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王立军一语成谶!(2012/02)]
生存与超越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zt]魏东之死(2011/05)
·[zt]2011年中看内外大势(2011/05)
·[zt]中国政绩工程害得建筑短命(2011/05)
·[zt]温家宝的呐喊(2011/05)
·关于当今中国思想界纷争的一点陋见(2011/05)
·[zt]58句中国官场大实话(2011/06)
·[zt]房地产调控,再次投降?(2011/06)
·[zt]“高铁”为什么这样红?--中国基础设施发展的制度经济学(2011/07)
·[zt]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2011/08)
·[zt]有机农业实验的中国尴尬(2011/08)
·[zt]黔落马爱滋副县长供出30异性名单(2011/08)
·[zt]经济增长须辅以政治改革(2011/09)
·[zt]一个农民算账结果:我们现在实际比毛泽东时代穷(2011/10)
·[zt]反面解读薄熙来(2011/12)
·[zt]环境科学院称我国大气细颗粒物污染日益严重(2011/12)
·[zt]德国批中国对治理空气污染不上心(2011/12)
·[zt]月薪4000在苏州的日子(2011/12)
·[zt]四川一小学2957名学生都是班干部(2011/12)
·[zt]50句话告诉你50个悲剧(2012/01)
·[zt]中国人慢性病正“井喷”比世行预估严重(2012/0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王立军一语成谶!(2012/02)

王立军一语成谶!

   周力军

     1997年春,王立军对我说:“我心里很清楚,我就是当官的嘴里一块口香糖,嚼得没味儿的时候吧唧吐地上,指不定粘在谁的鞋底子下。”莫非一语成箴?

     昨天上午,我给重庆市局的一位朋友发短信,意在打听王立军近况,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一个重大事件即将降临。朋友回言说立军局长工作调动,一切很好。昨天晚上,我几乎一夜未睡,一直在关注事件的进展,今天上午,传言终于成真——

     “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据悉,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这是今天上午在网上盛传的帖子。网是更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王立军趁昨天视察学校之机驾车赶往成都,进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请求避难,致领事馆被重重包围,美方不得不将其交出,王立军迅即被押往北京云云。

     毫不掩饰地说,我的心情是沉重的,非常非常不舒服。我写下这篇文字也不是想替谁叫屈,因为人都是会变的,人的路都是自己走的。我只想记述我所认识的那个王立军。当然,我也希望“有关部门”尽快向公众坦诚地、无保留地公布真相,澄清事实。

     我的人生中与王立军有过交集,直到现在我仍然把我所了解的那个他当作朋友。1996年冬,我受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委托,前往铁岭采访王立军,在那里度过了十几天的时间,后来又数次回访,创作了十九集电视连续剧《铁血警魂》并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同名长篇小说。重庆“打黑”开始以后,包括《三联生活周刊》《北京青年报·青年周末》在内的众多媒体对我进行采访,从我这里了解王立军其人,也是因为我对那个时候的他比较熟悉吧。

     多家媒体引用我的话“当王立军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一个突出的感觉是屋子变小了,一方面因为他身材高大,另一方面因为他气场很强。”是的,这正是我见到王立军时的第一感觉。他当时是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十大杰出民警,中共“十四大”代表,铁岭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打黑英雄。“警民同心万里行”英雄事迹报告团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举行出发仪式,那位举着拳头领誓的人就是他。可谓集万千嘱目于一身,叱咤风云,前程不可限量。

     当时,聚集在铁岭等候采访的媒体还有多家,由办公室安置住在招待所,等待多日还没有见到王立军的面,因为他很低调。我是由省公安厅派人送到铁岭的,待遇自是不同,即使这样,王立军还是通过主管宣传的副局长王海洲布置,由办公室负责具体接待。当晚,局长和所有副局长设宴欢迎,我注意到,因为当天夜里还有行动,王立军以茶代酒。我主动要求随他一起行动,于是坐上了他那辆闻名的三菱吉普。说其闻名,是因为王立军爱车、爱枪,这辆吉普车经过改装,车顶前后都装上了一排大灯,在寒冷漆黑的夜里,人们远远就可以知道“王局长来啦!”

