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寻求体制内外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共识]
陈泱潮文集
·3.清王朝的主要罪孽以及今日中共正在重复清王朝的主要罪孽
·4.袁世凯促成清帝退位建立中华民国功不可没
·5.中共应当好好学习清王朝隆裕太后不负隅顽抗顺应潮流的明智之举
·6.中华民国的建立是当时三股政治力量合成的
·7.制定确保今日中国民主革命成功策略的要诀
·8.《陈泱潮文集》致力于推动中共国民主革命的三个工作重点
·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9.荒唐的“国父”之称,完全是国共两党【隐性帝制专制独裁党文化】遗毒
·10.世人应当正视: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本质上是大汉族主义
·11.“五族共和”决非孙中山本义,而是清帝退位换来的结果
·12.辛亥百年历史的结论:今日中共国民主革命绝对不能继续以孙中山为旗帜
·13.从北非突尼斯埃及民主革命看未来中国的民主化前景
·14.中共国与北非突尼斯埃及诸国的不同点
·15.最高权力核心的分裂和斗争是全国性大规模群众上街的必要条件
·16.有必要重温拙文【‘六四事件’是中共宫廷内部权力斗争的产物】
·17.顽固坚持一党专制独裁体制是中共必然分崩离析的根本原因
·18.导致中共分崩离析的其他原因
·19. 反对两个极端,是今日中国具有政治大智慧的杰出人士的神圣使命
·20.网络时代茉莉花革命要求必须积极推进变革力量的大联合
·21.促成反对派力量组织化的初级形式
·22.促成反对派力量组织化的高级形式
·23.对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和藏民族的考验
·24.中国作为大乘佛教的大本营,是否到了【佛教诸圣临凡救华】的时代?
·25.【三圣联手结束红阳劫】背景说明
·26.末世佛教临凡三圣的使命、作用及其禁忌
·27.“指导灵”对末世朝野大成就者们的慎重告诫
·28.【辛亥百年枭雄黑道乱华】是对顽固抗拒唯一真神信仰的责罚
●指导灵辛亥百年论中国问题
·题记
·辛亥百年论目录
·1.百年来中国社会政治风尚主流是什么?
·2.百年来风行于中国政治朝野人士身上的枭雄黑道七大特征
·3.百年来的枭雄黑道,是中国千百年传统帝王文化权谋文化的极致
·4.百年来枭雄黑道已经国体制度化——形成了【党天下隐性帝制】
·5.枭雄黑道对中国社会人心道德的腐蚀与败坏
·6.人文环境、社会环境、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破坏
·7.两极分化极端严重,三大矛盾空前尖锐突出
·8.中国面临救世救心艰巨任务,亟待三大改造
·9.鸟瞰世界适合中国国情民性的最佳的国体政制
·10.确立造物主上帝信仰和拥有稳定的国家主权人格化象征的作用
·11.中国三大改造的任务和目标
·12.认真吸取辛亥百年经验教训,提高思想认知水平
·13.辛亥百年的首要问题是必须正确认识孙中山
·14.孙中山是辛亥革命的背叛者和颠覆者!
·15.孙中山问题的根子是枭雄黑道权力狂!
·16.反对极端化,全方位推动中共国民主革命
· 17.是蒋经国启动和成就了台湾民主化
·18.灯塔、样板以及台湾真正切实可靠的安全保障
·19.解决中国民族区域独立危险的当务之急
· 20.提高中国人综合素质必须改革教育体系
