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秦永敏文集
·作者秦永敏小传
·敦促允许刘晓波领诺奖书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出狱声明
·关于救助李旺阳情况的原始资料
·秦永敏致海外和国际朋友的感謝信
·创造——发散思维与收束思维的统一
·坐牢专业户再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秦永敏将在适當时机以民主党人身份與当局展開对話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就日本大地震致日本国会议员牧野盛修
·為刘贤斌在遂宁法院闪亮登场喝彩
·沉痛哀悼华叔(司徒华)逝世
·人权简訊:雁南飞获自由陈云飞也获自由 姚立法仍被严控
· 中国民运五“一”工程规划
· 中国工运的现状与展望
·民众威慑是民主政治的基石
·评江泽民哈佛讲话
·告全国工人同胞书
·祭高清明文告
·和平宪章
·铁打的牢房流水的囚犯
·美蒋特务朱锦泉
·搭档——囚犯与看守的故事
· 秦永敏就隐私权、通信权、私人住宅权一再横遭侵犯发出的
·铁打的牢房流水的囚犯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二)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三)
·权力至上的和谐对权利至上的和解
·秦永敏关于财务、金钱、转款的紧急声明
· 民运队伍宽容至上
·二律背反
· 湖北省汉阳监狱长期让犯人冒高污染从事毛织生产
· 漫谈《和平宪章》与《零八宪章》之同异
·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四)
·受邀新浪博客
·关于新疆问题的对话
·“7•20事件”与武汉的“造反派”和“保守派”
·和平转型系列之一 论中国和平转型的必然性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一章)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 前言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论和平转型与革命和暴力的关系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三章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章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四- 论今日中国的和平演变现状
·吴乐宝遭到正式逮捕,蚌埠民运人士全力救援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五 论和平转型的领导力量
·秦永敏紧急通报
·北京公民参选团的历史意义
·北京市公民参选人参选新闻《号外》(1-8)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六-论和平转型的主体力量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七——论良性互动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四章)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八-论将中国国家权力
· 前人民代表姚立法谈选举和被非法软禁情况
·廖祖笙在广场卖房被绑架拘留五天自感有生命危险
·吴丽红出狱又生波澜,没到时间就被旅游——起诉朝阳公安反被判行政拘留十五
·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之九(结束)充分条件是强大而稳健的反对派崛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在昆明被公安带走
·政治犯许万平受非法刁难,又没能见到探监的家人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第二次选民小组会上野靖春再次受到当局压制
· 30网友探视陈光诚被“打个落花流水”
·北京第二公民参选团参选热况
·高阳劳教所找徐义顺谈判徐义顺拟明天上访司法部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受国宝威胁
·徐义顺上访司法部受阻 及 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秦永敏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主持人不择手段违法,参选人千方百计参选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在法院
·付月华反强拆报道之二
·湖南新化一中数学教师罗美华因煽动罪已经拘留十一天
· 2011.10.29快讯 7 则
·郑重转发胡石根先生关于救助王国齐的呼吁书
·2011.10.30简讯 3则
· 祭聂敏之文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被法院判行政拘留十五天
·2011.10.31简讯 3 则
·2011.11.1简讯 3 则
·秦永敏关于变更住址、电话以及电邮的通报
·刘萍探望陈光诚在沂南县双堠镇派出所的遭遇
·答 张三一对“论和平转型”的评注
·2011-11-7人权简讯 5 则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关于有人冒充本人用电邮传播病毒的紧急通报
·2011-11-8人权快讯二则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五章《此情可待成追忆》
·角马抢渡马拉河 ——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探望陈光诚蒙难记
·民运女杰、“自由女仁”王译——程建萍出狱记
·2011-11-11人权简讯 三则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人被拘留十五天后出狱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在吴丽红家聚餐畅谈
·2011-11-12人权简讯 五则
·山西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一宗国有土地的操作拍卖内幕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张小玉探访团被拦车并遣返至天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前言 (一)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
·李旺阳及其家人饱受迫害之惨况
·秦永敏门口再次被安装大量监控器 电脑受攻击电邮地址被黑
·江苏无锡吴世明因强拆本人致伤其父至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秦永敏
   
    导言
   

   早在一九九三年,我就在自己起草的当代中国大陆第一份纲领性民运文件《和平宪章》中,开宗明义的阐明了这一观点:
   
   “(十几年来,大陆上的经济体制发生了巨大变化,对此我们深表赞赏 。然而,正如当代世界历史事实已充分表明的,市场经济的迅猛发展必然要求实行多元化的民主政治。鉴于当前世界结束冷战,走向新秩序,鉴于所有中国人都关注中国未来的和平发展,我们特提出本宪章。)
   
   古今中外政治制度转型的各种先例,使我们不能不对中国下阶段的历史进程忧心忡忡。既然多元化民主政治是不可阻挡的历史必然,那么,我们不能不问:这一进程在中国究竟将以和平方式还是以非和平方式进行?
   
