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独往独来
·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的奴隶
·对反右运动说“不”的宋庆龄
·[转贴]中国最帅的将军,非张灵甫莫属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郎咸平在沈阳的演讲
·艾-未未事件,内幕大曝光。
·张洞生:辛亥革命已100年,中共却大搞‘世袭制专政’,老j是罪魁祸首。
·姜维平: 温总理最后的冲刺
·严家伟:毛派份子逆流而动 阻挡不了中国民主转型的进程
·张洞生:从‘艾未未借钱’和‘乌有之乡征集起诉茅于轼辛子陵签名’看民
·难得一见的好文章:看《真实的美国》
·毛澤东是怎樣當叛徒、爬狗洞的?
·[转贴]中国科学家“畏罪自杀”震惊海内外
·张洞生:在劫难逃的习近平班子在大危机来临时将何去何从?
·辛子陵:毛泽东的党国体制与玩弄宪法
·张 洞 生:为什么必须要征收物业税而中共却不收?
·国务院原司长斥医生成最大药贩子
·张洞生:"中国特色"的权贵家族世袭制18大成形?
·戴高乐的遗嘱
·张洞生:中共想要‘文化强国’是在‘痴人说梦’
·白岩松 :幸福在哪里
·杜月笙教你怎么看人的本质
·张洞生:老江和中共要求《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暗藏那些玄机?
·慕容雪村:慕容雪村
·美国连番逮捕中共海外头目 唐宇华被指北美最大特务
·张 洞 生: 分析比较中美两国社会潜在危机的严重程度
·“耀邦太天真了!” ——杨西光评价胡耀邦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张 洞 生 :对中国当前的政治派别分折
·资中筠:岁末杂感致友人
·张洞生:从人性角度认识公有制和私有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矛盾面是对立
·金正日竟做过这么多让中国尴尬的事
·张洞生: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朱家台:政變經又熱 北京 十八大險象迭現•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胡锦涛与马英九的元旦献词对比(附全文)
·2011年十九个最无耻新闻(转)
·妙哉高论!):幸亏当年J没占领Ch,否则都要这样了!
·陈正中: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1)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2)
·中宣部爲什麽害怕辛子陵?·作者: 龐觀清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朱忠康
   
   一 年一度的人大代表会议即将召开,我们——五十五年前都是互不相识,以个人意志和思想而独立生活的人,为了响应毛泽东和共产党整风号召,在各自单位各个部门 各个学校向各级领导和各个方面提出了意见。不料毛共违背诺言,反目成仇,把提意见者都视为有组织有计划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敌人,并冠以右派名称,又以 “牛鬼蛇神”百般侮辱之,再把我们打入地狱之中。于是我们这些人才有幸在地狱中相遇、相处、相识、相聚。可见,我们是被毛共划到了一个并不存在的派别集 团,并被他们创造和强制戴上了一顶可怕的无形帽子的。当我们“荣获”毛共赐与的“桂冠”与“殊荣”之后,也让我们有幸结识了这么多的有才华的知识精英,成 为中共念念不忘的一股势力。如今我们又从各个角落各个方面把我们的意见和我们的诉求汇集起来,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由国家来补赔我们二十多年的损失!

   
   今年是毛泽东发动领导、邓小平主持组织的反右运动五十五周年,它与中共官方公布的划右人数五十五万人偶合在一起,所以“五十五”数字具有特殊的意义。因为对于中国人来讲,每逢“五”字都会庆祝一番,纪念一番的。
   
   五 十五年,在历史长河中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每一个人来讲,几乎相当于人的一生生命,因为这正是人最年富力强的生命精华,而我们则是把最宝贵的青春年华都葬 送在专政的深渊之中了。三十多年前,当我们获得改正时,我们许多人早已含冤长眠地下,幸存下来的人也是“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既未成家,更无立业, 乞丐一身,光棍一人。
   
   而那些被毛泽东打倒的走资派们,在重新掌权之后,不但正名“平反”,工资全部补发,而且福利待遇高人一等,住房、汽车、老婆,还有那保姆、厨师、勤务员、司机更是一应俱全,样样都有。当他们获取既得利益时,却把我们这些在地狱中滚爬过来的人不予考虑了。
   
   三十多年前我们并没有计较,因为国家刚从文革浩劫中挣脱出来,经济已濒临崩溃边缘。还在于我们对人对事还没有完全认识清楚,因为我们刚从铁桶似的封闭环境中逃脱出来,面对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
   
