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北京周末诗会
·逃出人民公社/丁朗父
·中國「官變」:18大以前政局看點/王軍濤
·关于《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大兴安岭夜歌(《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一张慢车票(《盲流记》之三)/丁朗父
·莫道兵在江山稳/肖远
·1975长江之旅(《盲流记》之四)/丁朗父
·中华脊梁/陆祀
·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重申中国铁路七大祸源/塞鸿秋
·真正的脊梁/陆祀
·真正的明星有着强大的人性/文明底
·做一个心眼少的中国人/王小华 张三一言(公民通讯)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从希望到绝望/陆祀
·漠河北极村历险(二首)/丁朗父
·只差最后一击/使命123
·兔死狐悲卡扎菲/陆祀
·请关注动车灾难受害者“赵思闽”\华斯
·选票出英雄/陆祀
·潘金莲是中国官文化特产,法国很少/小花闲聊
·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张三一言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哀卡扎菲/陆祀
·中国政治犯礼赞/陆祀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反革命县海晏移民血泪/铁穆耳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转基因与北京特供
·关于中国人的基因/小华闲聊
·2011绝妙好词/王金波
·反转基因和毛左反美是两码事/小华(讨论)
·瞬息万变的执政能力/学渊
·中秋怀狱中诸义士/陆祀
·不尽狗官滚滚来/里建
·致为卡扎菲穿孝服的专制奴才/沙发网文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歌女与文人/萧远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咏洛阳囚禁案/西门退役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1949年后中国失去了人性底线/任雯颐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改革与选举/陆祀
·万里梅花诗/丁朗父
·网传李锐谈话/夜问天
·浙大郑强被疯狂鼓掌之言论
·推荐同胞周小川去拯救欧洲经济/克鲁索
·中共什么时候忏悔/阳开亮
·维稳思维必然导致经济发展成果毁灭/丁朗父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张三一言
·十一/陆祀
·维稳思维将摧毁经济发展成果/丁朗父
·我为祖国的无耻感到羞耻/泣血大学生
·政改慢,腐败快/思源、吴先生
·从亡国奴到“和谐酷刑”/朱忠康
·热门喷嚏/dapenti
·今日中国更需要三民主义/羽佳转
·欢迎给《1959-1961大灾荒亲身经历与见闻录》投稿/孙溥泉
·我怎样熬过大饥荒年月/刘岳山
·离婚了,做个朋友有何妨?/小华闲聊
·国企必须公开资源占有并向人民分红/丁朗父
·中美社会矛盾和危机的比较/张洞生
·如此对待盲人和儿童的国家是最野蛮国家/王小华
·在世代铭记的伟大节日我们歌唱/陆祀、智英、格林、朗父、周舵、砂砾、天石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百年三民主义仍有不灭的光芒/yujia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1.杀人者胡文海
   

   2001年10月26日晚7点左右,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大峪口村村民胡文海请榆次区北山煤矿工人刘海旺以调解矛盾为由,将大峪口村原党支部书记胡根生诱骗到胡文海的住所。胡文海让胡根生打电话,把大峪口村煤矿销售员李继也叫了过来。胡文海让胡根生写两份材料:一是承认其指使高彦书兄弟将其砍伤,二是交代其贪污大峪口村煤矿公款200万元。
   胡根生拒绝写这两份证言材料,李继当然也站在胡根生一边,双方发生争执,一怒之下,胡文海用双管猎枪先将李继打死,胡根生扑上去从胡文海手中夺枪,刘海旺用劈斧把胡根生砍倒在地,胡文海又向胡根生连开两枪,随后,两名凶犯逃离了凶杀现场,刘海旺窜到夜色中去了,胡文海则拿着双筒猎枪走向一个个他想杀的人。
   大峪口村前任村长冀金堂临街开了一家商店,平时夫妻俩就住在商店里,胡文海砸破门冲进屋里的时候,冀金堂和妻子已经睡下,胡文海对准冀金堂的脑袋就是一枪,冀金堂当场毙命;惊恐万状的胡拉弟试图打开电灯,手还没有伸到电灯开关,胡文海的枪再次发出轰鸣,这个无辜的女人也倒在血泊之中,胡文海迅速离去。
