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北京周末诗会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艾未未、茉莉花、星火(三首)/陆祀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小华
·《五十年恐怖岁月》第二部分/朱忠康
·百度作恶成全民公敌/南方周末网文
·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国进民退”现象分析/孟元新(网文转载)
·人才乎?人妖乎?/陆祀、木其广
·漂泊者,散步/陆祀
·剧变前夜/陆祀
·站在街角的孩子/丁朗父
·哀北大(二首)/陆祀
·抓走艾未未的人连纳粹头目“艾希曼”都不如!/王小华
·答王文——中国极权派最缺什么/野夫(转)
·公权力私有制是中国最大的乱源/王小华(公民通讯)
·写给魏自由先生/苏中杰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贫民与官商(二首)/陆祀
·同诵十首辛亥革命詩文
·腐败不该死,反人类就该死/王小华等(公民通讯)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根据真实的经历改编)
   
   


   杨书记是个好人!这一点,在我第一次见面时就确认无疑。
   杨书记从机场大门走出,看见我举牌迎接,便笑容满面地径直走了过来。他的微笑至今还留在我的脑海里,永不消逝。
   杨书记一上车便开始与我交谈,虽然在程序上几乎与所有的公务团长们都一样——来欧洲多久了、入籍了没有、家人是否也都入籍了、挣多少钱、买房子了吗,等诸如此类非常标志性的开场白——但是,我却比较喜欢回答他老人家,因为,杨书记的提问总透着平易近人的语气,关爱胜过好奇心,使人心里暖洋洋的。
   杨书记是个非常喜爱说笑的人,同时,也是一位对本职工作更加负有责任心的书记。他与很多团长们不同,其原因是他更注意我的政治取向和思想活动。他教导人的方式早就脱离了古板、严肃的说教,而是循循善诱、以理服人。我们一路上聊得最多的是中国目前的大好形势,以及如何能够参加进这热火朝天的祖国建设中去。在为祖国建设增砖添瓦这类专业性非常强的工作上,杨书记不愧为专家和高手,其孜孜不倦的感化精神真能使涉世浅薄的好人产生翻然悔悟、回头是岸的感觉。
   杨书记在说教过程中从不急功近利、强扭黄瓜、火烧眉毛,他会因势利导、见缝插针、捕风捉影,最能利用在欧洲旅游途中出现的任何不愉快的现象,展开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攻势;从文化之间的差异找寻到我优彼劣的根源,不但能将蛛丝马迹扩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而且最后的结论都能毫不牵强地停留在“祖国好”这三个字上。有时,他因势利导、赞不绝口的夸耀和对祖国前程的描述能将所有在场人的眼睛搞得频繁模糊(也包括我)。
   由于职业的原因,每当这宏伟壮观的时刻出现,我总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中世纪的意大利。因为,杨书记的言辞总使我想起卜伽丘的名著《十日谈》。
   《十日谈》里有一篇故事叫“杨诺劝教”。“杨诺劝教”说的是巴黎商人杨诺劝说他商界犹太教好友皈依基督教的故事。由于杨诺劝教有方,致使那位犹太教朋友动了真心,孤身前往罗马探寻基督教的真谛,以至于最终做出了改信基督教的决定。杨书记很像这个故事里的主人公——巴黎的杨诺。
   我开始敬佩起杨书记来,因为,他具备了杨诺的品德,同时更具备了杨诺劝说他人的技巧和手段。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海龟群,他们在如杨诺一般的杨书记的劝说下卯足了气力回头朝岸边游去,其竞赛的劲头和回归的勇气犹如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社会主义大跃进高潮时期的情景——那么的汹涌澎湃,热火朝天!杨书记劝教的行为也感召了我的灵魂,使我恍惚在两种不同的意识形态之间丧失了辨别真伪的能力。我知道我与目前拼命游向理想之彼岸的海龟们无法相比,他们具备了被成功劝说的基本素质和回归靠岸的本领。但是,我虽不及,却也多次几乎脱口而出:杨书记,带我回去吧!
   在杨书记团队的行程就要结束时,我们已经像多年的好朋友,彼此无话不说,倾心而谈。
   在机场送别的时候,杨书记与我握手道别,他用力握着我的手微笑地说,早点回去看看,我说的不会错,更不会使你失望的。我说,您放心,我绝对相信您所说的一切。那就好,回去前和我联系,我接待你。太好了,我说,杨书记,我回去前一定和您联系。
   接下来,我与所有团员一一握手道别(这是我们永远的礼节)。最后轮到孙秘书,他笑着悄声对我说,里导,知道我们为什么还要飞往美国吗,不是说公务活动吗,不全是,孙秘书诡秘地笑了笑,杨书记全家都在那边,已经拿到绿卡了,他是去探亲的。
   我站在机场入口处,手僵直地高高举着,发呆地看着杨书记。只见杨书记在里面不停地向我挥手,嘴里还说着什么听不见了。他慈祥的脸上流露着那使人信任的微笑……。
(2012/03/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