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盗国窃政后的滥杀罪孽]
郭国汀律师专栏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盗国窃政后的滥杀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盗国窃政后的滥杀罪孽

   

   1.1949年-1951年土改运动。中共屠杀了200万至500万人。另有400万至600万人被劳改;1950年初,中国有2000万人被打成地富反坏分子。土改的真实目的主要在于政治和经济,最后才是社会的原因。1950年6月中共七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八大任务,第一项便是土地革命。毛泽东说:要把‘土改’列为‘取得财政经济状况基本好转的首要条件’。理论上,土改杀人的权力在区一级;实践中则乡一级大量杀人;土改时杀地主无需定罪,只需地主身份便足已杀头。土改实质是中共对中国人民的第一次大规模公然杀人抢劫。其根源则是马克思主义之消灭私有财产制。

   

   2.1950-53年毛共利用韩战消灭原‘起义’国军几十万人。朝鲜内战的结果造成朝鲜军民死亡300万人,南北朝鲜军和中国军队死亡200万,其中志愿军死45万,伤50万;联合国军方面美国死33000人,英国1000人,其他国家4000人;几十万儿童成为孤儿,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数百万人终身残废”。[1]1950年3月1日毛泽东电斯大林:“中国拟用她巨大的人力资源,拖跨美国;中国军队业已死亡十万人,估计今明年还得伤亡三十万人,我们正在补充12万兵力,并拟现增兵三十万。准备与美国打一场持久战,花几年时间,拼掉美国几十万人命”。[2]

   

   3.1949-1952年“镇反运动”至少杀害400-600万国民政府前党政军人员。所有的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皆大杀旧政权党军政文教人员,苏联斯大林是在夺取政权近二十年后(1934-36) 才开始大洗清,毛泽东则借抗美援朝之机大开杀戒滥杀无辜。1951年2月21日才颁布《镇压反革命暂行条例》却溯及既往并适用类推,旨在消灭前政权党政军行政文教人员。至少71万人被屠杀,数十万人自 杀,另有近300万人被关押拘禁。①中共自称消灭了200万土匪。②毛泽东说“杀了70万,关了120万,管了120万;③但毛泽东在1959年的“廬山会议”上承认杀了100万人。④1954年1月共安部副部长徐子荣的一份报告称:“共杀反革命712000余名,关了1290000余名,管制了 1200000。” ⑤据张戎女士考证,1950年10月毛发动镇压反革命运动,约300万人被杀害或打死或自杀。[3]⑥公安部长罗瑞估算则是杀了400万人。⑦大陆研究镇反运动的专家杨奎松教授考证“镇压反革命屠杀六百万人”。[4]早在1950 年全国各地便已展开滥杀,例如:1950年4月27-28日,仅上海逮捕至少10000人(按国民党的报导是25000至30000人);从1950年4 月27日至5月31日,上海逮捕了300000人;而枪决人数:1950年4月29日南京376人;1950年4月30日杭州市50人,上海293人;1950年5月6日上海32人,苏州40人;1950年5月23日北京221人;1950年5月31日上海208人;按周恩来报的数字是:广东一省在 1950年10个月内,共逮捕89701人,其中枪决28332人。[5]⑧另1955年肃反运动,清洗暗藏在政府机关军队及学校中的反革命。81000至770000人被捕或处死。例如,1951年4月25日,广州市各界群众3万余人,在中山纪念堂(包括纪念堂外草坪分会场)举行公审反革命大会,会后枪决了反革命分子198人。

   

   毛泽东亲自指示镇压反革命,各省区滥杀无辜缴功请赏:

   

   ·

   1951年1月17日毛泽东指示:湘西准备继续处决反革命‘这个处置是很有必要的’,新区‘匪首恶霸特务杀得太少,地主威风还没有打下来,一贯道甚为猖獗’。

   

   ·

   1951年1月21日,毛泽东给上海市委批示:‘在上海,今年要处决一二千人,春季处决三五百人;南京春季争取处决一二百人’;

   

   ·

   1951年1月22日毛泽东电告华南分局广东负责人称:“你们已杀了3700人,这很好,再杀三四千人。。今年可以杀八九千人为目标。”

   

