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银筷子涨价了]
东方安澜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银筷子涨价了

                    银筷子涨价了

   银筷子涨价了,中午我去银筷子,还以为老样子,掏出一张十元的,眼巴巴盼着找回两个硬币,等了半天没动静,才告诉我说涨价了,十元一客快餐了,我人没晕倒,脑子晕倒了。

   立马感觉这个物价是运载火箭的速度,像那个长征火箭运载的天宫什么的,威猛凛凛直飙。我三天两头买菜,直接的感觉物价在10年6月以后飞窜,撒兔儿的奔。我不知大家有没有这感受,以10年6月为界,一元的,后来要一元三五,两元,直到现在两元三五,物价基本翻了一翻多,其实今天银筷子涨价,虽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年前,我碰见一个有趣的现象,几次去银行ATM机上取款,机器里吐出来的尽是崭新的百元大钞。一次我还不在意,两次三次,我就有点惊奇,心想我是否应该赶紧去买彩票了。后来老板发的工资和拿到的红包都是崭新的百元大钞,佛祖真主耶稣啊,真他妈的神了。

   常熟有个阿庆嫂,但跟阿庆嫂搞搭手戏的草包司令胡传魁大家就可能不留意,我就属于胡传魁类型的家伙,大草包,本来对钱没有概念,有么多花缺么两个花生米也能下二两老白干。10年6月以后到年前的怪现象,我被生活琢磨地开了些窍。生活真是个一等一的导师。

   首先物价的飞涨我的钱少导致这吃十元的快餐也紧绷绷是毫无疑问的,幸亏每年还能码点字骗些稿费填补窟窿,总算能年年阿弥陀佛软着落。其次,跑来跑去眼睛里都是百元新钞,说明年前阿,我们国家的印钞厂在开足马力。现在啊,有个讨巧的法门,内政问百度,外政问谷歌。学会百度,就是大半个经济学家。对照物价上涨和新钞这两样歪巴面孔,我百度了一下,原来天底下还有一个名词叫通货膨胀。伟大领袖百度爷告诉我们:通货膨胀的原因:“造成通货膨胀的直接原因是国家财政赤字的增加。政府为了挽救经济危机或弥补庞大的财政赤字,不顾商品流通的实际需要,滥发纸币。他们之所以要利用这种办法来弥补财政赤字,是因为这种办法比起增加税收、增发国债等办法富于隐蔽性,并且简便易行”。

   啊哈,原来这是弥补财政赤字抑或卑鄙抑或高明的手段,各位大大,请勿跨省哦,俺上有老下有小的,要找去找李彦宏哦。赤字说白了不就是花钱花多了,洞大了吗。填洞,无外乎税收和印钞。所以满城尽是光鲜的老人头,也就不足怪了。

   我在瞎想,银筷子如果不涨价,就没有利润,没有利润就做不下去,接下来就会学温州那些商人一样跑路,一起飞,我们就连十元的也没地方去吃。可是反过来,我们这些劳动人民口袋里日瘪一日,十元的辣手货,也不能顿顿吃,银筷子少了基层群众,又似乎会冰清冷水,雷锋叔叔说,少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可今天我发现虽然银筷子多了我一个,也还是虚虚朗朗,这说明,雷锋叔叔和我都没的幸福,幸福的是印钞厂的厂长。

   我是支持印钞厂的,印钞厂能开足马力,我们就能吃上8元的快餐,不,我更盼望印钞厂能满负荷运转,这样我们说不定还能退回到5元快餐的时代,那该多幸福啊。至于印钞厂厂长为此赚的盘满钵满,我就来不及嫉妒了,因为邓二说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就让他们的钱袋继续飞一会儿吧。

                                 12/2/3

(2012/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