·21.未来会对孙中山和竭力神话孙中山者,作出公允的历史定论
·22.团结起来,迎接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胜利
●谁是真正的窃国大盗?
·从《推背图》看谁是真正的窃国大盗·目录
·1.《推背图》历验不爽,是中国未来学经典
·2.《推背图》对近现代政局预言的概况
·3.《推背图》第37象是对辛亥革命的专题预言
·4.《推背图》第37象【图】解孙中山“国父”之称虚假透顶
·5.【谶】语预言孙“国父“之称是末世中国枭雄黑道谎言乱世的典型
·6.【颂】辞进一步明确预言武昌起义是军队倒戈,而不是孙中山会党暴动
·7.《推背图》第37象益卦【彖辞】有关蒋介石的预言要点
·8.《推背图》第37象益卦【象辞】有关蒋经国的预言要点
·9.《推背图》预言准确性的根据和来源:《易经》是《圣经·恒约》篇章之一
·10.《推背图》第37象益【卦】有关近现代政局的预言要点
●袁世凱
·沒有袁世凱就沒有中華民國
·中國近現代史學和當代政治學的一件大事
·可歎袁世凱孫中山二人在中國人心目中地位被顛倒!
·还原历史——袁世凯鲜为人知的九件事(图)
●切不可继续国共两党神话孙中山蒙骗国人
·今日认识孙中山真相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有识之士切不可做党文化应声虫更加卖力地神话孙中山
·你为孙中山的狡辩是站不住脚的!
·关于宋教仁被刺案真凶到底是谁——正告为枭雄黑道孙中山狡辩者
·你对我评价辛亥革命和孙中山问题的文字,有很多误读之处
·宋教仁被刺是中国步入歧途的拐点——到底是谁杀了宋教仁?
·宋教仁难逃孙中山一贯暗杀政敌的毒手!
·现在应该认真检讨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的真实动机
·孙中山为何要一意孤行以“二次革命”的名义发动反叛中华民国的战争?
·驳周亚辉袒护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错误的论调
·孙中山所谓“二次革命”当即遭到举国反对
·蒋经国最后十年 党外势力开始如野火般延烧
·孫文本人為什么一輩子不使用孫中山這個名字?
·孫文為何又偏偏以這個和“中山狼”同義的名字成名?
·今日繼續神話權迷心竅不擇手段的暗殺狂孫中山是犯罪的!
·要正视孙中山的枭雄黑道本质和罪恶!
●打破孙中山神话的伟大意义
·辛亥百年打破孙中山神话的伟大意义·目录
·1.极端分子中党文化剧毒,继续狂热神话孙中山
·2.这是一股源于投机政客与极端化形而上学思想方法结合而形成的错误思潮
·3.今日大力继续神话孙中山,是愚蠢、狡诈和犯罪
· 4.没有袁世凯就没有辛亥革命的成果——中华民国的建立和巩固
· 5.袁世凯称帝之罪和不容混淆的两个要点
· 6.孙中山“二次革命”无疑是毁坏中华民国宪政民主进程的犯罪行为
·问周亚辉:今日中国民主革命需要暗杀同志的黑帮老大做旗帜吗?
·ZT为什么刺杀辛亥元勋陶成章?
· 7.不同时期不同性质的国民党
· 8.孙中山-蒋介石以国民党【党国】颠覆了中华【民国】
· 9.今日呼叫“必须团结在孙中山的旗帜下”,是对历史的反动
· 10.孙中山旗帜的负面性质
·正告披着马甲Waitforu43丧心病狂的极端分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寻求体制内外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共识

