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扫地僧断网出沪 百度少年今二十]
石三生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扫地僧断网出沪 百度少年今二十

   扫地僧断网出沪 百度少年今二十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先纠正吾师顾晓军先生新文《以制造冤案反炒,进而恐吓民众》中的一个谬误:“据石三生的观察、并在文章中反映出,刘沙沙等几个、早就在推特上呼吁网友们为艾未未捐款了。”此句中的“刘沙沙”应为“李天天”。刘沙沙之为国宝,人家艾未未自己早有文章做过相当专业且精辟的分析,无须石三生再多此一嘴。
   

   呵呵,看来顾先生经博联社一役,下笔竟能李冠刘戴,实在是受的打击不轻啊!当初借给艾未未钱,您老也是咎由自取,又没有人强迫您。此时,您一次次叨叨着要人家给个说法,是不是有点儿太不地道了?感觉您老有点儿变态,像是个跟人家好就上了人家床的女人,一旦被甩,就神经兮兮地问人家索取初夜补偿。呜呼!楚有万户,唯吾师看起来让人好不可怜啊!
   
   顾先生,我看还是算了吧?人家艾未未当初就放出风来:只是书法借条一事,恐怕就要半年六个月之久。只怕到现在,人家也还没写完拼音以“D”字开头的呢,您好歹也等到写“G”的时候再嚷嚷吧?您老果然觉得委屈,也不妨届时直接拿了借条到栖霞寺布政司衙门起诉个/狗/日/的。说不定啊,您还能小小的发笔横财呢。艾未未当初可是说过要“高利借”的。大清的法律甚是严明,开封府最多可支持同期银行利率四倍的高利借。这么算下来,只因此一借一收,增值差不多就是十多个咸鸭蛋的铜钱呢。只是呀,您这借期太短了,如果能将时间延长到英吉利鬼子租借九龙那么久的时间。而且还能利滚利的话,就相当、相当的可观了。吾师以为如何?
   
   说起这虚张声势,不惜制造“冤案”以图谋那不可告人的目的,也实在不是啥新鲜事。有人玩的好。也有人玩儿的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是说咱那薄青天,就是因为把黑帮打得眼看就要断子绝孙了,却居然没能抓到那个枪杀自己小警卫的黑社会。如此,让华府一些巨头们都看不下去了。才搞出了让您红极一时的“最新闻”事件吗?
   
   石三生在上文中刚刚请教青春不再出发老先生:有些谎真的是圆不了的。顾先生以为如何?
   
   谁让咱本就叫神州,又是以盛产阴谋诡计著名的国度呢?那艾未未案是一反炒好计。顾先生不觉得如今这麦田人造韩寒,方、寒大战,扫地僧一夜成名。也是一出又一出的上好苦肉计吗?只是这苦肉计虽好,瞒得阿蛮好苦,却终究是逃不过徐庶一双慧眼不是?吾看三国,最可气者,就是这徐呆子了。古人忠孝,最讲究一个杀己父母者,必有不共戴天之仇。这徐庶,被那诸葛亮害死了老娘,尚不能自悟。到了火烧赤壁,还要帮衬着/狗/日/的成就其好事了。诸葛武侯为人如此不堪,却能至今成万世楷模。也就难怪世风日下,但凡有一点儿权势,就要时不时的使一些党同伐异、逆我者不得昌的下三滥的招数了。
   
   当那倒韩大潮乍起,石三生就声明自己是对“人”不对“事”。对“人”,因为那“韩寒先生”是个公知。自己虽然不从来不看韩寒的书,却并不在乎别人是否喜欢。所谓老鸨可恨,妓女仍不失可爱。青楼肮脏,一样会有奇绝千古的杜十娘。哪知那拥韩方神经错乱,真是到了丧心病狂,连吕洞宾都要咬两口的地步。及到惹起惊天巨浪,又晃了阵脚,这才有了那学富五车的青春不再出发先生一夜成名,妄图以超豪华的学识镇住世人。
   
   哈哈,那韩家军的狗头军师们,怎么忘了当初竖子成名,不是已经证明了中国文坛的真功夫,它不过是一个“屁”吗?那扫地僧又是一个铁杆的“屁”精,历经了十几年韩屁的熏沐。如今要倒戈一击,岂不是要先伤了自己?打人也不能打自己脸不是?前面你铺垫的再华丽,不还是得看转折处起不起惊云吗?这才不过九个时日,那“劣质韩氏”阵营已经脱颖而出了“韩寒先生”、“方方老师”、“君子叶兆言”以及那原来就慧眼独具的“曹文轩教授”了。先生、老师、君子、教授。草!敢情这天下的好人都在“劣质韩氏”的阵营里潜伏着呢。那扫地僧那里是在倒韩?简直是在为国家择优选士了。
   
   没用的,真的!韩寒小子,你干嘛不学一下“此地乐不思蜀”的刘阿斗?别以为那刘禅是真傻,那才是大智若愚的大智慧。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就应该知道为自己选择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权势固然是吾所欲也,金钱美女亦吾所爱者。奈何天不佑诸葛匹夫?大势既去,做一个富家翁有何不快哉?勾践虽终成春秋一霸,到底也是当日吃了许多的屎。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若将阿斗比勾践,吾以为那阿斗更豁达。是不是这样?正如顾晓军个老东西评毛新宇:人傻不是错。错的是不知好歹!
   
   “韩寒先生”,别再丢人现眼了。激流勇退吧?为党国留一点儿体面,也不至于让那李彦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了。
   
   我说百度的二大爷、三婶子们,你们也终究是要做爹妈的人。等你们后人长成,到了二十,还一口一个小小少年叫着。不他爷爷的觉得犯贱、令人作呕吗?特色不是不可以,你丫的真派一些二十岁的人去参加国际少年儿童节,还不让人家非洲人民笑话死?
   
   快点儿修改过来吧。好吗?你们一日不改,也就休怪某隔三差五的骂一回了。
(2012/0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