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范冰冰人美钱多 韩寒少才又缺德]
石三生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马云避实就虚 刘刚连遭辟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范冰冰人美钱多 韩寒少才又缺德

   范冰冰人美钱多 韩寒少才又缺德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在久违了的凯迪网,不但可以又发文,还看到了网友的两篇特别的跟贴,一贴是疯太阳的“韩寒似乎已经说这是个玩笑,不过,范冰冰也许确实是范爷,坚持“共襄盛举”之2000万不是玩笑,也未可知。”另一贴是邢国鑫的“‘麦田那么快退出,极不寻常,可能见到了...’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7726747&page=1313&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对网友疯太阳的贴,经查询百度新闻,未得到证实,此说基本上是出自网络。到新浪看,也没有查到韩少本人说过如此混帐话。自从他的《小破文章一篇》出笼,多有名人大腕参与呐喊助威。韩少如果自己承认这是个玩笑,岂不是要让众明星们一起跟着他冒天下之大不韪?这让本来就岌岌可危的公众人物道德如何能承受得了?那张国立自己的儿子吸毒还要向社会道歉。一大帮子明星大腕难道真的可以拿着公众当猴耍?果然如此,还有公众们肯赏脸买他们的书、看他们的剧、听他们胡说八道,也就只好自认是无可救药的SB了。何况,以韩寒组建豪华阵容起诉方舟子污蔑其代笔的行径来看,也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说他是恼羞成怒倒还差不多。
   
   当然了,不论韩寒是否是在开玩笑。石三生早就有言,对他的两千万根本不感兴趣,某早已料定靠指天起誓到了连老婆孩子都不在乎的赌徒,你基本上不能指望他会兑现诺言。果然韩寒言出必行,国人三千年来延续的伦理岂非要被完全颠覆?果然韩寒言出必行,不论他是否代笔,我倒以为他都应该受到世人的尊敬了。世上最可恨的,不是你会犯错误。而是那些制造了错误却还要装逼、装酷,以为自己是光明磊落的人。在《面对质疑,韩寒缺失起码的幽默感》一文中,自己已经对韩寒的“幽默”水平做出了判断,他压根就没有啥幽默感。如果他的小破文章一篇也算是幽默,我烤!那双汇们的瘦肉精香肠还真应该称作是保健食品了。无论韩寒发在新浪的小破文章,还是他在湖南卫视开玩笑。都应该说这是他最真实的一面,这是一个被人戳到了痛处的灵长类最正常的反应,是一个贪婪于享受着不该享受的荣华富贵之人的本能。一年入账过千万的男人,还他爷爷的在博客中不忘了说一句“25号又要还贷了”。只有含水量三个9以上的SB才会相信这是幽默呢。你丫如果是为了买汤臣一品还贷,卖儿卖女穷死也活该不是?
   
   在1510的《致韩寒、范冰冰的公开信》后有一跟贴:“你这人也真算毫无幽默感的典范了、、、”。以此为幽默的韩迷们,真的该去喝两马勺子地沟油涮涮肠子了。如果还不开窍,吃吃双汇的瘦肉精香肠、喝喝蒙牛们的三聚氰胺奶都是不错的选择。
   
   既然韩寒的言而无信早已在某的意料中,看到网友邢国鑫的跟贴后,就应该说是在意料之外了。顺着链接看到了原文,遵嘱截屏并抄录部分在此:“ID ShiXX: 转至第19685楼第 19685 楼 99冰冰行 2012/1/21 6:53:57 的原帖:麦田惹谁不好,去惹韩寒?找死…老虎昨天对我说:麦田与韩寒之争,以麦田突然向韩寒道歉收场,是因为他受到一位ID为”史闻哲”网友的威胁,史闻哲对恐吓麦田说,惹谁不好?你是在找死!而史闻哲是何方神圣,让刚刚把江湖搅得风生水起麦田,闻“闻言”失色,以道歉收场?老虎说,“史闻哲”范爷(冰冰)经纪人,麦田质疑韩寒后,范爷也向江湖砸出两千万,力挺韩寒,所以此时的史闻哲、范爷、韩寒成了一条绳子上的三只蚂蚱。老虎隔着太平洋,在佛州深沉的夜色(北京时间13点)之中,向世外爆料,他说这事有点诡奇,虽然符合世外口味,但世外还是想把老虎的话,当故事听了。但老虎又对世外说起史闻哲江湖逸事,据老虎说,史闻哲就范爷经纪人穆晓光。半年之前,老虎对穆晓光与范爷之间爆了猛料,他对我说的那些事儿,世外到现在都消化不良,按老虎说法:穆晓光又扯进麦田与韩寒大战之中,穆晓光背景深刻,对于韩寒有没有写作团队,有没有找人代笔一事,麦田如果还想找茬,生命安命可能都成问题。”
   