CDZCYC 陈泱潮推特文
   
   2012—2—26
   
    236.从1972年形成了《特权论》思想体系开始,就如何推进中国民主革命问题,《特权论》作者进行了多年的思考和研究。认定只有全方位推动民主革命才是正途,争取自上而下的和平转型是最佳方案。特此慎重推荐秦永敏先生这篇文章:《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希望朝野就此达成共识,给中国以希望。

   
   附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和平转型建言之二


秦永敏


   
   我们说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并非说和平转型的希望完全在体制之
   内,而是说,就和平转型而言,体制内也是有希望的,体制内的一些
   因素构成了和平转型的可能。
   
   质言之,体制内如果没有任何和平转型的因素,那中国也就没有和平
   转型可言了。正因为体制内存在这种因素,在其他因素共同作用下,
   和平转型才有可能。
   
   当然,体制内和平转型的因素有多少,能起多大作用,是主动力量还
   是被动力量,是另一回事,也正是需要研究的问题,不仅如此,还是
   会剧烈发展变化的。比方说在戈尔巴乔夫搞改革之前,谁会想到苏联
   体制内会有这样的和平转型因素?就是叶利钦,在任莫斯科书记之
   时,也没人梦想到他会是苏联体制内的和平转型因素吧!
   
   从具体个人成为体制内改革因素──也就是和平转型因素──来说,
   是不很容易预料的事。但是,从今日中国的政治局面来说,在体制内
   寻找和平转型因素,情况就不一样了。很多个人、很多群体、很多战
   线、很多具体的政策措施,都可以鲜明的表现出这一点来。
   
   最重要的是,甚至从当局基本指导思想的演进中,我们都不难看到这
   方面的可能。
   
   所以本文就首先从当局的基本指导思想所表明的和平转型迹象谈起,
   作为最高领袖“一元化领导下”的专制政权,这种指导思想就是他的
   基本统治方略。

一、统治者基本指导思想和平演变的必然

   
   这里,我们采取论域方式分析来进行分析。
   
   毛泽东时代,也就是从中共建政到文革结束,虽然前后有所变化,但
   一直在往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方向走。这种基本
   统治方略也就是四个字──全面专政。亦即对任何异己分子斩尽杀
   绝,根本没有任何表达不同意见的余地,它的逻辑很简单:“不是我
   的臣民,就是我的敌人,对敌人则必须消灭干净。”这种逻辑的论域
   表达方式就是革命和反革命的二元对立,没有任何中间地带。也即是
   它代表革命,任何不服从它意志的观念承载者都是必须消灭的反革
   命。
   
   邓小平时代,也就是1979年邓提出“四项基本原则”后到1997年他死
   去。“四项基本原则”和全面专政就不同了,他的逻辑是:“不反对
   我就可以了,反对我就是我的敌人,对敌人则必须投入牢房。”这种
   逻辑的论域表达方式是统治和服从的二元对立,有了广大的中间地
   带。它是统治者,它的观念它坚持,但不强迫人们服从,人们只需服
   从它的统治,只有不服从统治的才会被它制裁。
   
   江泽民时代,也就是从1997年邓死后到2003年。江的基本指导思想是
   “三个代表”,这种统治逻辑是:“我代表你们全体民众的利益,对
   你们实行德治,所以你们不应该反对我。”其说辞虽然虚伪,却已经
   没有了毛邓的霸道。这种逻辑的论域表达方式是恩主和乞丐的二元对
   立,不仅有了广大的中间地带,而且开始虚伪的讨好人民,虽然强奸
   民意,却根本不打算人民认可其虚伪说辞,当然,对不服从的公民它
   照样用国家机器制裁。
   
   胡锦涛时代,也就是2003年至今。胡作为一个弱势领导始终在江的阴
   影之下,所以他除了“坚持三个代表”外只搞了个与统治原则无关的
   “科学发展观”。这当然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从思想角度说,是20世
   纪20年代“科玄大论战”、“科学战胜玄学”的历史性谬误的继续
   ──社会只有工具理性而没有价值理性,就必定是一个“帅兽食人,
   人亦相食”的社会!就象二战中的德国日本一样。
   
   通观以上各个论域,无一进入了21世纪的现代政治文明领域。所以,
   仅以以上中共四代人的基本指导思想而论,虽然发生了巨大的和平演
   变,却依然和和平转型毫不相关。
   
   但是,一个意外情况的出现,还是把中共统治的基本指导思想和和平
   转型联系了起来,──把中共统治的基本指导思想纳入了现代政治文
   明论域。

二、吴邦国从反面证明了中共必须搞宪政民主制才有活路

   
   我们知道,人类历史上有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那就是最先进入一个
   领域的人,往往是提出了正确的命题,却作出了错误的回答,尽管如
   此,当事人还是功莫大焉,因为发现问题和提出问题往往比解决问题
   更重要!
   
   在中共第四代统治班子将要离任前两年,它通过老二吴邦国提出了新
   的一套东西,那就是“五不搞”。
   
   在2011年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吴邦国在报
   告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的意义”时说,“中国特色社
   会主义法律体系,是以宪法和法律的形式,确立了国家的根本制度和
   根本任务,确立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确立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指导地位,确立
   了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确立
   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确立了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公民依
   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确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
   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确立了公有制
   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和按劳分配为主
   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
   
   这些陈词滥调只是把中共历史上基本指导思想的演化过程复述了一
   遍,完全无视其自打耳光自相矛盾的事实,例如以埋葬资本主义建
   党,却成了官僚资本主义统治集团,例如毛泽东思想是坚决反对“复
   辟资本主义”的,邓小平则全靠复辟资本主义才挽救了中共统治,例
   如毛泽东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如果继续确立他的思想,“中国特
   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根本就不可能建立。
   
   但是,吴邦国在这篇讲话的后面却有一个石破天惊之语!
   
