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巩胜利文集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国际观察:中日韩自贸区背后的超核力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上).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双刚性”中国房地产再火十年?
·“观察与评论”​:中国全球话语权率3​.65%?
·乌克兰危机凸现永恒真理
·荒谬人类5000年极致:全国政协委员称“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资本主义股市不通社会主义之路?
·国际聚焦:乌克兰危机之中国100年镜鉴
·中国找到苏共倾覆锁匙?(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下)
·国际聚焦:克里米亚入俄之中国镜鉴
·美元“超核器”来了(上)
·美元“超核器”来了(下)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上)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中)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2012年欧洲最丰盛的思想盛宴达沃斯论坛挥手而去。这是在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年后、欧元主权债务最严峻时刻召开的一次国际盛会。然而全球金融海啸三年挥之不去、爆发第一次金融海啸时,中国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被视为全球的“救世主”。转眼进入2012年,商业和经济精英汇聚达沃斯,全球最最富庶的欧洲和美国正冷静、另眼的看待中国崛起,认为中国充满希望和机遇,但也有更大的可能在中国意外遭遇不快——因为中国毕竟是一个典型的人治国家,“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正在中国遭遇最严峻的冲突、挑战和悖论。2011年,中国GDP总量为人民币47.1万亿元(约合7.4万亿美元,正好是美国同年GDP的一半),全年GDP增速为9.2%,名义增长高达17.5%。
   
   2012年度达沃斯论坛上对中国有普遍看法是:“中国让人欢喜让人忧。人们主要担心有两点:1)是中国经济仍过度依赖出口,还是在‘出口创汇’的漩涡中,这中国全球受冲击;2)是中国楼市现依然危机四伏。这个问题真是天下很微妙,因为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在挤掉泡沫的同时,不给其它经济领域带来伤害”。在中国房地产市场,却“熊掌与鱼可以兼得”,有这样的“市场经济”玩法吗?2012年,中国经济料将持续增长,增幅仍可让全球多数国家羡慕,但中国经济可能无法“软着陆”,与欧元区危机加深和美国经济复苏疲弱一样,此次成为达沃斯论坛热议中国的风险。正所谓:一花独放还是春天吗?
   
   2012年参加达沃斯的多数经济学家预计,2012年年中国经济增幅是8%或者更高,较之去年的9.2%有所放缓,但符合中国引导经济增长以及出口主导向可持续发展转型的目标。中国拥有全球最大外汇储备,财政收入还在持续高速增长,税收为全球主要国家之最,信贷宽松存有空间,因此应对欧洲或衰退及市场低谷时,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但中国货币依然是全球大国的尖端,汇率依然不能象大自然那样自由——成悬河,“人民币国际化”一直都清晰的路向、明确的现实目标。


上天入地两重天

   中国龙年面临的挑战将十分艰巨。如,即使中国政策从收紧转向促增长,仍可能低估了楼市引擎放缓的影响,以及欧洲深陷债务危机对进口需求的冲击。中国面临的另一隐忧是,楼市繁荣及大规模修建基础设施建设时,地方政府积累的负债。有评论认为:“这是一个‘未知的不确定因素’。每个人都知道它的存在,但没人知道具体的威胁是什麽”。于是,中国经济生成两大根源性问题:
   
   一是、欧债务风险意味着,中国不太可能再次出台4万亿元规模的刺激方案。数据显示,由於中国存在规模料为1.6万亿美元的“影子银行”,有关部门难以有效影响经济活动,挤掉非监管借贷形成的资产泡沫。另外,由於经济增长放缓,许多经济学家称,中国经济增幅必须保证8%,才能让城市有能力接纳数百万计的农民工,并维护社会稳定。中国党、政府运行是所有国家中成本最高的,仅中共党这一块,就是全球绝对是国家没有过的。党、政府运行成本高企,那么“西方企业面临在这些地区的最大风险是不敢参与,对中国大市场形成、阻碍担忧过多”。
   