   所 以在三十多年前,当我们被改正时,还在老老实实地服从着党的安排,他们把我们安置在什么地方,我们就到了什么地方。我们是真正的“一无所有”“一穷二白” “白手起家”的人群。而走资派们获权之后,依然遵循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的《血统论》一套,这些走资派很快被演变成掌握大权的元老派, 及至后来他们的子女都变成了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
   
   所有的这一切,当时我们并不计较,并不眼红。我们也没有把这些灾难的制造者进行过报复,我们都原谅了他们。
   
   可见我们这些改正右派的心胸是多么的宽广,视野是多么远大,我们的精神是多么的崇高,我们可以把个人的恩怨置之脑后,可以把所有的冤屈吞入肚内,我们把这一切都归于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之罪之错。
   
   但是我们的忍让,我们的含冤,我们的退一步的想法却招致相反的结果。中共不但把我们当作改正右派(总算在“右派”名称上冠上一个“改正”二字)而且是当作异见者,当作不安定因素对待,仍然把我们当作打击迫害监控对象,事事处处对我们处于高度戒备和防范之中。
   
   经 过十多年之后,我们才明白,那个曾把我们解放出来并被尊称为救命恩人的邓小平,却原来是镇压右派的罪魁祸首之一,他当时就担任着中共中央总书记和中央反右 领导小组领导职务,在他的手中沾满了许许多多无辜者的鲜血。于是我们也才明白,在同时落实政策时,他把我们与走资派区别对待,还一再发出“反右没错,只不 过是扩大化罢了”的谬论。在邓小平为首的这伙以党权和私利为目的的腐朽元老派坚持下,才使得右派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他们仍然在开展着阶级斗争,仍 然对改正右派另眼相看。
   
   于是我们这些改正右派在被专政二十多年,又继续被监控二十多年后才纷纷上书,要求国家赔礼道歉,要求国家补发和赔偿二十年的损失,包括工资损失和精神损失。我们是通过正当渠道,层层上书,向党中央和国家的有关部门进行申诉,要求对右派彻底平反。
   
   但 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没有唤醒当权者的良心,他们可以把自己的子女用权力和非法手段攫取国家巨额财富,却对右派的要求不予理睬。相反在我们的身上甚至还在进行 着剥夺和克扣;他们依然对我们百般限制,层层设卡,处处防范;仍然把改正右派当作反面教员,用便衣特务对幸存下来的右派实施全面监控。
   
   所以我们还要继续的大声疾呼:反右运动已经过去五十五年了,应该给右派问题作全面的解决和补赔了。
   
   如 今的中国已经变成了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它的钱已经多得不但拥有巨额外汇储备,还向世界各国到处抛撒的地步。它花上万亿的钱购买美国的国债,以救世主的面目 对处于困难国家免债、贷款,一次就可以上百亿上千亿的施舍。它的成群结队前腐后继贪官们,早已变成一贪就是过亿,一贪就是带着钱和家属逃向国外的暴贪分 子。它的太子党和权贵二代们可以聚敛惊人财富,享尽人间富贵,过着奢侈糜烂生活。
   
   所 以在事隔三十多年后,当国家财富已经积累到如此程度之际,我们更有理由要求国家补赔给我们的损失。这些补赔对于国家来说只不过从身上拔下一根毛而已,在国 家财政支出中只占一小部分而已。但是它对我们这些人来讲,却是意义重大,它意味着国家在尊重人权,意味着过去的右派重新获得了人格、人权和人的尊严。
   
   我 们都是已七、八十岁的人了,经历过人生的苦风凄雨,倍尝人间的苦难岁月,我们的要求难道过分吗?当我们步入人生最后旅程时,钱对于我们并不重要了,但是赔 付给我们的钱,这是讨回公道,赢得尊严的第一步。这些钱只不过是我们的后代来享受了,但是它却意味着我们是人,是个活生生的人,是个有权生活在世界上的真 正的人,而不是被中共贴上标签的右派——摘帽右派——改正右派。
   
   在这两会召开期间,我要继续向人大委员长和各位代表们,提出我们的要求,反右运动已经五十五年了,应该给五十五万(官方数字)补发和赔偿二十年的损失了!
   