   吴邦国在报告中申明:“从中国国情出发,郑重表明我们不搞多党轮
   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
   邦制,不搞私有化。”
   
   这种统治逻辑是:“人民要搞什么我不管,我要搞什么就搞什么,因
   为我掌握着国家机器。”显然,和江泽民比,连虚伪的外套也没有
   了,完全是一副无赖嘴脸。
   
   这种逻辑的论域表达方式是无赖和大众的二元对立,已经不是强权统
   治的独断,仅仅和古代内侍太监偶然走运被国柄砸到头上后就抱住不
   放一样,不过是不愿物归原主的赖皮,当然,对不服从的公民它也照
   样用国家机器制裁。
   
   要知道,至此,中共四代的基本指导思想的演进,基本上重演了商汤
   “代夏作民主”以来的中国政治历史,或者说从绝对君主制演进到了
   末世专制制,从完全彻底的暴君统治演进到了相对专制制,在这种情
   况下,到第五代还能拿出什么基本指导思想来?以无赖的态度拒绝
   “五搞”还可能长久坚持吗?
   
   在这里,我们应该用更深刻的眼光看问题,这样,就会明白吴邦国的
   这种说法对中共统治的基本指导思想而论,是和平演变到达临界点的
   表现──究其论域,其实已经因此进入了现代政治文明的核心!
   
   他所谓的“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
   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必须一一分析。
   
   “不搞私有化”显然是一派胡言,市场经济就是私有化经济,至于是
   否成熟,是否正常,那是另一回事,已经搞了32年,却说“不搞”,
   这当然是张着眼睛说瞎话。
   
   “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也是胡说,如果以毛泽东思想指导,就不可
   能改革开放,如果用邓小平理论指导,毛泽东那一套就不必提,虽然
   这种多元化不是我们需要的多元化,但它毕竟也是一种多元化,而任
   何指导思想的多元化最终都必然把中共的一元化统治撕得粉碎──眼
   下《乌有之乡》和《炎黄春秋》以及《环球时报》中间的“三国演
   义”就是一个明证。
   
   这里,重要的是“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
   不搞联邦制”,对之当作何解?
   
   首先,我们明确一点,这三者其实只需概括为一点,那就是宪政民主
   制。
   
   今日中国面临的最根本问题,就是要不要搞宪政民主制。这一点一直
   被民间反复提出,中共最高层则长期装聋作哑,现在吴邦国虽然是从
   反面提出了,还是表明中共终于不能不正视它了!所以,可以说,由
   吴邦国提出“五不搞”,其实就是“五要搞”的前奏,姑且不说,私
   有化和指导思想多元化已经搞了。吴邦国作为中共第四代统治者的主
   要成员之一,已经不能不面对搞不搞宪政民主制的问题,可想而知,
   第五代面临的更将是什么局面!
   
   须知,搞不搞宪政民主制,已经不是少数志士仁人的议论,而是历史
   的必然,无论中国由谁来统治,无论中共推出什么人来接班,少则几
   年,多则十几年,他们都必须搞,否则就只会被历史无情的抛弃。

三、许多中共官方学者的态度

   
   由于历史的看,搞不搞宪政民主制关乎中共的生死存亡,尽管当局目
   前还没有表现出任何要实施民主政治改革的迹象,但是在官方知识分
   子圈内,一直在进行有关民主的激烈公共讨论。下面,仅挂一漏万的
   谈谈。
   
   2008年,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发表了颇受争议的文章《民主
   是个好东西》,他在其中描述了民主体制的一些优势,但同时也强
   调,中国不能拷贝外国政治模式。
   
   2010年12月,中央编译局海外理论信息研究中心主任赖海榕撰写了文
   章《人民共和国和人民政权》,表达了中国价值体系和自由民主可以
   统一的观点,比如台湾就是一个例子。虽然这篇反映其个人观点的文
   章没有以中文发表,而是在国外刊登的,但是它毕竟出自中国体制内
   知识分子的笔下。
   
   2011-09-22沈宝祥教授在《理论视野》发表文章说:《惟有民主才是
   化解“四个危险”的根本之策──重温“窑洞对”》,对胡锦涛在建
   党90周年的讲话中所言“四个危险、四个考验”的警世之言如何解
   决,沈教授认为,其根本之策就是“窑洞对”──毛泽东当年在延安
   时和黄炎培的对话。
   
   对所谓“窑洞对”,我们不妨细看一下。
   
     黄炎培说:“我生60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
     ‘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
     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