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藏人主张
·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袁红冰专栏】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2012年2月12日 星期日 节目长度:13分21秒 下载mp3(16k) | (128k)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袁红冰专栏】,我是主持人静汝。
   
   据美国之音2月11号报道,西藏流亡人士表示,四川阿坝又有一名尼姑自焚。据目击者说,这名尼姑没有死亡,被中共抓走。据西藏流亡组织表示,自去年3月以来,已有大约20人自焚,以抗议中共政府压制西藏文化和宗教。据知情人士透露,最近藏人在不同地区连续的和平示威抗议活动遭到了中共的武力镇压,造成多人被杀和受伤。目前中国藏区象戒严一样,特别是拉萨,出入都要检查,都有军警驻扎。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袁红冰教授指出,问题的真相是藏人的自焚完全是由于中共暴政的文化性的种族灭绝政策所引起的。从藏族人民这样一个悲壮英勇的抗争过程当中,我已经看到了西藏未来自由的希望。而感到绝望的是中共暴政。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袁红冰教授的采访。
   
   记者:袁教授,您好!中共一直将藏僧以自焚抗争说成是恐怖主义行为。最近在海外也有文章指,藏僧自焚是一种暴力。请问您是怎么看的?
   
   袁红冰:中国共产党在整个东亚大陆实行的都是一个文化性的种族灭绝。什么叫文化性的种族灭绝呢?就是从文化的角度彻底的消灭各个民族。用共产党的文化来取代所有人类的优秀文化,也就是通过这样一种文化性种族灭绝,达到对各族人民心灵的绝对控制。人毕竟在本质上是一个心灵的存在,控制了人的心灵就等于控制了人的命运。所以,整个共产党的这一套文化性种族灭绝,它的这个政策实际上是来源于西方的极权主义文化传统。从中世纪开始,当时的罗马天主教就以一个绝对真理的名义要求统一世界。所以,整个欧洲中世纪神权政治的黑暗,对异端思想的镇压都是由这种极权主义文化产生出来的。
   
   而马克思列宁主义实际上是西方的极权主义文化传统的一个现代的表现形式,当然我们说中国共产党它生理上是中国人,但它在灵魂上,在文化上都是来自西方的这种极权主义文化传统的时候,我们指的就是这个意思。正因为它继承了这种西方的极权主义文化传统,所以中共在整个统治中国东亚大陆的60多年的过程中,首先对汉族人,也就是中国人实行了文化性的种族灭绝,彻底的消灭了中国的传统的文化精神,把中国人变成了共产党的精神奴隶和文化的亡国奴。然后又对其他的各个少数民族也进行残酷的文化性的种族灭绝。
   
   那么,现在对共产党文化性种族灭绝抗争最顽强的也就是最卓有成效的,我们发现就是藏人。因为藏人是个全民信教的民族。因为他们对于藏传佛教那种虔诚应该说在其它的民族中很难看到。所以正是这样一种状态之下,就发生了藏人和中国共产党的官僚集团之间,或者说共产党的文化性种族性灭绝政策之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
   
   最近,胡锦涛官僚集团又加紧了对藏区的文化性种族灭绝。他的一个标准性的举动之一,就是强迫所有藏人的村庄、寺庙和所有的公共场所,都要贴出共产党所谓领袖的画像,也就是胡锦涛的画像。要在寺庙里也得贴上共产党国家的旗帜。在这样的一个高压之下,当然藏人的反抗也就会更加激烈。这是问题的一个背景。
   
   那么,藏人为什么会不断的采取自焚这样的一种悲壮的方式来进行反抗呢?我想是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就是共产党已经把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发挥到了极致,而人民被剥夺了进行其它形式反抗的最基本的权力。大家都知道,现在在北京买菜刀都要实行实名制了。可见,共产党的这种高压政策,这种对人民的恐惧已经到了何等的程度。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藏人被逼无奈,只好采取自焚这种形式。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们注意到,当然也有一些其它阶层的人参加自焚。但自焚的主体都是僧人。我想这是僧人们对佛教的一种新的理解。因为在佛教中有一个族群的圣者叫做菩萨。菩萨最基本的特征就是对人世间所有的苦难她都要承担责任。当不是所有的人都已经脱离苦难的情况下,他们不会自己去首先通过成佛来脱离苦难。所以这种慈悲的悲悯天下的胸怀可能在僧人之间得到了很强烈的共鸣,所以我想这是他们采取自焚这种方式进行抗争的一个精神层次的原因吧。那么,这样的一种抗争是震撼每一个人心灵的。
   
   他本来应该得到所有有良知人的同情和支持,可是正像你刚才说到的,有一些中共的御用文人,特别是具有中共的文化特务身份的御用文人,在这个时候把藏人的这种自焚的反抗,这种悲壮的被逼无奈的这种极其悲壮的反抗行为说成是什么高度的暴力。从这种说法中也可以看出中国现在的文人,特别是这些文化特务已经无耻到了何等的程度,他们可以怎样的来颠倒是非,混淆黑白。
   
   记者:文章还指藏僧自焚的壮烈献身,也让人感觉更多是绝望?
   