   网友将这样的爆料贴到石三生文后,应该是善意的吧?这其实跟有个首席旁听生的爆料差不多:据北京厨子说麦田道歉是因为收到了某个投资人的邮件劝说。说人造韩寒背后有黑幕,就必然有黑手,应该说是顺理成章。但说范爷冰冰的投资人要插手到韩寒代笔们事件中来,恐怕不靠谱。凭韩寒长得帅?还是因为他给范爷填过一首词?想那穆晓光能将范冰冰捧红,绝非等闲之辈。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不是范冰冰果然天姿国色,那穆晓光再有能耐,演艺界也轮不到范爷称腕儿吧?不论民间有多少范爷的绯闻,你都只好承认人家至少是货真价实。说如此精明的两个人,真的肯为了一个不学无术的草包两肋插刀,才真正是“闻所未闻”呢。石三生倒以为那范爷不过是跟许多众生一样被一时蒙蔽,若没有众生的被蒙蔽,那宇舶表、雀巢之类的怎么可能舍得大把的金子往韩家送呢?女人钱多了好冲动实在不算什么新鲜事儿,不久前,那天后王菲不是还说金山寺的木头佛像烧不着吗?你说你唱歌唱的好也就罢了,怎么好将一些不三不四的迷信当众宣讲呢?水能变油的时候,某就说:给一条河让他变,变不出来就学西门豹治水将/狗/日/的直接扔河里喂王八算了。何至于连国家都跟着瞎得瑟?那佛像果然不怕烧,扔进民政部所属的火化炉里一试不就完了?死人都他爷爷的能烧成灰,一块破木头还真就比钢铁还结实?真如是,国家还巨资耗费民脂民膏弄艘瓦良格不是缺心眼儿?美国佬的航母果真来犯,随便一条木头船摆尊金山寺佛就足以挡的纸老虎寸海难行了。
   
   话虽如此。但咱中国大陆既然号称神州,就必然会以多产不着调的事儿为重。那穆晓光心血来潮,突然想捧红个男星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郭美美不就是想进演艺圈才不惜拿着红十字会开涮的吗?即便如此又能怎样呢?所谓盗亦有道。不讲白道总不能连黑道侠义都不顾了吧?万恶如秦,还以商鞅徙木以示诚信不是?更何况,石三生已经有言在先,果然范爷、韩爷真的是在开玩笑,就明示一下天下愚民们也就是了。某今虽落魄,到底也算是个见过几张钱的人,又已经是半生入土,不为自己想,为妻儿也要留条活路。犯不上为了一个不知廉耻之辈枉送了性命,玩得起就玩,玩不起也别拼命不是?
   
   再者说,吾料定那范爷未必真肯如此行径,鸟儿都知道爱惜自己的羽毛不是?王立军的倒下,足可见证咱大陆正在往好的一面走,往不同于昨天的一面发展。唱衰韩寒当然不是任何一个愚民所能为,当然也不会是随便那个明星大腕就能罩住。以前的不算,只六十年来的新中国历史,就不知被党抛弃了多少自己人,贵为华国锋、赵紫阳、胡耀邦又能怎样呢?可怜那刘少奇主席连死都要冒名顶替了一个无名氏。衣不如新,抹布迟早都要被扔掉。党如果不想再庇佑韩寒,范爷再傻,也不至于拿着自己去陪葬吧?
   
   所以说,邢国鑫网友将如此帖子贴到石三生的脑门上,实在是有些可笑。某很可能是党某些人的心头恨,却未必不是党某些人的暗中赏。那《致韩寒、范冰冰的公开信》能一夜之间走红网络,当然要感谢党的成全。一如顾晓军个老东西的“王立军战役”能在博联社爆红一个道理。党喜欢演戏,但也不会傻到把自己搭进去。民心难违啊!韩小子只看到了今时的荣辱都来自得势与失庞。以他的智商,又怎么能看到大势正如顾晓军先生所说的几大势力在的民主进程中的碰撞与跌宕?“石三生”好赖都是党的“红人”(百度、盘古搜索可以作证),某有个三长两短,都将唯党试问。范爷果然想来狠的,你吓唬谁也别吓唬“石三生”不是?身为一个中国人,千古骂名还是要掂量掂量一下的。某不惜一命,尔等真的能舍掉了那呼金唤银的名儿和前程吗?
   
   又一次不知所云,写在此为证。
(2012/0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