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艾鸽文集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这颗星球上有着光怪陆离的辉煌,也有着匪夷所思的悲戚。只看见光纤所到之处的感光,就可以把夜幕屏蔽。可流馨阁还是存在,这就是我要继续采访她们的缘由。今夜,许雅来的时候一脸的惊恐还未消退,两只漂亮的水眸中倾泻着哀伤。她的倾诉和魔笔的现场浮现交错在一起。
   
   
    刚来这海边大城市的第一天,她的钱包就在公共汽车上被贼偷走了。夜晚,走头无路的她在电线杆上看见租房信息:最便宜,10元两晚。
    一个嫩雅的声音在敲门。女房东出现了。
    许雅拿出身上仅有的十块钱:“我今天钱包被人偷了,在等待家人汇款来。实在是没有钱住旅馆。想在这里搭个铺可以吗?”
    女房东名叫李晋,她不停地抽着香烟,嘴一撇:“十块钱?只能给你住两晚上‘同床不做爱’的混居床。”
    许雅听不明白,脸上泛起红潮:“什么叫‘同床不做爱’的混居床?我是一个19岁的未婚女孩子呀!”
   
    女房东眉皱成一坨:“这有什么关系?如今的打工蜗居状况你还不了解吗?有道是:同居不同床,同床不做爱,做爱非夫妻,夫妻不做爱。为什么?你看看我这屋子里吧,我的男人,也说不清是从哪里捡来的,他能挣钱,我们就以夫妻相称,这叫‘做爱非夫妻’,其实,我和他都结婚了,我的男人和她的女人都在满世界跑呢,这叫‘夫妻不做爱’。这屋子里另有两女一男,这叫‘同居不同床’,最便宜的收费,就是你和他,同床不做爱。一张双人床,中间三八线,各睡各的,一般不脱衣裤,以免有非份之想。”
    许雅觉得很为难:“可我……,那么年轻的女孩子。谁能保证他不动心?”
    女房东哈口气:“没什么,之前,已经有几个像你一样穷得一塌糊涂的女人,也在他床上短期睡过,没听说发生什么故事。”
   
    许雅想了想:“我睡地铺可以吗?”
    李晋指着房间:“瞧,20来平方的房间,已经放置了4张床,过道上睡人,你不怕半夜有人上厕所,一脚踩在你的肚皮上?”
    再没有任何选择,许雅为找回钱包,也已经跑了一整天,累得半死。也就不再说什么,未脱衣裤,就在三八线左侧躺下。另一侧的男房客还没回来。而房东的男人也没有回来。
    子夜时分,男房客因为打麻将输了,就把今夜的房铺权顶给了另一打工者。他只说是:“男女混居床”,没说明规则。另一打工者叫陆黎,赢钱后喝得醉醺醺的,他进屋后,发现混居床上躺着一个妙龄少女,淫心大发,很快就压在她身上。许雅刚要叫喊,陆黎用被子捂住了她的喉咙,同时脱了她的裤子。
   
    不正常的声音出现后,同居的另外三个女人反应各异。
    女房东虽然感觉到有人在发生性行为,但因同屋的另外两个女人,有时候也带男人回来,不知是谁招来的,故不想管。故意发出轻微鼾声。
    另两个女人轻声叹道:
    “唉,有钱就没声音。”
    “动作也太凶猛了一点。”
   
    陆黎把坏事做到底,才发现女孩子没有任何声音了。
    他捂住她的鼻子试探一下:没气了。不敢久留,逃跑了。第二天,同屋的人早晨醒来才发现女孩子已经被强奸致死。祸闯大了,女房东把另外两个女客退租,她们也不敢住了。原来的男租客回来后,与女房东一道把女孩子装进麻布口袋中,当作垃圾扔进了附近的海里。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许雅泪眼如瀑:“我的家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我根据魔笔反馈的信息告诉她:“当地的案件纪录上又多了一个‘海漂无名女尸’,你的家人只知道你在大都市‘失踪’了。”
   
    有词为证:《望海潮》单调
    黯黯海幕,叶舟风移,无情水浪惊幽。
    薰风嘘鸥,泪系东流,涛声不知休休。
    竟有魂魄丢。
    艳恨漂飘渺,只是乱世忧。
    烟封微茫,月烛又烧几多愁。
    ----未完待续---
(2012/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