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茉莉迷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吊钟海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人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女车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幽兰安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仿古仕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牡丹花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蹄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丝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蝴蝶欲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第一美女刘羽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碧波红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汤加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兜兰芳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演绎性感奥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翠幽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旋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仙倩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范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紫藤女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萱草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宋祖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梦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垂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赵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司雯
·新语丝(01)
·新语丝(2)
·新语丝(3)
·新语丝(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3)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渔家傲--为陈光诚而题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7)风入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8)丑奴儿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9)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0)长命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沁园春哀(11)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2)鹤冲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3)感皇恩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4)调笑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5)太常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7)满江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8)千秋岁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留春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苏幕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7)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毒奶粉事件)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生查子(卖血女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减字木兰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奴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9)关河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0)忆秦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1)霜天晓角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2)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3)采莲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4)夜合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5)南乡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6)女冠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思帝乡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 忍泪吟(红领巾)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建议为死难者举行国葬全国降半旗致哀
·建议对死难者及受害者进行国家赔偿
·建议为死难者建立国家纪念碑
·建议大赦天下
·诗歌:《死者不会上诉》
·诗歌:《寄往远方》
·诗歌:《还要等多久》
·诗歌:《爱你永不再见》
·诗歌:《妈妈 我不去天堂》
·诗歌:《还我那双眼睛》
·诗歌:《汶川摇篮曲》
·诗歌:《你有奶但你不是母亲》
·诗歌:《地心我跪求你》
·诗歌:《我想养只蛤蟆》
·诗歌:《有个鹭鸶飞到了天堂 》
·诗歌:《大拍卖》
·诗歌:《假如生活重新开始》
·诗歌:《《还我生命的花季》为15岁女生李树芬而题
·诗歌:《自由的诱惑》
·诗歌:《这是谁的奶》
·诗歌:《诀别歌》
·散曲:新好了歌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光阴飘去,又闻早春芳菲。夜露冷中一脉温馨。又一个女孩从青春魔方中走了出来。她名叫谢秋英,约莫20岁左右,一眼望去,燕身羽轻,泛红溢润,鬓垂长条,眉愁凝思。见面后,她就冒出一句:“小鸽子,这世间怎么事事有窟窿,还要不要人活?”我看得出来,她刚经历过一些苦楚,就淡淡一笑:“我就是专门记人寰野史的,快快道来。”
    (博讯 boxun.com)
   
    她本来富有魅惑的表情,此时显得呆滞,她叙述完后,依然宛若木具雕模。而她的故事确实令人不胜唏嘘。
    那是她前不久的一天下午,她到精品店里购物,没买到想要的东西,就从出口出来,突然,精品店里的防盗检测器支嘎支嘎地叫了起来。
    她感到纳闷:自己没有偷东西呀。
    保安过来了,把她的包单独过了一遍,没有响声。又把她的外衣单独过了一遍,仍没有响声。可让她本人穿着很少的过,防盗检测器仍支嘎支嘎地叫唤。
   
    保安把她带到房间里,要她主动坦白把东西藏在哪里了。
    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是否需要我帮你拿出来?”
    秋英眸子发亮:“我不可能偷东西,我有正当职业。”
    保安讥讽地:“在小偷看来,偷东西没有不务正业。”
    秋英冤屈地:“你凭什么说我偷东西?”
    保安眼神摇曳地:“那是机器告诉我的。”
    秋英十分纳闷:这机器也会制造冤案呀!
   
    寒露无情,风更无情。天色已经晚了,保安不放她走。她哭了,但眼泪打不动保安的心。除非赤身裸体地检测,秋英不肯:“那是侮辱我的人格!”
    双方僵持不下,后来保安报了警,来了个女警,重试了一遍,几乎是赤身裸体了,但防盗检测器又开始支嘎支嘎地叫。女警把她带到审讯室,用各种方式在各种部位都没有收出赃品。女警怀疑:“是不是把东西吞进肚子里了?”
    当夜没放她回去,第二天带她去做透视,发现她肚子里有金属。这下麻烦大了。
    “你把什么东西吞进肚子里了?”一个严厉的声音。
    秋英表情麻木:“没有,不可能。”
   
    疏柳残蝉,淡烟疏霭。权力人最后决定动手术把证据取出来。秋英觉得难怪肚子里总是隐隐作痛,也同意了。结果令人大吃一惊:是她半年前剖腹产时医生忘记遗留在肚子里的一把手术钳。她半年前孩子出生不久,一次感冒,护士把吊瓶针水换错了,导致新生儿死亡。至今还在打官司,医院竟然把护士炒掉后,就再也不理她。如今又白白挨了一刀不说,受尽了各种羞辱。
   
    鸳鸯飞去却回头,她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买了一瓶农药,一口气喝了下去。“幸好是假货, 导致我还活到今天。”我用各种人生哲理开导她,期望她勇敢地活下去。她点点头,依然神色疲惫,就如一只受伤后欲坠落在大海的白天鹅。
   
    有词为证:浣溪沙
    此时情绪强迟留,径独徘徊夜深沉,檀心何辜悲情流。
    绿波红蓼正春游,销尽芳稠任东西,那知人间锁眉愁?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2/03/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