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杨光:中国的革命传统与中外革命之比较]
蔡楚作品选编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蔡楚: 吹泡泡的七彩年代和蒲公英的约定(多图)
·蔡楚:陈云飞被判刑,想起四川刘师亮(多图)
·蔡楚:成都《志古堂》传人的遭遇—纪念五姨妈和大表哥(图)
·蔡楚:“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图)
·蔡楚:中国地下文学与查禁——简述我参与的两个地下文学群落
·蔡楚:秋 (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光:中国的革命传统与中外革命之比较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29/2012
   
   
   作者: 杨 光
   


   迄今为止,中国曾经发生过的革命一共有三种模式:其一,古代革命的模式,即改朝换代的传统革命模式;其二,辛亥革命的模式,即政体革命、温和革命、妥协革命、有限革命的模式;其三,共产革命的模式,即广泛动员、全面内战、极度暴力、彻底革命的模式。这三种模式当中,古代革命历史悠久、烙印深刻,共产革命威权犹存、话语仍在、火种未熄,唯辛亥革命是一次几乎没有产生回音的历史绝响。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一
   
   梁启超曾以西方革命为参照而作《中国历史上革命之研究》,他总结道,中国革命异于西方革命者有七:一,有私人革命而无团体革命,二,有野心革命而无自卫革命,三,有下层革命、上层革命而无中间阶层革命,四,有群雄逐鹿的革命而无号令统一的革命,五,有漫长拖沓的革命而无短促快捷的革命,六,有内讧激烈的革命而无团结一心的革命,七,有勾结外敌的革命而无一致对外的革命。(注:以上第三条以下非梁任公原话)
   
   梁启超所谓“中国历史上的革命”,是指从汤武革命到洪杨革命的古代革命,而他所对照的西方革命,则是英、美、法三场著名的近代革命。梁先生的总结客观、全面,发人深省,比如说,中国的革命总是被那些胸怀“彼可取而代之”野心的人物所左右,而缺少华盛顿那样高风亮节的革命英雄;中国的革命总是有若干个互不买帐的革命领袖、有许多支互不统属的革命队伍,不知疲倦地互相残杀——消灭革命友军的战斗往往比推翻旧政府的起义更加残酷,即使是在同一个革命派别里也总是内讧不断、分裂不断、流血不止,直到一人垂拱于上、千万人俯伏于地,革命内斗方可稍息,而不象英国、美国只有克伦威尔、华盛顿麾下唯一的一支步调一致的革命军;更糟糕的是,中国的革命领袖总是乐于勾结强悍的外敌以对抗政府(而被革命的中国政府也总是乐于勾结贪婪的外敌以剿灭革命军),五胡乱华,五代十国,满州入关,全都由当时的革命形势所引发,而在西方,即使是革命阵营内部内斗激烈的法国革命,也仍有坚强的意志和能力抵御外国联军。以上种种,足以令中国有志于革命的后继者们时刻警醒。
   
   梁启超的意思很明白,中国历史上的革命在诸多重要方面都比不上西方革命,即以革命领袖和革命群众的素质而论,我们更是远逊于西方,正因如此,梁启超对中国的革命前景感到疑虑,充满戒心。与梁启超一样,《革命军》的作者邹容也认为中国革命远远比不上西方革命,中西二者一为“野蛮之革命”,一为“文明之革命”,其间有着天壤之别。但邹容的结论却比梁启超乐观得多,他认为,在学习和借鉴了西方革命的理论和经验之后,中国的下一场革命便将一举改观,从“野蛮之革命”进化为“文明之革命”。
   
   二
   
   在某种意义上,辛亥革命的确是一场“文明之革命”。辛亥革命几乎完全克服了梁启超所总结的中国古代革命的那些个严重缺点,呈现出鲜明的近代化、文明化特征:它是一场汉族人民的民族革命,而不是个别野心家所主宰的私人革命;它是一场高扬民主共和理想的政体革命,而不仅仅是江山易主的朝代革命;它是一场由革命党、立宪派、旧官僚中的精英在大中城市所发动的中层革命,而不是底层农民自下而上或高层枭雄自上而下的革命;它是一场以旧政府的新式陆军为主力、由各省革命相互配合共同完成的全国性革命,而不是各路义军彼此仇视、互相残杀、竞逐宝座的群雄革命;它是一场短平快的有限革命,而不是此攻彼伐、久战不决的长期革命;它是一场各方各派虽有分歧却以妥协收场的低暴力革命,而不是一派完胜、其他各派一败涂地人头落地的残暴革命;它是一场充分尊重外国人合法权益但不曾出卖本国利益的革命,而不是挟洋自重或引狼入室的革命(虽然主要革命领袖孙中山曾有过出卖东三省主权以换取日本政府支持其北伐讨袁的打算,但毕竟此事未遂,而之所以未遂,正因为当年的内外环境、主流势力、主流舆论于此事不容)。因此,辛亥革命理应受到后人的纪念和尊重。
   