   我们深信,中国大陆政府当局中,有历史洞察力的人士也同样认识到了上述问题及其迫切性,因此,历史的经验教训,尤其是前苏联和东欧正反两方面的先例,完全足以使我国大陆仍然充满对立情绪的朝野各方达这种共识:
   
   中国大陆从一元化走向民主政治的历史性变革,只有在政府当局有诚意的情况下,从上而下地程序化地和平进行,才能将其负面影响——即对民众社会经济生活的破坏作用,降到最低限度!”
   
   将近二十年过去了,这一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而且变得相当迫切了,为此,本着为万世开太平的豪情壮志,本着忧国忧民之心,本着为全中国所有人负责任的精神,从现在开始,我们将持续不断地提出关于和平转型的各种意见和建议,希望有识之士和我们一起来努力,希望朝野双方倾听我们的意见,希望在人权至上的原则下开展良性互动,希望通过全民和解,来共同完成宪政民主制的建构。
   
   
   
   
   一 问题的重新提出
   
   韩寒12月23至26日在其博客上接连发表博文《谈革命》、《说民主》和《要自由》,一石激起千层浪,无论在反对派,在异议人士,在民间,还是在官方,都引起了强烈反响。
   
   公开谈论对中国现政权进行革命的可能性、必要性问题,是一个极大地好事,表明朝野上下、官民人等都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今日中国正处于大变革前夜。
   
   这里,最引人瞩目的是中共喉舌《环球时报》连出3篇评论力挺韩寒,《人民日报》也在26日发表的“苏联解体20周年”的社评《主动把握历史的未来》中谈及暴力革命,认为“暴力革命无法解决社会发展问题”。今天的中国最反对革命的居然是靠革命起家暴力夺权的中共,《人民日报》上述文章大谈西亚北非的现实时强调,发展问题无法通过暴力革命来解决,最终还是要回到以稳定求发展、以发展促稳定的路径上来。
   
   在我看来,尽管中共正是靠革命暴力夺取政权的,在今天,它反对“革命”的态度和说辞还是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决不能因为它正在享受着“革命成果”而不分青红皂白的一概否认。
   
   两千五百年前老子就说过:“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已而用之。//////杀人者众,以悲哀立之,战胜,以丧礼处之。”其时的著名贤人伯夷也说:“以暴易暴,不知其非。”无论(暴力)革命的目的是什么,结果怎么样,总之社会要大动荡,人民要大流血,志士仁人要大牺牲,故虽然不宜一概的反对之,更不宜轻言之。
   
   现在的问题是,中共当局为什么要反对革命?在野人士又什么呼唤革命?
   
   撇开那些浮面的理由,归根到底,是因为中国没法抗拒世界潮流,必须实行和市场经济相适应的宪政民主制!
   
   所以,如果能以和平的方法实现宪政民主制,就根本无需借助暴力革命这个马克思所谓的“助产婆”。
   
   当然,如果不能和平的实现宪政民主制,那就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应该说,我们是当代中国第一批正式提出以非暴力革命的方式实现宪政民主制主张的人,这样,在官民一起大谈是否要革命,是否能避免革命,是否会发生革命的时候,我们不能不更加强烈的呼吁所有中国人:和平转型才是最符合全体中国人和整个中国社会根本利益的方式,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需要拿出决断的时候,让我们一起来为中国和平的实现宪政民主制而努力吧!
   
