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未知死,焉知生?]
陈奎德作品选编
·把中国人从「自虐症」中解放出来!——《鲍彤交代》的双重意义
·陈奎德: 反智主义回潮
·中国——「党军」的国家化问题
·中国:「大逃亡综合症」
·后共産主义中国的利益集团及其意识形态
·上海「神圣同盟」 vs. 西方?
·《远华案黑幕》:谁之罪?
·奥运拔河赛:1936 vs. 1988
·香港司法独立的又一战
·中国的自由派与新左派论争
·三国游戏与北京外交
·回光返照的"圣战": 中共镇压法轮功
·中国被WTO诱导的制度变迁:到底为了谁的利益?
·人类文明的警钟
·三角男孩」和华纳公司的穿「墙」游戏
·争夺灵魂的战斗
·美国言论自由是神话吗?
·中国乡村民选官员与党支部的紧张关系
·评中共的“道德重建运动”
·自由与安全:如何平衡?
·加入WTO 后——中国的政治文化生态?
·橄榄,还是金字塔?──形塑当代中国社会结构
·共産国家与国际大奖的恩怨
·北京的对台哑剧
·中国大陆地下教会浮出水面?
·死囚之怒
·进亦忧,退亦忧──中国出版巨兽之命运
·民无信不立─中国社会诚信的瓦解
·读《沙哈洛夫传记》的感慨和启迪
·点评克林顿对华政策
·《观察》发刊词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知死,焉知生?

x邁向臨界點……

   自2009年以來,中國境內二十起藏人自焚的事件,震驚了全球。

   “殉道”現象,高頻發生,是一個緊急信號,表明藏傳佛教的信徒,在那塊土地上已經頻臨絕境,

   他們已經幾乎被斷絕了活路。

   中國先賢孔子曾謂:“未知生,焉知死?” 但如今,中國藏區自焚事件卻以驚心動魄的方式地昭告世界: “未知死,焉知生?”——倘若不知道西藏僧侶們前赴後繼的悲壯自焚獻身死亡,怎能知道那裡的生存狀況已淪落到如斯恐怖和絕望的境地,令他們痛不欲生?

   黑箱所封鎖的中國藏區的生存與信仰的悲慘狀況,被一縷縷升騰的自焚火焰所燭照,大白於天下了。

   西藏的悲劇,已經發展到了它的高潮。西藏的局勢,正在加速走向最後的臨界點。

   雖然达赖喇嘛尊者表示不贊成自焚的做法,第十七世噶玛巴喇嘛(大宝法王)也呼吁过在中国的藏人不要自焚,西藏行政中心首席部长洛桑森格也不鼓励以自焚这种方式进行抗议。

   但是,藏人的抗議性自焚仍然接踵而至連連發生。我們設身處地,捫心自問,倘若不是對藏人的信仰和生活的高壓和封鎖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人們怎會選擇以死抗爭?

   從此,北京關於西藏民眾生活幸福信仰自由 的謊言歸於徹底破產。這個政權欠下的累累血債已鑄成一道特殊景觀:道路以目,千夫所指。

   如此慘不忍睹的悲劇頻頻發生,在重重撞擊全球億萬人的良知。它是應當有個終點的,是必然有個終點的。

   歷史上所有類似先例,都在演示這一人類忍耐力底線的不可逾越。一旦逾越,必遭天譴。

   猶記文革時期,1966年西安著名寺院法门寺早紅衛兵洗劫,他們试图用铁锨、镢头等农具挖出真身宝塔塔底埋藏的舍利。該寺良卿法师见状来喝阻,被红卫兵打得头破血流。随后,良卿法师跌跌撞撞地回到住室,披上象征寺院住持的五色木棉袈裟,全身浇满油,来到真身宝塔前,惨烈自焚。红卫兵被这悲壮的场景吓得目瞪口呆,逃竄而去,寶塔得以保全。 如今,良卿法师的英名與壯舉長留青史,而那些橫行無忌辱教毀聖的毛式“衝鋒隊”,早已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中了,個別良知稍存者,將被悔恨咬嚼糾纏終身。

   近一年前,一名突尼斯街头小贩布阿齐兹因抗议城管粗暴执法而举火自焚,这把点燃阿拉伯之春的火花最终蔓延到中東各國及世界各地,一頂頂獨裁王冠落地,一座座專制堡壘崩潰。布阿齐兹已載入史冊,嗜血暴君卻灰飛煙滅。

   …………….

