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乌坎改变中国]
秦永敏文集
·异议人士石玉林在武汉受骚扰驱赶
·异议人士石玉林被宜昌国宝约谈 宜昌异议人士被广泛微妙警告
·宜昌在汉异议人士石玉林连接三天被约谈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
·坐牢专业户第五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王有才题字:看那秦永敏多混蛋(电邮三封)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传奇女士野靖环
·通报
·秦永敏紧急声明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一)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一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二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三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五号)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9号)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王喜凤:高考黑幕及背后的根源浅析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文之四:离奇的蜜月之旅——“法制学习班”
·王喜凤:启蒙宣传、民运实践和维权运动的三位一体化整合
·王喜凤文之六:言论不自由之现状及公民应对之策
·王喜凤文之七:和平转型下的中国政治改革问题浅探
·王喜凤文之八:今天两次被当局找去的经过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王喜凤文之十:艰难的心旅
·王喜凤文十一:改革的式微与公共参与的契机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正义观念体系的范式更替——简论社会正义(第五篇)
·八仙岛记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坎改变中国

   乌坎改变中国
   秦永敏
   乌坎改变中国,就是和平抗争改变中国。
   
   乌坎改变中国,就是平等对话改变中国。

   
   乌坎改变中国,就是一人一票改变中国。
   
   一些人把“和平转型”视为当局的施舍和祈求当局的施舍,这完全不符合事实。和平转型就是民众以不流血或者少流血的非武装革命的方式和当局苦斗——往往更加困难,迫使当局一步步还政于民,从而完成从专制到民主的转型。这种方式不仅可以减少社会代价,而且其本身就是开启民主政治,使民众广泛参与,包括老弱妇孺,具有全民自我启蒙和自我拯救的意义。而暴力转型的过程则相反,多数民众不能参与,特别是老弱妇孺,不仅不能参与,而且会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如此,要实现全民参政也就更难了,至少被推迟了。
   
   乌坎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中国和平转型的范例。
   
   首先我们来看乌坎的和平抗争。去年9月21日,全体村民奋勇起来反对强征土地,掀起轰轰烈烈的维权抗争事件,最终忍无可忍的民众将众党官及公安赶出村。随之,大批防暴警察涌进村内,殴打村民,不分男女老幼。之后,当地政府尝试安抚受伤村民,要求他们派出13名代表,进行调解。但某些官员提出另一方案,要重新控制该村,由此再度激起民愤。12月9日,4辆没有挂车牌的面包车开进乌坎,抓走了5名村民代表。之后,当局发动突击,一千余名武警试图进入乌坎村,村民在村口拦截,其间村民受到催泪气体和高压水龙的袭击。最后公安撤退,但封锁了村子。12月11日村民代表薛锦波猝死于关押中,当局宣称死于心脏病,然而他却满身伤痕,而且当局拒绝将尸体交还家人。乌坎村几千名村民继续与武装警察对峙,阻止他们进村。最后警方后撤三英里,设置路障,禁止向村内供应粮食和饮用水。乌坎村的渔船队也被禁止出海,村民也被禁止离村。
   
   在这一过程中,乌坎村民只是被动地行使自卫权利,只是固守在自己的村庄里,而且没拿枪支。乌坎村民的抵抗可谓英勇顽强,老弱妇孺齐上阵。整个过程,有肢体冲突和暴力,但是乌坎村民的抗争大体上是和平的,是非暴力抗争。
   
   其次我们来看乌坎的平等对话。由于乌坎村民的奋勇抵抗及国际舆论,当局最后不得不放弃武力镇压,破天荒地由中共广东省委与乌坎村民平等对话。乌坎村民的诉求包括三点:一、释放被捕的村代表;二、无条件撤除村口路障和武警;三、对薛锦波遗体进行尸检,并允许记者参加。如果二十四小时未兑现,村民即于后天(12月22日)再上访。
   
