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曾节明文集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纽约上州天气之突变,简直如东欧剧变一样突然和震撼。上周整整六天,风和日丽,春意朦胧,春天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熟料周六凌晨,狂风大作,直扫得街边的大垃圾桶满街乱滚,吹得吊式红绿灯如秋千般的晃荡,直吹得我那沉重的福特车车身发颤。翌日睁眼看时,窗外早变银色世界,狂暴的西北风,挟裹着,密密的大朵雪花,漫天地倾斜,楼下的众车像是埋在了雪里...这就是北美著名的暴风雪了。
   恰逢周末,铲雪车来不及出动,城市的交通顿时乱作一团,一个上午,Inter State上已出了五、六起车祸,有的是连环撞车。在逃过了多次险情后,我终于在夜间出事:不慎开过一个被雪覆盖的隔离带凸出部,柔雪下锋利的隔离带边缘当场击爆车胎,车身从凸出部上掠过,底盘又受重刮,在驾驶室回过神来时,闻到一股强烈的汽油味。


   车上没有备用轮胎,也没有Jack和工具,怎么办?这地方是不准停车的。我一时间不由得愣在了雪里。分把钟功夫,一辆深色的SHEVY轿车忽而接我的车尾停下,钻出一个长头宽额的年轻白人,身着深蓝色的保暖夹克,精干而潇洒。
   “嗨,老兄,你的轮胎爆了,出了什么事?”典型的美国北方口音,他的观察力很敏锐。开始我还以为他是警察,问了才知,他只是过路的,开车去接他上晚班的妻子。
   得知事由后,他俯身撑在我的车首前的路冰上,斜侧着头,向上查看发动机底的情况,脸几乎贴在了冰面上。
   “没有漏油,我不认为Engine损坏了。”他说,“你有备用胎和工具吗?”
   得知我的情后,他问:“需要帮忙吗?”
   “不,多谢了。我的朋友正在过来。”
   这不过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中国式谎言,我的本事不过是打电话给妻子,让妻子去求邻居。我讲出了这话,旋即又后悔。
   “哦,那太好了。你最好自己换轮胎,如果找拖车公司的话,他们会charge你一百美金以上。”白人青年叮嘱道。
   我的朋友,两个土耳其人驾车来了,戴着轮胎和工具,戴着扁平的东欧式便帽,他们都是身强力壮的熟练工人,他们那带着喉音的软舌腔英语,总流露出几分俄国味——这也难怪,他们都是从俄罗斯转来的难民,俄语说得比英语还好。扭螺丝遭遇了麻烦,有两颗“发芽”了,以两脚站在长柄扳手的手柄上踩松,再除下手套尽力扭,终于见效,风雪中,手很快冻得发红了,我试图给他们钱,两个人都坚决地拒绝了。
   他们的那种力量、那股的劲头,恰如苏德战争中的红军同志,哥萨克式的悍勇、淳朴、不计功利,这是一种何其巨大的力量啊!当年正是这种力量,打垮了世界陆军中最精锐的德国军团,斯大林则充分地利用了这种力量。纳粹德国是锋利的刺刀,俄罗斯则是愚钝的大铁锤,最后竟然是愚钝砸断了锋利。希特勒攻打苏联绝对是反胜为败的大错,这里面有民族性的因素,并不全然是美援的后果。
   我错看了土耳其人、低估了俄国人。每一个民族都有优缺点,但是从来没有那个民族象中国大陆人那样,溃烂得这样的大幅和迅速,冷漠到了今天这般程度。
   