   另一是、人民币汇率,是中国经济未来的根源问题。世界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上周四表示,人民币汇率被明显低估,但低估程度还不清楚。拉米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的小组讨论环节中做出以上表示。不过他今日破例称,人民币币值被低估已形成普遍共识,问题是被低估了多少。他表示,人民币币值大幅重估将对中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产生重大影响,因为中国央行持有美元资产,但国内负债都是以人民币计价的。
   
   美国为人民币汇率,从小布什到奥巴马已经经过了八年多的长期奋起抗战。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周五(1月27日)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中国在允许人民币升值方面做得还不够,人民币汇率应更具弹性(退一步讲,如果人民币不能归为“自由汇率”的体制,将面临全球主要国家的长期、不懈的斗争)。盖特纳表示,由于中国对某些关键的进口产品实施补贴,并人为的压低人民币的汇率,这些行为都为全球贸易体系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中国对其人民币汇率进行调整极为重要,并应该撤销对这些进口产品的提供补贴”。中国人民币,不是中央政府的专业金融、货币管理机构在运行,而是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9个常委们在定夺、运行
   
   盖特纳再次强调称:“我希望中国在汇率弹性上做得更多,并加快脚步”。这句话,不是在说人民币如何升值,而是讲人民币何时能够坦然的进入“自由汇率”、与大多数国家的货币汇率那样。
   
   此次盖特纳更指出,中国汇率几乎从所有基本面指标来看仍过低,需要随着时间调升。无论如何,人民币汇率低于正常水平已经有一段历史时间,人民币汇率在未来需要相对美元、欧元和日元升值。美国财长称,“我希望中国在汇率弹性上做得更多,并加快脚步”。盖特纳还表示,美国仍旧面临来自金融危机的重大挑战,需要对其进行修复,这可能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他并指出,美国财政问题令人生畏,但是较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都可控。在谈及欧洲经济形势时,盖特纳表示欧洲需要更强大且更具可信度的防火墙。若欧洲致力设立更有效的防火墙,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成员国将支持其努力。盖特纳补充道,在伊朗议题上欧洲提供了强大的支持,中国和日本也展现出支持的立场。

国家的悖论

    摆在全球各国、特别是“市场经济地位国”面前、一个绝对不争的事实是:绝大数国家贸易都难以大盈利,而唯独中国一花独放、长期大盈利?这公平公正从何、从哪里来?中国党政运行是全球大国中,体系最庞大(中国党、政分别设置各自运行,是所有“市场经济国家”中构架层次最多。中央,省、直辖市、自治区,副省级州、市,地市级行署、地区、地级市,县、区,乡、镇等有7级双重构架,通常的“市场经济地位国”只有3级、最多不过是4级政府构架。以新疆、西藏、甘肃、青海、云南、内蒙古、宁夏、湖南等构架最多、最繁杂,象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内,就有5级行政构架在重叠并行。中国还包括工青妇、协会、文联、作家协会等等等一概都是国家财政所负担)、成本最高,而唯独中国贸易却大面积、大规模盈利,它国却大部分都是负盈利,为什么?
   
   有“法制国家”根源新论认为:①在政治上、一个国家是靠“暴力革命”来取得、延续、维护政权权力,还是以全体公民来建树这个“法制国家”,还是用公民投票授权来决定国家权力上与下?②在经济上、货币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根源动力,若这个国家的货币不能与当今全球主要国家所兼容,那么这个国家时时刻刻都面临着岌岌可危的打击,这便需要深刻金融、货币的重大变革;③、在政党建设上,中国100年以来,不管是中国共产党、还是半个世纪以来的中国国民党,都有着一样“暴力革命”夺取政权、成功权力的本源意义。但国家政权就靠“暴力革命”或夺取、来维持能行吗?④还有,中国军队是中国共产党的军队,而不是中国国家建制的军队;⑤中国面临著美国主导的TPP(指亚太约14个国家成立“自由贸易区”规则)的全球性经济、商业革命。凡此种种等等,这都为全球各国缺乏动力者埋下了无穷的后患,全球各国都值得非同寻常的镜鉴、审视和社会实践。

巨额外汇储备怎样出路?

