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文集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这是一个夜的乾坤,也是一个悲惨世界。今夜被魔笔点到的女孩名为郴郴,若不是因为有我的棉毯包裹着她的躯体,准会吓人半死。她的眸子里闪烁着还未消逝的恐怖。 (博讯 boxun.com)
   
    案子本身并不复杂,却诡谲得很。那男人叫徐华,同村人,他经常喝得醉醺醺,脸上常流着口水,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见到女孩子就这样。
    有一天,他路过村口时,看见郴郴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他发呆地望着她,借故要来找她家人,闯了进来。虽然认识,可郴郴从未喜欢过这个男人。他突然说道:“你老妈去年和我打麻将时,还欠我200块钱。”
    郴郴退缩着,她什么也不知道。徐华把门一关,就强奸了她。
   
    郴郴的眼睛已经被泪水沁肿:“他强奸我后,竟然嫌我不是处女,要杀我。”
    我急道:“你没和他讲道理?” 郴郴回忆的情景及魔笔的显示是那样令人隐隐作痛。
    徐华把裤子一提:“妈的,你竟然不是处女了?”
    郴郴愤愤地:“你强奸我,我还必须是处女吗?”
    徐华:“不是处女了,你他妈地还长那么漂亮干吗?”
    郴郴冷冷地漠然不语。
   
    郴郴承认自己错过了很多反抗或防卫的机会。在发觉他企图强奸自己时,她曾经试图大喊大叫,而周围邻居或许会搭救。在他强吻自己时,她想过咬断他的舌头。在他脱自己的裤子时,她也考虑过一脚蹬翻他,夺门而逃。在他干完后呼呼喘息时,郴郴也想过用身上的水果刀刺伤他……。而她什么也没有做,只是乞求他,放过自己。
    徐华多次发泄后,仍然觉得不爽:“冒那么大的险,竟然强奸的不是处女?”他认为是郴郴配合得不好:“居然生命中会有此一劫,为什么不保留着处女之身。”
    他一边打,一边奸,一边骂:“贱骨头!婊子!……”
    他突然发现自己吃亏了。背着强奸女孩的罪名,她却不是处女。
   
    徐华的眼睛拔擢着,如何弥补这种极大的精神损失,他犯愁。嫖客没嫖到处女,最多损失钱。而一个强奸犯强奸的又不是处女,还要可能受刑法。他觉得太委屈,他的目光转溜着,转溜着,在徐华的肉体上寻找安慰。这是一个不敢做任何反抗的女孩。这不是她犯错理由。徐华的眼球咕噜一转,停留在郴郴的身上:“是谁让我带了绿帽呢?”他越来越发现自己的胸部也闷得慌:“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看着自己的肌肉正在膨胀和发达起来,“是啊,我的身体也有话要说。”他终于举起了刀,对准那吓得缩成一团的肉体。
   
    女孩子眼泪直掉:“你又不娶我,我又不嫁给你,是不是处女有什么关系?”
    徐华亮着刀尖:“关系大着呢!你知道吗,我是第一次强奸女孩子,从这个角度说,我还是处男作呢,就碰上你这么个损妹!我那能放过你?之前,你的眼睛欺骗了我,我误以为你是一个还未开苞的花骨朵。早知道你不是处女,值得我犯傻来强奸你吗?可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木已成舟,我后悔不及,你说我该不该杀你?”
    他决定动手了!封喉开胸破肚。他做了最残忍的事了,他却只认为是弥补回他的懊悔。世道如此拍案惊奇。
    有词为证:
    念奴娇
    凝膏清涤,素月归不去,红裳寒雪。浪浮影薄目击处,幽人终恨长别。
    云外哀鸿,今犹虽在,却难了痕血。乱鸦无数,篱菊香浮悲切。
   
    曾照姮娥怅惘,悠光更惨淡,无可和解。梦逐轻雾千百重,山愁云中叠贴。
    珠毁声断,沧波沈沈,天横沧晚斜。似替佳人,添戚语声声咽。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2/0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