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1945年2月
   
    
   
   1945年2月4日

   
   1月30日,周恩来在重庆外交部长宋子文的办公室同国民党代表举行了一次会谈。
   
   王世杰代表国民党提议可有一个民盟代表参加政府,但他不同意召开各党派会议。
   
   周恩来讲话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并要求召开国民大会。
   
   尽管赫尔利积极进行调解,周恩来拒绝作出让步。
   
   赫尔利说他想回美国了。
   
    
   
   1945年2月6日
   
   毛泽东并不反对冻结同重庆和华盛顿的一切外交活动,但是他又怕输了这场赌博:如果苏联不对日本开战,那怎么办!
   
   中共领导老在捉摸这样的问题:苏联在远东的地位增强了,从而产生了力量的重新组合,并必然导致中共地位的巩固,因而该指望谁呢?是美国?还是苏联?
   
   想到延安的事情,我不由回忆起一个法国人讲的话:“谎言就像赝币那样,由罪犯制造,而由最诚实的人来传开。”
   
   中共官员逐渐为民族主义和“现实的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教条所征服,成了毫无原则的人。毛一贯正确,全知全能,像活着的上帝一样受到崇拜。
   
    
   
   1945年2月7日
   
   在我弄到的外国记者关于延安之行的报导中最说明问题的一篇是西奥多·怀特写的,它刊登在1944年12月18日的《生活》杂志上。在这篇文章中,我们的意识形态对手强调了某些事实,这很有意思。从特迪·怀特的文章中可以看出,他们明白无误地抓住了中共中央主席修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要害,就是他对“西方马克思主义教条”的抵制。旁的不说,在这种抵制的背后滋长着毛泽东的反苏思想。这对《生活》杂志的尊敬的订户是最关重要的论证。毛对由“只不过是个留声机”的人重复着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教条”的危害性的评论,最明显地证实了这一点。整风之后我懂得了,中共中央主席所指的“留声机”唱的就是被毛泽东和康生所压垮了的中共国际主义派所主张的原则。
   
   这篇文章也证实了毛泽东蒙蔽舆论得逞,掩饰了八路军对日本侵略军作战的真实情况,夸大了据说是反映这一斗争的数字。特区对外国新闻界谎报消息所作的努力产生了效果。
   
   有一篇全面评述中共军队抗击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文章就是这种努力的一部分。这篇述评去年由叶剑英向外国记者宣读过,后来由延安“解放出版社”出版了。述评中的数字已成了正式材料。这些数字不仅为外国记者所引用,而且观察组的官员也在引用。毛泽东想把它们载入史册。按这些虚假的数字来看,毛集团在抗战中取得了重大的胜利。怀特在文章中反复提到了这些数字。
   
   我们的意识形态对手证实了毛泽东从事党的活动的特点就是修正马克思主义,他们说到毛泽东的“顽固不化的实用主义”时所用的词句最准确不过地说明了他的政治观点的本质。实用主义抹杀知识和信仰之间的差别,是主观唯心主义的变种。按照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说法,实用主义为武断地伪造科学铺平道路,给反动的哲学思想提供基础。
   
   像怀特这样的文章,对美国政客和商人的未来活动可以说是开辟了一个“新的淘金区”。
   
   中共领导会见怀特并不是轻率采取的行动,他们对这位年轻的资产阶级记者透露消息绝非偶然。他们利用美国是苏联反希特勒战争中的盟国这一特点作为幌子,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走了这步棋。毛泽东利用这种同盟关系来达到他反苏和反布尔什维克活动的目的。
   
   中共领导通过《生活》杂志对美国商界宣布了他们的政治和经济纲领。在一定情况下这是一个不能漠视的诡计。
   
    
   