   ·

   1951年2月中共中央讨论决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毛泽东指示上海和南京负责人:“上海是有600万人口的大城市,。。我认为年内至少应杀三千人。上半年至少应杀1500人。南京杀人太少,应在南京多杀。”

   

   ·

   早在1950年全国各地便已展开滥杀,例如:1950年4月27-28日,仅上海逮捕至少10000人(按国民党的报导是25000至30000人);从1950年4月27日至5月31日,上海逮捕了300000人;而枪决人数:1950年4月29日南京376人;1950年4月30日杭州市50人,上海293人;1950年5月6日上海32人,苏州40人;1950年5月23日北京221人;1950年5月31日上海208人;按周恩来报的数字是:广东一省在1950年10个月内,共逮捕89701人,其中枪决28332人。[6]

   

   ·

   1951年2月17日,北京一夜之间逮捕反革命675人,次日公开处决58人;3月7日逮捕1050人;3月25日枪决199人。天津市3月已处决150人,计划再处决1500人;毛对此高度赞赏转发各地:“人民说杀反革命比下一场透还痛快。我希望上海,南京,青岛,广州,武汉及其他大城市,中等城市都有一个几个月至今年年底的镇反计划,都能大杀几批反革命。

   

   ·

   按照毛泽东的指示,上海市委随即报告中央:“上海决心在已经捕了1068人,处死100余人的基础上放手捕10000人,杀3000,关4000,管3000。”。4月27日,上海一举逮捕8359人,4月30日一天处决284人,5月9日再杀28人,6月15日再杀284人,此后每隔数日即枪决一批,少则20-30人,多则150人。

   

   ·

   4月22日,毛泽东借公安部的报告,公开表杨北京一天处决200名反革命‘杀得好’,说‘这是正确执行毛主席关于人民政府要大张旗鼓镇压反革命的指示的第一次’。

   

   ·

   1951年5月,两广地区业已逮捕188679人,处决了57032人;其中广东省仅4月间便处决10488人;

   

   ·

   至1951年4月底,华东共捕反革命358000余人,处决108400余人;到10月统计数字增加至逮捕反革命468385人,杀139435人。

   

   ·

   中南地区至5月中旬业已处决近200000人;毛泽东于1951年4月20日至电中央局书记:“2月中央会议决定杀人数以人口千分之零点五为准,但现在西南已达千分之一,中南和华东的某些省区亦达千分之一,个别地方已超出。华东,中南,西南三大区似乎均须超过千分之一才能解决问题。我看可以超过千分之一,但不要超过太多,不要规定一般以千分之二为标准。应将许多犯人从事生产。。是一批很大的生产力”。“贵州省要求杀千分之三,我觉得贵州已杀13000人,可允许再杀一万多一点。”

   

   ·

   川西区委1950年11月处决反革命1188人,12月杀942人,1951年1月杀1309人,2月杀3030人,3月杀1076人,4月杀844人,5-6月再杀403人。

   

   ·

   中共中央于1951年5月底公布已捕150万人,已杀50万人。饶漱石报告中央称:华东在押26万犯人,年内至少再杀3万人。

   

   ·

   1951年11月至1952年8月,各地又进行了新一轮镇反运动。仅华东地区新逮捕71128人,处决10727人;而还进一步准备第三阶段的镇反,要求再捕55000人,再杀12279人。

   

   ·

   江西省第一期杀17699人,关26232人,管20091人;第二期杀7402人,关5954人,管14013人另自杀和病亡767人;第三期杀1019人,关13697人,管4985人。合计杀25588人。

   

   ·

   福建省则创造了杀人超过0。24%[7]

   

   [/url]

   

   4.1951年12月至1952年4月30日“三反”(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与1952年5月“五反”运动(反行贿,反欺诈,反偷税,反盗窃国家资财,反非法获取国家经济情报),不少资本家被逼自杀。上海市长陈毅据说每天早上让下属汇报又多空少“空降兵”(即资本家被逼跳楼自杀)薄一波称:仅在七个大城市对45万家工厂进行了检查,76%存在违法现象。

   

   5.1951年9月“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首先在北京大学展开,随后波及全国大中专院校,旨在强制洗脑,阉割中国知识分子的自由精神。1950年12月批判电影《武训传》;1951年10月日批判梁漱泯;1951年12月批判胡适;1953年1月批判俞平伯《评红楼梦》;