   袁红冰:他这样讲显然是不了解西藏人的心情,特别是不了解佛教徒的心情。当佛教徒进入一个这样的境界的时候,他显示出来的除了悲壮、英勇、献身、慈悲的情怀之外,显现出来的是一个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心情。而不是像他所说的绝望。
   
   我觉得从目前这一系列反抗的事件来看,特别是联系到中国国内其它的民族,特别是汉族地区的人民也不断的掀起维权抗暴运动的现实来看,再从国际上阿拉伯世界的这次民主革命浪潮,仍然继续在兴起之中。所有从国内到国际的情况综合来看,应该感到绝望的是中共暴政,以及中共暴政所豢养的这批文化特务,而不是藏族人民。我觉得从这次藏族人民这样一个悲壮英勇的抗争过程当中,我已经看到了西藏未来自由的希望。
   
   记者:那您认为藏人为什么选择自焚的方式进行抗争?有人认为,抗争的方式可以多种多样…
   
   袁红冰:抗争的方式当然可以多种多样,每一个民族,每一个族群,每一个阶层,每一个个体,你都有权力去选择你的抗争方式。但是,在这里要注意两点。第一点是当你选择了某种抗争方式的时候,你最好不要去对别人所选择的抗争方式说三道四,指手画脚。第二,就是当你选择的某种抗争方式,你认为抗争方式很好的时候,你不要把这种抗争方式作为一个绝对的真理,而把别人所采取的其他形式的抗争方式都认为是有问题。我想,在一个追求自由民主的过程中,每一个人都有权力选择自己的方式,那么藏人这一次选择了大批的僧侣进行自焚的方式,进行抗争。我想这种抗争那一定是会以一个极其悲壮的,同时也是极其壮丽的史诗的方式被历史所记住。
   
   其实,现在共产党的文化特务在散步着一种谣言。这个谣言的内容就是,说今年的藏人之所以出现了大规模自焚的抗争行为,相当程度上是因为,我在《通向苍穹之巅》的这本书里,以煽动性的语言来描绘了图丹欧珠这个藏人英雄,他为了西藏人的自由世界而自焚的整个过程。由于这本书已翻译成了藏语,所以共产党的文化特务想利用这样的一种说辞来转移问题的真相,问题的真相是什么呢?问题的真相是藏人的自焚完全是由于中共暴政的文化性的种族灭绝政策所引起的,完全是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镇压所引起的,完全是中共的一党独裁的极权专制统治所引起的,而不是其它的原因。所以,中共的文化特务的这种说法无非是一方面是转移事实真相,转移问题的焦点,另一方面也是挑拨我和西藏朋友之间的关系。我想我和藏人的关系没有什么个人的东西,把我和藏人的自由世界联系起来只有一个东西,那就是我认为自由和民主是属于全人类的共同事业,所以,凡是追求自由的人们我都把他们视为是我的朋友和战友。
   
   记者:另有网友提出疑问,为什么在今天的中国,显得藏人问题更突出?
   
   袁红冰:藏人问题更突出的一个原因就是藏人的反抗更加英勇,更加悲壮,而且藏人反抗更加接近精神的领域,也就是藏人的反抗明确的表现出了,为保卫自己的民族作为文化的存在,为了这样一个目标进行奋斗的特点。所以他更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
   
   当然在中国其实国内汉人的反抗也是极其激烈的,但是汉人的反抗现在基本上都处于一种经济型抗争,为了经济问题而进行抗争的层面上。而藏人的反抗已经上升到了为了维护自己的民族精神存在而进行抗争的这样一个高度,所以当然引起了世界更广泛的关注。而且藏人的这种抗争显然是极其英勇,极其顽强。
   
   中共统治西藏60年,已经屠杀了将近120万藏人,它们以为靠屠杀能够把藏人维护自己作为一种文化形态存在的这个意志摧毁。那现在看来中共在这个意义上是失败的。尽管他们现在仍然统治着西藏,但是藏人的这种不停的反抗,这种英勇悲壮的史诗般的反抗,我相信会越来越激烈,最后以西藏人获得自由作为结论。
   
   听众朋友,今天的【袁红冰专栏】就到这里,我是主持人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2012/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