   1945年2月8日
   
   毛泽东接到了周恩来的一封电报,谈到了有关谈判的详情。周恩来同赫尔利、宋子文、王世杰和张治中会谈了几次。
   
   蒋介石不想放弃一党专政,而赫尔利劝他不要如此。赫尔利承认国民党领导人关于民主的讲话是空谈,他错把宋子文和王世杰看成是自由派了——他们跟蒋介石一样死抱住旧事物不放。
   
   赫尔利建议改组军事委员会,把美国的、国民党的和中共的军队统一起来,任命一个美国人当总司令(来指挥中共所有的军队,包括在敌后作战的军队),国共双方各派一人担任副司令。
   
   周恩来说这种解决办法是不适当的、不公正的。
   
   赫尔利要求周恩来理解他的用意。赫尔利警告说,除非问题确实获得解决,否则他要向罗斯福总统报告他的使命已告失败。但是,假如他们真达成了协议,美国总统也许会访问中国,以便亲自与闻协议成果。
   
   宋子文告诉美国大使说共产党想要夺取全国政权。
   
   赫尔利甚至并不反对支持中共提出的在国民党高级官员看来是过分的要求,但他怕让步和协议会被苏联钻空子,因为据说苏联想夺取中国。
   
    
   
   1945年2月9日
   
   在会谈中周恩来提出了一项新建议。如果这个建议被采纳,中共军队就会因得到美国根据租借法案提供的武器而大大加强,并能实现它对全国武装力量的控制。
   
   在重庆会谈过程中他们为争夺权力而进行了斗争,把民族利益抛到了九霄云外。谁也不认真地想想抗战,而日本则继续在中国侵占新的领土。他们把抗战的希望寄托在苏联和美国身上。重庆和延安正在拼命讨价还价。
   
   我老是要关注形势,这何时才能到头?我日夜都处于紧张状态,脑际时刻萦绕着延安的人和事。而我一直是单枪匹马地在这里工作。
   
    
   
   1945年2月10日
   
   我同安德烈·雅科夫列维奇一起散步了一个钟头,把压在我们心上的事都谈了出来,说了不少消息。
   
   我对奥尔洛夫讲了最近的消息和事态发展。他沉默不语。
   
   我说,现在有一件事使这个湖南人等得焦心,这就是一个半月之后要满期的苏日中立条约的命运。莫斯科是否会废除这个条约?——这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在折磨着你的病人。假如条约废除了,我们就要开始对日作战。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又有完全不同的机会了。美国人依靠蒋,同时又用一切力量来控制毛。按毛的看法,事态发展的进程将会使他作出正确的抉择。
   
   雅科夫列维奇说:“我的病人担心他的健康,精神很紧张。”“江青在这方面表现得也不比毛强。每周都要把我叫去几次。他们就是为心律不齐、身体虚弱而着急。但我觉得,要是我们能有他们那样好的身体就不错了。”
   
   中共中央主席决定把周恩来从重庆召回。形势在这么发展:蒋介石总统竟出人意外地准备对延安所坚持的若干问题作出让步了。
   
   召回周恩来的电报已发往重庆。让周再留在重庆就有危险了。蒋介石的让步会公诸于众,而中共中央主席则继续在对于国共两党的协定草案置之不理。再这样耍花招,会使得延安领导人的政治骗局有暴露的危险。事实上,延安一方面呼吁和解,一方面不肯妥协。
   
   延安现在必须决定如何才能做到在不违反公众舆论的情况下能使蒋介石失面子,而中共又不用作任何让步。周是这里的主要顾问,他享有第一号外交家的盛名。
   
   事实上,延安的顽固态度还有另一层意思:日苏条约的命运到底如何呢?如果苏联宣布废除条约把关东军打垮了,那么作出让步合算吗?在此情况下,靠莫斯科来取得一切政治的、物质的和军事上的利益不是更省事吗?
   
