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北京周末诗会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平安夜三愿/郭少坤
·硬汉潘光旦是如何被摧毁的/戴建业
·《血紀》告訴你什麼/孔令平
·论卖国要有资格及卖国家/犀利公
·地位越高道德越低的中国社会/王小华
·志士陈卫求仁得仁/陆祀
·民主是我想要的作为人的感觉/楚钟道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红族富族/人大许先生
·UFO浓缩时空结构中的自由航天/司马阳春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贵族/杨显慧(一)
·已经确认的转基因危害/一笑了之
·2011梅花诗歌奖推荐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2011梅花诗歌奖导言/北京周末诗会
·题山水二首/丁朗父
·寒风凛冽又一年/于浩成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民国已历百年中国何日民主/孟元新
·2012,陈卫陈西刘贤斌/陆祀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及说明/北京周末诗会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湖南永州以煽动罪判一母亲死刑/一点五
·无情子女给了顾准最后一击/诗源
·忆父诗/(北京)丁朗父
·乌坎的理性/张三一言
·向印度美国学习怎样维护统一国家/犀利公
·一个人人都在篡改历史的国家/朱忠康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好东西?/周舵
·全民革命其实很容易/刘正华
·唯祈革命卷旋风/巴河、卢先生
·龙种和跳蚤/鲁湘
·神州起事正大风/史先生、杜先生
·再造东方桃花源/任先生
·有一个林辉先生/朱忠康
·我们连孙中山一角也不如/王小华、韩武、查建国
·说说中共历届总书记的结局/林辉
·陈独秀女儿绑汽油桶逃离中国/林辉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蔡元培、陈独秀缘何走向反共之路?/林辉
·今夜,没有选票的人泪流满面/民国几年
·“马日事变”与夏明翰被杀缘于中共暴行
·彭湃杀人如麻后代文革遭报复/林辉
·中共为何掩饰苏军东北暴行/林辉
·胡风冤案缘起反对党文化/林辉
·祭六十年来遇难同胞文/毛清江
·欢呼后的忧虑/刘国凯
·延安整风运动残酷整肃异己/林辉
·李大钊以什么罪名被处死/林辉
·陈独秀对中共的最后见解/蓝培纲
·春联/丁朗父
·陈永贵"打到皇帝做皇帝"/凌志军
·龙年春节有感/费良勇
·兄弟们的春天/丁朗父
·紫坪铺水库诱发汶川大地震也许是真的/范晓
·有自由哪有文化/网民讨论会
·毛泽东开车记/网民接力
·七律:咏梅(新声韵)/余习广
·关键点(新历史剧提纲)/丁朗父执笔
·我漂洋过海/吴倩
·乌坎"大选"
·大陆网民公开议六四/最爱李培仙等
·在中国改革论坛的发言/章立凡
·好玩的中国/大鱼等
·中国联通有权收费后不提供服务/朱红
·"重庆模式"兴富人移民急/中国新青年
·今日搜狐罕见呼吁民主/文明底
·中国人50年后才能看懂卢梭/王小华
·少年时的梦想/丁朗父
·逼近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无雪的冬天/丁朗父
·在中国有不同意见就是敌人/王小华(公民通讯)
·抓住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必须对右派进行国家赔偿并道歉/朱忠康 叶孝刚
·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汪岷
·怀集监狱、六四及郑酋午/王希哲
·涉及南京大屠杀应谨言/此山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中国——最重视诗歌的国度/讨论会
·两岸的距離当以光年计/Jamicat福建福州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中国必读常识/好了歌童
·我的政治声明/王小华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不清算文革就不可能政治改革/塞鸿秋
·谁让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塞鸿秋
·文革是人人受难的专制巨祸/塞鸿秋
·再不能让你的喉管被毛左割断/塞鸿秋
·文革灾难超过任何外敌入侵/塞鸿秋
·一个重庆警察的言论自由/塞鸿秋
·毛泽东大笑谈杀人/塞鸿秋
·重庆武斗杀俘孕妇不免/紫檀居士
·时局有感/萧远、丁朗父
·每个字都带着血的记忆/嘿嘿007、corpse猫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夏老师,刚到六十岁的您,对这一天似乎早有准备,不下四次交代过我,您可能随时离去,希望我按您的意愿接续下去,把为百姓维权的事情做到底。
   与贪官们死后百姓拍手叫好对比,我看到送别夏老师的群众绵延数里。我深深为有夏老师这样的朋友感到骄傲,夏老师的去世,得到的是百姓真诚相送和深切惋惜。您的不幸故去也极大彰显了人间有正道、世上有神明的真理。
   
   


   
    夏老师您好:
    2011年6月4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得知您去世的消息,我正在内蒙去辽宁的列车上,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和匆匆而过的青山绿树,眼前浮现出你的音容笑貌,眼泪禁不住唰唰下落,内心的痛楚难以言喻。没料到,如此突然,我将永远失去一个非常尊敬的良师益友。
    夏老师,刚到六十岁的您,对这一天似乎早有准备,甚至不下四次交代过我,您可能随时离去,希望我把您的意愿接续下去,把为百姓维权的事情做到底。我虽然知道您的病情不轻,还是对您病情的预后充满了美好的希望,根本就没有您突然离去的心理准备。
    夏老师,除了无数次的电话交流外,还有两次信函,而真正面对面的机会却是那样短暂,我们仅仅在一起相处了短短一个礼拜,命运的风帆把我们吹到了一起,我们相识相知在步履维艰的维权路途上。
   
