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艾鸽《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新夜暗依旧。归雁低空,风电驰展。去流馨阁的途中,我在想:今晚的生灵是何冤鬼?她们与这个世界裹搅不清。那朱弦或云絮般的躯体,总裹着意想不到的哀鸣。她来了,一个名叫辛艳的20岁女孩。身上血迹斑斑。
   
   
    辛艳的美却是那种飘逸中的靡丽,绝没有空泛的鲜亮,也不存在辐射的娇娆。她的眸子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柔媚似水。她沉浸在悲情中,就象荒野里被流弹击中的白天鹅,翅翼轻轻地怂动着。她用那无辜的眼神凝视着我:“小鸽子,知道我怎么死的吗?”
    我用魔笔寻觅着,一些画面同时浮现在她的悲叙中。
   
    一个貌似平静的黄昏,她在回家的路上,夜幕徐徐降临,她的脑海中浮现着恋人的面容,不由地加快步伐。突然,一辆摩托车停在她的身边。她以为是问路的,正凝眸着。只见那男人从后车厢内拔出一把刀来:“不许叫!不许动!”
    女孩以为他糊涂了,和蔼地:“先生,你认错人了吧!”
    那男人盯着她眼神不变:“没错!”
    一种不祥的兆头袭击了她的心扉。她的衣裙在絮絮颤动。
    “你……”
    男人步步紧逼,眼睛里喷射着火药烟雾。
   
    辛艳的双眸骤变成问号:“你认识我吗?”
    他阴着脸:“不认识。”
    辛艳舌头在跳:“我惹过你吗?”
    陌生人摇头:“没有。”
    “那你要杀我?”女音在颤抖。
    “正是!”男影靠近。
    “为什么?”女人几乎瘫倒。
    “我太苦闷,烦躁,我想找个人发泄一下!”
    “你想强奸我?” 她挪移着身子。
    “不,我连这个兴趣都没有。我就只想杀人。”
    “为什么偏偏杀我?”
    “杀美女才能使我心态平衡。”
   
    他再发狠,把刀对准了辛艳的心窝。辛艳的脸色发绿,她试图转身,可躲闪不及,连中数刀,刀刀要命。完全不认识,完全无招惹,完全没理由。辛艳就这样被人用刀捅死。她怎么也想不通,那把明晃晃的尖刀,会戳进她的心脏。
    我摇曳着目光:“魔笔显示,他后来四处逃窜。他确实不认识你,觉得生活压抑而已。你的生命竟仅仅是陌生人宣泄情绪的牺牲品。”
   
    有词为证:《孤雁儿》
    孤雁戚唳魅追尾。
    怎思量、命时背。
    无赖一声催睫泪,人味变异淡若水。
    神凝脉住,竟然乖张,风霆滚沸坠。
   
    落花犹在春已去,娇馨化腥雨。
    世间阴深遗青苔,凄然划痕长驻。
    香魂已断,人面无觅处。
    ----未完待出版---
   
    告读者: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流馨阁》在博讯连载以来,感谢读者厚爱及不少网络转载,还有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誉为“史诗般的小说,小说般的史诗。”有此评价,已经超过各种桂冠。艾鸽足也。余下的部分由出版社出版时收入。内容更加诡异复杂精彩。
    ------即将发表艾鸽长篇小说连载《夜青春》----
    艾鸽诗评300美女,描写人们的宠爱或名流佳丽,她们生活在天上。《流馨阁》写的是在阴府里冤死的300美女。《夜青春》,是描写还活着的300美女,她们的生活状态形形色色,千奇百怪,是不可多得的现代生活写照。兹此,中国天上,阴府和人间的美女文化尽收眼底。这是艾鸽续《人祭》三部曲(《死亡地带》《女人不会忘记》原名后宫和《自由的诱惑》)之后,又推出的《人韵》三部曲(《诗评天下美女》《流馨阁》和《夜青春》)。并期待与电影电视出品人及外文翻译家合作。艾鸽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2/03/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