   中共中央主席对我不止是亲切而已。任弼时对我说:“我们都是他的老战友,可是比起我们中的许多人来,也许你更受到信任。”
   
   正如卢梭说的:“他们把自己的弱点变成了长处。”这贴切地说明了毛泽东行为的典型特征,他不惜拿自己的背信弃义来进行投机。
   
   他为了迎合苏联,唱着“长沙的旧歌”——我一直是联共党和苏联人民的忠实朋友。
   
   使自己的卑鄙俨然成为美德,在这方面毛泽东是很有经验的。
   
    
   
   1945年2月11日
   
   在毛的接待室里经常能见到一个值勤的卫兵,他时刻注意着来访者的一举一动。带着毛瑟枪的卫兵就在窑洞上方埋伏着,许多公开的或秘密的步哨守卫在通往住所的各条路上。对住宅前面的所有树木都精心加以保护,这样,从飞机上往下看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昨天,中共中央主席在和他的少数同事议事时说,同重庆妥协尽管令人遗憾,但难以避免。可是,在四月中旬莫斯科的意图见分晓之前不应该妥协。
   
   “四月中旬之前,要尽一切可能维持重庆谈判的不即不离的局面。”这是中共中央主席给他在国民党那里的代表们的指示要点。
   
   前几天,中共中央主席通过我发出了一连串的电报。他装作忠诚,把一些塞满数字以及他同国民党的关系和他揭露美国的诡计等内容的电报发往莫斯科。
   
   认为毛泽东不懂什么那就错了。他全面研究了有关东方的材料。他阅读了大量的报道、报告、军事评论和其他文件,并加以融会贯通。他对当前与中国有关的问题有透彻的理解。
   
   从思想领域来说,他只知道中国文化和历史。他特别喜欢中国的古老文化,无疑他认为它比其他任何文化具有无可争议的优越性。
   
   中共中央主席在一份电报里说,蒋介石及其一伙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美国的援助上,重庆催促华盛顿尽快开始把盟国的军队输送到中国来,蒋介石的目的是要用美国佬的援助来整编他的军队,给它装备最新式的武器,并将步兵机械化,云云。
   
   中共中央主席说,华盛顿的目的是要套住中共。蒋介石和罗斯福总统都在作这件事。
   
   毛泽东电报的这一部分可说是不打自招。延安和重庆都在梦想和美国结盟,双方都企图用美国的武器和美元的援助来跟对方算账。为酬答这种援助,双方都答应把国家完全交给大洋彼岸的商人去控制。华盛顿选择了蒋介石,因而毛现在说美国人和蒋介石已达成协议,这对特区是一个威胁,莫斯科应有阶级情谊,与中共团结一致。
   
   为了要使莫斯科生气,毛在电报中塞满了有关“国民党在政治上出卖灵魂”的事(毛在和我的谈话中也说过这些事)。毛在此再次采取他那屡试不爽的虚报数字的策略。
   
   他说,中央政府的军队约有150万官兵。这表明他们的力量已大大地减弱了。
   
   蒋军的战斗力达到了民族解放战争开始以来的最低点。相形之下,拥有71万官兵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力量增长了。
   
   中共中央主席写道:
   
   国民党军队去年与我军相比还具有无可置疑的优势,但是,日军发动了大规模攻势,结果使得八路军、新四军和蒋介石军队之间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很大变动。即使在湖南、河南以及南方各战线的大溃败发生之前,八路军、新四军和游击队也至少抗击了51%的日本精锐部队,那时日本侵略者已经只用49%以上的战斗部队来遏制重庆部队。国民党军队在湖南、河南与南方各战线的惨败迫使共产党军队弥补国民党军队所减弱的抵抗力。目前,八路军、新四军和游击队牵制了敌人精锐部队的64%。八路军、新四军和游击队还同90%的南京伪军作战。尽管国民党军队目前只受到敌人整个驻华派遣军不到36%的部队的攻击,但在侵略者面前却节节败退。特别是现在,正当日军把全中国变为集中营和废墟的时候,这种情况就更加恶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