   这 里附上曾被打成右派的老人们所写的诉求信件,同时附上我八年前曾写给人大委员长、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总理的信,我知道这些信件可能连邮局的门都没有 出,早已被中共特务没收。几年后我又通过组织把信给了本单位领导,请他们层层上转,但几年过去却石沉大海杳无音讯。当对我们置若罔闻时,国家的财富已经达 到了堆积如山的程度了。
   
   请 人大委员长和人大代表们,也该听听五十五年前这群人的心声了,也该落实这些人的政策了。想当初我们就像你们一样是个堂堂正正的人民,难道在经过五十五年之 后,仍然要让我们当个有引号的“人民”吗?难道还要让我们这些人继续背负着这沉重耻辱吗?要知道继续下去就是共产党的耻辱,国家的耻辱,民族的耻辱。
   
   当你们即将完成本届委员长和代表的使命之前,请做一件举世震惊的大事吧!把过去的沉冤洗刷干净,把共产党的耻辱、国家的耻辱、民族的耻辱洗一洗吧,别再给子孙后代留下耻辱了。
   
   我们请求你们!
   
    广东省韶关市广播电视大学
   
   退休教师
   
   朱忠康2012-2-22
   
   
   
   
   
   附录:
   
   维权·索赔
   
   杭州师范大学退休教师叶孝刚
   
   1957年毛泽东发动、领导反右斗争。在中国大陆,地、富、反、坏是公检法根据国家法律查处的,而右派则是由中共各级党委按照毛泽东指令,党中央文件查处的。鉴于:
   
   1任何政党不得踢开国家公、检、法职能部门直接查处公民,这是古今中外世界各国所有政党一致公认的准则,中共各级党委直接给公民以戴右派帽子的处分,是违背这一准则的;
   
   2中共党章规定,党对党员的最高处分是开除党籍,党章并无书载中共具有查处公民的职能,中共各级党委直接给公民以戴右派帽子的处分,是无章可循,违背党章的;
   
   3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不曾授予中共可直接查处公民的权力,中共各级党委直接给公民以戴右派帽子的处分,是无法可依、违背法律的;
   
   4我国宪法第35条明文规定,公民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以言定罪,是违背宪法的;
   
   5中共和各民主党派都应当是政治上平等、组织上独立的政党,是兄弟党,不是父子党,中共各级党委直接给各民主党派成员以戴右派帽子的处分,是践踏统战政策,违背组织原则的;
   
   …………
   
   鉴此种种,不难作出“反右斗争全错、非法、违宪”的结论。
   
   反右斗争是全错、非法、违宪,决不是邓小平所说的“反右斗争本身没有错,问题仅只是‘扩大化’”而已,理由是:
   
   1全国有552877人被打成右派,其中纠错改正的为55万多人,占总数的99.9%以上(引自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和事件的回顾》下卷,619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年版),这是中共公开承认的。反右斗争出错率在99.9%以上,这是对“扩大化”最有力的驳斥和否定;
   
   2办案必须实事求是,办案中有1%的“扩大化”,是错,有99.9%以上的扩大化,是错上加错,大错特错,反右斗争的错误性质决不是“扩大化”三个字所能文过饰非的;
   
   3世界上只有百分之几、百分之十几的扩大化,是找不到99.9%以上“扩大化”的;
   
   4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据说,这是蒋介石的言论(可能虚);反右斗争出错率在99.9%以上,这是毛泽东的实践(完全实);99.9%以上大于千分之一,毛泽东比蒋介石更为狠毒。
   
   我国宪法第41条规定: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
   
   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 依照法律取得赔偿的权利。党内走资派纠错平反后,就是根据宪法这一规定获得赔偿,工资全部补发的,而右派纠错改正后,却不按宪法这一规定、而是按中共“右 派纠错改正,只予政治上恢复名誉,不予经济上赔偿”的政策规定处理,即工资分文不补、不予赔偿,以中共政策规定否定国家宪法规定,是违宪的。宪法至尊,上 述违宪犯罪行为必须依法制裁、清算。
   
   最高人民法院口头表示,反右斗争是1957年搞的,国家赔偿法是1995年颁布的,并以此为由,一口咬定国家赔偿法对反右受害者不具溯及力。这是完全错误的,理由是:
   
   1政治上的错案,从案发到纠错的过程是无法预测的,是需要时间的。德国纳粹制造的排犹案,赔偿至今尚在继续执行。希特勒发动侵略战争,祸害人民,时至今日,德国总理施洛德还真诚认错,下跪致歉。1885年加拿大通过《华人入境条例》,华人入境必须交纳人头税,时隔121年,加拿大政府就人头税向全加华人致歉,并予赔偿。按照国际惯例,政治上错案的赔偿是不设时限的,我国国家赔偿法应当跟世界接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