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北京周末诗会
·腐败不该死,反人类就该死/王小华等(公民通讯)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六四:中国向何处去?/王小华
·作者介绍:肖远(萧远)
·论党内分权制衡/曹思源
·中国离现代文明社会越来越遥远/王小华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人生叙事/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把端午节定为“对持不同政见者宽容日”、端午小集/肖远、老牟、张杰、娄建
·万里梅花词/丁朗父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湘楚人士端午雅集/肖远、丛林、启光、朗父
·袁腾飞语录摘析/朱忠康摘录
·中苏密约——斯毛合谋消灭一亿中国人/事实说话
·今日中国之现状/网友一众
·用事实说话/朱忠康 铁流
·民主靠中国人自己争取/王小华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守望者/丁朗父
·蹲守赵作海先生门前的老太太和文革时东北森林中老大爷的道德比较/王小华
·评毛促改革 批毛救中国/金为民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刘志丹》这类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刘志丹》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兴安谣/丁朗父
·回毛左五毛党邓吉趋/朱忠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行吟与散板: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
   ——读丁郎父诗集《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
   
   


   人们往往认为:青春是写诗的最好年龄,也是最大资本,因为血气方刚,激情勃发,抑制不住写诗的冲动;生活阅历的增加,思考范围的加大,在磨砺人的锐气同时也消磨萌动的诗兴。
   而诗人丁郎父,给我们展现了另一种情景:在人生的成熟和诗意的发挥上有着很好的平衡。这平衡的取得,在于诗人的不断行走,行走在探索未来、希望和光明的路上,行走在寻求真理、生命和永恒的路上。尽管这行走,最初是“盲流”、是“逃离”,是 “躲避”,但确实是叛逆,是义无反顾,是奋然前行。
   当年那个体制的叛逆者,如今也是诗韵的颠覆者。读《盲流记》一般人也许会感到不习惯。因为很少读到那种抑扬顿挫的、朗朗上口的、有节奏的……传统上被称之为韵诗的东西,甚至 “打油”也很稀罕!我们看到的是一排排未经雕琢的汉字仿佛一列列未经训练的士兵自由散漫地站在那里,读起来更像是散文,或者类似于元杂剧中的对白,但仔细一咂摸,还真别有那么一种特殊的韵味,参差错落,回味悠长。如《盲流记》之四:
   
   沿着长长的石阶,
    爬到了老重庆,
    石板路,长街,稀疏昏黄的街灯,
    寂静,无人,
    陈旧得让人伤感,
    黑暗得像个山村。
   长街那头,幽幽一声,
    “担担面——”
    传得很远,又不会惊扰人们的梦
    ——或许这就是梦了。
   这其中,隐约着诗的意境、诗的含蓄。又如《盲流记》之二:
   越走越黑,
    两面的山,
    像两堵大墙,铁路
    像是两堵墙中间的一道顽强的缝。
    变本加厉的黑,静,好像
    能听见一片草叶飘落的声音。
    我急促的脚步,
    像在黑幕中擂鼓。
   
   这一段晃动着的则是诗的简约、诗的跳跃了……这一小段诗里“黑”字出现三次,黑色的记忆如此深刻,如刀刻在诗人的心里。无论是过去的回忆,还是现在的景象,笼罩在诗篇中的总有一个字:黑、黑、黑!《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描写了“黑和冷”的北方冬雾:
   这北方的冬雾,
    浓得像黑色的石头,
    是比冰还冷的水,
    是比夜还黑的暗,
    就算是太阳穿过来了,
    也还是黑和冷。
   在另一首《抄家》中,诗人给这个“黑”字作了新的诠释:
   
    那帮家伙,可是真的动了脑筋——
    害人就害到底,
    干什么都得讲究个时辰,抄家
    就得半夜进行。
    黑怕什么?
    黑才有意思。
    黑才有气氛
   诗人用白描手法勾勒了这个弯曲悖谬的时代,说明它在更在以前就已经是黑暗掌权了,“黑社会化” 其实在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年代就开始了,诗人因此有《在最黑的黑夜祈祷》,那是向至高至大造物主谦卑的求告和深情的倾诉。
   诗言志。言,即言说、记录;志,即心志、史志。丁郎父诗集中的诗,不仅表达了诗人的生存困境(如《少年时的梦想》)和哀痛心情(如《星星一样的眼泪——给克拉玛依、汶川、正宁离去的孩子》),也记叙了更多的父老乡亲和老师朋友(如《忆父诗》、《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怀念彭燕郊师》、《才女——给胥继红》),全方位多角度地记录了一个苦难民族的历史境遇。一个人的苦难就是这个民族的灾难。一个家庭的冤屈就是这个国家的耻辱。《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用沉重中带有轻松、痛苦中带有戏谑的笔调揭露了专制体制下的荒诞和虚幻。其中《第一课》,就是“我下地第一天”老农叫我怎样糊弄除草的活儿, “把地皮蹭破了”就行了。作者奇怪草没铲掉怎么办,老农回答说:
   “傻呀?它爱长长去呗。
    反正一年就给咱三百斤口粮,
    多了全是老毛头的。
    还怕他没粮食吃呀!”
   
    “让人看出来怎么办?”
   
    “大热天,除了咱爷们,
    哪个当官的来受这个罪?
    再说了,法不责众,
    谁不是这么干的?
    当官的,沾亲带故的,二流子
    他们都凉快着呢。
    下地的,都是正经庄稼人,
    不带恁么缺德的。
    ——要不大眼王八当我们真傻呢。”
   《歇气儿》则用调侃的语气,歌颂了人们在自留地上的自救努力。《农民和老毛头》更是尖刻地指出,受过土改和公社化两次忽悠的农民再也不会被忽悠了!
   古语说得好:“行成于思而毁于随”。我们这里说的“行”,不仅是诗者之行,而且是战士之行,是穿越历史迷雾、到达光明山顶之行。“思”,是思虑、谋划;“随”,是随意、妄动。成功的一半是周密详细的谋划,另一半则是坚毅果敢的行动。《抓住关键点》用诡异的剧情、跳跃的画面和乱糟糟的景象,表达了诗人对“历史新戏”的期冀和探索。历史变革的关键点在哪里?关键人、关键事、关键时间?还有中国、美国、俄罗斯?扑朔迷离,纷至沓来……诗人没有给出答案,留下了有心人的思考空间。
(2012/03/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