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
郭国汀律师专栏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郭国汀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张学良在1936年初便与共军接触达成消极内战协议,1936年4月10日张学良再次与共军谈判,允许共产党在西安设办事处及设秘密电台[1]。1936年9月日,阎锡山设立反日与反南京中央的救国协会与共产党合作,事实上蒋介石一直在准备抗日。1932年蒋便设立了一个秘密抗日机构,如今他授权陈立夫与周恩来联系,商谈建立抗日统一战线。陈对周恩来说蒋介石的条件是共产党必须服从孙中山之三民主义,执行蒋介石的命令,并解散红军,换取允许其在陕西自治。因为双方的分歧太大秘谈失败。当时国际上对中国抗日的支持力量十分微弱,国联没有实际行动。

   

   九一八事变60年后,张戎女士采访张学良时张称:“抵抗纯属徒劳,我们没有任何机会打赢。我们只能打游击战,中国军队根本无法与日军较量。日军确实非常优秀,不抵抗仅是合理的政策”。[2]西安事变前,张学良多次赴上海南京与苏联使领馆官员密谈,因为他想取代蒋介石作为国家领导人,宣称愿与红军合作公开对日本宣战,希望苏联支持他。[3]斯大林不信任张,也不相信他有能力团结领导中国,但要利用张故表面答应考虑,让张先与中共秘密联系。1936年1月20日张与中共首次秘密谈。[4]毛泽东乐于利用张反蒋并取代蒋,毛好从幕后操控,故指示李克农答应张支持他取代蒋介石。

   

   1936年1月上海神父董某至西安要求张学良安排护送毛泽东之子赴莫斯科,张欣然应允。6月张派特使护送毛的两个儿子岸英和岸青至法国马骞,俄国人让张的代表到巴黎签证,却一直以各种借口不予办理签证。[5]

   

   1936年6月广东广西新军阀结盟反蒋,毛泽东趁机鼓动张学良在西北与红军结盟,建立一个象外蒙一样的苏联卫星国。[6]张未采纳,因张学良想要撑控全中国,而不仅是西北一域。苏联也反对中国分裂,斯大林要中国统一对付日本,但两广反叛仅数日便崩溃了,斯大林坚信蒋介石是唯一能团结和领导全中国的人。8月15日莫斯科电令中共停止反蒋,要其与蒋介石合作共同抗日,毛不得不服从苏联指令,开始与蒋介石秘密接触;但俄国与中共皆对张学良保密,却继续误导张学良相信他们支持他取代蒋。[7]7月底张学良告诉俄国驻华大使波哥蒙络夫(Bogomolov),他希望与中共合作反蒋抗日,期望得到苏联的支持;大使答:“那是没有问题的”。毛则继续鼓动张学良反蒋并欺骗他会得到苏联的支持。毛向苏联开出的援助清单包括:每月供300万美元,及飞机,重机枪,轻机枪,步枪,防空高射机枪,苏军飞行员和其他重型大炮。[8]

   

   张学良决定扣留蒋介石挽救红军作为向苏联的献礼,以赢得苏联支持他的厚礼。行动前张与叶剑英密谈,告诉叶他准备发动政变。叶于10月29日电告毛:“有一个扣留蒋介石的计划。”11月5日叶离开西安返延安向毛汇报。绑架蒋虽是张的主意,但毛和叶无疑是极力促成者。苏联间谍特托夫(Titov)纪录道:“叶剑英和张学良于1936年11月讨论了绑架蒋介石的计划,毛泽东却故意向苏联隐瞒,因他知道斯大林肯定反对。”张学良在行动前电叶:“重要事相商,请速回”。毛扣住叶不让他走,同时却回电称叶已上路。中共坚决反蒋,让张学良觉得中共和苏联支持他。[9]行动前一刻,张学良电毛:“拟采取行动”。毛高兴地说:“上床,明早有好消息!”[10]次晨,中共高官汇集在毛处,毛狂笑,象个疯子。毛极想处死蒋介石,他的算盘是权力真空出现,若苏联支持中共,毛便能当头。[11]

   

   毛头一封电报致苏联询苏联人的意见:“将蒋介石交付人民审判”(意指处死)。12月12日毛电张学良首封电报称:“最好的办法是杀掉蒋”;并立即派周恩来前往西安,要周恩来说服张学良“执行最后的措施”(即杀掉)[12]。为促使张学良早日杀掉蒋,毛于13日电张“我们已经与共产国际安排,详情将随后告知。”[13]但张学良需要的是苏联的公开支持。14日苏联两家主要报纸刊载强烈反对绑架蒋,支持蒋介石的文章。张学良意识到这次自已彻底赌输了。