     那天的行动是到铁法市打黄,王立军亲自驾车,车速飞快,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必须牢牢抓住把手才不致于倾翻,过铁路时也不减速,车辆腾空而起,他的兄弟们被远远在甩在了后面。进入市里,汽车一头停在一家小发廊门前,两男两女正在里面闲聊,王立军冲进去,二话不说,使出一个擒拿招式将一个染着黄发的小青年掀翻在地,命令其他干警进入后屋搜查。看来这是一家比较规范的发廊,并不存在“卖淫嫖娼”,那两男两女也是店里的工作人员。大概因为是当着我的面吧,王立军不愿就这样收场走人,而是下令把人带走,其理由是染黄毛的不是什么好人。据说,当天晚上一共抓了数十人,据说其中确有卖淫嫖娼者,但是我没有见到。

     老实说,这次行动让我感到,王立军确实像我来之前听到的耳闻“有点彪”,有点小题大作,于是我提出暂不采访他,而是先“扫清外围”。随后的日子里,我不仅采访了各分局、各派出所、各大队,还采访了王立军工作过的晓南镇、大明镇的居民、矿工。所到之处,说起王立军,莫不交口称赞,许多事情催人泪下。即使这样,我还不放心,猜想这或许是局里事先安排好的。于是,我又多次私自外出,采访蹬“倒骑驴”的下岗工人,理发店的工作人员,甚至是街头的路人。下岗工人说,王立军就是“王青天”,理发员听说我是来采访王立军的,说什么也不收钱,路人说眼下的铁岭“消停多了”。当时的市长对我说:“王立军是我们的镇市之宝。”市委书记说:“要是在我的任上放走了王立军,我就是铁岭的罪人。”(当时王立军有可能调往葫芦岛市公安局任局长)。

     “扫清外围”以后,我用了一周时间对王进行密集的贴身采访。我观察他的工作,与他一同回家,与他爱人交谈,与他女儿成了朋友……我们二人同叫lijun,同年而生,但他的生日是12月,与一位伟人同日。当时的办公室主任(石家庄人)开玩笑说,现在是周力军来掫王立军了,或许因为这些原因,我们两个很快就成了朋友。

     我发现,他从来不在市里酒店请客,看我工作太累,他过意不去,期间把我拉到郊外大桥头一家又破又脏的小馆子,吃了一顿东北酱大骨。采访完成,即将分别时,他让司机买了两箱红酒,一些小菜,我们二人躲在司机的宿舍里大喝了一场。那是我一生中喝得最多的红酒,我脑子里最后的印象就是满地都是酒瓶子,王也是我一生中见过酒量最大的人。第二次采访他时,我们已经无话不谈,临别前他把我拉到远离铁岭的抚顺市洗了一个澡。无独有偶,当剧组到达铁岭筹拍期间,他安排演职员进过一次舞厅,安排好后他便转身离开了。那时候,他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决不会出现在桑拿、舞厅等类似的场合。

     也就是在抚顺的澡堂子里,我们二人赤条条坐在热汽蒸腾的水池中,他说了那句一语成箴的话:“我心里很清楚,我就是当官的嘴里一块口香糖,嚼得没味儿的时候吧唧吐地上,指不定粘在谁的鞋底子下。”我注意到,说完时,他急忙用手捧水抹脸,我知道他流泪了。接着他又说:“人们都说英雄流血不流泪,我现在是流血流汗又流泪。”让我对他这些话产生深刻感受的是,当巴特尔导演率领整个剧组来到铁岭,准备开拍时,突然接到省公安厅的一纸通知,其中两条是这样说的:“建议不要拍摄此剧。”“如果一定要拍,也希望不要在辽宁拍摄。”。于是,几十号人拉着巨多的设备,转往兰州。在飞机上,巴特尔幽了一默:“一群极力要讴歌公安的人,被公安从大东北撵到了大西北。”

     现在回过头去看,王立军从那时候开始就是一个争议不断的人物。这从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的确有人不喜欢他。我知道,这种不喜欢主要来自于他那股子“彪”劲儿。