   冥頑不化執意扼殺西藏人信仰自由和地區自治的權利的人,逃不過上述歷史的定數。二十束自焚之火,實際上正在點燃21世紀東方巴士底獄下面之薪火。根據歷史的通例,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將會在不知不覺間降臨。

   自焚之火昭告,璀璨的西藏文明在中国境内的生存状态已经深陷苦海,面临危机,對它的拯救已經刻不容緩,它已經引發了全球的高度關注。

   

x藏傳佛教,賦神州以神性

   文明人類,特別是中國人,有責任推動拯救西藏文明這一進程。這一重任,除了來自普遍性的良知的“絕對命令”,同時也來自與藏人共處于同一歷史結構中所帶來特殊責任。從根本上說,或輕或重,我們都曾參與構建了那個蹂躪西藏文明的龐然大物專橫結構,那是一種“共犯結構”。

   回首當年,當我們在信息屏蔽的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國觀看那滿目謊言的《農奴》等影片並為之感染時,實際上正在參與和溝築這一壓迫性結構了。在這個人類歷史上空前規模的毛澤東式洗腦工程中,人人“無所逃遁於天地之間”,都曾經為這一毀滅西藏文明的極權制度添磚加瓦,成為其結構的一部分,從而自身靈魂裡也烙上了深深的精神奴役的創傷。中國人(漢人及各族裔人群),倘今日投身到這一拯救西藏精神文明的偉大精神事業中,將蕩滌掉六十多年來加諸自身精神上的污泥濁水、謊言狼奶和物質主義,將會獲得淨化與救贖。

   其原因之一在於,藏族是當今世界上最為精神化的民族之一。每每想到西藏,想到達賴喇嘛尊者,不由自主,我就會想到印度,想到聖雄甘地和詩人泰戈爾,想到俄羅斯的知識分子,想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索爾仁尼琴和薩哈羅夫,想到猶太民族,想到愛因斯坦……。所謂精神化,當然不是 “不食人間煙火”,然而,在上述個體與群體的生命中,在精神生活與物質生活的比重方面,他們與其他個體或族裔相比確實是不同的,這些個體與族裔的精神層面明顯佔有優勢,的確超凡脫俗,從而構成了人類精神史上無與倫比的深邃景觀,成為引領人類靈性生命升騰的引力中心。

   自從1959年大批藏人在達賴喇嘛尊者率領下出中國後,置之死地而後生:藏傳佛教、西藏文明及其獨特精神,反而獲得了新的更廣大的生命,遠播四方,流布全球,在這一史詩般的流亡歷程中,如鳳凰涅磐,藏人群體成為當代世界最為成功的流亡群體,藏傳佛教昇華而成為世界性的重要精神資源。

   這次接連發生的藏人自焚事件,同時表明了中國境內外藏人對達賴喇嘛尊者的極高信賴,表明了中國境內藏人對境外藏人群體民主選舉成功的由衷嚮往,表明了內外藏人不可分割的共享的宗教信念的精神紐帶和感天憾地的殉教殉道精神。訴諸歷史,這種殉道精神所澆灌的宗教信仰,是無堅不摧無物可擋的。它勢將對於進入這一拯救西藏精神文明的偉大精神事業的中國人,特別是漢人以強烈的反哺,使其超拔出純粹物質性的滿足,獲得某種精神性的昇華。

   有鑑於此,我對大變革之後未來中國的精神版圖的想像,是三分天下式的,即: 廣義基督教、廣義儒家信仰、廣義佛教,三者各居其一,共處共榮,“賦神州以神性”。而經歷了艱困輝煌的流亡經歷以及無數殉道者淬煉的藏傳佛教,將在這一“賦神州以神性”的神聖化歷程中,迸發出特殊的精神光彩。

(2012/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