   

   张学良对中共和苏联恨得咬牙切齿。56年后,张戎女士问张学良“中共事先是否曾告诉你苏联对你的真实态度”?他突然愤愤不平地说:“当然没有,你问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14]

   

   当国军包围西安,内战不可避免之际,周恩来敦促张学良杀了蒋介石,张假装将杀蒋;毛一直想促使南京与西安内战。与此同时,斯大林却展开了救蒋的行动。斯大林问共产国际书记迪米特络夫(Dimitorvo),“是你们允许中国事件发生的吗”?斯大林还追问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王明,王明曾要求处死蒋介石,但王说电报是克格勃外事部的阿特尔(Artur Artuzov)起草的,结果阿特尔立即被逮捕,随后被枪决。[15]

   

   迪米特络夫写信给斯大林称:“尽管我们的警告,中共事实上介入非常深,与张学良的关系十分友好。很难想象未与毛共合作,张学良敢冒此险。”[16]迪米特洛夫12月16日电毛谴责绑架蒋介石:“客观上唯有损害反日的团结,帮助日本侵略中国”。[17]毛接此电时狂怒。随后毛扣下这份电报,并对周和张学良保秘,毛继续操纵杀蒋。

   

   当张学良获悉苏联反对他扣蒋后,他便决定保障蒋的安全。西安事变后,中共保持沉默三整天后才发表声明,只字未提支持张学良任元首,相反确认南京政权。张学良意识到保护自已的唯一途径便是保护蒋介石,并将自已交由蒋处置,因为南京政府许多人恨不得杀了他,确实有不少人试图暗杀他。12月14日当苏联公开谴责政变后,张学良来到蒋介石扣留处,站在蒋面前沉默流泪,并对蒋说他“意识到绑架是一种愚蠢和有病的思考行动”,并要秘密释放他。12月16日南京向张学良宣战,并轰炸了张学良在西安城外的东北军。蒋介石立即向外递送一信息,要南京停火;于是南京停止了军事行动,12月20日派宋子文前来谈判,两天后,宋美龄亦抵西安。12月20日,莫斯科电毛:重申“必须和解争议”,直到这时,毛才将电报转周恩来。12月23日,宋子文,张学良和周恩来举行谈判,蒋拒绝与周直接谈,即便被告知若不见周恩来,就不可能释放,蒋仍然拒绝见周。莫斯科知道,可以用一种方法让蒋介石见周恩来。12月24日,博古来西安转达莫斯科同意让蒋经国回国,周恩来才被允许于圣诞节进入蒋的房间,周告诉蒋他的儿子经国将回国。直到此时,蒋才答应共产党的要求,让周到南京来直接谈判。

   

   在放行经国之前,苏联要蒋介石给中共46000人的武装和军饷,地盘从三万平方公里扩大四倍成为十二万平方公里,人口增加一倍达200万;而且蒋介石还任命邵力子任国民党宣传部长,改善共产党的形象,斯诺正是在此种背景下,毛请其赴延安,毛连骗带哄编造了许多长征神话故事,诸如强渡大渡河,6000英里毛是亲自走过来的,毛对《红星照耀中国》进行了逐字逐句删改,隐瞒了AB团大清洗,俄国长期大量援助。斯诺在序言中确称:一切均是他的独立见解![18]使西方人对毛共产生好感。毛同时发表《自传》,和一部毛的印象记,赢得众多热血青年的心。抗战期间重庆严禁官员、军官参加舞会,而延安则每周一次舞会,中共高官乐此不疲,因为这是勾引女人的最佳场所,吴丽丽因此成为毛的第一个情人,毛还与丁玲调情。[19]

   

   西安事变后,1937 年3月15日,中共第一次向国民党和国民政府提出了“四项保证”:一、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为今日中国之必须,本党愿为其彻底的实现而奋斗。二、取消一切推翻国民党政权的暴动政策,及赤化运动,停止以暴力没收地主土地的政策。三、取消现在的苏维埃政府,实行民权政治,以期全国政权之统一。四、取消红军名义及番号,改编我军为国民革命军,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之统辖,并待命出动,担任抗日前线之职责。

   

   [1]

   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Lost (Carroll & Craf Publishers New York, 2004) P.279.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8-99.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76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77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78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78-79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79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80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82

   

   [1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83

   

   [1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84

   

   [1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84

   

   [1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85

   

   [1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85

   

   [1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86

   

   [1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87

   

   [1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87

   

   [1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91-92

   

   [1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95

(2012/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