   如何善用中国3.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是近来全球性热门话题。美国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雷文(Richard Levin,又译成莱文)则建议,其中1万亿美元应该大力投入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将有助释放出中国过高的储蓄率,同时又不会加剧通胀。
   
     WTO总干事拉米指出,全球要作好准备,有越来越来多中国企业到海外并购,中国资金向海外流动,不论是国家财富还是个人财富,会带来了政治上的波动,他希望尽量减少这对贸易的影响,有些言论针对中国收购资源,指中国正在外国实行更多的殖民主义。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雷文建议,将1万亿美元外储投入中国的社会保障,因为现时主要矛盾是中国储蓄太多,美国人储蓄太少,要在中国建立非常好的社会保障机制,因为三分一人口到2050年要退休,但只有一半的劳动人口被纳入社会保障机制,导致中国人储蓄率太高。摩根士丹利亚洲非执行主席、耶鲁大学教授罗奇,他的想法与耶鲁大学校长不谋而合,同样建议外储内用,但可以投入内需市场,理查德·雷文在回应时补充说,用在内需会刺激通胀,但如果用在社保就能避免加剧通胀压力。 中国社保是一个大坑,62年来一直都没有建立起有效的机制。
   
   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点正摆在全球人类面前。自2008年9月15日金融海啸爆发三年以来,对美元的质疑此起彼伏,“美式金融帝国”的金字塔体系正发出一阵阵裂缝撕开的爆裂声。1929年代,世界被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的玩家们拖入“大萧条“的深渊。今天,历史又重现了可能危机会的重大困局吗?当年的美国只有一亿人口,国民生产总值只有104.4(单位10亿)美元(见1999年版《美国大萧条》AMERICAS GREAT DEPRESSION一书,作者:美国莫里·罗斯巴德Rothbard,M.N.附录:“1929-1932年的政府和国民产值”章节)而到2010年底,美国国民总收入(GNI)达到14600.8(单位10亿)万亿美元(见世界银行网站2011年公布),更何况2011年的美国国家债务已经与GDP相差无几。今日美国摔倒了,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加痛楚。

跳出“货币拜物教”迷局

   就像历史上发生的英国资本所带动的工业革命将人类带入机械化时代一样,美国资本推动了全球的信息化大革命,大大拓展了人类工业化的深度和广度,并为下一轮生物、新能源、太空技术的科技大跃进做了很好的铺垫。但是,全球资本追求无限增值和利润最大化的天然本性,总是不可扼制地将它由生产、研发的推动者、组织者,异化为整个经济体系循环的食利者、破坏者。人类的生产、社会的发展不能违背常识。货币与资本的牵引力量虽然是巨大的,但如果不能跳出“货币拜物教”的迷局,而让生产和生活完全落入“金钱奴役”和“债务奴隶”的桎梏,那么眼前的繁荣就不过只是幻人的烟雾。
   
   货币是一般等价物,本质上它必须是一种中介物,是商品、服务等人类劳动的标价符号。但是,基于货币流通的现代资本主义经济,把这个符号推上了“帝王”之位,致各国货币有差悬殊,一切任其组织、调遣和分配,也任其抽水、盘剥和榨取,这样的循环,发展到不加限制的程度,就一定会走到经济生活的反面,因为人类生产的速度永远赶不上货币增值的速度。
   
   1971年之后,美元成为第一张全球各国化纸币,它比黄金这种金属货币更具灵活性,更具信用扩张能力。在强大的金融衍生品推动下,它开始以二进制的虚拟符号来不断彰显了国家的扩张、复制了自己,以维系那种似乎可以永不停歇的资本增值运动。华尔街的“金融魔术”之所以畅行世界各国,源于美国这个超级大国的国家信用,该信用建立在其他国家对美国独一无二的主权货币信心之上——美元只顾及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海军学院教授托马斯·伯奈特说,“我们只用少量的纸币去交换亚洲地区丰富的产品和服务……这一切并不公平,当我们送去这些纸币时,我们必须要提供真正有价值的产品——美国太平洋舰队”。 这话说得更明白些,就证明了市场“看不见的手”,是由货币“看不见的核心”去掌控的,而这背后的抵押物、资本、股票市场,则必须是“看得见的拳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