   异国人的无私和同胞的冷酷,不觉将我带回十八年前的往事中。1994暑假,我从南宁回到桂林,带着空虚、失落,还有失恋,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不知为什么,有些中国人带有异国气质。她那伶俐的额头和大眼睛总有几分油画的风味,她喜欢老柴(柴可夫斯基)、王洛宾,欣赏苏俄旋律,那时候的她,就像一株俄罗斯原野上紫罗兰野花,而这株野花,曾经热烈向我盛开,但那时候我为了自己的前途,不敢分享她那南俄草原五月的烂漫,只是她于钢琴上十指间流淌出的《天鹅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在那遥远的地方》拨动了我的心弦,那琴音入魂,深藏心底,永驻心间。从艺术上说,她确是我的另一半。
   俗话说:“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等到我蓦然回首,试图寻找另一半的时候,她却如俄罗斯的冻土一般,再也犁不动了。失恋之痛,就像无底深渊,因为人的青春只有一次,青春只能对接于青春,错失知音之损失,根本是“吃嫩草”、“包二奶”等等无法弥补的,所以,因失恋而自杀的人比比皆是。(好在我后来找到了现妻,具有另一番优势;失去那朵俄罗斯野花,也算是“塞翁失马”了)
   我当时虽然没有自杀,也颓废得不得了,酒精已经失控,暑假中,时时和酒友一起开“三中(盅)全会”——桂林俚语,一种饮酒作乐方式,先喝啤酒、再喝红酒、最后喝白酒。
   八月中的一个燥热下午,朋友在桂林电子工业学院(现为桂林电子工业大学)就读的一位老兄,带着两位山东同学来“开会”,都是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子,“会场”选在电子工业学院对面的大排档。八月底才开学,这两位老兄怎么这么早跑来了?原来二位仁兄都是来补考的。这两人一个五大三粗、虎头虎脑,另一个是个精干的瘦高个,长得有点像郝海东。
   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正好借酒浇愁,于是猜拳划酒大战一番,论酒量,我在南方人中都陪末座,哪是山东汉子的对手?不到两个时辰就不省人事了。后来迷迷糊糊当中,感觉自己被人扶上单车后座,中途摔了一跤,而后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时,已置身于面纱蚊帐中,窗外夜色正澜,原来已置身于学生宿舍中。对着窗,左右两列木架子床,十一个床位,我睡在靠窗的下铺。两列床之间,七八个学生木桌拼在一起,上面点着一根蜡烛——与广西大学宿舍一样,这里也是十一点断电,其他人都睡了,那个郝海东模样的人坐在桌前看书,大概是一本武侠小说,反正不是课本。
   窗外星星点点,夏虫微鸣,桂林八月中旬夜间的微凉,悄悄地自窗蹑入,如同举着仪式上举着烛台前行的修女。啊,桂林是多么美好,南宁是何其苦热!想到一星期后我又得回到那蛮热败坏的南陲之地,我不由心烦。
   他注意到我醒了,给我端来冷水,问我感觉如何,他说:我的桂林朋友晚上“打猎”(去舞厅夜总等场所玩乐)去了。他的关心太及时了,渴得发疯,冷水胜过一切饮料,这是几乎所有酒徒酒醒后的最强烈的感觉。喝了三杯水后,我方才感受到:我的那个本地朋友竟不如外地陌生人,娘卖麻批,“酒肉朋友”,离开酒肉就不是朋友。
   他欲打开话闸子,但我却有着德国人式的安静癖好,我在南宁宿舍受的噪音折磨够受了,得设身处地着想,毕竟别人已经睡了。
   于是我们就到楼下的树林中溜达。这幢学生宿舍很大,是一幢长方形的苏联式建筑,没有阳台,走道在楼内中间,看上去如医院病房,如在冬天,阴森得就有点可怕了;但是楼外的树林却很可人:整个桂林电子工业学院的校园(现为校园西区)是一大片树林,比七星公园的树林还密,黄、白、砖红相间校舍和设施,就点缀在这林中,其间也有矮丘和草地,有一小片桂树林,但北方树种却居多,那大片的高而直的松树林、枫树林,恍若北方的校舍,在微凉的夜色中走过,不禁想起一部影片《白桦林中的哨所》,又由此想起俄罗斯来,然后忽然强烈的意识到:这电子工业学院,这一片树林,不就是她的母校吗?这朵俄罗斯野花,也曾在这松树林中,开放,而今她在哪里呢?她已经毕业了。
   心中虽然如是浮想,但我尽量不谈“敏感话题”,而与他分享山东的乐趣。于是我就吸着烟倾听,这位来自山东半岛的毛头小伙说:他老家是农村,海鲜便宜,苹果也好吃,红苹果一块钱可以买一打,那里的夏天比桂林好过,还可以下海游泳,不过夜里海水很凉...最有意思的是猪,那畜生你如果追得它急了,它会突然转身瞪着你......
   “你有女朋友吗?”我问。
   “哈哈,我的女朋友多着呢!你信不信?着什么急呀,毕业后有的是机会,现在男朋友都玩不够,顾不上想这些。”
   他就是这样单纯,只有山东人才有这样的单纯。我现在忽然觉得,早熟又何尝不是暴殄天物?大学时光就和青春一样,一生只有一次,象广东人、福建人那样的早熟和功利,就毁了青春;过早的恋爱,徒令青春色调单薄。
   北方人健谈,我们谈天说地、评古论今、谈对人生看法、谈工作前途机遇...与我犹豫不决、多愁善感不同,他属于那种“跟着感觉走”的人,但是胸中有一把“义气”的尺子。
   尽兴而归,睡了个回笼觉,他睡在我的上铺,睡得很快、微鼾阵阵。醒来后已是艳阳高照,他送我步出桂林电子工业学院这片森林公园,执意请我在校门口吃米粉。我说:我是主人,你是客人。他以北方人的干脆果决说:我愿意,因为你跟我谈得来,不要扫我的兴。
   那是三两的桂林卤味牛肉粉,是招牌的桂林风味,当时一块两毛,粉和肉的分量是泰国酸甜米粉的三倍,价格却只有四分之一。我已经四年没吃到米粉了。
   我们边吃边聊,最后他伫立道边,目送我骑车离去。那时没有手机、BP机,我后悔没留下他的信址,我甚至连他名字都不知道。这种遗憾,就象对山东半岛的珍爱一样,永藏心底。他可能没有这种遗憾,因为那就是他的生活方式。
   十八年了,不知那位山东兄弟身在何处?如今过得怎样?当年只有北方的大学才有这般热忱,也只有山东人和陕西人才有这般淳朴,如今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大陆的这种风气、这种人都已不再了,逝者如金。如今的中国人,一个比一个冷漠,无比的冷漠。1994年,“黑豹”乐队在《无地自容》中吼道:
   “不再相信,相信什么道理,人们已是如此冷漠!”
   他们今天应该唱什么呢?黑豹乐队永远消逝了,逝者如金。
   十八年前的往事,就象老狼《睡在上铺的兄弟》在吟唱:
   
   “分给我烟抽的兄弟,分给我快乐的往昔...
   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如今再没人问起。
   每当你回头看夕阳红,每当你又听到晚钟,
   过去的点点滴滴都会涌起,
   在你来不及难过的心里......“
   
   可惜老狼也消失了,逝者如金,当年的校园民谣已成绝唱。“韶光易逝,年华不永”,青春一去不回头,唯有暗夜中歌声在流淌,在地球的另一面。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二月二十七日于纽约州家中
(2012/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