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北京周末诗会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犹太人是纳粹的受害者,中国人是毛左的受害者。以色列会允许一个纳粹的网站存在吗?中国人为什么要给自己带来巨大灾难的极左网站自由?“民主幼稚园里的小朋友”现在要复习课文《农夫和蛇》啦。
   以乌有、薄为代表的极左势力,和江时代兴起权力、胡时代蔚为大观的权力利益集团,其实是一伙人。他们才是中国人民包括大部分的共产党员的真正敌人。有炒股朋友奇怪,为什么温家宝发声、薄熙来谢幕之后,股市莫名其妙大跌两天。你看看那些在股市兴风作浪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公司、保险公司、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或老板的后台都是些什么人,你就明白了。朋友在电话里说,这是权贵集团向温家宝示威,可谓一针见血。还有一个意思,就是为落马的同伙薄熙来出头。
   猖狂一时的极左实力和越来越狂的权贵集团,基本上是一伙人。
   中共当政者要和文革极左路线切割,无论如何要欢迎。先是大是大非,然后才是战略战术。大势面前不能糊涂。


   
   推:切勿以言论自由之名,去打开乌有之乡的病毒/中国老水
   
    当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等网暂时打不开时,有些民主幼稚园的小朋友,不禁推己及人的感慨系之: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你也有说话的权利。看上去,这很有些谦谦君子的民主风度。但是,他们似乎忘了,你要充君子的同时,对方也得是一个对等的君子。如果你是君子,对方只是小人,只是波皮牛二,你还做得成君子么?比如说,你正在十分卖力地兜售你那把快刀,而牛二却要你用杀人来验证这把快刀的功效,甚至高举起自我牺牲的伟大旗帜逼你拿他试刀,试问,你还想以君子的方式与其一味纠缠么?又比如,你十分绅士地抛出白色的手套,欲与其公平、公正的决一高下,而对方却啐过一口浑浊的浓痰,捋起袖子,污言秽语地骂起大街,试问,你还绅士得起来么?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你也有说话的权利。”这看上去有很些颠扑不破,然而,能够一概而论么?假如你也曾有过一次他们那种疯狂无忌、旁若无人的说话权利,而不是躲躲闪闪、战战竞竞犹如占卜似的来表述你的观点,我同意;又假如几十年来的教育和灌输,不仅有他们的观点,也有你的观点,而且,你并不因你的观点而受到任何不公正的对待,我同意;再假如他们的观点没有经过多年的实践检验,也没有经过几亿人的苦难和不幸、并辅以几千万人的生命、鲜血和自由为代价的试验,我同意。历史已经充分证明过的东西,中国人民深受其害的东西,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有力结论的东西,谁给了它仍然有继续害人、继续蛊惑人心的权利?
   
    老实说,我对民主幼稚园小朋友的鄙视和怜悯,远远超过搞“红色”买卖的那几个人,因为自始至终他们只是把“红色”当作一桩生意,或者一桩交宜,在这项生意或交宜中求财、求官、求名,而内心却从来不曾糊涂过,也从来不曾认可过它。他们总是把自己的最爱,自己的妻儿和财帛,还有小情人,送到他们最不屑的国家。他们深知,没有他们在前方的努力,凭妻妾子女那点儿本事,是没法过上幸福富足的生活的。他们一边把妻妾子女送到资产阶级国家做“婊子”,一边裸身在中国树红色“牌坊”,利用民主幼稚园小朋友的天真无邪,以广招徕,大赚中国人的钱,以便国外的妻妾子女吃得更好些,穿得更华丽些。有一天,等到这些中国人身无分文恍然大悟时,骗子们早就左拥右抱、其乐陶陶地成了看中国人笑话的外国人了。说不定,彼时出来顶缸的,正是你们这些民主幼稚园的小朋友:中国人民正在觉醒的时候,谁叫你们重复农夫和蛇的故事,说什么“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你也有说话的权利”,不找你们找谁啊?
   
    当然,在大家都成为君子的时候,或者说,社会已经营造起“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你也有说话的权利”的平等环境的时候,别说是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等网了,只要你想说,又何愁有什么“打不开”的?不过,到了那时候,还会有这些无聊的“网”吗?就是有,它又靠什么混饭吃,或者说,谁还会受骗上当呢?但愿它们不是暂时的“打不开”,而是永远的“打不开”。但愿现届政府营造的政治改革气氛,为下届政府奠定起良好的基础,我坚信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一个民主富裕的中国必将为期不远。至时我估计,那些靠“红色”挣钞票的朋友们,将不复再有心思玩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的“花牌”了,而是老老实实的把妻妾子女接回来,学一门手艺,靠劳动创业,靠本事吃饭。民主幼稚园的小朋友,留着你们的至理名言到那时候再说吧,现在可是政改的关健时刻,千万不要以言论自由之名,去打开乌有们的病毒。
   

此文于2012年03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