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槟郎文集
·纪念孔诞节
·五十个月亮
·游南唐二陵
·岠嶂山桂花林
·你总是太任性
·重阳节的颜色
·情系青龙尖
·大学时的暗恋
·高贵的天鹅
·乡村女教师
·无人的敲门声
·赞美牛背鹭
·这种你我他
·哀悼空心房
·寒衣节的女主人
·村庄的毁灭
·寒衣节的幸福
·老虎的逻辑
·多元男神槟郎
·写诗教诗的槟郎
·崇尚旅游的槟郎
·巢湖水鸟
·猴子破案
·诗人槟郎的孤独
·大学的一门诗歌课
·有情有义的槟郎
·丰富而单纯的槟郎
·槟郎的诗意世界
·师者智者和诗者
·独特的诗人槟郎
·神奇的气泡
·隐士诗人
·人间森林诗人游
·长江里洗礼
·参加跨年诗会
·槟郎诗歌年集2017
·雪季情思
·狗屁寡妇年
·秦淮河放生
·雪地上的诗
·为什么有人恨雪
·雪地上的脚印
·天狗吃月亮
·踏雪梅花山
·雪野遇梅
·满屏竟是袁世凯
·游览合肥记
·复活人的家乡
·乡村的夜
·第一次乘飞机
·桃花庙的秘密
·拿快递出错
·樱花缘
·花神庙情缘
·花朝节的梅梅
·花神湖的水怪
·清明银河祭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杨忞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整体上看,作者将遇到邻家美眉→回忆过去的往事→邻家美眉的现状→最后被遇害用简单、朴实的语句描述出来,并从中能强烈感受到作者对邻家美眉遭遇不幸的哀痛之情以及对其想念之情。
     诗的第一节,作者用“江城”的血泪、“扬子江”的水一去不复返来暗示自己遇到老乡悲伤的心情,从而为整首诗奠定了“哀”的基调。


     诗的第二节,作者描写了“过家家”、“摘桑椹”、一起手拉手去上学这些儿时的情景,这些记忆是开心的,也是快乐的,由此可见,这应该是作者儿时最珍贵的回忆,我们也能从诗句中感受到作者与邻家美眉之间深厚的情谊。
     从诗的第三节开始,作者则着重描写了邻家美眉的现状:土地被征收,补偿也没兑现,连没出息的丈夫都和其他女人私奔,生活岂是一个“惨”字了得。还没来得及寒暄几句,都已经与你阴阳相隔了,作者用了寥寥几句将你遇害的过程描述出来,让我们体会到外来者打工的不易,更让我们气愤不已的是小姑,作为美眉的亲人,她最信赖的人,却将她推向死亡的深渊,即使抓到了杀人凶手又能如何,人也复活不了。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全诗的最后一节,则与诗的首节相呼应,如“江城”、“扬子江”,一句“江城的浮华里有多少血泪”,可以说是对每一个外来者务工艰辛的表达,一个城市的繁荣要靠千万的打工者才能建设出来,而这些外来者的生存环境又有多少人关注呢?“冲天辫”的美眉、“A字裙”的美眉,这些都是作者记忆中邻家美眉的形象,也正借这些形象将作者对邻家美眉的思念之情得到升华。
     2012年1月22日
     附原诗:
     
     哭悼邻家美眉
       槟郎
       
       人赞他乡遇故知之喜
       我邂逅邻家的美眉却悲
       江城的浮华里有多少血泪哦
       扬子江的水东流去
       流不尽我的怆痛哀怨
       
       我那山村的邻家的妹妹
       美人坯子特别是那眼眉
       城里流行过的词又不再时兴
       我们却老早就昵称你美眉
       敢说你小狐狸精的都被我骂回
       在共同的门前过家家
       仰着小脸看我树上摘桑椹
       山坡上鹅儿牛儿人儿不分开
       手拉手背着书包坐同桌
       我上中学你却辍学相离远
       
       那天新街口碰到不敢认
       你却是有意躲着我
       直到我的一声美眉路人侧目
       你才喊出我耳熟的槟哥
       我们吃着鸭血粉丝汤
       我发现你美丽又加了时尚
       你听说我也在江城读研究生
       生意忙碌也没细打听
       你告诉我土地早被政府全征去
       补偿仍按旧标准也一直没兑现
       我在你婚礼上醉打过的圩村丈夫
       吃喝嫖赌弄垮了乡办企业
       又跟野女人私奔南方无消息
       你说你跟小姑来江城打工
       却为什么不向我透露详情
       
       经不住我的强求勉强答应
       你打过手机带我登门
       你和小姑租住棚户区小披屋
       室内整洁充满女性的气息
       你那小姑跟你丈夫差不离
       不愿久呆你送我边谈到站牌
       我邀你到我研究生宿舍玩
       你又说是生意忙碌没时间
       可是我再次来找你却阴阳隔远
       小披屋你小姑正在退房要回乡
       
       冬雪后的大学校园有消息传
       早晨清洁工多处发现弃碎尸
       公安及时破案抓到凶手
       安养晚年的康白度独居
       凶手家里查找卖淫女资料
       报上只说是安徽巢湖口音
       猎奇的是老色鬼床上藏女裙
       搜身发现仍穿着女被害者的亵衣
       你小姑被我堵在小披屋
       不说出实情我绝不让出门
       她终于哭出声对不起你
       是她骗你到外省江城来打工
       巴结黑道迫你受辱去卖淫
       你的卖身钱寄点给婆婆养女儿
       大部分被她和男鸨敲诈空
       我打了她一拳仍送她回乡去车站
       带回了你急就潦草装满血泪的日记
       
       我的山村邻家的美眉死得惨
       你的曾经的槟哥悼念在江边
       快报想连载你的日记制造卖点
       我却只愿在江边一页一页烧还
       江城的浮华里有多少血泪哦
       扬子江呜咽着劳苦大众的苦难
       那个山村伴着槟哥的冲天辫的美眉
       那个都市躲着槟哥的A字裙的美眉
       我只能让你复活在我笨拙的文字间
       2008-02-20
(2012/0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