   胡文海赶到大峪口村党支部副书记李利生家,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叫门,李利生之妻赵银莲毫无防备,刚一开门就被胡文海的双筒猎枪击中眉心,倒地身亡;李利生发一声喊,一个箭步冲出屋外,想跳墙逃走,被胡文海赶上来用枪击倒在地。李利生16岁的女儿李瑞萍当时正在里屋看电视,听到枪声一时懵了,胡文海用枪托砸烂玻璃,把冷冰冰的枪管伸进窗户,对准李瑞萍也开了一枪,李瑞萍身亡。李利生9岁的儿子钻到了床底下,侥幸留下性命。
   胡文海赶往村民胡三计家的时候,胡三计正在和郭建勇、安增玉坐在南房看电视,胡文海闯进屋子,将三人全部射杀;胡三计的儿媳妇张素花当时在北房睡觉,听到枪声正要起身,也被胡文海射杀在床上。
   随后,杀红了眼的胡文海又相继到会计张敬林家杀死其妻子和次女;到光棍汉高彦苏家杀死高彦苏;到村民胡福龙家杀死胡福龙及其妻子;到大峪口村煤矿矿长刘海生家打伤刘海生……在大约3个小时时间里,胡文海丧心病狂地相继枪杀了14个人,造成另外2人重伤,1人轻伤。
   屠杀之后,沉在浓浓夜色中的大峪口村陷入到可怕的岑寂之中。午夜时分,被害人冀金堂的儿子从村外返回父母住的小商店,发现出了大事,赶忙报警,接到报警以后,榆次区公安局迅疾调集350余名民警,榆次区武警部队调集650余名武警,在大峪口村通往邻村、乡镇的主要公路、乡村道路设卡,对凶犯实施抓捕。
   此时胡文海已经不在大峪口村。杀人以后,他返回家拿上早已准备好的炸药包,沿偏僻小道骑自行车准备向太原方向逃亡,骑行一段时间以后,胡文海把自行车扔掉,换乘一辆绿色夏利牌出租汽车。27日凌晨4点30分,武警部队在太原附近的许西村拦截了这辆出租汽车,坐在车上的胡文海没来得及引爆身上的炸药,即被武警战士制服,束手就擒。27日晚10点45分,欲乘坐出租车潜逃的刘海旺在榆次被抓获。这意味着被称之为“10•26血案”的胡文海杀人案,在24小时之内告破。
   就像所有产生重大社会影响的案件一样,被称之为“10•26血案”的胡文海杀人案审理得极快,两个月以后的2001年12月25日,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即对案犯做出判决:胡文海犯故意杀人罪、私藏武器弹药罪,两罪并处,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刘海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胡文海、刘海旺不服判决,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被驳回,这时候时间进入到了2002年。1月25日,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召开具有中国特色的“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公开处理大会”,宣布了对胡文海和刘海旺的终审判决。10点30分,胡文海、刘海旺在晋中市榆次区被执行枪决,用很不平凡的方式结束了他们平凡的一生。
   这次特大凶杀案震惊中外,不仅国内,就连国外媒体也做了报道。震惊之余,人们自然要问:胡文海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如果是在一个健全的社会,这两个问题一定会成为全国主要报纸头条,譬如《人民日报》用8个整版的篇幅约请法律专家和社会学家进行讨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社会学专家到大峪口村进行学术调查,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时间以连播的方式对案件细节进行剖析……遗憾的是我们的社会还很不健全,《人民日报》、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中央电视台都回避了这个严肃话题,我们从国家媒体上看到的仍旧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日夜操劳、全国人民和谐幸福、各行各业捷报频繁的信息,胡文海,这个在社会江河中偶然泛起的浪花,随着他卑微的生命消逝而消失了,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好在一些有良知的地方媒体记者没有放弃自己的责任,对案件进行了深入追踪和调查,更多细节开始被披露出来,基本上弄清了公众关心的胡文海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和他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的问题。在这令人扼腕的社会悲剧面前,人们的反应各种各样,其中一种很让人感觉陌生:尽管胡文海滥杀无辜罪大恶极,人们好像故意忽略这一点,非但不把胡文海看做其罪当诛的杀人犯,反而把他看成替天行道的英雄,对胡文海的赞许之声不绝于耳,“人民英雄胡文海”几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网络上。
