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文集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古人日:挹清风,追往躅,事如新。青春魔方每每把生活的镜头拉近,真亦假来假亦真。心放逐,可达神游之境。窥千载浮云,穹苍不动,却降落世俗风霜。她来时眉宇间琐帘无梦却透凄湆。
   
    秀娟20岁,从南方嫁到北方。她微吐馨软:“世间怎么会有那么荒唐的事情发生?”
    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案件,可它真实地存在着。婆婆盼着早抱贵子,可一晃几年过去,儿媳秀娟的肚子却始终未能大起来。到医院一查,原来儿子可能是奢烟酒过度,精子质量欠佳。 秀娟开始思量着离婚。婆婆见她心有异思的样子,已经猜出八九分。思孙心切的她,就为儿子出谋划策:“找人来做。” 儿子心中不是滋味,可是一想到能成为父亲了,也就不计较孩子的生父是谁了。但这只是一厢情愿。
   
    秀娟的眼球都吊了起来:“让人来搞?”
    男人怂一下肩,浩叹一声,无可奈何的样子。
    “生出来算谁的?” 秀娟的脸是木刻似的。
    “当然是我的。” 男人恒定地。
    女人的嘴巴蹩了一下:“他不撒手怎么办?”
    男人凶蛮地:“除非他拿命来换。”
   
    男人和婆婆就这么决定了,秀娟却100个不愿意。乡村里难以守秘,她不想夹在两个互相认识的男人间受气。可她一个女人家,又是在农村的边远地区,哪里自己做得了主?没几天,婆婆领了一个戴着歪帽子的男人来见她:“就和他搞。” 秀娟看他色迷迷地看着自己,口水都流出来了:“美人哇,美人哇……”就象潭里的青蛙久遇春雨叫个不停。秀娟知道此人品种不佳,很讨厌他,没给他好脸嘴。
    他试探地:“我能搞定。”
    “可你搞不定我。” 秀娟扭头就走。
   
    儿媳这个态度,使那男人欲打退堂鼓。婆婆急了,塞了一把钞票在那男人手中:“大胆干,不要管她同不同意。”
    歪帽子吓出一身冷汗:“拉倒吧,那不是强奸吗!”
    婆婆略微尴尬:“我同意了就不算强奸。”
    歪帽子依然犹豫:“可搞得不是你!”
    “都是我孙家的肉体,我做得了这个主!搞我搞她一个道理。” 婆婆义正辞严。
    歪帽子被壮胆。
   
    一天,秀娟的男人借口要到省城去订货。
    晚上,她在迷迷糊糊中听见竟然有人用钥匙打开了她家的门。看见那顶歪帽子,她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她大叫一声:“我不同意,你休想!”
    歪帽子流着口水:“你男人给我的钥匙。”
    秀娟用被子捂住胸口:“他是他,我是我。”
    歪帽子继续靠近:“你婆婆也恩准了!”
    秀娟惊道:“她同意,你搞她去!”
    歪帽子扑了上去:“她说的,你的肉体她可以做主!”
   
    夜幕低垂,戚泪长流。俩个黑影纠缠着,一个满腹冤屈,一个亟待成功;一个女体赢弱,一个男身彪悍;一个拼命反抗,一个大胆狂为。终于,歪帽子完成任务似地松懈了一口气。
    “成不成?”婆婆在门外等待战果。
    歪帽子醉意未休:“不搞个三五次能行吗?可她……不配合,难度大。”
    婆婆又塞钱给他:“你不会说我配合得不好吧?”
    歪帽子目视着:“你要是她就好了。”
    可第二天, 秀娟就在山村失踪了。
    秀娟泪光漂泊地:“即便借种,至少也得经过我同意呀!在他们的眼中,我嫁到他们孙家了,就等于买回一头猪。雇人强奸那是自家的内部事务,与他人无关。”
   
    有词为证:《罗敷媚》
    秋露坠梦寐惊异,风桂何圆?
    翠丛香面,熏炉生烟无情缘。
   
    此案问天天回避,谁来断链?
    多少禁言,泪扫邻菊薄红颜。
   
    -----未完待续----
(2012/03/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