质是以内在的沦陷来保证外在的周全,对世界供给照单全收的要害在于彻底丧失了人的主体性。无法猜测要经过怎样的灵魂煎熬,一个曾将知识作为毕生追求的人才能把权力确立的价值作为唯一的向度,将权力的奖赏作为知识的最高荣誉。即使两个儿子在权力造就的“文革”中惨遭不测之后,他依然在临终遗言中这样写道:毛主席的思想比天高,比海深,照毛主席的思想去做,就会很少犯错误。
   
   写下这些文字的间隙,我看到报纸上写着一个作家沾沾自喜提及他有四套话语系统应对我们生存着的世界:学术的、官场的、商场的和江湖的。面对不同的对象,他恰到好处地找到相对应的话语与之周旋,报纸对此亦持欣喜的态度。这仅仅是他的策略,不是我们的策略吗?他的洋洋自得的神情不是我们共有的神情吗?我想,在历史上,人类的知识和尊严有过遭受重创的年代,但大概从来没有过像这样把失败当作胜利,把红肿溃烂当作鲜花乳酪的时代,从没有把掌声与喝彩献给犬儒之辈的恬不知耻的时代,而这却是郭沫若们的生存背景。一种强大的令人窒息的力量,使郭沫若没有负罪感地成为郭沫若。
   
   
   
   郭沫若从善如流 冯锡刚
   
   1976年毛泽东逝世,《诗刊》向郭沫若约稿。郭很快让秘书将七律二首《毛主席永在》送编辑部。编辑见“其一”首句为“伟哉领袖比爷亲”,遂直言相告,此首不宜用,并说明原委:郭老比毛主席还大一岁,似乎不太适合。要是黄帅这样写,当然可以。秘书虽面有难色,还是将“其一”带回去了。《诗刊》遂将“其二”单独发表。稍后,《人民文学》刊出“其一”,然首句已改为“伟哉领袖万民亲”。据说《诗刊》编辑对大家郭沫若从善如流颇为感慨。然更值得感慨的是个人崇拜的荼毒一至于此。好在这位编辑还保持着常人的清醒,否则径直将这句出自耄耋老者的“比爷亲”发表出来,蒙羞的不仅是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和中国文联主席的学界与文坛泰斗。
   
   
   
   誓死不屈的马寅初
   
   错批一人中国误增三亿人
   
   马寅初是位奇人,马年马月马日马时出世,还姓马。从事的还是当时在世界上都是新兴学科的经济学。他资格够老,他也极为热血,他的特殊地位连蒋介石也不敢轻动,只把他软禁,六十大寿时周恩来还送来了“桃李增华坐帐无鹤,琴书作伴支床有龟”的贺联。也只有他,七十过后还对国计民生提出了极为重大的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