   
    二 足以代表官方的态度
   
   韩寒博文《谈革命》、《说民主》和《要自由》问世后,中共当局破天荒作出了强烈的反响,虽然不是正式出面,无人不知,环球时报/人民日报是中共喉舌,没有当局的允许,它们是不会随便发文的,何况也不是一篇,而是两报相对,遥相呼应。
   例如本来常发偏激之论的环球时报在《韩寒博文引争议是中国之幸》一文中就说:“韩寒的一组博文引发社会舆论的兴趣和参与,这是好事。同意他也罢,反对他也罢,部分同意部分反对也罢,重要的是大家有同等权利和机会参与讨论。像革命、民主和自由这样永不过时的话题,只有一家之言,只有一个标准答案反而奇怪了。和自然界的规律一样,在寻找国家进步的探索中,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才是春。”
   只要我们不因人废言,这些话是没大错的。但我们要听其言观其行,如果当局一边面对革命再起之势借有人不主张革命大唱言论自由高调,一边面对和平的民主运动活动家大打出手,那么,长此以往必将事与愿违。只有国家以此为执法标准释放陈西陈卫以及所有言论犯如刘晓波、高智晟、刘贤斌等,那中国就确实可以免除暴力革命之痛了!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对官刊上的这些表态表示赞赏,因为至少它摆脱了当局从前那种真理垄断者嘴脸,说出了一些自由国家的社会常识。
   韩寒是一个作家,只是想到哪就说到哪,也就是一个异见人士,并不是实践者。因此,他怎么说都是他的个人自由,社会需要这种自由表达个人意见的人,无论他说好说坏说对说错都没关系,除了法律责任,他没必要对自己的说法负其他责任。中国的问题不是韩寒说错了什么,而是韩寒这种人太少了。真理越辩越明,言论越自由各种不同的意见就越多,正确的东西只有在大量的错误中才能诱导出来。
   我对自己的定位和韩寒先生不同,作为一个民主人权活动家,自从1970年因为写日记文章和拥有中外文学名著打成“反革命”,四十多年来一直在为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奋斗,我的一切活动有一个鲜明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实现宪政民主制。
   这样,在我看来一切可以推动中国向宪政民主制前进的努力都是值得嘉许的,一切有助于此的因素都是值得肯定的,一切符合宪政民主制的做法、行为、生活方式都是没错的。
   对我来说,在这一基础上看待革命问题,就比较容易做出有原则的判断了。
   我们再来看看官方的另一篇文章。
   《 人民日报 》( 2011年12月26日03 版)的国纪平文章《主动把握历史的未来》虽然是哀悼苏联之亡的, 该文提起了第四波民主化浪潮的影响:
   “对照1991年和2011年,我们找到这样两个“交集”:中国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消失,西亚北非地区陷入动荡。尽管两件事相隔20年,但是一些人探寻“传导效应”的目光没有变,把祸水引向中国的邪念也没有变。” 
   通观全文,作者一方面承认共产实验的彻底失败,一方面又为作为共产制度余孽的中国这套体制的延续寻找存在理由和出路。
   可笑的是,这家伙开出的药方却还是已经失效的“改革开放”:“中国过去30多年的快速发展靠的是改革开放,中国未来发展也必须坚定不移依靠改革开放。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
   显然,既想主动把握历史的未来,又不愿意认同宪政民主制,其结果只能是事与愿违。
   那么,官方人士是否有进一步的解答?
   有!
   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刊发了记者王渠谈“民主是好东西”一文,文中说:“环球时报舆情中心抽样调查结果:北京、上海、广州等7个主要城市77%的受访者,认为民主是大势所趋,近90%的受访者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
   
   须知,在中国,除了中共之外,是不允许任何中外机构和个人搞政治性的民意调查的!
   
   所以,这一调查,即使不代表中共,也代表中共的某些势力或者至少是某些要人。因此,它的意义即使不必高估,也没有理由低估。这真是前所未有的官方认识,对此我深表赞赏。
   
   当然,里面的很多具体看法我无法认同,但无论如何,官方承认中国90%的人认为民主好,而且77%的人认为民主是大势所趋,这就使中国已经不是要不要民主的问题,对官方来说,“全面专政”“四个坚持”“五个不搞”也已经成为历史,只剩下一个要什么样的民主,以及怎么走向民主的问题。
   
   若果如此,中国官民之间就不再有“是要民主,还是要专政”的原则分歧问题,而只是一个方法问题——个要什么样的民主的问题。可想而知,虽然中共宣称自己代表最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其实这只是一个搞笑,但无论如何,对它的明智之士来说,总不至于愚昧到要和90%的中国人为敌的地步吧?
   
   既然无论是我这样的政治反对派人士,还是“近90%的”中国人(这些受访者应该是具有代表性的),都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就连记者本人和他所代表的中共的某一方面甚至可能的话中共整体也已经被迫这样认为,那么,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中国下一阶段走向民主化的进程会大大加速应是无疑的。
   
   当然,我注意到了中共魁首不久前关于“敌对势力”和“西化图谋”的说辞,也看到了我的朋友二陈因此罹狱,但是,我更看到了他说此话两个月来当局上下居然没有多少鹦鹉学舌,而这在从前是不可想象的,它表明了什么呢?是否说明就是在体制内,完全脱离今日中国社会现实的东西,哪怕是“最高指示”也响应者寡?虽说另一方面“善政难出中南海”也是事实。
   
   无论如何,中共官刊能说出90%的中国人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应该证明中国人已经形成了要民主的共识,中共官刊能够正视这一点,则表明中共内部的理性派已经知道对今天的中国来说宪政民主制是不可抗拒的了!
   
   四 民间的回应
   
   另一方面,本来指望韩寒出来领导革命的激进人士却愤怒了。
   
   一时间,对韩寒的各种指责铺天盖地,他们原本对这个成为新兴传播工具弄潮儿的幸运青年寄予极大地期望,以为他靠和当局顶撞出了名,在这个中国向何处去的关口一定会挺身而出高呼革命,甚至投笔从戎跃马横枪,结果他却说出那么多四平八稳的话来,并且立即得到了当局罕见的高调赞许,于是乎,各种非议乃至谩骂都冲他而去,好像他突然从革命领袖成了叛徒。
   
   这里,为避免给国内的被引用者找麻烦,不妨看看海外的说法。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05日 转载曹长青《从梁启超到韩寒》一文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