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艾鸽文集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疏影黄昏,轻寒梢雪,檐外月落。夜幕中的青春魔方又开始展示靓女的生活画面。她的来到伴随着一阵啼哭,我预感到又是一个悲剧主题。她的风前玉芝的窈窕,不能掩饰一个女魂的戚韵。她始终没有露出过笑容,和人接触明显地充满距离感。我问了一句:“你怎么这副表情?好象这世界欠你太多。”
   
   
    女孩20岁,名叫伊琪。她自我介绍后,神情沮丧地:“我,一个女孩子,夜晚路过一个所谓敏感街区,仅仅因为不是处女。就掉进了地狱里。”
    我安慰地:“慢慢说。这里就是受访台,一切委屈都会被真实地记录下来。”她啼鸣似地,支吾着,喘息着,我借助魔方才取得完整的镜像。
   
    那是一个泪珠雨垂的夜晚。伊琪因独自去看海边夜景,回来因故没搭上车,夜间11点多才返回城里。她路过一个街区时,发现还有人影摇曳,觉得增强了安全感。突然,有一个男人走过来问路。伊琪本来不想搭理,可人家说他胃痛得厉害,想知道哪里有医院。伊琪产生怜悯心,不巧伊琪身上也有一包胃药,就送给了他。谁知他是个商人,拿出钱包来,坚持要付钱。伊琪不好意思接受,正交谈着,忽然,周围不知从哪里钻出几个带红袖章的夜巡人员,把他俩死死按住:“又抓到俩买卖屁股的!”
   
    没押往审讯室。不管俩人如何辩解,审讯者一口咬定看见他俩在付钱,肯定她在卖淫。并分头审问。隔壁房间很快传出男人的惨叫声。
    伊琪:“说我卖淫,有证据吗?”
    审讯者脸色铁青:“男方已经承认了,刚才已经交了罚款了。你说没干,有处女膜吗?”
    伊琪悲戚地:“我有男朋友,已不是处女了,难道就不能证明自己了吗?”
    “不是处女,就乖乖地认罚吧。”对方口气严厉。
    她痛哭流涕:“我真的……绝对不认识他。”
    “不需要认识。他认得你的肉体,你认得他的钱就完成交易了。”
    “他没有给过我钱,我也没给过他肉体。”
    “你不承认没有用的。男方交待得很详细:包括你如何勾引人家,他承认知道你是马路天使!而且干过……”
    “造谣!这不可能……,我可以和他对质。” 伊琪气喘吁吁。
   
    审讯者登圆眼睛:“再不认罚,就要加重处罚!”
    伊琪昏厥在地:“可我真的没有……卖淫!”
    “再问你一遍:是处女吗?”
    “不是!”
    俩审讯者会意一笑:“可以办成铁案了!”
    伊琪口吐白沫:“不是处女,难道就是妓女吗?”
    一个声音久久萦绕在房间里:“处女还不一定不被罚。不是处女的女人我们见得多了,没有一人不付钱能够从这里走出去。”
   
    刘继踢了她屁股一脚:“少装蒜!再不爬起来,有你好受的。”
    无论她怎么申辩,依然被认定卖淫。车轮战术几天下来,她完全崩溃了!她唯一想的,就是赶快脱离这里。她给她男朋友及单位领导写信,请他们带3000块钱来救她。她男朋友虽然不太相信她会卖淫,可认罚单上写着“因卖淫处罚3000元”,白纸黑字,男人的自尊心受到打击,没有为她付钱,并远离她而去。所在单位领导垂涎她的美色多年,从未得手,此时正好打击报复一番,也没付钱顺便把伊琪除名。没有钱付罚款,伊琪被处罚劳教一年。她的一切生活的梦境从此破碎了。伊琪的声音浮游在夜空:“劳教一年放出后,我现在有了夜晚行走恐惧症。我不是处女了,我不敢再随便黄昏后出门,偶尔出门,绝对不敢和路上的男人讲话。我不是处女了,我无法再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有词为证:夜游宫
    拢鬓步摇仙姿,无招惹,只为闲逸。
    谁知横祸正来时。
    抱墙恨,洗不清、玉体私。
   
    古来竟有不知,月光下,岂能逶迤。
    不是鸳鸯已太迟。
    花飞坠,冤到底、沉香枝。
    -----未完待续----
(2012/03/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