    夏老师,在冬日的一天,海口黎明的晨曦里,您把我送到机场的门口,就毅然扭身离去,看着您的背影,我想到了父亲的背影,一个对世界充满信心和热爱的背影,您们这一代人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百折不挠百死不悔的相信---这个世界还有正义和真理。
    这一刻竟然成了我们永远的诀别,可能您当时已经意识到了,所以您是那样坚毅的回过头去。
    夏老师,您认为从我身上看到了农垦人维权的希望,把我引为知己。说句心里话,我很惭愧您对我的评价,是您的一身正气给了我更多的希望和勇气,让我感到这个民族的风脉和精气尚存持续。让我在举世逐利的氛围里体味到人性的仁爱和正气。
    夏老师,恍如梦境,我们已经阴阳两隔,天地相离。我默默祈祷,请夏老师的灵魂安息,我会把您的评价和希望作为鼓励,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会把承诺的事情做下去并坚持到底。
    夏老师,八年来,在维权路上的劳顿中,为了百万农垦人的公平和正义,您付出了全部家底和存续,可以说是家徒四壁,我见到您时候,您穿着一身老旧的风衣,散发着一股霉味,不用多问,我能猜测到您是长期居住在海口最低廉的地下室旅馆里为百姓不辞辛苦的奔波。
    夏老师,为了坚守法律的公义,您曾被拘留殴打,甚至您的爱人也因为您的维权活动失去了农垦公职待遇,您的读复旦大学博士的儿子入党也被阻止。
    夏老师,您作为退休教师,孩子是名牌大学博士,爱人还有铁饭碗,按照人们惯有的逻辑,可以生活的非常舒服,安度幸福安详的晚年。
    夏老师,冥冥中,命运赋予您另一条生命的轨道,遵循这条轨道也许不符合大众的犬儒逻辑,但是一定符合天国的逻辑,您也许是无意中走上了一条充满荆棘和坎坷的朝圣之路,没有惊人的口号和名气,您普通的就像一个觅得食物的蚂蚁,匆匆行走在反哺大众的归途上。
    被人类钉上十字架的耶稣在山上曾经娓娓告诫世人: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怜悯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夏老师,您也许可能没有读过《圣经》,但是您的一切都符合神的律法。
    您为百万农垦人的权益付出了一切,甚至您的生命。您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具有耿直不弯的个性,在漫漫数年为百姓维权的路途上落下了心脏病,尤其是近两年,日夜的操劳加剧了您的病情,您完全不顾个人的病情争分夺秒工作在维权前线上,您才是我小时憧憬的一个正真具有理想和献身精神的共产党员,您是为人民利益而死,死的重比泰山。
    您老人家的灵魂一定在天堂里微笑并自由的翱翔。
    夏老师,您是一个具有使徒精神的普通人,坎坷中却铸就了悲怜弱者的伟大灵魂,您在世上的时候是世界上一丝火光,启明了很多无助弱者心底的暗昧。让当代的海南农奴体味到了一丝人间温暖,在他们干渴的心灵里流下一滴滴甜蜜的雨露。
    夏老师,在您下午刚去世的几个小时里,儿子正从千里外的上海往回赶,我也是在几千里外的北方出差,因为利益集团对维权者的长期恐吓和高压,附近邻居们不敢前来慰籍,只留下师母一个人孤零零的守在您的身旁,甚是凄凉。
    夏老师,老天有眼,天理昭昭,在您故去后的半夜两点开始,充满热血和正气的农垦百姓纷纷自发赶到您的家里,并举行了农垦普通百姓去世时最隆重的安葬仪式,与贪官们死后百姓拍手叫好对比,我看到他们寄来的录像,送别夏老师的群众绵延数里。我深深为有夏老师这样的朋友感到骄傲,夏老师的去世,得到的是百姓真诚相送和深切惋惜。您的不幸故去也极大彰显了人间有正道、世上有神明的真理。
    您曾陪伴我走过冯白驹率领海南百姓起义的那颗大树下,还有红色娘子军战斗的故里,为劳苦大众牺牲的理想主义教育基地还在,就是在这片同样的热土上,却演绎着一幕幕与先烈意志截然相反的故事,这也是您百思不解的一个疑问?
    为什么?作为两代人,我的答案可能与您不一定一致,但我相信您的内心深处还是有过沉重的思考,当北非作威作福的总统们纷纷被飞走时,您电话里意味深长的说:民主大潮势不可挡。
    夏老师,晚生幼稚的体悟到,基于唯物主义逻辑的滥觞,权力成了权利的主人,或者说权利成了权力的奴仆,只有仰望星空,信仰地球有精神的人,才会浪漫而又英雄的如彗星划空而过,把权力交给他的主人---权利,比如华盛顿、约翰逊、孙中山、蒋经国这些被上帝拣选的信徒,他们信奉的是上帝的旨意而不是人间的权力。所以我认为,漫漫维权长路的终点就是权利成为权力的主人那一天。
    夏老师,上帝从泥土中造人以来,又三番五次给人类铺就了一条认罪和赎罪的道路,以便人类自己不要毁灭自己或同类相害,可惜,自以为义的人类尤其是那些信奉物质逻辑的强者们是否意识到肉体的生死之外还有上帝精神陪伴我们在有机世界与无机世界之间循环?但愿上帝的救赎和救恩也同样降临到他们的心底,让他们也有一颗忏悔和谦卑的心,认识到自己的罪恶,洁净自己的灵魂,回归宇宙精神的大逻辑里,放弃自己属世的罪恶追寻永活的灵魂,至少留下一颗被人纪念的灵魂。
    夏老师,物质世界之外还有灵魂,现在还是拜物教或拜权教嘲笑的一个命题,但是人类只要相信自己是万物之灵,终归是要面对自己灵魂的审判。
    夏老师,在永恒的时光里,我们永远纪念您那圣洁的灵魂。
   
    林青
    2012-1-26
   

此文于2012年02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