   在辛亥革命成功之后,我们似乎可以对梁启超先生说:您过虑了,革命传统已经优化,革命版本已经升级,中国革命的面貌从此完全改观了。然而,非常不幸,梁启超对了,我们错了。因为辛亥年的光荣只是昙花一现,辛亥革命既没有象英美革命那样在本国终结革命、从此进入民主宪政建设和经济民生繁荣的长期进程,也没有为它后面无休无止的继续革命提供以自己为模板的新的革命传统。辛亥革命更象是一桩孤立的历史事件,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它所缔造的和平与秩序非常脆弱,它所开启的宪政共和之门不久就完全关闭了。随着二次革命烽烟再起,接下来,还有更加惨烈的“大革命”、国共内战、文化大革命,革命经久不息,虽然所有这些后起的革命都号称是辛亥革命的遗产继承者和事业完成者,而实际上,它们的手段和方式,它们的路径和方向,它们的温度和烈度,它们的成本和代价,它们的影响和后果,与辛亥革命不可同日而语。继承辛亥革命?它们不配。
   
   三
   
   迄今为止,中国曾经发生过的革命一共有三种模式:其一,古代革命的模式,即改朝换代的传统革命模式;其二,辛亥革命的模式,即政体革命、温和革命、妥协革命、有限革命的模式;其三,共产党革命的模式,即广泛动员、全面内战、极度暴力、彻底革命的模式。
   
   若以源流而论,古代的革命是纯粹中国式的革命,辛亥革命是师法英美的革命,共产党革命则是照抄苏俄的革命。而在这三种模式当中,古代革命历史悠久、烙印深刻,共产党革命威权犹存、话语仍在、火种未熄,唯辛亥革命是一次几乎没有产生回音的历史绝响。
   
   四
   
   我们通常所谓西方革命如何如何,中国革命如何如何,这样的表述其实很成问题。问题在于,“西方革命”并不具有同一性,而“中国革命”不仅如笔者所言有三种大不相同的革命模式,而且也早就向西方革命拜师取经,以致中西革命二者事实上已经纠缠不清:没有英美革命作借鉴,何来辛亥革命?没有十月革命的示范效应和苏俄政府的怂恿支持,何来1927年的国共北伐与1946至1949年的国共内战?
   
   在中国人的世界里,英、美革命与法、俄革命同属于西方革命,似乎大可以一概而论,但在西方人的世界里,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英国革命与俄国革命,其间的差距则何啻天壤,简直大到无以复加。
   
   汉娜•阿伦特在其名著《论革命》中对美国、法国两场革命作了对比分析,她认为,革命的功能不是重构社会,而是缔造自由,经由革命解决社会问题的思路是不正确的(以此而论,平等、博爱似乎不应该成为革命的口号),所以,法国革命并不成功,也不可能成功,因为它被社会问题所干扰,试图一劳永逸地纠正社会等级之间的不公平,结果,法国革命沦为一场社会阶层之间的流血大混战,最后以比旧政府更加严酷的独裁专制而告终;而美国的革命则是幸运的,因为它专注于纯粹的政治问题而完全不理会社会问题,在美国革命中,既没有富贵阶层需要被斩首,也没有罗伯斯庇尔那样的革命煽动者的政治位置,因此,美国革命是单纯的政治事件而非社会事件,它以建立一套缔造自由、保障自由并拓展自由的政治体制而告终。尽管有很多人认为美国革命算不上是真正的革命(因为那一群美国革命领袖兼美国国父原本就是北美殖民地的上层统治精英,而不是被压迫阶级的代表),而仅仅是一场与母国分裂的独立战争,但阿伦特指出,美国革命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唯一的一次真正成功的革命。
   
   五
   
   总的来说,无论在中国在西方,革命都是高危险、高难度的苦涩的事业,且未必能够结出甜果。但历史在发展,人类在进步,各国革命的品质和效率也与时俱进,有所提升。自从苏联解体、东欧易帜以来,世界革命的宝库中又陆续增加了一些全新的品种,比如“天鹅绒革命”、“橙色革命”、“茉莉花革命”,如果将来还有“静坐革命”、“散步革命”之类的新品种问世,我们也不会感到特别的惊奇。
   
   至于当下的中国需不需要革命?可不可能革命?如果发生革命,将发生一场什么样式的革命?在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革命历程之后,中国人民是否愿意再承受一场新的革命?我们是否有相应的素质和足够的能力来完成一次高水平、高质量、高效率、高收益的革命?如果我们希望或者不希望发生革命,我们应该分别作出怎样的努力?……这些当然都是敏感问题,有关部门大概很不乐意提前知道答案——而不管答案是喜是悲,但或许,现在已经到了对这些问题展开讨论的时候了。
   
   2012年2月18日
   
(2012/03/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