   

   6.1950年开始迫害各种宗教。“一贯道”信徒几乎被灭绝。许多天主教教会领导人被判20年以上重刑。1950年中国还有5500名外国天主教神父,4000余名新教牧师,至1955年仅剩下数十人。1955年20000名教徒被捕,随后20年内几十万名教徒被捕。直至今日迫害家庭教会信众。

   

   7.1954年2月,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案牵连数千名党政军干部,大量被判刑,劳教或开除公职。

   

   8.1955年肃反运动,清洗暗藏在政府机关军队及学校中的反革命。81000至770000人被捕或处死。

   

   9.1955年1月反胡风运动,牵连7300余人被捕,人民日报头版称:10%的党员是叛徒。

   

   10.1955年中共抢粮逼迫20万农民自杀。1955年初,地方众多报告呈交毛,农民因缺粮食而吃树叶,卖儿女。赵紫阳的报告称干部挨家查抄,抢走农民所有的粮食,在高耀县110人被逼自杀,全国2000个县估计被逼自杀者超过20万。[url=#_ftn8][8]

   

   11.1957年反右运动迫害死数以万计知识分子。因1956 年匈牙利暴发反抗共产极权暴政的武装起义,被苏军残酷镇压,加之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上作了批判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对斯大林迫害党内同志残暴野蛮有所揭露。1957年2月27日毛向人大作了四小时报告宣布请大家批评共产党,党需要监督,百花齐放。毛说“有些外国人说我 们是思想改造是洗脑,我认为那是对的。它是确切的洗脑。”[9]毛现在计划迫害知识分子阶层。毛仅向极少数亲信(上海的柯庆施等)透露他的真实目的。四月初毛告诉亲信:“知识分子已开始改变谨小慎微变得更开放了,有一天惩罚将降临他们头上。我们让他们说出来,让所有的牛鬼蛇神咒骂我们几个月”。“放长线钩大鱼,引蛇出洞,我们要让那些三八蛋跳出来,然后收拾他们。”[10]毛泽东先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诱导国人向中共提意见,以显其“宽大虚心”,由于中共建政短短几年即造孽深重,工农商学各界批评意见汹涌如潮,毛眼看无法收拾,干脆公然耍流氓以所谓“阳谋”,将中国敢言正直知识分子一网打尽。中共迄今称共554000人被打成右派。依最新解密档案研究显示;实际打成右派与中右的中国知识分子高达461万人。其中右派3178470人,中右1437562人。[11]右派被清洗出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学术领域长达20年,数十万人死于非命,大多数被强制劳教,有些被判刑劳改,至少几十名大学生右派被以反革命罪处死刑,仅北京大学确认有8名右派学生被处决。许多人在随后的大饥荒年月中因饥饿和过度劳累而丧生。毛后来向高层透露仅湖南一省10万人批斗,1万人被捕,1000人被杀。[12]湖北一个县中学三名教师因被控煽动学生示威被枪决。因教育经费削减,导致仅1/20学生能上高中,示威被定性为小匈牙利事件,通报全国。几乎可以肯定是毛亲自下令处死教师。毛抵湖北省次日即被枪决,而此前省当局未决定适用死刑,大规模报导旨在恐赫全国学校抗议教育经费裁减用于制造原子弹。[13]1957年反右斗争四川省抓了十多万右派,仅四川大学就有五百多名学生被打成右派,物理系女学生冯元春还被杀掉。八个中国“民主党派”受到了严重打击。如民盟中央负责人有58名被打成右派。民建的154名中央委员中有28名右派,占百分之18,2万4千多名成员中,右派有3,100名,占百分之13。九三学社成员6,000多,右派有440多名,占百分之7。[14]仅1957年的北京大学,师生有1500人因“反右”蒙受不白之冤,多被开除公职与学籍,发配穷山恶水、荒原大漠亡命了之;右派被清洗出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学术领域长达20年,数十万人死于非命,大多数被强制劳教,有些被判刑劳改,至少几十名大学生右派被以反革命罪处死刑,仅北京大学确认有8名右派学生被处决。许多人在随后的大饥荒年月中因饥饿和过度劳累而丧生。不少右派学生随后在文革高潮及一打三反运动中被杀害例如:[15]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