     比如,一方面他对兄弟们说的是“你们跟我上!”,而决不会说“你们给我上!”另一方面又特别钟情于“戏剧化”的情节,对付几个走私犯也会兴师动众,也会身穿黑风衣跳到汽车上先冲着天空发射一梭子弹;一方面他对待媒体非常低调,另一方面也会对我没有用他的真名创作剧本和小说感到失望(我用的是他的蒙古族名字乌恩·巴雅尔),为不能像武和平那样自己演自己而失落;一方面打黑除恶毫不手软,另一方面也有一些黑帮人物的陷落让人感觉证据牵强;一方面他会在死刑犯临刑前夜单独探望,另一方面也会让那些他痛恨的死刑犯“留到最后一个走”……

     这里还有一个小故事,我们在兰州拍摄期间,王立军前来探班,酒桌上说起他与铁岭黑帮头子的第一次照面:“那天下着大雨,他从酒店出来,身后带着数个保镖。我从汽车上下来,淋着雨站在他面前。我们两个对视了足足好几分钟,他终于避开了我的目光,灰溜溜地走了。”听罢,全组的人都埋怨我,说这么好的情节为什么不写进剧中?我只能笑笑说,这是香港黑帮片里的情节。

     我必须说,王立军太聪明了,他自己设计警服,设计专门的警用标识,获得过多项专利;他的诗格律严谨,昂扬励志;他的书法峻奇雅致,文气灿然;他机智幽默,出口成章。铁岭人赵本山在春节联欢晚上表演的那个“蛇穿马甲”的笑话,第一次听到是王立军拿来调侃我的(当时我穿了一件大红的马甲)。他说过,等我退休以后我就写书,我这一生太多很多与众不同的经历,一定会非常吸引人……

     现在看来,他正在经历此生中最波澜跌宕的一章。

     近年来,与王立军的交往渐渐少了,只在春节给他发个短信问候,收到回信的时候不多。重庆打黑开始以后,有著名导演曾约我一起做一个电影,我当时说:“政治这潭水太深了,我还是绕开走吧。”

     我要说,当年的王立军确实是英雄,后来的情况我不了解,现在我不明白,既然心里清楚,又为什么让别人可劲儿嚼呢?

   

   周力军再撰文:我为何要忆王立军 兔死狐悲? 蒙网友指点,被新浪小秘删除的《王立军一语成谶》一文又找了回来。在此,我想有所说明。

   我再次重申,我不想为谁呜冤叫屈,却也不想落井下石。我有我做人的原则,正如我对台上的人从不主动打扰,而当他下台之后我却要请他吃饭一样。我对王立军的态度也是如此,我们的交往发生在他还没有成神之时,当他走上神坛以后我自觉地退到远远的地方,如今他从神坛上走了下来,我却想告诉大家他其实是个人。

   每一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的,谁也无法代替。我们不能历史替换现在,当然也不能用现在掩盖历史。我对“唱红打黑”有自己的看法,也多次表明了态度(大家可以从我的微中了解),与很多人有所不同的是,我因为与其中的主角有交情,内心的伤感尤其强烈。这样的心情,相信每一个还把友情当作人类基本情感的人都会理解。有个成语“狡免死走狗烹”,还有个成语“兔死狐悲”,前者或许是王立军,后者可能是我们很多人。

   了解一个人的经历,为的是更好地观照现实。了解王立军的过去,更大的意义在于可以让大家看到事件后面的悲凉。在现有体制下,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这包括那些制造不安全的人。尤其当你只是一个草根的时候,你要莫在别人的嘴里嚼着,要莫粘在人家的鞋底子下。王立军事件不管真假,它的意义或许要若干年以后才能完全看出来。

   我不是五毛,也不是公知,我只是热爱网络,因为这是屁民们唯一可以发声的渠道。但我也深知网络是一潭混水,绝大多数人被某个热点事件裹挟其中,人云亦云。有人在这里骂三妈,骂狗,骂“婊子”;有人籍此从打假者摇身而变为假打者;有人籍此从气功斗士变成五毛斗犬……实在是热闹非凡。我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但我必须有态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