   12月21日上午,乌坎村代表林祖銮与广东省委副书记、乌坎村事件特别工作组组长朱明国在陆丰市政府会面,当局答应农民的三项要求,承诺:释放三名被捕青年村民;再次对薛锦波死因进行确认,并尽快交还遗体;承认临时理事会合法。但是朱明国没有承诺村民的收回土地所有权和停止相关地产项目的要求,但承诺查明事件真相,“涉及哪一级就查办哪一级”。对此,林祖銮予以谅解,认为事件不可能在一个上午全部解决。事件妥善解决。
   
   据凤凰网报道:汕尾党政信息网刊登了朱明国的讲话,称组织者和挑头者“如果仍顽固不化,继续煽动村民与政府对抗,死心塌地为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必当追究”;但在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刊登的朱明国讲话要点中,并无上述表述。
   
   以上情况表明,谈判进行得非常艰难,但双方都作了妥协,尤其是村民做了很多让步,而且他们也无法保证当局的承诺能否不打折扣地兑现。但是,乌坎村民毕竟破天荒地在中国争得了和中共省级政权平等对话的权利,并且达成了协议。这是中国当代一大政治突破,为中国走向以官民对话,和平解决社会冲突指引了方向,打开了大门,开辟了通道。
   
   最后我们来看乌坎的一人一票。2012年2月1日,作为乌坎村民斗争的第一个制度性成果,乌坎村进行了选举委员会的选举,也就是为3月1号的正式选举做准备的选举。
   
   至此,村内再没挖坑设障的紧张气氛,村民也不再咬牙切齿,一些村民开始说“官腔套话”,提及政府时支吾以对,说“相信党会处理好问题”,有不少村民在被访问时遭乡话叮嘱“不要多事”。乌坎变了,之前“还我祖先耕田”的旗帜,如今换上“拥护共产党”。领导乌坎村民抗争的林祖銮,也闭门谢绝采访。这些情况表明,当局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重新从精神上控制住了这个村庄。
   
   但重要的是,村民仍然兴高采烈地挂起“乌坎村委会重新选举工作计划”的宣传牌挂,宣布3月1日举行村委选举及进行公正选举的要项。一万多名村民有了选举权,村内当眼处张贴了“积极参加选举,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等字幅,村民们为争取到村委选举权感到自豪与雀跃。
   
   另一方面,当局也甚重视乌坎村的选举委员会选举,省、市政府官员先后入村,并派来大批武警维持秩序——而不再是镇压。显然,当局十分担心乌坎民主选举会导致骨牌效应,令其它地方效尤,引发政治动荡。但是,在国际媒体的关注下,政府又不能阻止乌坎村的民主选举。事到如今,当局绝不可能再把乌坎拖回去,也无法阻止它对周边乃至全国产生巨大影响。
   
   日前,乌坎村选举委员会的选举已成功举行。由于这次选举相对公平,尤其这是在中国第一次实现了一人一票,因此附近乡村都派人前来取经,而且全国各地的学者、维权人士、参选人士也纷纷前往观摩,并发表了大量的报道和评论。
   
   自然,这次选举也吸引了大批境外传媒,包括美国、英国、法国、荷兰、日本、新加坡及香港的记者蜂拥而至,从而形成国际舆论监督。国内外媒体的报道,客观上扩大了乌坎事件对中国社会民主化转型的引导作用。
   
   政治是众人之事,是众人之“分饼”,有关每一个人的命运。须知,在世界民主化进程中,农民素来被视为消极、落后的群体,但在今日中国,农民却走到了民主化的前头。
   
   既然乌坎村民以和平抗争争得了平等对话的权利,争得了一人一票,那么号称是启蒙者的知识分子们,为什么不能以和平抗争争得平等对话的权利,争得一人一票?按说在历史上,工商业带动了民主,那么中国的商人、资产者、工人、市民为什么不能以和平抗争争得平等对话的权利,争得一人一票?
   
   我相信,今日中国,体制内外,举国上下,一起效法乌坎人民以和平抗争争得平等对话的权利,争得一人一票的时代已经来了!我相信,无论还会发生多少曲折,甚至倒退,乌坎已经改变了中国。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2/0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