   事情过去9年,我们伟大祖国又发生了很多类似事件(比如邓玉娇案、杨佳案),关于此类事件的民间解释相对来说已经比较稳定和成熟,用不着我再来解说。我想强调的是,如果我们依据“当人类个体生命开始的时候,生命过程就会有两种元素——遗传和社会——与之相伴”([美]查尔斯•霍顿•库利:《人类本性与社会秩序》)的观点,很容易就可以体悟到,任何社会中的个体行为都带有千差万别的社会与人的原因,如果我们想了解作为个体的个人事件,就必须深入到这个人生存着的环境中去,观察和了解其之所以发生的缘由,只有这样才能够精微地解说社会与人性在事件中的作用,才能够弄清事件发生的内在原因。
   
   2.胡文海是个什么人
   
   如果说性格属于遗传范畴,那么,胡文海是什么性格呢?新闻报道没有提供更多的信息,我听到唯一描述来自大峪口村村民:“胡文海从小就是有名的愣人,别说谁对他不满,就是他看你不顺眼也要下手教训你一下。”据说大峪口村很多村民都领教过他的教训。
   这样说来,胡文海只是一个“愣”,似乎并没有两面三刀、欺软怕硬、口蜜腹剑、趋炎奉势、阴狠歹毒、狗仗人势、鼠窃狗盗、衣冠禽兽、狼心狗肺、谄上欺下、蛇蝎心肠、轻诺寡信、鸡零狗碎、欺行霸市、非偷即抢、翻手云覆手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格缺陷;也不是那种青面獠牙、獐头鼠目、为虎作伥、蝇营狗苟、忘恩负义、好逸恶劳、寡廉鲜耻、放浪形骸、贪赃枉法、卖官鬻爵、诛锄异己、罪恶昭彰之人,单纯一个“愣”字实在无法说明此人对17个人痛下毒手的原因。
   我在陕北插队的时候,村里也有这样的“愣人”,老乡描述说:“性子不好,点火就着,倔强得就像一头驴。”“愣人”见不得不平之事,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例如,别人看到公社干部到瓜园吃甜瓜不给钱什么都不说,“愣人”就可能把眼睛瞪牛蛋那么大,直撅撅说:“你要给钱哩!”如果是柔弱之人说出这样的话,蛮横惯了的公社干部就会讥诮说:“毬哩!我给你钱,我还没朝你要钱哩!”谁还敢说什么?但是现在公社干部面对的是人事不知的“愣人”,知道狗日的吃软不吃硬,也就只好堆下满脸笑容,说:“啊!你看你,谁说不给钱了?这不是钱么?”把钱给了看瓜园老汉。我看到过最极端的情形:“愣人”看不过一个汉子打自己的婆姨,一个箭步冲上去,伸出钵子大小的拳头,一下子把汉子打倒在地,还教训说:“婆姨嘛!打一两下算毬了,你往死打她呀?”被打倒在地的汉子忽闪着眼睛看“愣人”,虽然觉得日他妈的撞见了活鬼,“我打我的婆姨碍着你什么事了?”由于是“愣人”,也就不再说什么,拍拍屁股干活去了。
   没有人认为“愣”是不可原谅的性格缺陷,由于“愣人”身上有一种聪明人身上没有的正义品格,所以往往深得人们的喜爱,在乡民中间的口碑很好。我不知道胡文海是不是我见过的那种“愣人”,所以无法做出评价,但是根据报道,有一点可以确认,胡文海是那种无法忍受别人都在忍受的东西的人,他一定是对某个特殊人群产生了敌意,才导致后面杀人事件的发生。
   依据心理学观点,人之所以对他人产生敌意,通常是因为他所珍爱的自我遭受了他人的损害,这种损害唤醒了潜藏在其心灵深处的愤怒。愤怒是一种危险的情绪,如果不及时排解,就会逐年逐月逐日淤积起来,就像被地壳封闭的岩浆,如果理性和利害算计都无法压制它,岩浆就会通过一个小小的孔隙喷发出来,演变成为暴烈的行为,这种行为往往不计后果。那么,胡文海所“珍重的自我”是在什么情况下遭受了什么人的损害呢?
   我们把目光投向凶杀案发生的五年前。
   1996年6月19日,晚9点,胡文海在自家果园浇地的时候,同样在相邻地块干活的高彦苏、高彦堂兄弟悄悄向胡文海包抄过来,还没容胡文海做出反应,兄弟俩手里的铁锹就呼啸而至,劈到了胡文海的脑袋上,顿时血流如注。等到第三锹劈过来的时候,胡文海本能地用手臂去挡,手臂被豁开了一道口子。胡文海眼看不支,处境极为危险,就在这个紧要当口,胡文海的弟弟胡青海适时赶来,和胡文海一道与高彦苏、高彦堂对打,救下胡文海一条性命。
   胡青海把胡文海送到医院,胡文海身上的伤口一共缝了23针,活了下来。遭遇这么大的事情,按照常理,受害者胡文海应当向公安机关报案,奇怪的是这个远近闻名的“愣人”非但没有报案,反而悄悄隐忍了下来。5年以后,胡文海在庭审的时候说,由于没有第三方见证,他担心公安机关以“浇地引发纠纷”为由,对事情做轻率处理。这就是说,胡文海不相信代表国家行使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公安机关能够秉公执法,还社会以正义,而这种不信任并不是胡文海性格偏执造成的,我们随后就会看到,它来源于残酷的生存经验。
   “愣人”胡文海这时候也变得心细起来,开始前后思量这件事情何以会以这种方式发生。高家兄弟是十几年以前从河北迁移到大峪口村的普通农民,两户人家前无仇后无怨,事情发生的当晚,胡文海和两兄弟也没有发生半句口角,高家兄弟为什么要突然对他发动袭击,必欲置他死地而后快呢?胡文海推想,有人背后指使高家兄弟,他们是要杀人灭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