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急需出台的“社会进步法案”
·通向极权独裁之路?
·智利、玉树大地震的启示?
·执政集团实行民主改革是“革自己的命”吗?
·民主是刺向毛左谎言要害的杀手锏
·从企业管理误区想到官僚专制的危害
·大国国民小国胸怀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熊飞骏
   近几年专注民众启蒙和推进社会进步事业,常听到文友发出如下抱怨:
   社会变革需要公众的广泛觉醒。我身边的人只对升官发财股票物价和孩子升学感兴趣,没人在意国家的命运和社会的进步。广大民众都在急功近利得过且过今朝有酒今朝醉,整个社会根子已烂不可救药,你一人在那里呐喊管个屁用?
   …………


   文友的抱怨不无道理:多数中华大国民平素只在意自家的小日子过得怎么样;不怎么关注国家社会大趋势和潜伏的危机;更不会关注公道、正义、真理、良知等必然影响多数人“小家庭未来”的终极价值,只有超越忍受极限的不公和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才大叫冤枉和命苦;正如韩寒在《淡革命》一文中所说“大部分中国人一幅别人死绝不吭声、只有吃亏到自己头上才会嗷嗷叫的习性”。
   飞骏这里要问一句:
   社会变革确然需要平民大众的广泛觉醒,但如果没有一个人率先在那里呐喊,如果每个民众都随大流拒绝做第一个先驱者,平民大众会有“广泛觉醒”的那一天吗?
   不会!
   社会变革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没有一个人敢为天下先;没有一个人舍得放弃个人小家庭的急功近利;没有一个人为了公民社会的“大爱”主动牺牲亲朋好友的“小爱”;没有一个人勇于用鲜血和生命捍卫良知正义;没有一个人面对公众的麻木冷漠仍无怨无悔地坚守呐喊,平民大众永远也不可能有“广泛觉醒”的那一天;社会永远也不可能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步。
   众所周知,民主政治是当今世界最不坏的政治体制。
   民主政治则起源于基督教。
   当今世界的文明发达国家基本都是信奉基督教的地区,基督教世界囊括了人类90%以上的智慧和近80%的财富。基督教能够取得今天这样无与伦比的文明成就,就是从耶苏“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耶苏传道初期,没有几个人理解他,官员富人争相迫害驱赶他;多数普通民众则把他当成傻子神经病。他终其一生只收了区区12个信徒,其中一个还当了叛徒出卖了他,和专制统治者一道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
   耶苏当年面对的“公众愚昧麻木”程度比今天严重百倍!
   可耶苏从来也没有灰心气馁过,甚至连沮丧失望也不曾有过。
   社会变革通常是从一点一滴开始的,习惯于“革命性巨变”的中华大国民对身边正在进行的点滴变革通常视而不见。
   在良心思想者的努力启蒙下,中国社会意识形态领域一样在经历虽然缓慢但却有益的变革:一个很明显的标志就是:十年前多数国民动不动就发威要用导弹“炸平台湾岛”;今天依旧如此发威的国民已变成少数,多数国民则对海峡对岸同胞的民主成就心向往之。
   “一个人的坚守”,“一点一滴的坚守”,变化虽然不易察觉,但或多或少都在起作用!
   一个国家的进步性变革并不需要“多数人的觉醒”,只要有10%的公民觉醒社会就能发生不以权力人物意志为转移的质变。
   当10%的公民真正觉醒时,剩下90%的公民如果机缘际会,一个晚上就能完成思想180度转弯。
   当越来越多的公民加入到“一个人坚守”的队列,从我做起从身边人做起,离“10%公民觉醒”这个目标就不再遥不可及了。
   人人明哲保身自作聪明的结局是整体付出更大的代价。
   1957年迫害知识分子时,农民事不关己隔岸观火,结果随后的三年活活饿死了3750万。
   1959年迫害栽赃国防部长时,高干明哲保身,国家主席助纣为虐?七年后的文革多数高干被打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倒批臭;国家主席则被诬为“叛徒、内奸、工贼”屈辱整死,无辜妻小身陷囹圄……
   类似的悲剧在中国历史上比比皆是。
   一位基督教朋友的一句话飞骏一直铭记在心:
   “做自己该做的和能做的,其余交给上帝!”
   
   
   二0一二年二月十六日
(2012/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